第九十八章 神秘证据到底来自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的眉头拧了起來:“你是说.邹峰自己搞出那么一份证据.然后快递给我.让严月蓉抓自己.”

“对.”墨师点点头.沒有直接分析原因.而是提起一件历史典故:“你也是有学识的人.应该知道东瀛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

“他是特务头子.”

“对.”墨师又点了一下头:“很多人.提起东瀛侵华那档子事.总是恨得咬牙切齿.但真正了解那段历史的却不多.单说这土肥原贤二.曾经干过这么一件事.那就是策划和发动两广的反日运动.1936年.两广事变.以陈济棠为首的几人.指责当时国民政府抗日不利.组成西南联军扬言北上抗日.收复失地.这一切背后.就有土肥原贤二的影子.一个东瀛高级军官.为什么策划华夏的抗日起义呢.”

“很简单.”苍浩微微一笑:“当时国民ZF准备不足.贸然抗日等于死路一条.土肥原贤二这么做就是迫使东瀛和华夏提前开战.进一步的.两广事变导致国人内战.削弱了自身实力.东瀛更可以趁火打劫.”

墨师一摊双手:“那么你应该明白了.”

“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苍浩长叹了一口气:“现在要扳倒邹峰.各方面准备不足.条件也不成熟.于是邹峰炮制这么一份证据出來.迫使让严月蓉提前对自己摊牌.之前.严月蓉接替王明春的位子成为正职市长.加之法兰克斯雇佣兵被全歼.邹峰事实上处于下风.这是一招险棋.但只要成功了.邹峰就能反将严月蓉一军.”

“是的.”墨师点了一下头:“此外.盛世荷园一战.邹峰已然激怒了孟阳龙.这一招虽然不能平息孟阳龙的愤怒.至少可以让孟阳龙短时间内不再对付自己.”

“进而邹峰借此展示实力.让所有对手明白自己的背景.既然这么有力的证据都无可奈何.这些对手可以省省了.别试图再对付他.”缓缓摇了摇头.苍浩苦笑着道:“这一招真高明啊.”

“我倒有点不解.既然你已经看到这一点.为什么当时不劝阻严月蓉呢.”墨师有点奇怪的道:“至少让严月蓉把证据留起來.等到合适的机会拿出來.这样更有杀伤力.还能让邹峰捉摸不透.”

“我之所以不想介入.原因很简单……”苍浩耸耸肩膀:“严月蓉不会听我的.”

“是吗.”

“严月蓉和邹峰有一个共同的性格特质.那就是刚愎自用.她太急于扳倒邹峰了.根本不会听我的意见.”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淡然道:“既然说了沒用.还不如不说.”

“也就是说.整件事情都在你预料之内.包括严月蓉可能的反应.”

“对.”

“我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墨师哈哈一笑:“宁愿跟聪明人说上一万句.也不跟蠢人废话半句.”

苍浩和墨师的这一番分析完全应验了.在同一时间的市政府会议上.邹峰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他也不说身体不适了.进了会议室之后.大模大样坐到了正位上.而这里原本是严月蓉的位置.

严月蓉來了之后.也沒反对什么.坐到了邹峰旁边:“看起來邹市长恢复的不错嘛.”

“拘留所里好吃好喝.再住几天.我都能胖了.”邹峰冷冷一笑.乜斜着严月蓉说了一句:“只可惜我住了太短时间就出來了.”

“因为有人造谣诬陷.让邹市长受委屈了……”咳嗽了两声.严月蓉打起官腔:“幸运的是.事实现在已经查明.我们的同志是值得信任的.邹市长是无辜的……”

“等等.”邹峰打断了严月蓉的话:“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点.那些指责我杀人枉法的证据.到底是不是靠得住.”

“那些证据……”严月蓉非常不情愿的说道:“是伪造的.”

邹峰当即道:“既然是伪造的就应该追究责任啊.”

“怎么追究.”严月蓉还真想把提供证据的人找出來.然后让这个人提供更加有力的证据.能彻底打死邹峰的证据.当然这是因为她还是沒有猜到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把这个伪造证据的人找出來.通过法律途径加以惩治.还我邹峰一个清白.”望着严月蓉.邹峰一字一顿的道:“这份证据是严市长你拿出來的.你应该知道來源.”

“这个吗……”严月蓉开始考虑.要不要说出证据來自苍浩.如果说出來了.麻烦归于苍浩.自己可以脱身.可如果苍浩倒霉了.自己就少了一个有力的盟友.严月蓉有些纠结.

“严市长.我知道.我力主打黑.整顿警界纪律.得罪了很多人……”冷冷一笑.邹峰缓缓又道:“这些人想弄点证据出來搞我邹峰.简直太容易了.反倒是严市长你.”

“我怎么了.”

“你不研究证据的可信度.直接调动武警.当着领导班子这么多同志的面把我抓了起來.请问你是何居心.”

“我……我是为了严肃法纪.”

“越是要严肃法纪.越是应该搞清楚证据的可信度.”邹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点着桌子:“严市长你是一个聪明人.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难道你非要让我说出來你的真实目的吗.”

严月蓉怒道:“我什么真实目的.”

“严市长.我知道你有情绪.按说你挂职锻炼回來就应该做二把手.却沒想到我异军突起成为实权人物.如果不是王明春不知何故突然辞职.严市长你现在还闲着呢.”冷冷一笑.邹峰的语气极尽挖苦:“你岁数比我大.资历比我老.我明白你心里很不平衡.”

严月蓉寒着脸道:“这无关个人恩怨.”

“这就是个人恩怨.”邹峰说着.目光变得阴狠起來:“虽然你现在已经是一把手.可还是觉得我是个威胁.拿到这份所谓证据之后.你觉得机会來了.断然对我下手.对不对.”

邹峰说的这些话.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按说不应该公开说出來.可邹峰偏说出來了.

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空前压抑.很显然.两个市长这是要公开摊牌了.

其他领导也不敢说话.更不知道该帮谁说话.看看邹峰.又看看严月蓉.一个个大气不敢出.

“放肆.”严月蓉拍了一下桌子.霍然站起:“邹峰.谁给你权力.让你在这里跟我公然叫板.你别忘了.我才是这座城市的领导.”

“又是谁给你权力栽赃我的.”邹峰针锋相对:“严月蓉.你公报私仇.冤枉我吃牢饭.难道不该负责.”

“你这是公开叫板啊.”严月蓉毫不让步:“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我可以告诉你.虽然从抓捕到释放我.你一直沒对外界公布.但各种传言已经在社会上沸沸扬扬.一个副市长.被武警按倒在地戴上手铐.一转眼又给放出來了.你让公众怎么看待我们.司法和工作纪律难道是儿戏吗.可以让你严月蓉一个人摆弄來摆弄去.”重重哼了一声.邹峰又道:“你的错误举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市政府和领导班子的社会形象.在这件事情的后果完全发酵起來之前.我建议你辞职以谢天下.”

严月蓉早知道邹峰会反戈一击.却沒想到邹峰会公开叫板.更沒想到邹峰会逼自己辞职.

看着冷笑不已的邹峰.严月蓉气得浑身发抖:“你……你……邹峰你是故意的吧.这份证据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我到底因为什么才把你放了.你邹峰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邹峰一挑眉头:“我不清楚.”

“那些证据是真的……”

邹峰双手并拢举到严月蓉面前:“那就请你再把我抓起來吧.”

“可是……放了你.是因为高层的一些决定.这些都不是我严月蓉说了算的.”

“是吗.”邹峰一脸无辜:“高层谁的决定.说出來听听呗.”

“我……”严月蓉沒法说出孟阳龙的名字.最后一甩袖:“散会.”

严月蓉转身离开.邹峰看着她的背影叫嚣道:“这就散会了.严市长你坚决不辞职.这权力对你來说得有多重要啊.”

这一仗.严月蓉完败.领导班子内部已经有很多人认为.严月蓉在不掌握实际情况时贸然抓捕邹峰.已经不适合担任现有职务.

杨远峰等人甚至开始拟议.要不要把事情反映到省里甚至更高层.迫使严月蓉辞职.

邹峰回到办公室.大笑不止:“严月蓉.就凭你.还想跟我斗.你去死吧.艹.”

周大宇很好奇的问了一句:“我想知道那些证据到底谁搞出來的.”

邹峰白了周大宇一眼:“你说呢.”

“我想……”周大宇很小心地说了一句:“应该是你自己吧.”

“沒错.这是一步险棋.但我邹峰赢了.盛世荷园一战.孟阳龙恨透了我.但这样一來就算孟阳龙也拿我沒辙.”

“不过孟阳龙还会压制你的.”眼珠转了转.周大宇又道:“大不了.你再隐忍几年.反正孟阳龙岁数不小了.过几年.等他一咽气.你就平步青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