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第九个寡妇的典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真聪明啊.”邹峰來到周大宇面前.冷笑着道:“不.应该说.你越來越聪明.你刚到我手下的时候就是个傻B.”

邹峰过去文质彬彬.如今学会骂人了.不过周大宇已经习以为常:“谢谢夸奖.”

“你真以为我是在夸你.”邹峰一挑眉头:“我告诉你.周大宇.管好你自己那一摊子事.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

周大宇急忙点点头:“明白.”

“我理解.如今你周大宇也有些势力.打算扩大影响做更多的事了.”邹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挖苦道:“可你始终是我养的一条狗.”

周大宇又点点头:“是.”

同一时间.在多林寺.苍浩和墨师还在聊着.不过话題不再是官场风云.是近期曹氏地产的种种争斗.

“公司现在的这些争斗.让我左右为难.一个不留神……”无奈的笑了笑.苍浩问道:“知道第九个寡妇的典故吗.”

墨师颇有兴趣:“愿闻其详.”

“严歌苓写了一部小说《第九个寡妇》.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喝了一口茶.苍浩点上了一支烟:“鬼子抓了全村的男人.包括村民和藏在村里的八路.为了把八路找出來.鬼子就让村里女人认老公.沒人认的就是八路.有八个女人认了八路回家.结果他们的老公就被鬼子毙了.成了光荣的寡妇.只有一个女的领了老公回家.结果八路被鬼子枪毙了.可当晚她的老公被八路给毙了.她同样成了寡妇.却是可耻的寡妇.”

墨师点点头:“发人深省啊.”

“世上有很多事.无论你做任何选择.结果可能完全一样.但对个人造成的毁誉却不一样.”吐了一个烟圈.苍浩感慨的道:“如果我不参与进來.纵然姚军辉充分掌握公司内幕.这一次上市之争.赢面却也不大.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奈何已经被同党绑架.不硬着头皮上已经不行了.对我來说.原本姚军辉怎么都是个死.可既然自己已经卷了进來.那么怎么选择就很重要了.我帮助了姚军辉.姚军辉或许会赢.干爹和我那位青梅竹马将对我满是怨恨.帮助了干爹和青梅竹马.只怕我又要背上卖友求荣的骂名……一句话.难啊.”

其实苍浩说得不多.沒告诉墨师自己在姚军辉身边是卧底.只是讲出了自己的难处.

而墨师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跟墨师又聊了一会.苍浩在多林寺吃过午饭.就打算回家了.

刚出寺门.严月蓉打來电话:“事情.郭林应该已经告诉你了.我就不重复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我的确已经知道了.”

“不怕你笑话.我现在真的是半点主意都沒有了……”苦笑了两声.严月蓉非常无奈的道:“刚才.我得到了消息.邹峰串通杨远峰等嫡系.准备去省里告我.”

“然后呢.”

“我这一次被抓住理了.而且抓得死死的.”长叹了一口气.严月蓉的语气更加无奈:“人.是孟阳龙下令让放的.在任何地方我都不能把孟阳龙说出來.因为孟阳龙根本就不会给我撑腰.更不会承认曾给邹峰说情.反倒会让我里外不是人.”

苍浩又点了一下头:“这一点你倒是有先见之明.”

“也正是因为人已经放了.就等于说明拿证据是假的.这份证据再拿出來也沒什么用了.那么我的麻烦就來了……”严月蓉说着.开始变得有些悲怆:“用一份來历不明的证据抓捕副市长.轻则记大过处分.重则可能撤职.”

“邹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严月蓉一愣:“你什么意思.”

“那份证据是邹峰自己搞出來的.以退为进……”苍浩把自己和墨师的分析说了一遍.又道:“你中了他的计.”

严月蓉火了:“你为什么早不提醒我.”

苍浩反问:“你会听我的吗.”

“这……”严月蓉扪心自问.当时太渴望胜利.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意见:“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想解决麻烦也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从此以后完全听我的.”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当然知道.”苍浩笑了笑:“否则我也不会这么说.”

“你……要领导我.”

“对.”苍浩断然点点头:“你现在可能丢官罢职.而我可以让你平安脱险.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

“这……”严月蓉质疑:“你真能让我脱身.”

“沒错.”

“好……”严月蓉一咬牙:“大不了我以后听你的就是.”

苍浩哈哈笑了起來:“你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我猜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你觉得不妨先答应我.反正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以后我让你往东你照样可以往西.”

严月蓉冷冷一笑:“你倒是聪明.”

“孟阳龙依然不会再管这件事了.至少暂时不会……”苍浩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我能帮你摆平.那么你就会知道.听我的沒错.我不会害你.”

“你怎么摆平.”

“其实很容易解决.只不过你和邹峰都钻到牛角尖里了.打算在内部解决这场争斗.”顿了顿.苍浩缓缓说道:“其实.邹峰这招虽然成功.但我们只要稍加利用.就会让他成为败招.甚至万劫不复.”

“你能不能直接说出來.”

“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只可惜你理解不到……”苍浩轻叹了一口气:“你和邹峰都打算在内部圈子里一决胜负.这是你们潜意识使然.因为你们一直以來生活在这个小圈子里.既然现在你处于下风.那么就从这个小圈子走出來.把事情闹大.”

严月蓉终归是个聪明人.否则不会当这样的官:“你是说……让我把证据发到网上去.”

“沒错.”苍浩肯定的点点头:“在这份证据包含的视频里.邹峰大开杀戒.我不知道被斧头砍死的是谁.但只要网民看到有这样一份视频.我保证会疯狂转载立即爬上头条.进一步的.舆论就会要求彻查此事.然后呢.你就请來法鉴专家.鉴定一下视频的真伪.我觉得视频不是伪造的.只要法鉴结果确定是真的.网民的舆论也会把邹峰活活骂死.到时谁还会关心你抓捕邹峰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呢.退一步來说.就算视频是伪造的.你面对上层的时候也容易解释.就说你是迫于舆论压力才对邹峰进行审查.当然.你抓邹峰在前.舆论炒作在后.不过当时第一要务肯定是抓捕造谣者.以这种可能的混乱状态.谁还会在乎你是不是颠倒了事情发生的次序呢.”

“妙计.”严月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反正这份证据來源就很可疑.就算突然之间弄到网上去.我可以推说是证据制造者自己干的.跟我无关.”

“对.”苍浩点点头:“不过.这一站可能是玉石俱焚.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出來.”

“明白.”严月蓉终于轻松了许多:“看來.我真应该跟你好好商量一下.让你这么一说我真是如释重负.”

苍浩挂断严月蓉的电话.直接回到家里.打算睡个午觉.

刚到小区门口.苍浩颇有些意外.因为遇到了一个预想不到的人.

是周大宇.如今的他跟往日决然不同.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变了.看着像个富家公子.而不再是当初地产公司的那个小员工.一身高档西装.坐在一辆高级跑车的引擎盖上.正抽着一根烟.

“是你.”苍浩走了过去:“有些日子沒见了.”

“是啊.”周大宇吐了一个烟圈.冷笑看着苍浩:“你最近日子过的还好.”

“不错.”苍浩点点头:“看來你过得也不错.”

“当然.”周大宇哈哈一笑:“我当初真心希望你能提拔我一下.沒想到啊.离开了你.我过的更好.”

苍浩沒再说什么.两个人之间一阵沉默.沒有看对方.都看着脚下的地面.想着各自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才打破了沉默:“你有什么事吗.”

“沒事.就是过來看看你……”

“你是示威吧.”苍浩耸耸肩膀:“告诉我今天你过得很好.”

“沒错.”周大宇弹了一下烟灰:“苍浩.我曾经拿你当我最好的朋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失去我这个朋友是你人生最大的损失.”

“人这一辈子.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许多事.我们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你不是我真正的朋友.否则不会去杨旭飞一伙那里出卖我.同样.我也不是你真正的朋友.因为我们的价值观根本不在一个位面.”

“沒错.我的确出卖了你.但你也要好好想想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周大宇一摊双手.狂笑着道:“人活着都是为了利益.你沒有给我应该给的.我自然要这么做.”

“或许.刚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走在一起.可能算是我利用了你.这个我很抱歉.其实你说得对.人确实都是为了利益活着.不过也有那么少数人.追求利益上更高的存在.”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比如我.”

“不要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我这种人活着是为了利益.那你又追求什么.”

“你不会理解.我说过.我们沒活在一个位面上.”苍浩叼上一根烟.冷冷的道:“至少.你为了利益出卖我.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來.”

“既然你那么宽厚仁慈心底无私.你怎么不原谅我.你对我下手怎么那么狠..”周大宇说着.又抽了一口烟:“可能我们都是坏人.但你这个样子下去.一定会被更多的人仇视.你的对手只会越來越多.邹峰仅仅是一个开始.在这个世界上.好人是很难生存的.我已经可以看到你的未來有多么凄惨.你更别指望把坏人变成好人.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同流合污.”

“虽然我有更高层面的追求.但我不是圣人.”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从來沒打算把坏人变成好人.我也沒打算原谅你这样的坏人.我只会坚定不移的把你们变成死人.原谅你是上帝的事情.我所需要做的就是送你这样的人去见上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