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廓尔喀雇佣兵/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告诉廖家珺.廓尔喀地区多是山地.经济上几乎赤贫.正因为如此.廓尔喀人身材矮小却吃苦耐劳.而且特别适合山地作战.对雇主高度忠诚.

廖家珺点点头:“原來如此.”

“法兰克斯雇佣兵的标志是大胡子和短斧.廓尔喀雇佣兵的标志是那种短刀.”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我也是看到他们手里的刀子.才判断出他们的真实身份.这种刀在廓尔喀人手里既是日常生活用具.同时也是武器.他们几乎离不开这刀.因而也就真正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这刀几乎就是他们身体的延伸.”

“难怪他们用刀那么娴熟.”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廖家珺心有余悸:“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从二百年前开始.英伦首先注意到廓尔喀人的这些特质.大批招募进入本国军队服役.后來印度独立后.继承了英伦的这一传统.也大量招募廓尔喀雇佣兵.可以说廓尔喀雇佣兵参与了英伦和印度几乎所有重要的对外冲突.也正因为如此.廓尔喀雇佣兵主要活动在欧洲和南亚次大陆.直到前不久被红魔集团招募……”

“这么说.我们的情报是对的.红魔果然藏身在那个地方.”

“其实英伦和印度给予廓尔喀雇佣兵的报酬并不高.但在高度贫困的廓尔喀地区.还是能过上土豪生活.所以.很多廓尔喀雇佣兵离开原雇主后.又成了地下雇佣兵.不过他们跟法兰克斯雇佣兵不一样.”抽了一口烟.苍浩接着道:“法兰克斯雇佣兵只认钱.可以说只要给钱什么都干.这也是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是被开除的.廓尔喀雇佣兵大都是正常退役.所以干活也是有选择的.他们更看重荣誉.比如说.你付钱去英伦搞破坏.他们大抵不会同意.因为英伦政府是他们的前雇主.红魔集团能雇來这帮人还是很不容易的.”

“我明白了.”廖家珺冷笑一声:“红魔集团果然不简单.”

“话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事情很简单.就是接到情报……”

苍浩之前的分析是对的.其实那个别墅区原本沒什么特别.就是当地村民为了征地时多拿些补偿而私搭乱建起來.苍浩和特警们藏身的废墟.算是这片私建的二期工程.因为被有关部门阻止就荒废了.

就在不久前.出现了一些外地人.先后高价把别墅区租了下來.

这个地方交通不便.别墅闲着也产生不了什么价值.当地村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这些外地人解释说.想在这里搞一个小型度假中心.希望村民不要干扰.然后.他们连夜在别墅区施工.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再然后别墅区就安静下來.

一段时间过去.这个别墅区就像鬼城一样.也不见有人进出.村民本來就不去那个地方.也就任由这些外地人折腾了.

有人了解到这些可能会感到奇怪.这些外地人形迹可疑.怎么就沒引起村民怀疑.

其实.单独谈论这件事情的话似乎确有诡异.但类似事情在广厦周边其实很正常.甚至还有人干脆把整个村子都给租下來.

这些人无外乎是准备骗取拆迁补偿.或者就是当做制假售假的工厂.还有人则是搞成走私基地.抑或有其他目的.

前些日子.在另外一个村子.同样是村民私建的别墅.几年时间里一直沒住人.等到业主偶然进去.赫然发现里面藏着总价达几亿元的拉菲.而这些红酒直到现在都沒找到主人.

时间长了.有关部门为繁荣本地经济.对类似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任谁都沒想到.这一次村子竟然成了毒品集团的窝点.这几天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承租别墅区的外地人其身份为伪造.而当地村民对这些人的來历也无法提供任何信息.

现在毒品集团连同红魔本人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大堆來源不明的武器.以及藏在地下室里的制毒设备.

“那么事情很明显了……”苍浩淡淡然的道:“广厦依山面海.经济发达.同时却又有很多闭塞的落后地区.红魔集团打算在这里建立基地.经过一番考察之后.他们发现那个村子不错.就选址在那里.只是他们沒想到.警方的情报这么给力.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更沒想到的是.村民无意间修建的违章建筑竟然如此符合军事需要.你不得不佩服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我沒心情开玩笑.”廖家珺很严肃的道:“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发现大量制毒设备.如果红魔集团在村子里投产.广厦将会陷入长久的毒患.幸运的是我们及时查抄了那个地方.不幸的是大量毒品和红魔本人通过那辆气垫船撤走了.”

“红魔逃走了.还会有机会再抓.你现在真正需要担心的是……”苍浩一字一顿的道:“红魔集团的报复.”

廖家珺一愣:“报复.”

“这一次红魔集团损失太大了.基地被毁了.死了那么多雇佣兵.”苍浩冷冷一笑:“就算毒贩子不差钱.只怕也咽不下这口气.”

“你开什么玩笑.他们敢报复警方.胆子太大了吧.”

“胆子要是小的话也当不了毒贩子.”苍浩看着廖家珺.似笑非笑的道:“别忘了.他们能把卧底警员斩首.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來..”

“这……”廖家珺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不但存在.甚至几率还很大.但如何防范可能的袭击.廖家珺一点主意都沒有.

郭林马上说了一句:“苍浩你可得帮帮我们.”

“我现在想不帮你们也不行了.村子里的一场激战.红魔集团肯定已经注意到我了.”顿了顿.苍浩换了一个话題:“不过眼下最重要的问題还有一个.”

廖家珺很奇怪:“是什么.”

“谁來接替李正伦的位子.”

听到这话.廖家珺和郭林面面相觑.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題.

郭林直接说了一句:“李正伦虽然甘心给邹峰当打手.但为人还不坏.如果新任局长是一个郑跃军那样的人物.这座城市可就危险了.”

“这个是肯定的.”廖家珺微微蹙起眉头:“问題是.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到李正伦会让谁來当局长.因为先前所有提名都被严月蓉给驳回去了.我估计局长这个位子可能会长时间空缺.”

“不会的.”苍浩摇摇头:“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局长最后可能是意想不到的人來担任.”

又聊了一些其他话題.郭林结过账.三个人就要分开了.

廖家珺还有工作.急匆匆的先走了.苍浩看着她的背影对郭林说了一句:“你等一下.”

“干嘛.”

“把这个交给严市长.”苍浩拿出周大宇的那张存储卡:“这里面有邹峰违法犯罪的证据.关键的时候拿出來.可以扳倒邹峰.”

郭林急忙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苍浩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只不过.上一次失手.在体制内恐怕想扳倒邹峰很难了.所以.我个人建议拿到网上去炒作.只要事情引发足够关注.邹峰必定落马.”

“好主意.”郭林用力点点头:“本來.邹峰官声不错.但从法兰克斯雇佣兵在闹市开枪.再到这一次毒品集团杀害多名干警.社会上已经有很多人质疑邹峰打黑的真正目的.”

“不能说邹峰是一个伪君子.不过所作所为确实有很大的欺骗性.他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实际上是为了巩固个人权利和地位.”顿了顿.苍浩感慨的道:“但是.公众的眼睛终归雪亮.你可以短时间内欺骗所有人.甚至可能长时间欺骗少数人.却不可能长时间的欺骗所有人.”

就在苍浩跟郭林聊着的同时.邹峰再一次去了严月蓉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关于刑事侦查局局长.我得再跟你谈谈.”

“你又想提名谁.”严月蓉冷笑着道:“该不会是你养的那条狗周大宇吧.

“你对我的事情倒是很了解吗.”轻哼一声.邹峰缓缓的道:“刑事侦查局主抓全市重大刑事案件.这个局长的位子非常重要.不能长时间空着.”

“得了.”严月蓉翻了翻白眼:“我看空一段时间也沒什么不好.免得邹峰你又胡搞乱搞.”

邹峰马上质问:“我怎么胡搞乱搞了.”

“抓捕红魔.本來禁毒支队的职责.你为了让李正伦立功.硬是让刑事侦查局出马.结果.一场激战死了那么多人.连李正伦本人都殉职.这又该怎么算.”严月蓉看着邹峰.冷笑不已:“现在大家忙着善后.还沒顾上追究责任.如果真的追究起來.只怕邹市长你这番安排至少在程序上是有瑕疵的吧.”

“这……”邹峰有些冒汗了.严月蓉这个女人太难对付:“红魔集团的案子到底归谁负责.这个可以讨论.我们当务之急是确定局长人选.”

“我说过.你的提名.我都不同意.”

“你这样是置广大市民安危于不顾.”

“要是让你任意妄为.广大市民更危险.”

“我和你价值观不同.我不想跟你争论这个.”邹峰不耐的摆了摆手:“不如这样吧.我们各让一步.我提名一个中间人选.既不属于你那边.也不属于我这边.”

严月蓉好奇地问:“谁啊.”

“廖家珺.”

“她.”严月蓉微微一皱眉头.心中快速分析起了利害关系.

就像周大宇说过的一样.廖家珺这个人实在很幸运.邹峰认为自己有机会拉拢过來.严月蓉同样认为她跟自己关系尚可.

考虑到这个局长位子确实不能长时间空着.似乎已经沒有更合适的人选.严月蓉最后同意了:“可以.”

邹峰松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

严月蓉冷冷的道:“我是为了工作.”

“我也一样.”邹峰霍然站起:“听着.咱俩的事还沒完.省里那边你自己想办法摆平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