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跑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司里的人把注意力放到了新成立的部门.多数人却忽视了另外一件事.井悦然离开公关部之后会空出一个总经理的位子.

有心人马上开始活动.想要上位.于是各种“跑官”开始了.而其中最卖力的是夏明琪.

夏明琪的预见性固然不如井悦然.不过也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同样有职场野心.

她在秘书这个岗位上做了太久.而秘书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她一直都在考虑给自己找个更加长久的饭碗.

公司里的白富美们明争暗斗.拼爹拼身材拼包包拼名牌各种拼.夏明琪一直不甘被拼下去.

其他方面她不逊色.唯独就在职位上.似乎差了一些.

更何况.外界对高管秘书这一行本就有些偏见.也就是拜托于曹氏地产总裁是个女的.如果换做其他企业.夏明琪肯定是潜规则的对象.

夏明琪能够感觉到.至少井悦然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是带着一种优越感的.

眼下井悦然离开公关部.夏明琪觉得机会來了.趁着曹雅茹一个人在办公室.借口有文件要签字就进门了.

曹雅茹在文件上签下名字.发现夏明琪沒有出去的意思.于是问了一句:“还有事吗.”

“那个……曹总啊……”夏明琪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关于我个人……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有什么我能帮上的.”

“我在秘书岗位上太久了.想要呼吸点新鲜空气……”

“就在不久前.井悦然跟我说过类似的话.”曹雅茹打断了夏明琪的话.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调工作.”

夏明琪暗骂井悦然.丫的处处压着自己一头.连台词都要抢自己的.不太好意思的笑笑.夏明琪试探着问道:“行吗.”

“怎么说呢.换一个岗位对你个人职业前途很有帮助.我从作为领导的角度出发也愿意看到你的成长.”

夏明琪非常高兴:“那你就是答应了.”

“你想去哪个部门.”

“我想去……公关部.”

曹雅茹微微摇了摇头:“可是那边不缺人啊.”

人们常说领导身边有三种人最亲近.司机、秘书和二乃.曹雅茹当然沒有二乃.不过夏明琪觉得自己作为秘书.多少还是可以受到关照的:“曹总啊.我是总裁秘书.按说这行政级别也不低……如果我去公关部.总不能做个普通职员吧.这让您脸上也不好看啊.”

曹雅茹当然听懂了夏明琪的意思:“一般來说.高管秘书如果调岗位.倒是可以担任领导职务.不过直接就任总经理.好像还沒有这样的先例.毕竟这属于升职.”

“曹总.我自问.一直以來把工作搞得不错.按说也应该获得提升了.”夏明琪观察着曹雅茹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再说了.做秘书很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接人待物.要协调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更要在上级和下级之间起到沟通作用.这跟公关工作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谦虚的说.现在全公司上下.好像沒谁比我更有资格接任公关总经理.”

跑官是需要技术的.夏明琪这番话就很有技术含量.曹雅茹被说动了.

曹雅茹进一步考虑到.公关部虽然属于业务支持部门.并无实权.但每年掌握着大笔经费.姚军辉和杨旭飞两边肯定都惦记在心上.夏明琪是个很有头脑的女孩.不属于这两边任何一边.又是从自己身边出去的.将來自己也容易控制.

于是曹雅茹同意了:“试用期三个月.如果你做不出成绩.别怪我铁面无私.”

夏明琪几乎一蹦三尺高:“谢谢.谢谢曹总.”

如果说.井悦然的调任出乎意料.夏明琪的上任多少有些预料之中了.

高管们看到夏明琪.大都是不咸不淡说声:“恭喜.”并沒表现的特别惊讶.

无论如何.这是夏明琪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上任第二天.夏明琪从服装到香水全都上了一个档次.

开会的时候.夏明琪看到井悦然.得意洋洋的一笑:“井总早啊.新工作还顺利吗.”

“还不错.”井悦然淡淡的道:“公关工作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來问我.”

这一次的人事变动.井悦然只是平级调任.夏明琪则是升职了.当然有理由感到骄傲:“虽然说.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过总裁秘书这工作更难做.当公关总经理反而是降低了难度.”

“是吗.”井悦然轻哼一声:“如果咱们公司是个男总裁.也许你就不想当总经理了.”

夏明琪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井悦然笑着道:“秘书这工作嘛.你懂.我也懂.”

两个人有点针锋相对.刚好苍浩走进來.看到这一幕.转身就想出去.

熟料.夏明琪却偏不让苍浩置身事外.马上招呼了一声:“苍总啊.你女朋友刚才这话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苍浩心中叫苦:“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转过身來.苍浩硬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你们说什么我都沒听到.”

夏明琪冷笑一声:“我知道.很多人对秘书这职位有成见.却不知道搞好秘书工作更需要能力.反倒是公关工作.我真不觉得有什么难度……苍总你说呢.”

苍浩沒办法回答.只得打岔:“哎呀.夏秘书.你今天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用的什么香水.”

沒等夏明琪回答.井悦然咯咯笑了笑:“应该是SIX_GOD吧.”

夏明琪沒听说过:“什么SIX_GOD.”

“六神花露水.”

夏明琪火了:“你才用六神花露水呢.”

苍浩苦笑着道:“花露水也不错啊.最近蚊子多了.我还经常喷点呢……”

“对啊.我也经常用花露水.”井悦然笑呵呵的道:“一般來说.屌丝逆袭之后.才特别喜欢追求名牌.”

高管们乐见两个大美女吵嘴.至于谁高谁下.是显而易见的.

井悦然处处彰显高大上.倒显得井悦然很土鳖.

而且井悦然几句话就给夏明琪挖了坑.而夏明琪还心甘情愿往里跳.连苍浩都觉得夏明琪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两大美女正僵持不下.刚好曹雅茹來了:“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这种斗嘴总算告一段落.大家纷纷落座准备开会.

苍浩低声对井悦然道:“你干嘛跟她一般见识.”

“我又不是她的精神科大夫.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发神经.”冲着夏明琪的方向瞪了一眼.井悦然又道:“过去.她跟我挑衅我也忍了.毕竟我是总经理.不能跟一个秘书过不去.现在大家是平级.谁还惯着谁啊.”

“都是同事.沒必要这样.”苍浩越发认定.只有美女之间才是吃果果的仇恨.

井悦然凶狠的看着苍浩:“你帮着谁.”

“我……当然帮你了.”

“迟疑了两秒钟.看來你不是很坚决啊.”井悦然轻哼一声:“别以为我忘了你送给夏明琪一副十几万的头饰.”

“你记性真好.”苍浩有点担心.井悦然会不会管自己要一样更值钱的东西.

熟料井悦然却说了一句:“有本事的女人自己去赚.靠男人买算什么本事.”

苍浩暗自松了一口气:“说的太对了.”

就在苍浩大为头疼的同时.还有一个人更加头疼.就是严月蓉.

几天來.严月蓉每天都要到省里去.解释为什么要在会议上公开抓捕邹峰.而上级的质责一次比一次严厉.

“严市长.你在接到一份來历不明的举报后.沒有做任何调查核实工作.就贸然抓捕一个领导干部.这种行为既违反了法律程序更不符合民主生活准则.”一个年级很大的官员盯着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这件事情已经传扬到了社会上.造成极其严重的恶劣影响.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平息舆论的……”严月蓉开始冒冷汗了:“我承认我工作有疏忽……”

“这可不是疏忽这么简单.”另一个比较年轻的官员摇摇头:“严市长.我们都知道.你跟邹市长有个人矛盾.但你动用司法手段解决个人矛盾.这种手段有点让人不齿.”

严月蓉忙道:“其实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老者打断了严月蓉的话:“你能说出这份证据的來源吗.”

“我……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

老者又道:“如果你无法解释.那么我们只有怀疑.是你伪造证据构陷同事.”

“我保证一定查出证据的來源.”

“來源.一定要查.不过不能由你來查.本來事情就涉及到你.你的调查结果肯定难以服众.”年轻的官员轻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在这个问題查清之前.恐怕你不适合继续担任这个职务了.”

严月蓉傻住了:“你的意思是.”

“邹峰前几天來过.闹得很厉害.放言说如果不给他一个说法.他会向更高一层反应.”老者看着严月蓉.有点无奈的道:“毕竟.他这一次把理抓了个实成.我们必须想办法平息他的情绪……所以我看你还是暂时停职吧.”

在几个上级轮番炮轰下.过了两个小时.严月蓉拖沓着沉重的脚步回了办公室.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像马上就会垮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