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邹峰之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林來了.试探着问:“怎么样.”

“不怎么样……”严月蓉无力的叹了一口气:“邹峰这一次出手太重.他摆明了就是要整死我……”

“那你有什么对策吗.”

严月蓉的语气更加无力了:“沒有.”

“或许……我有办法……”

严月蓉眼睛一亮:“快说.”

郭林拿出了苍浩提供的证据:“苍浩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

严月蓉马上把证据看了一遍.最后长呼了一口气:“太好了.”

如果说.之前的那份证据有些模糊.这份证据却足够清晰.

从邹峰的面容到声音.这些都沒有办法作假.配合先前那些证据.足以证明邹峰如何违法乱纪.

郭林急忙问:“有用吗.”

“有用沒用你还看不出來.”严月蓉出声的笑了起來:“胜负已分.苍浩.这一次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我们该怎么做.”

“拿到网上去.”严月蓉一字一顿的交代道:“两个小时内就要给我爬上热门.”

严月蓉错了.沒用两个小时.仅仅二十分钟.相关信息就成了微博头条.很快的.连境外都有了报道.

一时间.題为《广厦市长邹峰的真面目》.成为所有平面和网络媒体的热点.

说起來.这些证据出现的时间点倒是很合适.原本邹峰官声不错.一段时间打黑下來.广厦治安的扭转有目共睹.很多人认为邹峰应该获得更高的职位.

但也就像是苍浩说的一样.邹峰无法长时间欺骗所有人.随着法兰克斯雇佣兵越境犯罪之类的消息逐步透出.越來越多的公众开始怀疑邹峰打黑的真实目的.

而这些证据恰好证明了如今广厦最大的黑老大正是邹峰本人.要求抓捕邹峰的呼声此起彼伏.高层也不得不有所动作了.

至于严月蓉.平安脱险.既然邹峰确实有罪.她上一次的行动就沒有错误.再沒人提出给她停职了.

几天时间里.形势一百八十度转弯.邹峰不安的在办公室走來走去:“怎么办……怎么办……”

接连重复了好几遍.邹峰才想起.整个办公室只有自己.所有的亲信都沒來.

邹峰怆然一笑:“知道我要倒台了.都特么躲开了.”

这个时候.门一开.周大宇信步走了进來:“邹市长……”

“别再叫我市长了……”邹峰表情悲然:“我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个问題.”

周大宇不咸不淡的应了句:“是吗.”

“等一等……”邹峰皱起眉头.打量着周大宇:“有一件事我始终沒弄明白.新出现的那些证据.到底谁搞出來的.”

周大宇摇摇头:“不知道.”

“这些证据又有视频.又有照片.又有音频.把我的内幕操作全部抖搂出來.如果不是我身边的人做不到这一点.”邹峰看着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我要是沒记错.证据里涉及到的很多事.当时只有你周大宇在场.”

“这不能说明什么.”

“不.这很说明问題.”邹峰缓缓摇了摇头:“同样是这些证据.竟然沒有你周大宇的份.既沒有你的影像.更沒有你的声音.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对了.我还真就知道.”周大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事到如今.咱们把话说明白了吧.邹峰.老子给你当手下当够了.”

邹峰一拍桌子:“你是我养的一条狗.难道还要咬我.”

“错.”周大宇冷冷的道:“我就是我.我屈尊你的手下.也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如今我可以承认其实自己一直在利用你.可笑的是你竟然还觉得我是你豢养的.邹峰你太自作聪明了.你这种人如果不是拼爹.早就死上十几个來回了.”

邹峰万万沒料到周大宇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你……”

“你知道吗.每当你骂我是狗或者其他什么的时候.我在心里就不断的告诫自己.能忍人所不能忍方为人上人.韩信当初也是受过胯下之辱的.可是最后登台拜帅.埋葬了大秦王朝.”深吸了一口气.周大宇慨然道:“古人能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能.”

“周大宇.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既然我当初能收留你让你风生水起.同样可以把你送上法场.”邹峰指着周大宇.胳膊不住的颤抖着:“说到收留你.你别忘了.当初你被苍浩一脚踢走下场如何凄惨.如果沒有我你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垃圾堆发脏发臭呢.”

“我呢.给你干了很多脏活.背了很多黑锅.也算对得起你了.”顿了顿.周大宇淡淡的道:“再说了.你收留我也是为了利用我对付苍浩.既然大家都是互相利用.就特么别站到道德制高点上.”

“说的对.”邹峰失控般的狂笑起來:“不过.周大宇.你高兴得太早了.既然我能把你捧起來.也能把你摔死.你这辈子都是我养的一条狗.”

周大宇抓起一个烟灰缸.用力摔向邹峰.

邹峰侧头躲开.烟灰缸砸到窗户上.“砰”的一声把玻璃砸得粉碎.外面的冷风“呼”的一下灌了进來.把办公室里的一切都吹得凌乱不堪.一如当下的局势.

不过.周大宇好像不怎么生气.拍了拍手道:“如果.你以为我周大宇还是你当初收留的那个屌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几声巴掌像是信号.办公室的门再度打开.短斧手如同鬼魅一般出现了.

“是你……”邹峰先是一愣.旋即马上明白了:“好啊.是你.周大宇是你挑拨我跟短斧手之间的关系.让我把罪名全部推给短斧手.然后又在短斧手那里装好人……”

“沒错.”周大宇毫不在意的承认了:“我还从你那里截留了上千万的回扣呢.”

“你听到沒有……”周大宇一指邹峰.愤怒无比的道:“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搞鬼.”

短斧手看了一眼周大宇.冲着邹峰点点头:“我当然听到了.”

“那么……”

“那么你说我该怎么做.”短斧手打断了邹峰的话.带着非常斯文的笑容说道:“我要为我的兄弟复仇.而你邹峰已然倒台了.对我來说就沒有任何用处.”

邹峰愤怒的嘶喊了一声:“我邹峰一定会翻盘.”

“不可能.”周大宇缓缓摇摇头:“我说过.我周大宇要当老大了.你邹峰该退位了.皇帝轮流做.如今到我家.看在我们主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送你一程.”

“你要杀我灭口.”邹峰打了一个激灵.他突然间发现.周大宇说得非常对.如今的周大宇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就算沒有眼下这些事.只怕自己早晚也要死在周大宇的手里.他根本就是养虎为患:“我真不该收留你……”

“后悔已经晚了.”周大宇轻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真不如苍浩聪明.苍浩一早看出我是什么人.半点机会不给就把我踢走了.其实他也可以像你一样.继续把我留在身边利用我做事.可他意识到了我的本性对他终归是个威胁.”

邹峰怒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

“我当然知道.不过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周大宇來到床前.任凭外面的风吹拂着自己:“苍浩有些观点非常有道理.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虚伪的社会.每当远方地震了.一帮人就在电视前面哭鼻涕抹泪.可看到身边有老人摔到他们都不敢搀扶一下.这个虚伪的社会有着非常崇高的道德标杆.事实上为了利益每个人都可以不要脸.一些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不去给年轻人作表率却躺在街上碰瓷……我跟苍浩不同点在于.他认为每个人应该从自身做起改变这一切.我却认为还是顺应环境的好.”

周大宇背对着邹峰.突然间.邹峰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箭步冲过去就要扼住周大宇的喉咙.

短斧手的动作比邹峰更快.冲过來一只手抓住邹峰的衣领.另一只手抓住邹峰的腰带.直接从窗户的破洞扔了出去.

邹峰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最后重重摔在了楼下.

周大宇稳稳站在那里.连动都沒动一下:“既然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而且我对环境适应的挺好.至少如今可以把你邹峰踩在脚下了.至于我跟苍浩谁对谁错.就让时间來证明吧.”往前走了两步.周大宇居高临下看了一眼.啧啧摇头:“**子都摔出來了.死得真惨啊.”

话音刚落.远处传來警笛.听声音好像还不止一辆警车.

“是來抓邹峰的.”短斧手慢悠悠的道:“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是该走了.”周大宇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舒了出來:“邹峰死了.我就自由了.从此再沒有人能阻挡我.”

周大宇带着短斧手.从防火梯悄然无声的离去.从头到尾都沒有人看到他们两个出现.

邹峰就这样死了.官方很快公布调查结论..畏罪自杀.

两天后.苍浩正在工作.吕嘉琦从外面跑进來:“苍总你惹什么麻烦了.”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吕嘉琦忙道:“有两个警察找你.”

话音刚落.果然有两个警察走了进來.冲着苍浩一亮证件:“我们是刑事侦查局的.有个案子希望你协助调查.请你跟我们回去一下.”

“什么案子.”

“不知道.”一个警察摇摇头:“我们也是接到命令來的.”

苍浩有点奇怪:“那你知不知道谁给你们下令的.”

“廖家珺局长.”

“哦.”苍浩心里有底了:“我跟你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