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唯一不变的是一切都在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刑事侦查局.苍浩直接被带去廖家珺的办公室.既沒去讯问室.也沒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廖家珺看到苍浩.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了一句:“你别紧张.这只是例行询问.”

苍浩都快笑了:“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廖家珺撇了撇嘴:“好像还真沒什么能吓住你.”

“直接说吧.找我什么事.”

“邹峰死了.”

“我知道.”苍浩点点头:“你们不会怀疑我吧.”

“上级已经定性..畏罪自杀.”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有点感慨的道:“你也知道.如果被证明是他杀.继续查下去就可能牵扯到太多的人和事.会有太多不该曝光的东西呈现在公众视野里.出了邹峰这么一个道貌岸然.实则坏事做绝的家伙.本來已经让我们很丢脸了.所以必须适可而止……凡事政治先行.让邹峰‘自杀’是政治需要.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长时间以來.邹峰公器私用.以打黑为名营建个人黑势力.这就是官方定义.我已经听说了.”顿了顿.苍浩问道:“那你还找我來干什么.”

“官方这样定义对公众作出交代.但从我作为刑事侦查局局长这个角度出发.这个案子必须查下去.”廖家珺看着苍浩.很认真的道:“你可能认为我太固执.不过我觉得自己已经学会变通了.这一次的变通之处就在于:我不会把调查公开.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秘而不宣.因为作为刑警我执着于真相.当然能抓到凶手是最好的.”

“我是嫌疑对象.”

“你不是.”严月蓉缓缓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不是你做事的手段.你更希望看着邹峰被国家机器按律惩处.”

“对.”

“但是.因为你跟邹峰有过太多冲突.你也足够了解邹峰.所以……”廖家珺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你还真说错了.我不知道什么.”苍浩笑了笑:“我只是有一点猜测.”

廖家珺急忙问:“什么猜测.”

“邹峰确实是被谋杀的.”

“这个我知道.”咽了口唾沫.廖家珺很郑重的道:“根据他落地的姿态.还有现场的一些痕迹.我怀疑他是被人扔下去的.我问过几个老刑警.他们观点和我一样.”

“我认为……”苍浩拖着长音说道:“嫌疑最大的是周大宇.”

“他.”廖家珺有点意外:“知道他是邹峰的亲信.所以我对这个人做过一些调查.他性格懦弱爱占小便宜.绝对沒有杀人的胆子.”

“你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也不可能两次遇到同样一个人.我早就说过这事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所有人和事都在变.”深深笑了笑.苍浩说道:“你知道吗.当年我也很懦弱.遇到打架都是我的青梅竹马帮我上阵.可如今我什么样子.你也很清楚了.”

“有道理.”

“一般來说.如果一个人遇到重大挫折或者打击.性情可能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我把周大宇从曹氏地产踢出去.本來他前途一片光明.却瞬间变得一无所有.这种打击对他是致命的.”顿了顿.苍浩接着道:“现在的周大宇性情阴鸷.而且非常有城府.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希望你不要外传……”

“说吧.”

“严月蓉扳倒邹峰最关键的证据就是來自周大宇.”

严月蓉一愣:“什么.”

“周大宇在邹峰手下.一是为了钱.二是为了营建自己的势力.可以想见.邹峰让周大宇受了不少羞辱.既然现在周大宇已经达到目的.继续留着邹峰已经沒用了.”

“可是.那也沒必要杀人啊.他不是已经可以让邹峰下台了吗.”

“你还是不太掌握犯罪心理.”苍浩叹了一口气:“邹峰很有势力.他能让孟阳龙对自己无计可施.你认为这些证据会搞死他吗.最大可能是邹峰丢官罢职.锒铛入狱.但邹峰只要加以活动.谁敢保证过段时间不会被放出來.到时周大宇又该如何呢.”

“所以就不如杀人灭口了.”

“对.”苍浩点了一下头:“说到底.邹峰其实是被过河拆桥了.周大宇才是真正的高手.巧妙利用各方面之间的争斗为自己谋取利益.结果.大家斗得你死我活.他却毫发无伤.”

“这么说周大宇才是大BOSS.你怎么不对他出手.”

“他在邹峰手下的时候.我沒办法出手.道理如同我不能杀了邹峰本人一样.现在邹峰死了.我又根本找不到他.”

“是啊.”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道:“说起來.周大宇嫌疑确实最大.邹峰死了之后.这个人就失踪了.”

两个人.外面突然传來一阵杂乱.有人不住的喊:“小张你怎么了.”

廖家珺沒当回事.继续道:“周大宇继承了邹峰留下的势力.毫无疑问会成为这座城市最大的黑老大.”

“而且他还会潜藏在地下.并不亲自出面.”点上一根烟.苍浩接着道:“我相信.周大宇在邹峰身边学到不少东西.把那些心机权术掌握了许多.”

“这么说这会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

“其实.至少从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來说.周大宇才是真正的屌丝逆袭.过去都不舍得去好点的酒店开房.如今豪车也有了.至少几千万的身价.过去只是打工仔.如今手下成群.更有短斧手这样的人辅佐……”呵呵一笑.苍浩略有点挖苦的道:“至于我.只是找回真正的自己.暴露本性罢了.”

外面传來声音.似乎陆续有人摔倒.片刻后.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从门外经过.

廖家珺还是沒放在心上:“这么说周大宇倒是值得佩服了.”

“当然不.”苍浩的笑容变得鄙夷:“我跟邹峰是对手.主要是因为价值观不同.他发自内心认同那种集权式的领导方式.尽管他有很大的野心.但还是在推动这座城市变得更好.到死都不认为自己是错的.周大宇这种人则不然.沒有任何原则和理念.也沒有是非观.只为利益而活着.正是为了利益.今天能给周大宇当心腹.明天就可能给严月蓉当走狗.如果我给出足够的好处.让他回到我麾下也很容易.”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

“当然周大宇不是孤立存在的.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相信很多人会更加无耻.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你看很多男人总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拜金女.其实真让他们遇到白富美只怕给人家当鸭子都乐意.但很遗憾.我和他们沒有生活在一个世界.所以始终无法认同.”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一个警察急匆匆闯了进來:“廖局.你们最好过來看一下.出……出事了.”

“什么事.”

“有人好像中毒了.”

“中毒.还好像是.”

“不能肯定啊.”这个警察一脸的愁容:“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反正看着像中毒.但这毒太邪门……”

廖家珺马上站起身.想起苍浩还在.于是问了一句:“你一起來.”

苍浩摇摇头:“我又不是大夫.”

也不知道为什么.廖家珺张嘴就是一句:“你一定可以帮上忙的.”

“不要以为哥是百度.哥不是万能的.”

两个人正说着话.又有人來告诉廖家珺.又有两个警察也中毒了.

廖家珺愣住了:“怎么……会这样.”

“现在已经倒下七八个了.谁过去谁中毒……”前來报信的警察满头是汗.也不知道是因为惊恐.还是其他:“沒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廖家珺刚听到这事.觉得这是只有在武侠小说才会出现的情节.然而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加精彩.

今天还幸亏苍浩也在.否则不会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廖家珺更认定苍浩是万能的.

廖家珺又问:“法医呢.”

“他们刚过去.结果……也中毒了.”

廖家珺一个箭步冲过來.抓住苍浩的手腕往外走去:“跟我一起去看看.”

出了局长办公室是一条很长的走廊.尽头有一间宽大的办公室.是集体办公用的.

远远的能看见.办公室里躺着好几个警察.其中有人在警服外套着白大褂.看起來应该就是法医.

看到廖家珺过來.一个警察迎了上來:“是这样的……”

毕竟是当警察的.说话专挑重点.用最简短的语言解释了事发经过.

二十分钟前.有个包裹快递给一个警察.他以为是自己之前在网上买的东西.沒当回事就直接拆开了.

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马上“砰”的一下爆开.反正应该不是炸弹.因为沒什么威力.只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但是.很快就有人昏倒了.最后这间办公室里的所有警察都失去了知觉.

其他警察进去救人.结果也接连倒在地上.现在已经沒有人敢进去.只能留在外面.

这个警察说着.胸膛剧烈起伏着.看起來情况不太好:“赶紧想想办法吧.他们还有呼吸.要是再拖一会……”

廖家珺看着对方.微微皱起眉头:“陈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