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苍浩是万能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不知道……”这个警察说着.身体摇晃了几下.胸膛起伏渐渐激烈起來.无力地抬起手松了松衣领:“我胸闷.压得慌.有点喘不过來气……”

还沒说完.他“扑通”倒在地上.眼睛一翻白就昏了过去.

“你怎么了.”廖家珺冲过去想扶起这个警察.却被苍浩一把拉住了.

廖家珺不满的瞪着苍浩:“你干嘛拉着我.”

“先别说话.”苍浩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的问:“你有沒有发现空气有股怪味.”

话音刚落.又传來几声响.几个办公室外的警察又摔倒在地.

廖家珺也注意到了.空气中似乎有一股发甜的味道.她指了指出事的办公室:“好像是从那飘出來的.难道是毒气.”

“如果是毒气.我们已经说不出话了.应该是沒气化的毒剂……”苍浩紧紧拉着廖家珺的胳膊.沉声道:“别过去.”

廖家珺不愧是领导.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高声吩咐手下:“马上通知应急指挥中心.再跟部队那边联系.让他们派防化人员过來.”

苍浩却说了一句:“军方倒是有专业人士.不过等他们赶过來.只怕已经耽误时间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廖家珺说着.壮胆往前走了两步.结果被惊得差点喊出声來.

所有中毒警察的样子都极为恐怖.躺在地上不住的挣扎着.眼珠表面布满血丝.眼窝深陷.面部溃烂.

“这……”廖家珺越发怀疑自己穿越了.这种场面真的只有在武侠小说中才能见到:“到底出了什么事.”

两个警察刚刚干过來.无法承受这种视觉冲击.扶着门框便哇哇吐了起來.

刘天生赶了过來.问了一句:“是不是病毒.”

各种猜测都有.因为大家从沒有遇到这种情况.掌握的知识也不足以解释这一切.

“应该不是病毒.”苍浩拉着廖家珺用力往后拽:“往后退.”

眼看着同事们在死亡边缘挣扎.自己却无能为力.廖家珺嘶喊了一声:“你放开我.”

苍浩拉着廖家珺就不放手.随后对其他警察喊道:“所有人都听着.是沙林毒剂.立即远离现场.不要碰中毒人员.”

“什么……沙林.”廖家珺恍恍惚惚的.记起在警校学到过.好像是一种剧毒化学物质.

“沙林.学名甲氟膦酸异丙酯.常温下是无色液体.可以挥发到空气中.”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廖家珺:“这玩意能通过皮肤渗透进入人体.只要是被污染过的地方.都会让人中毒.”

“那该怎么办.”

“眼下这里已经被全部污染.”环顾了一下周围.苍浩淡然自若的道:“不过我有办法.”

廖家珺一愣:“难道你真是万能的.”

苍浩直接告诉刘天生:“马上去药店.买碘解磷定和注射器……对了.还有酒精棉和碘伏.注射消毒用的.这些东西很常见.大一点的药店都有.”

刘天生马上去买药了.苍浩成了这里的主心骨.所有人都把希望落在苍浩身上.

不过廖家珺还是有点疑虑:“你确定是沙林.”

“我跟这玩意打过交道.”苍浩耸耸肩膀:“麻痹的给我折磨半死.”

刘天生做事果然给力.过了不到十分钟就回來了.买齐所需全部东西.

苍浩先用碘伏和酒精棉球给胳膊消毒.随后用注射器抽取碘解磷定.给自己注射了进去.

廖家珺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进去救人.必须先自己解毒.”苍浩要了一副警察用來取物证的橡胶手套.然后大踏步走了进去.就像刚才对自己那样.给每个警察都打了一针.

在场的其他警察即便不懂医.看在眼里却也很快发觉.中毒者的症状很快就平稳了下來.

苍浩给最后一个警察注射完毕.这才站起身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长呼了一口气.然后拖沓着脚步走出來:“碘解磷定可以一定程度上中和沙林毒剂.我已经争取了抢救时间.马上跟专业医院联系.接下來要让他们处理……”

廖家珺下意识点点头:“好的.”

“大家全听着……”苍浩提高了声音.喊道:“你们都中毒了.只是剂量还不足以发作.但必须接受治疗.”

廖家珺马上问:“具体怎么做.”

“把这间办公室封闭.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然后让部队派防化人员过來洗消……”苍浩又安排了一番.见警方工作已经步入正轨.这才悄然离开.

刚到家里.苍浩就接到了严月蓉的电话.严月蓉的声音有些激动:“你知道吗.你救了十几个警察……”

苍浩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是吗.”

“专业人员已经到了.证明你的判断完全正确.幸亏你及时采取措施.才保住了中毒者的生命.……”严月蓉又说了一大堆表扬苍浩的话.随后关切的问道:“你自己沒什么事吧.”

“我接触过沙林毒剂.这玩意我能应付.”苍浩怆然一笑:“但我真的不愿意拥有这样的经验……”

严月蓉不用问也能猜到.苍浩必然是付出沉重代价.才学会如何应对这种局面.严月蓉也沒多问.只是道:“案子初步已经有线索了.”

“说來听听.”

“这份快递.寄出地址是上次发生激战的村镇.毫无疑问是红魔集团所为.”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红魔集团是故意留下这个线索.让我们知道是谁干的.这是向我们示威.更是挑衅.”

“这个红魔集团……”苍浩冷冷一笑:“不仅够狠够猖狂.技术手段也高超.竟然连沙林都造得出來.”

“毫无疑问.上次激战让红魔集团损失惨重.这是他们的报复.”重重哼了一声.严月蓉又说了一句:“我代表全市公安干警向你表示感谢.”

“沒什么.应该做的.”

“你真的认为是应该.”

“对.”苍浩用力点点头:“我想的只是救人.不是因为对方是警察我故意表现什么.其他人遇到这样的事我也会这么做.”

“早就听说你这个人爱管闲事.”

“二战结束后.马丁尼莫拉牧师曾写过一段非常著名的铭文:起初他们杀犹太人.我沒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來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要杀我.已经沒有人为我讲话了……”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这个社会好人做不得.到处都是纯情犀利傻B哥.你帮了他之后倒咬你一口.但我依然认为.越是在这样的社会现实面前.我们越是应该勇敢.沒有别的原因.我只是担心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其他人也会束手旁观.”

“说得好.”严月蓉这话像是在夸奖苍浩.可不知道为什么.语气有点怪.

放下严月蓉的电话.苍浩回到家里.几个兄弟刚好都在.

苍浩直接就是一句:“恐怕我们要跟红魔集团磕一下了.”

赵轩皱起眉头:“为什么.”

“阳光之下有罪恶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正义无法得到伸张.更可怕的是善良者对恶行保持沉默.”

“老大.虽然你这么想.可你改变不了这个社会……”撇了撇嘴.赵轩很无奈的道:“如今一帮人闲着沒事上网.不是平美就是灭日.一激动了还上街砸同胞的车.可是呢.一个女孩在麦当劳被活活打死.不但沒人敢上前制止.甚至沒人敢喊上一嗓子.他们倒是报警了.可能已经是最大的勇气.结果现在连警察自己都遭殃了.我们又能做什么.”

今野晴冷笑一声:“你们华夏人只在安全的时候才会勇敢.”

苍浩瞪了今野晴一眼.随后一字一顿的道:“听着.我也这么想.我也知道我们无法改变整个社会.但我还是那句话..从我们自身做起.如果这事我们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既然已经遇到了就沒法不管.原因很简单.我不希望将來我的孩子如果当了警察被沙林毒害.也不希望自己的姐妹去麦当劳吃顿饭仅仅因为不给别人留电话号就被活活打死.所以.任何发生在我面前的暴行.我都不会置之不理.”

几个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严月蓉正到处奔忙.发生在刑事侦查局的案子已经被定性为恐怖袭击.这种案子必须上报到省厅.然后由省厅上报到更高层.

果不其然.孟阳龙接到了消息.很快给严月蓉打來电话:“有什么进展.”

“初步怀疑是红魔集团.”

“嗯.”孟阳龙点点头:“我也这么想.”

“红魔集团太猖狂了.这是公然向政府和全体百姓宣战.我一定要把他们彻底剿灭.”

“只说狠话是沒用的……”孟阳龙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算起來.红魔集团已经肆虐了二三十年.这还是进入我们视野的时间.他们的实际历史可能更长.不知道多少人想把他们绳之以法.最后全部铩羽而归.你的前任邹峰很有野心.如果破获红魔集团会是他最光辉的政绩.但他很聪明的沒打这个算盘.”

“孟老你怎么这么说.这不是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严月蓉不服气的道:“难道就任凭他们肆虐下去.邹峰做不到的事情未必我做不到.”

“我不是这个意思.”孟阳龙摇了摇头:“我刚接到消息的时候就想.或许是我们过去的方法有问題.我们应该发动体制外的力量.或许他们更加强大.”

严月蓉直接就问:“孟老是想说苍浩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