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谠论侃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反问了一句:“我听说这一次又是苍浩立了功.”

“也幸亏他救了那些警察……”严月蓉叹了一口气.把苍浩引述的那段话复述了一遍.又道:“看來这个人真的很正直.”

“说得太好了.真是谠论侃侃.”孟阳龙极为欣赏的道:“我沒看错这小子.”

“孟老真的很欣赏他呀.”严月蓉叹了一口气:“话说这小子还真是万能的.”

“所以我才觉得.要是想击败红魔一伙.需要苍浩的协助.”

“我懂了.”

“对了.刚才说到邹峰.善后处理的怎么样了.”

“一切还算顺利.”严月蓉呵呵笑了笑:“我们把证据公开.让公众知道邹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就是很多人都感慨自己被欺骗了.看起來.邹峰自杀是个不错的结局.让大家都安心了.”

“小严啊……”孟阳龙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我是很想办了邹峰的.但我有方方面面关系需要考虑.上次就不能放不放他一马.沒办法.很多时候为了顾全大局.我们必须牺牲个人情绪.我知道.你因此遇到一些麻烦.幸运的是还沒等我介入你已经平安了.”

严月蓉觉得.孟阳龙这才是谠论侃侃.只不过虽然说的义正词严.心里的算盘到底怎样就很难说了.如果不是突然出现新的证据把邹峰罪名坐实.自己因为抓捕邹峰带來的麻烦会继续发酵.孟阳龙将眼看着自己被组织上处理却会装作不知道.

不过倒是也能理解.这个社会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就算从孟阳龙角度出发.也有办不了的案子.

现在邹峰倒台.孟阳龙忙着出來做好人.但严月蓉也沒办法再说别的:“谢谢孟老.”

“话说……你觉得邹峰是自尽吗.”

“这个吗……”严月蓉咳嗽两声.不太自在的道:“从政治角度來说.我们已经给案子定性.不过刑事侦查局那边一直在调查.廖家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谋杀.”

“肯定是谋杀.”孟阳龙冷笑一声:“邹峰死的太是时候了.关键在于谁干的.”

“我……一时间想不到.”严月蓉认为周大宇嫌疑最大.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沒说出口.

“就像你说的一样.从政治层面來说.邹峰必须结案.不过刑事侦查局应该继续调查下去……”孟阳龙说到这里.重重哼了一声:“不管怎么说.邹峰也是一地行政首长.怎么能说死就这么被人杀了.”

“我明白.”

又叮嘱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孟阳龙挂断了电话.严月蓉坐在那里出了一会神.随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说不清为什么.她想去给邹峰扫墓.两个人斗了这么久.可说严月蓉对邹峰是日夜望死.

如今邹峰真的躺进了棺材.严月蓉却不免兔死狐悲.

邹峰的葬礼静悄悄.家族成员一个沒來.骨灰安葬在一座普通公墓.

也就在同一时间.还有一个人去给邹峰扫墓了.竟是苍浩.

苍浩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沒扎领带.把一束菊花放到墓碑前.随后拿出一瓶酒倒在地上.

严月蓉走过來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你怎么在这.”

“你不是也在來吗.”苍浩笑了笑:“我想咱俩來的心理动机应该差不多.”

“是吗.”

“我们都会想.下一个躺进棺材的人.会不会是自己.”苍浩说着.直接坐在地上.点上了一根烟:“我跟他斗了这么久.现在他这么一死.突然间我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严月蓉轻叹了一口气:“一样啊.”

“更重要的是.他的位子早晚有人取代.我们都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更坏的人.”

严月蓉很认真的问:“还会更坏吗.”

“我不认同邹峰的行事手段.我也很反感他对权力的极度渴求.但我认可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只可惜他的理想属于已经逝去的时代.”吐了一个烟圈.苍浩缓缓说道:“他认为.把权力归于一人.这个人只要足够英明睿智.就可以领导大家走向光明.在这个过程中具体采用了怎么样的手段是次要的.但历史和现实已经证明.个人总是会犯错误.只有制度才靠得住.怎么评价希特勒呢.用比较官方一点的话说.他上台之后.德意志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经济增长迅速.综合国力显著增强.然而接下來他却给半个地球带來深重的灾难.很多强人带领自己的人民走向解放.却因为集大权于一身却又沒有监督.结果反而让时代变得黑暗.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天已经快亮了.邹峰这种人却还在坚守黑暗.这是我们本质的分歧.”

严月蓉听到这番话后很是不自在:“是吗.”

“如果下一个对手.根本沒有任何理想可言.只专注于利益和权力呢.比如周大宇.更比如红魔.”苍浩笑着耸耸肩膀:“那不是更可怕吗.”

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确实可怕……”

在下一个对手这个问題上.严月蓉与苍浩有共鸣.不过另一方面是.这番话也让严月蓉对苍浩产生一些警惕.

原因很简单.严月蓉不敢肯定自己是否也是坚守黑暗的人.换句话说.是否跟邹峰属于同一种人.

另外.苍浩有一句话说错了.后來的事情证明.其实红魔也是有理想的.

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理想.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苍浩的手机响了.苍浩看了一眼号码.倏地就是一愣.

是洪妙雪的电话.苍浩这几天时而给洪妙雪打过去.却始终无法接通.沒想到洪妙雪竟然主动给自己打了过來.

“公司有事.我先回去了.”苍浩先跟严月蓉道别.随后走到一旁.把电话接了起來:“洪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别叫我小姐.”洪妙雪气哼哼的道:“难道你不知道小姐这个词如今已经被毁了吗.”

“我知道.这年头很多词都被毁了……”苍浩语气很自然.跟洪妙雪开起了玩笑:“同志、菊花、奥利奥……这些词都被毁了.哦.对了.如今‘女同学’这次好像也代表不正当男女关系.”

洪妙雪咯咯笑了起來:“什么时候你能跟多名女同学同时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什么时候你就是当官了.”

苍浩的语气始终让人听不出來像是发生过什么大事:“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待着沒事.出來逛街啊.”

苍浩马上答应了:“好.”

洪妙雪约的地方是海山寺附近的一间咖啡屋.苍浩到的时候.洪妙雪正一个人悠然拼着卡布奇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很多时候.她看起來就像一个普通的女孩.根本让人想象不到跟红魔集团有关.

苍浩进门之前先在附近逛了一圈.确定沒有任何可疑人物.这才进去找洪妙雪:“让你久等了.”

“沒等多久.”洪妙雪放下杯子.微微一笑:“你这几天在忙些什么.”

“公司的事.”

“哦.”洪妙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天让你去我家玩.很抱歉突然有事.就只能让你走了.”

苍浩若无其事的道:“沒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你走了之后干嘛去了.”

“包了一辆车.直接回了市区.”苍浩叹了一口气:“花了我好几百大元.你家可是够远的了.”

“虽然远.却是个好地方.风景不错.而且易守难攻.”洪妙雪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恐怕你以后沒机会去我那里了.”

“怎么.”

“那地方我已经回不去了.”洪妙雪撇了撇嘴:“那天你走了之后.发生一场激战.整个村子差不多都被毁了.”

苍浩故作惊讶:“怎么会这样.”

“警方去那里抓捕贩毒集团.”洪妙雪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你应该很清楚.”

苍浩故作糊涂:“我为什么要清楚.”

“得了.苍浩.我们别兜着弯子说话了.”轻叹了一口气.洪妙雪一字一顿的道:“你我都知道.那天你沒走出去.你在附近逛了一圈侦查地形.刚好刑事侦查局赶到.你跟他们并肩作战.打死不少廓尔喀雇佣兵.”

“你叫我出來是摊牌吧.”苍浩呵呵笑了笑:“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是事实.”

“你知道吗.苍浩.我真的是拿你当朋友的.但你那天表现出的战斗力让我非常惊讶……”洪妙雪说着话.深邃的目光死死盯着苍浩:“于是.我对你做了一番调查.这才知道你本來的身份是血狮杰罗德.抱歉.我年纪小.对你的传奇经历了解不太多.只知道你是鼎鼎大名.”

“继续说.”

“那场激战.我们损失非常惨重.苦心经营的基地被捣毁.物资和装备损失非常大.至于死了一帮雇佣兵我倒沒怎么往心里去.”轻叹了一口气.洪妙雪说道:“我说过.拿你当朋友看.但你显然沒把我当朋友.否则你完全可以选择隔岸观火.为什么要帮着警察呢.”

苍浩直接道:“如果你真的拿我当朋友.为什么从來不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洪妙雪哈哈一笑:“难道你还猜不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