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冷笑着问:“你又是哪位.”

洪妙雪哈哈一笑:“你不是想见到红魔吗.现在见到了.”

苍浩看着那个男人:“你就是红魔.”

“有点意外吧.”红魔表情淡然:“外界有关于我的很多传说.东南亚那边甚至认为我不是人.而是三头六臂的怪物.其实.我还真就是一个人.有手有脚.两个肩膀扛着脑袋.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我的脑袋要更聪明.”

“我感到很骄傲.竟然能让大名鼎鼎的红魔亲自现身.如果我发到微博转载量一定超过文章艹了姚笛那档子事.”苍浩发现.红魔表面看起來像普通人.却带着一股极为凶狠的气势.

洪妙雪也有这种气势.红魔还要加一个“更”字.让人只是多看一眼.就会感到很不舒服.

“我会做一件让你更加荣幸的事情.”红魔微微一笑:“我要亲手杀了严月蓉.”

苍浩冷笑着问:“你们已经悍然对警方发动恐怖袭击.那场激战造成的损失还沒弥补回來.”

“你知不知道.选择一个合适的基地.并且用了那么多时间去慢慢建设.我们耗费了多少资源和时间.”一摊双手.红魔缓缓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一次的沙林毒剂.足以断送掉整个刑事侦查局.可是沒有.所以我就只能从另一个角度出手.把这笔血债找补回來.”

红魔说的义正词严.倒好像被迫害过一样.搞得苍浩哭笑不得:“可是这些跟严月蓉沒有直接关系.”

“邹峰死了.广厦警务系统接下來会被严月蓉控制.只要现在干掉她.在这一连串的事端之下.整个警务系统会陷入混乱.整个广厦再沒有人能跟我们作对.”红魔说到这里.伸手指着苍浩的鼻子:“除了你.”

红魔的手指距离苍浩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公分.苍浩开始考虑要不要把他的手指掰断:“你们与恐怖分子沒两样.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们完全不在乎伤害无辜的人.你们所谓的报复甚至都只是借口.其实你们只是想要这样做展示力量而已.”

红魔无所谓的一笑:“你可以这样理解.”

洪妙雪倒是说了一句:“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

“你们觉得有能力对抗国家机器.”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红魔说着.站起身來:“你留在这里等噩耗吧.”

眼看红魔要出去.苍浩下意识的就要阻拦.洪妙雪马上晃了晃手腕上的电子表:“冷静.别冲动.你不想让我引爆炸弹吧.”

看着红魔从容走出咖啡屋.苍浩把拳头攥得咯咯直响.却偏偏无可奈何.

苍浩可以不在乎严月蓉的死活.但自己明知道一个人马上会去死却偏偏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是苍浩有生以來第一次体会.

苍浩无法用手机发信号.周围又全都是百叶窗.甚至无法做个动作传递命令.

今野晴正用巴特雷瞄准着这里.其实只要苍浩轻轻一个手势.她就可以一枪给红魔爆头.

而眼下今野晴只会把红魔当成普通客人.毕竟.如果不仔细体会那种气场.红魔这个人外表上与常人沒有任何不同.

到了此时.苍浩不得不承认.红魔确实技高一筹.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洪妙雪似乎看出了苍浩的无奈.嘿嘿一笑:“你好好想想.刚刚走出门的那个人.是整个华夏所有警察……不.应该是东南亚的所有警察.都梦寐以求想要抓到的人.”

“这个人又是你的什么人.”

“我堂兄.”

“原來你是红魔的堂妹.难怪你的地位这么高.”苍浩撇了撇嘴:“失敬.失敬.”

“抬举.抬举.”洪妙雪恶作剧似的笑了起來:“你知道吗.红魔经常就这样大摇大摆穿梭在闹市.却沒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是谁.甚至很多时候.他以普通成员身份参与集团行动.其他成员同样不知道他是谁.”

“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组织体系也很严密.”

洪妙雪挖苦道:“你以为我们跟你们这些涣散的雇佣兵会一样吗.”

苍浩反唇相讥:“我们沒做过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得了.苍浩.你做雇佣兵这些年.敢保证自己杀的每一个人都该杀.”

“不敢保证.”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但是.第一、如果我杀一个人.一定有足够的理由;第二、我们作为军人.是在服从命令;第三、毒品和战争不一样.这玩意戕害人的精神和身体.甚至还会害人全家.在南美那些年.我跟毒品集团打过交道.也亲眼看到过吸食毒品的人如何痛不欲生.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的所作所为百身莫赎.”

“既然话说到这里了.我就跟你多讲一点……”叹了一口气.洪妙雪有点慨然的说道:“我们最大的基地在缅北.位于大名鼎鼎的金三角.那个地方每当到了这个季节.漫山遍野都是罂粟花.非常美.但是.罂粟并不是那个地方原产的.而是西方殖民者带了过去.为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后來.又來了一群人.他们号称要解放全人类.既然目标这么宏大.他们就需要钱來解决物资和装备.于是又想到了罂粟……金三角有着漫长悠久的历史.一个多世纪以來.形形**的人等进进出出.为了各种目的去做你所谓百身莫赎的事.罂粟仅只是一种植物.沒有感觉和思维.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果实产生的汁液竟会成为那种东西.所以真正有罪的是人类自身.”

“这个我是认同的.”苍浩点点头:“然后呢.既然别人可以种.你们也就可以种.反正毒品有着惊人的利润.这笔钱与其让别人赚了.还不如你们來赚.”

“沒错.”洪妙雪坦然承认了:“我还要告诉你.尽管在历史上.全球一多半的鸦片來自金三角.然而金三角却是高度贫困.那是一种能让你触目惊心的贫困.那个地方每年都有漫长的雨季.一旦雨量超出能控制的范围.所有庄家都会被淹沒.百姓就要挨饿了.直到我们占领了那里.兴建学校.让孩子们接受教育.兴建医院.大幅提高了当地人均寿命.从此沒有人挨饿了.而这些钱就來自我们贩卖的鸦片和海洛因.”

“说起來.你这种理论我不是第一次听到.尽管你们可能确实造福当地人.却给更多的人带來了灾难……”

“那又怎么样呢..”洪妙雪打断了苍浩的话:“我问你一个问題..比尔盖茨对乌干达吃不上饭的穷黑人是否负有责任.”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经济学和伦理学问題.详细阐述恐怕能写成一本书.反正我的观点是..负有一定责任.”

“沒错.”洪妙雪点了点头:“非洲穷困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就是发达国家对资源的掠夺性开采.和对劳动力的廉价购买.发达国家的富裕.很大程度上正是建立于非洲的贫穷之上……当然.说到国际关系话就远了.那么就说一下我们眼前所面对的.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的表面身份是房地产公司员工.你应该知道房地产老板个个富得流油.但与之相对的是买他们房子的人呢.掏空两代人一生的积蓄买套房.还可能要用后半生來偿还贷款.就在你们老板坐在豪车里思索应该去马尔代夫还是瑞士度假的同时.房奴们为了省钱不舍得搭计程车只能坐公交.思索着这个月的房贷该如何还.你认为这一切公平吗.”

“这一切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确实不公平.”

“所以.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一个部分人的幸福必然基于其他人的不幸.我想要让我的人民过上好日子.就不能去考虑别人是否能同样幸福……”洪妙雪哈哈一笑:“神爱世人.但我特么不是神.”

“通过毒品.”尽管苍浩不认同洪妙雪的这些理论.却也不得不承认.洪妙雪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睿智.

“具体是毒品还是房产抑或其他什么东西.仅只是手段上的区别.房奴一生痛苦.但我们卖的东西至少可以让人短时间内获得快乐.忘记所有烦恼.”一摊双手.洪妙雪很认真的道:“至少我认为我们比房地产商要高尚多了.”

“好吧.我要告诉你.房地产商的日子确实不错.但这个行业最多的钱不是他们拿走的.房奴们的痛苦根源到底何在.你懂.我更懂.简单的指责房地产商是懦弱的表现.”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所以.你回避了问題的实质.可能你们让你们的百姓过上好日子.但你们自己却过上更好的日子.绝大部分利润流进你们自己的腰包.而且你们用暴力和残忍的手段维系这些.我说过我了解毒品集团的运作方式.那些农民终日汗流浃背劳作田间.等到罂粟收割上來加工成毒品.他们所得到的只是很少的报酬.换句话说.其实你们自己就是压迫者.你们比起其他压迫者的高明之处在于.你们让百姓认为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公正.你们可以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于是你们的压迫就变得道德化了.”

洪妙雪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

“就说眼下.为了跟我摊牌.你用了四个LV包装炸弹.至少也得五六万块吧.”苍浩耸耸肩膀:“请问.你们那里的农民一年能收入五六万吗.或者他们见过LV是什么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