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从来都不是最美好的世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我们无法彻底消灭压迫.但我们可以让压迫变得更加道德.今天的工人遇到不公正有工会撑腰.回顾历史上的那些黑奴.只要还能喘息就要不停的劳动.而且可能随时被主人处死……”顿了一下.苍浩接着道:“千百年來.人类反抗奴隶制度、反抗资本家.从实现八小时工作制到男女同工同酬.正是这些抗争带來一点一滴的进步.这从來都不是最美好的世界.但人们正努力让它变得美好一些.而你们这些人则在开历史的倒车.”

“我要说的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苍浩不耐烦地打断了洪妙雪的话:“我告诉你我要说什么.你们可以去生产各种产品.那些能让人们生活过得更好的.甚至做万夫所指的房产商也沒问題.房子固然太贵了.但那是属于你自己的空间.你可以随便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有了房子就有家.当你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里.和家人在一起吃饭.那是一种幸福.毒品可以给人带來几分钟的快乐.然后是更长的痛苦.吸毒者的深吸完全被摧残.他们为了继续享受这种快乐.只有变卖所有家财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也就是说.一个普通人可能在下班的路途中.被一个吸毒者劫持杀害.而他们两个并无任何恩怨.”

洪妙雪不住的喘着粗气:“你……”

“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我之所以讨厌毒品这玩意.就是因为它会制造越來越多的受害者.你们卖给一个人十克海洛因.结果可能是一百个人受害.而这十克海洛因装造的利润可能只是让你们那里某个农民多吃一顿肉……”轻哼一声.苍浩讥讽道:“更多的钱流入了你们家族的口袋.用來雇佣廓尔喀雇佣兵.制造沙林毒剂.把这个社会搞得一塌糊涂.洪妙雪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你们.”

“好吧.我得承认.苍浩你口才太好了.好像我有点说不过你.”

“这不是口才问題.而是我有着自己的价值观.还有自己的思想体系.”苍浩冲着洪妙雪喷了一口烟.接着又道“大概你也知道.我是迫于无奈走上雇佣兵这条路.最初在枪林弹雨里穿梭的时候.我经常咒骂上帝.为什么会让我遇到这种事.我什么我的生活变成这个样子.后來.我发现这沒什么用.因为上帝特么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于是.我又开始思考我周围的一切.于是我有了今天的观点和想法.可能.你从小跟毒品打交道.所以才懂得如何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而我和你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从來不会否认自己的罪行.”

“这句话你算是说对了.我们都是有罪的人.”洪妙雪哈哈笑了起來.样子有点癫狂:“看來你是铁了心准备帮助警方了.”

“我不是刻意帮助警方.更不需要别人帮助我.只是既然我们已经遇到.只怕接下來难免较量一番了.”

“你太自信了.”洪妙雪晃了晃手腕.耀武扬威似的展示着那块电子表:“血狮杰罗德曾是雇佣兵之王.上次交手打死我们很多人.可是这一次我沒打算杀你.知道为什么吗.”

苍浩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有些铁青:“知道.”

“你对自己的力量高度自信.所以这一次我才安排了这个局.我就是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去死却又什么都做不了.”顿了顿.洪妙雪接着道:“我已经说过.一则你跟严月蓉是盟友.二则考虑到严月蓉的身份地位.所以这一次严月蓉必须得死.你明明知道红魔已经上路去杀她了.却只能老老实实坐在这里一动不动.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这一局你确实赢了.”

“我当然赢了.”洪妙雪更加自得:“很快的.苍浩你就会发现.自己从未遇到过我这样疯狂的对手.你现在必须老老实实给我坐在这里.只要你屁股敢离开位子.我就立即引爆炸弹.”

“我相信你有跟我同归于尽的勇气.只不过嘛……”苍浩嘿嘿笑了笑:“我也有这种勇气.但同归于尽这种事.有所值有所不值.你和我之间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是为了争回一口气.你就要跟我一起被炸成灰.”

“你不相信.”

“我相信你是在恐吓我.”苍浩说着.缓缓站起身來:“明白说了吧.洪妙雪.我不认为你会引爆炸弹.”

洪妙雪立即把手指按在电子表上.冷冷的看着苍浩:“马上坐下.”

苍浩笑了笑.沒有坐下來.甚至准备迈步向外面走了.

“好吧……”洪妙雪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我得承认.其实我这人挺惜命的.为了这么点事情不会跟你同归于尽.”

“难道炸弹是假的.”

“炸弹是真的.虽然咱俩在一起.我沒有引爆炸弹.但我必须防备可能的突然情况.如果这个时候.这里突然被特警队包围.我又沒有办法血战突围.那就真的只有玉石俱焚了.”

“谢谢你的坦诚相告.我现在要去救人了.”

“站住.”洪妙雪深深地望着苍浩:“我必须告诉你.红魔家族能够一直生存到今天.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谨慎.”

苍浩正准备出去.听到这话立即停住了脚步:“你还有什么沒告诉我的.”

“我做事很周全.”洪妙雪带着胜利的微笑告诉苍浩:“其实.炸弹不只咖啡屋里的这四颗.外面也有.”

苍浩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算你狠.”

“我当然够狠.”洪妙雪挑衅似的说道:“我告诉你.这辆街上停着四辆车.每辆车的后备箱都装着满满的沙林毒剂.只要我轻轻摆弄一下电子表.车子里的小型炸弹就会爆炸.然后整条街都会被沙林毒剂污染.这只是顺路做的.本來我们要把沙林运到别的地方去.顺便才停在这里给我充当保护伞.”

“你说的是真的.”

“我也可能是虚声恫喝.其实这条街上根本沒有沙林毒剂……”哈哈笑了笑.洪妙雪又道:“你可以走出去.去救严月蓉.可如果真的有沙林毒剂爆炸.这个后果可是苍浩你无法收拾的.到时就算你转回身來抓我.我可以保证自己已经消失.你再也无法找到我.苍浩你敢赌一下吗.”

似乎这是一个赌局.赌的是洪妙雪是否真的准备了沙林毒剂.如果是真的.数量这么多的沙林毒剂.会被行人和车辆带到更多的地方.到时被污染的可远远不止一条街.

可以说.到时整个城市的市民都会生活在恐慌之中.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罹难.这是洪妙雪的筹码.

而苍浩的筹码只有一个严月蓉.虽然是这座城市的最高领导.但在无数市民面前还是显得那样渺小.

赌注是不对等的.苍浩不能冒这个险.最后只得老老实实坐了回來.

“认输了是吧.”洪妙雪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带着一股香风对苍浩扑面而去:“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让你苍浩无能为力.”

“这局你确实赢了.”

“你就只有让严月蓉去死了.” 洪妙雪冷笑看着苍浩:“我很好奇.对你做个小采访.你过去的生活中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苍浩直接就道:“沒有.”

“以后你会经常遇到的.”洪妙雪越來越得意:“跟红魔集团打交道.你只有认输.不断地输.”

“难怪你们不杀我.”苍浩掐灭烟蒂.重新点了一根:“看來是要慢慢折磨我.”

“一点都沒错.”洪妙雪点了点头:“我必须承认你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在我们对外历次冲突中.那次乡村激战损失最大.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你介入.我们不但可以全歼特警队.还可以把所有物资、装备和人员成功撤走.结果就是等到特警的增援赶到.面对的是空荡荡的废墟.还有成堆的同伴尸体.”

“我很高兴给你们造成损失.”

“损失确实不小.大量装备和物资沒來得及转运.还死了不少廓尔喀雇佣兵.”撇了撇嘴.洪妙雪又道:“对于你这样的对手.我认为不应该杀掉你.而是慢慢折磨你.”

“我多少能猜到你要干什么.”苍浩抬起手來指着洪妙雪的鼻子.一字一顿的道:“不要碰我身边的人.”

“严月蓉算吗.”

“她不算.”苍浩摇了摇头:“听着.对我们雇佣兵來说.最重要的是身边的兄弟.如果你敢针对我的兄弟……”

“怎么样.”

“我宁可你引爆沙林毒剂.也要拧断你的脖子.”

洪妙雪马上晃了晃电子表:“你能够看着这么多人去死.”

“能.”苍浩果断的点点头:“任何人都是有底线的.我的底线就是我的兄弟们.为了保住这条底线我不在乎任何伤亡.如果你突破了这条底线.你会付出沉重代价.”

“也就是说你的怜悯也是有限度的.”

“沒错.”苍浩又点点头:“再对你说一次..我暂时屈服.因为我不想造成太多无辜的伤亡.但如果你真敢对我的兄弟们下手.我也就不在乎了.”

“既然你的兄弟们已经包围这里.如果我真的引爆了沙林毒剂.他们也会受到伤害.”

苍浩缓缓把手向洪妙雪的手腕伸去:“既然这样我更要强行解决了.”

洪妙雪急忙把胳膊往后一撤:“怎么.”

“我现在抢过來这块表.引信接收不到你的脉搏.结果就是这里发生猛烈的爆炸.同时沙林毒剂被撒播得到处都是.”

“你会跟我同归于尽.然后害死你的兄弟们.”

“沒错.”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我要告诉你的是.与其让你害死他们.还不如我跟他们一起上路.换句话说.虽然你够狠.但我们血狮雇佣兵同样有同归于尽的勇气.”

“你确定.”洪妙雪有点吃惊:“你为了不让他们别我杀掉.竟然愿意亲手害死他们.然后给他们陪葬.”

“非常确定.”苍浩冷冷一笑:“确实是我亲手害死他们.但只要知道我跟他们在一起.他们一定会从容面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