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们可以一起去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妙雪哈哈一笑:“别吓我.”

“这不是吓唬你.”苍浩已经抓住洪妙雪的手腕:“当初他们加入这支队伍的时候.我就问过他们..我对你们沒有任何要求.只有一点.那就是当敌人像丛林一样覆盖了大地.当军舰像高山一样拥堵了海面.当炮弹像雨点一样遮蔽了视线所及的天与地.你们是否有决心和我一起去死.”

“然后呢.”

“然后就是.每一个回答‘是’的人.才有资格留下的來.”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明白了吗.我不允许你对付我的兄弟们.但我们可以一起去死.”

“这……”洪妙雪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发现苍浩已经抓住那块电子表.似乎下一秒钟就会夺过去:“好吧.我让你一步.我保证不对付你的兄弟们.”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们红魔集团说一不二.”撇了撇嘴.洪妙雪试探着道:“我已经让步了.现在希望你也退一步.如果真的在这里引爆.会有太多无辜的人丧命.”

今天从一见面开始.苍浩就被牢牢地压制住局面.直到此时才算扳回來一些.

接下來应该怎么做.苍浩飞快思索着各种方案.如果真的把电子表夺过來.结果就是自己和兄弟们用生命证明自己从不屈服.

那样洪妙雪固然是死了.可红魔集团还在.还会继续为非作歹.

当然也有这样一种可能.从头到尾洪妙雪都在虚张声势.外面根本沒有沙林毒剂.甚至LV包里的炸弹都是假的.不过苍浩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苍浩很快做出了决定.放开了洪妙雪的手腕:“希望你信守承诺.”

“明智的决定.”洪妙雪松了一口气:“必须承认.我轻视了你.其实你比我想象得更有勇气.”

“谢谢夸奖.”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洪妙雪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现在.局面回到了原点.那就是你依然对我无可奈何.只能坐等严月蓉的噩耗传來.”

苍浩笑了笑:“我承认你的安排比我更加周密.”

“或者也可以这样.干脆咱们在这里引爆.或许严月蓉就沒事了.”洪妙雪近乎挑衅的道:“你可以用生命挽救一个领导干部.”

“我是不怕死的.但我要告诉你.我不希望有太多无辜的人死去.他们或者是父亲.或者是母亲.至少也是别人的孩子.是无数个家庭重要的成员.如果他们在这里今天被炸死了.会让这些家庭处于极度痛苦的边缘.”摇了摇头.苍浩又道:“相比之下.严月蓉一个人的死.倒是可以接受的.反正这座城市还会有其他市长.”

“有道理.”

“更重要的是.我不会用生命去拍马屁.我死了.严月蓉活下來.只怕她转身也会骂我傻B.”

“你果然聪明.”洪妙雪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可惜啊.你依然无可奈何.你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这样无力.对吧.”

“我现在确实沒有办法了.不过你这话的措辞太暧昧.说得好像我在炕上有毛病似的.”苍浩耸耸肩膀:“你可以试试.”

“我沒兴趣.”洪妙雪急忙道:“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了.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等着吧.”

就在苍浩來见洪妙雪的同一时间.严月蓉一直在外面忙碌着.她沒带司机.亲自开车.到处奔忙处理善后事宜.

好不容易闲下來.严月蓉正准备回办公室休息一会.前面突然横过來一辆宝马.

这辆宝马把严月蓉的车挡得死死的.严月蓉不得不把车停住.放下车窗喊了一声:“你怎么回事.”

从宝马上下來一个小伙子.信步來到严月蓉的车前.轻轻敲了敲车门:“方便谈两句吗.”

“你要干什么.”严月蓉警惕的打量着对方.开始盘算要不要报警.同时.她有点后悔.为了做事方便竟然一个人出门.哪怕带一个秘书也是好的.

小伙子似乎看出了严月蓉的顾虑.笑了笑:“你放心.我沒有恶意.”

严月蓉打开副驾驶车门:“你想谈什么.”

对方坐上车子.开门见山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周大宇.”

“我知道你.”严月蓉微微皱起眉头:“沒想到啊.你竟然还敢出现.”

“我为什么不敢呢.”

“所有人都怀疑邹峰是你杀的.”

“但是沒有证据.”周大宇呵呵一笑:“最重要的是邹峰死了.你可以安心了.这难道不好吗.”

“虽然我跟邹峰一直在斗.但是……”严月蓉斜睨着周大宇.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你说杀人就杀人.还是一个副市长.难道还需要我表扬你.”

“我不需要你表扬我.我只需要跟你达成一个共识……”周大宇一摊双手:“邹峰死了是一件好事.”

严月蓉有点不情愿的承认了:“那倒是.”

“你看.沒有了邹峰.你就是这座城市唯一的主宰.”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只需要像你明确一个事实……”周大宇拿出一根雪茄.用嘴咬掉一头.然后用ZIPPO火机烤着:“你跟邹峰斗.根源在于权力.但在你通往更高权力的道路上有一个重大的阻碍.”

严月蓉厌烦的摆摆手:“不要在我车里抽烟.”

“好吧.”周大宇把雪茄收了起來:“你要想明白了.苍浩既然能跟邹峰斗.自然也就能跟你斗.”

“我们怎么说也算盟友.”

“盟友是基于共同利益.但利益在不断变化.所以盟友和敌人也会互相演化.”冷冷一笑.周大宇接着道:“苍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他太正直了.换句话说.太讨厌了.”

严月蓉反唇相讥:“你以为你是个好东西.”

“我当然不是好东西.不过我不会成为你的阻碍.”撇了撇嘴.周大宇接着道:“我和苍浩不一样.我只追求利益.不去追求虚无缥缈的公正.我跟邹峰更不一样.他渴望的是权力.而我只需要钱.”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到我这來找盟友了.对不对.”

周大宇反问:“你知道我要打倒苍浩.这个目的跟你一样.难道沒有合作的可能.”

“我有信心让苍浩帮我做事.”轻哼一声.严月蓉又道:“虽然.他的价值观跟我不同.但也不一定我们就会对立.”

“你自己相信这话吗.”

“我相信.”严月蓉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我再说多两句吧.苍浩有怎样的战斗能力.你应该非常清楚.这意味着.这个人对我有一定利用价值.我为了利用他也可以付出一些什么……”

“你不用说下去了.”周大宇已然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挖苦我.不像苍浩那样有利用价值.”

“你说呢.”严月蓉轻蔑的一笑:“周大宇.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不过就是个地产公司小员工.沒有能力更沒有背景.如果不是跟着邹峰.你也捞不到钱建不起自己的势力.从这一个角度來说.其实你真不该杀了邹峰.至少应该等到自己更强大一些再说.”

“你说我沒有背景我承认.要说我沒有能力这个……”周大宇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不久之后.我会变得比邹峰更加强大.到时严市长你想跟我合作.只怕我还不接待呢.”

“你一个屌丝挺有自信吗.”

“当然.”微微笑了笑.周大宇身上竟然带上强大的气场.与严月蓉口中那个地产屌丝完全不同.

严月蓉不由得一愣:“你要干什么.”

“我只想跟你达成合作.”周大宇重新拿出雪茄.也不管严月蓉.直接点上:“邹峰有今天的下场是活该.不过我从來不把他当成主人.而是合作对象.也就是说.我接下來要寻找新盟友.我的要求非常简单.这个盟友能够尊重我.而不是像邹峰那样颐指气使.”

“我不管你跟邹峰之间的恩怨.估计你在邹峰身边日子也不好受.而且我也不在乎你将來变成什么样子.我只需要把眼下的事情搞明白就行了.”顿了顿.严月蓉语气更加不屑:“我找不到跟你有合作的价值.”

“你难道不想听我说说计划.”

“沒兴趣.”严月蓉说着.打开车门:“你可以走了.再说一次.我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抽雪茄.不过你沒什么机会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严月蓉正说着.“咚”的一声响.车顶瘪下來一大块.好像有个什么沉重的东西掉了下來.

严月蓉马上质问周大宇:“你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大宇困惑的摇摇头.紧张的四下里张望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随着“砰”的一声响.一把雪亮的弯刀刺穿了车顶.几乎差一点就插在严月蓉的肩头.

严月蓉马上尖叫了一声:“是谁.”

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弯刀缓缓移动.竟然硬生生在车顶上切开一个圆口.

紧接着.有人一脚把圆口踢开.严月蓉的车子差一点就变成敞篷车了.

严月蓉往车顶望去.发现一个面目冷峻的男人半跪在车顶上.正冷笑看着自己:“你好.严月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