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红魔VS.短斧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体似筛糠:“你……你是谁.”

“我可以告诉你是谁.不过首先我要让你明白……”对方阴冷的笑了:“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活不过下一分钟.”

周大宇愤怒地质问:“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她是谁.”对方一指严月蓉:“我是红魔.”

“红……红魔.”严月蓉傻住了.万万沒想到这个传说中可怕的存在.竟然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

红魔阴森森的一笑.挥起弯刀刺了下來.

严月蓉完全傻住了.倒是周大宇反应很快.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冲着红魔就是一按.

这是防爆喷雾.高度刺激性液体呈射流直喷红魔面门.红魔卒不及防登时惨叫一声.

周大宇很清楚.太多人想要自己的性命.所以随身总是带着防暴装备.

这一次來见严月蓉.周大宇沒敢带枪.带刀又不会用.于是带了罐防暴喷雾.

他考虑这东西虽然沒什么杀伤力.却毕竟合法.倒是沒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自己和严月蓉.

周大宇高喊了一声:“快來救我.”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直射车顶.跟红魔撞在了一起.

紧接着.两个人一起从车顶跌落下來.落到了三米开外.

红魔从地上跳起來.一挥手把弯刀掷出.只见弯刀高速旋转如同一个光盘射向那个人.

赶來救周大宇的人是短斧手.他一直就在不远处.反应也很迅速.

短斧手刚从地上爬起來.就看到弯刀射过來.急忙侧身要躲开.弯刀紧掠着腹部飞过.划开了一条不太深的口子.

鲜血涌了出來.短斧手撕碎西装捂在伤口上.回头看了一眼那把钉在树上的弯刀:“廓尔喀弯刀.”

红魔从身后又抽出來一把弯刀:“挺识货吗.”

短斧手打量着红魔:“你又是谁.”

“去问阎王吧.”红魔嘶喊了一声.挥舞着廓尔喀弯刀冲了过來.

短斧手抽出短斧迎了上去.两个人马上斗在一处.短斧和廓尔喀弯刀不断交击着.发出“噔噔”之声.

周大宇和严月蓉从车上下來.严月蓉看着两个人的缠斗.惊疑着问:“这……又是谁.”

“我的手下.”周大宇感到喷雾有些呛鼻子.打了一个喷嚏.重新点燃了雪茄:“既然他來了.我们就安全了.”

周大宇不知道红魔到底有多大本事.可仍然对短斧手非常有信心.

而短斧手也沒让苍浩失望.渐渐的竟然站到了上风.

不过红魔却也是凶悍非常.嘶吼了一声.手中廓尔喀弯刀挥舞的更加迅猛.形成一片刀光把短斧手牢牢罩住.

短斧手一个不留神.肩膀被劈开一条口子.鲜血一下子飙洒出來.

“沒有人能阻止我.”红魔咆哮着.抬起一脚踢了过去.正中短斧手腹部.

这一脚力量太大.短斧手倒着飞出去.重重撞在一棵树上.

红魔不知道短斧手是谁.也沒兴趣知道.他连周大宇都不关心.只是要干掉严月蓉以杀一儆百.

短斧手栽倒地上.一时沒能马上爬起來.红魔瞥了一眼.拎着廓尔喀弯刀向严月蓉冲去.

这个时候.红魔距离严月蓉和周大宇还有一段距离.严月蓉紧张的拉了拉周大宇的袖子:“我们……快逃吧.”

“为什么要逃.”周大宇阴狠的笑了:“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我不是从前了.”

看起來.似乎下一秒钟周大宇就会跟红魔死斗一番.其实周大宇是对短斧手有足够的信心.

短斧手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嘶喊了一声.把手一挥.只见短斧旋转着向红魔飞去.

短斧手的动作非常快.而且短斧是从下方劈过來.红魔根本沒看到.

一瞬间.红魔的身体似乎跟短斧交叉在一起.随后短斧穿过红魔的身体继续向前飞去.最后落在了很远的地方.

紧接着.红魔一声惨叫.栽倒在地上.右腿已然被劈断.创面可见白森森的骨头.

鲜血当真如同拧开了的水龙头一样向外喷洒.饶是红魔凶悍无比.也无法忍受这样强烈的疼痛.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喘了几口粗气.红魔一挥手.把廓尔喀弯刀投向严月蓉.

然而短斧手的速度更快.又抽出一把短斧扔了过去.在半空中准确把廓尔喀弯刀击落.

红魔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刚才凶悍无比.转眼人畜无害.

严月蓉安下心來.仔细打量着:“这就是传说中的红魔……天啊.真沒想到.我竟然能看到活的.”

也不知道红魔是否听到了这话.立即瞪了严月蓉一眼.这一眼饱含着强大的气场.严月蓉竟然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人呢.”红魔喘着粗气.四下里张望着:“人特么都在哪.”

似乎红魔有帮手.这倒让周大宇有些紧张了.急忙拉着严月蓉躲到了车后.

然而.任凭红魔如何嘶喊.周围始终静悄悄的.

最后.红魔怆然一笑:“我栽了.”

短斧手拖沓着步伐走过來:“你确实栽了.”

尽管交手过程非常短暂.但红魔实在强大.短斧手受了很重的伤.

正说着.短斧手感到一阵胸闷.张嘴又吐出一滩鲜血.

“你们都去死吧……”红魔闭上眼睛.在手腕上摆弄了一下.

短斧手马上明白过來:“不好.”

话音刚落.剧烈的爆炸响起.冲击波直接甚至推着严月蓉的车滑行了两米.短斧手更是直接被气浪冲起落到了十米开外.

紧接着.红魔的身体剧烈燃烧起來.爆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周大宇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目瞪口呆的看着火球.

“救火.”严月蓉回过神來:“快点救火.”

“救火干吗.”

“你知不知道.他领导着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必须让他活下來提供犯罪线索.”

“算了.就算这火烧不死他.刚才的爆炸也炸成灰了.”周大宇摇了摇头:“他就是不想被活捉才自焚.”

严月蓉倒吸了一口凉气:“太疯狂了.”

果不其然.等到火焰熄灭.原地只能一片黑灰.连点骨头渣子都沒有.

周大宇走过去把短斧手搀扶起來:“你沒事吧.”

“我……”短斧手大伤刚愈.转眼又受重伤.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吐:“我还好……”

“妈的.用的是什么东西.燃烧的这么剧烈.”

“可能是凝固汽油.这个人不想落到别人手里.随身携带着高效自然装置.”皱起眉头.短斧手问了一句:“什么人这么舍得下血本.”

红魔刚出现的时候.短斧手还沒赶过來.所以一直不知道红魔的身份.周大宇随口说了一句:“红魔.”

“红魔.”短斧手一愣:“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毒品集团领导者.”

“对.”

“妈的.我竟然把红魔给杀了……”短斧手咳嗽两声:“以后红魔集团会跟我势不两立.”

“不知道有多少个国家想把红魔绳之以法.沒想到他这样轻易死在你的手里.我倒觉得这是你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倒是.”短斧手得意的一笑.旋即又道:“只不过.这次我一杀红魔.不知道多少人要杀我.以后更是只能跟你混了.”

“我们本來就是兄弟.不是吗.”周大宇似笑非笑:“就算红魔集团不追杀你.难道你有其他地方可去.”

短斧手一愣:“这……”

周大宇沒再说什么.搀扶着短斧手回到严月蓉这里:“今天是我救了你.”

“谢谢你.”严月蓉惊魂甫定.忙不迭的道:“如果沒有你.我恐怕已经……我简直不敢想象.”

“我也不敢想象竟然会杀了大名鼎鼎的红魔.”周大宇不无得意的一笑.又道:“这样一來.我也证实了自己的实力.严市长以为如何呢.”

“我……”严月蓉犹豫了一下.随后向周大宇伸过手去:“合作愉快.”

周大宇用力跟严月蓉握了握:“合作愉快.”

同一时间.苍浩和洪妙雪仍然在咖啡屋对峙着.突然.外面走进來一个人.附在洪妙雪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什么.

洪妙雪点点头.站起身來.表情让人捉摸不定.

苍浩喝了一口咖啡.悠然问道:“严月蓉死了.”

“沒有.”洪妙雪冷笑一声:“红魔死了.”

“什么.”苍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等着严月蓉的噩耗.沒料到听到这样一个结果:“是谁把红魔给杀了.”

“再见.”洪妙雪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告诉苍浩:“我离开后十分钟.你再走.否则我会引爆炸弹.”

丢下这句话.洪妙雪快步离开.咖啡屋里几个人也先后站起身出去了.

苍浩品着咖啡.算着时间.等到十分钟过后.这才伸了一个懒腰.信步走到外面.

街路上依然车水马龙.人们在为生活奔忙.一切都是这么和谐有序.只是所有路人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从死亡的阴影里逃出來.

也尽管.城市看起來是这么的繁华.金色的阳光洒下來让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苍浩却知道一场新的暴风雨就快要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