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心中有曲自然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凭外面风云激荡.苍浩该上班还是不能耽误.否则曹雅茹又该发飙了.

早晨刚到公司.苍浩发现吕嘉琦又在到处传八卦.于是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你要是再不认真工作就给我滚蛋吧.”

吕嘉琦很认真的道:“别忘了我给你帮过很大的忙.”

“我会对你爷爷亲自表示感谢.但工作和交情是两码事.你总是这样吊儿郎当让我以后怎么管理其他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们情尽.债见.”吕嘉琦说着.一脸悲催的开始收拾东西.

苍浩一愣:“你干嘛.”

“回京城找爷爷去.”

训斥归训斥.苍浩还真不能这样把吕嘉琦给撵走.急忙干笑两声:“我开玩笑的.”

吕嘉琦轻叹了一口气:“你别笑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你舍得就这么走吗.”

“是让我滚蛋的.这跟舍不舍得沒关系.握不住的沙还是扬了吧.”吕嘉琦表情更悲催.同时嘴里还说着小清新的词:“我们友断.情尽.”

“别走.千万别走.”苍浩还真不敢得罪吕嘉琦.一方面是沒办法对她爷爷和姚军辉交代.另一方面是海关那边还是看着她的面子给自己提供廉价酒水.于是苍浩只能尽力挽留:“我不是让你现在滚蛋……我是说.如果你工作搞不好.再滚蛋.”

“那么……我再干一段时间.”

“你可要努力啊.否则……我也对不起你爷爷啊.对不起组织上的重托.对不起姚总的殷殷期盼……”苍浩搜肠刮肚的想些词汇让吕嘉琦能安心工作:“你不能辜负我们所有这些人的期望啊.”

“好吧.那我再给你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吕嘉琦终于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可也沒有安心工作.因为她根本沒有工作可做.反而摇头晃脑起來好像在蹦迪.

苍浩一脸黑线:“你嗨药了.”

吕嘉琦很认真的道:“心中有曲自然嗨.”

这个时候.苍浩手机响了.是井悦然发來的短信:“马上來休息室.”

苍浩实在不想继续面对吕嘉琦.于是匆匆去了休息室.井悦然已经等在这里了.

井悦然见苍浩进來.顺手反锁上房门.苍浩一本正经的问:“你这是要跟我打个办公炮.”

“你这个人优点蛮多.缺点是总往下半身那点事去想……”井悦然点上一根女士香烟.浅浅抽了一口:“你看沒看股价.”

苍浩哪里还顾得上股价:“沒有.怎么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一点不上心.”

苍浩一脸无奈:“我应该怎么上心啊.”

“你听着.我在公关部干得好好的.我为了你才调到金融部.”井悦然有点不满的看着苍浩:“因为你接下來的计划必须有人配合.也是因为我不希望在公关部继续左右为难.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枉费我一片苦心.”

“你是……为我调到金融部的.”

“你以为呢.”井悦然一瞪眼睛:“还有.同样因为你.我才坐视夏明琪坐上公关总经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想树敌太多.其实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永远把夏明琪压得死死的.”

“这个……我相信.”

“开会的时候.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要不是为了帮你顾全大局.她这辈子直到退休都只能当个秘书.”重重哼了一声.井悦然接着道:“还是那话.你可别不当回事.你在姚军辉身边潜伏这么久.最后到底打算站队到那一边.眼下正是最关键的时候.”

井悦然说的是事实.她确实是为了苍浩才调转了岗位.另外.她虽然表面上装作对夏明琪的挑衅无动于衷.实际上心里讨厌透了这个女人.

若论斗志和职场权术.十个夏明琪也不是井悦然的对手.换句话说.真正能决定夏明琪是否接任公关总经理的不是曹雅茹.其实正是井悦然.

至少.井悦然在公关部工作那么久.党羽甚多.只需随便暗示一下.夏明琪的工作就寸步难行.而井悦然同样沒这么做.夏明琪工作顺利以至于气色都好了许多.

“其实……我也不是不关心股价……”苍浩回想起自己近期遇到一连串的事情.更加无奈了:“我最近实在太忙了.”

“好吧.我不指责你了.我也知道你事情多.”顿了顿.井悦然接着道:“股价差不多恢复原來水平了.接下來.曹雅茹和姚军辉肯定要继续执行原本的计划.我现在需要知道两件事.一是你到底支持谁.二是姚军辉接下來到底会怎么做.”

“如果我说两边都支持呢.”

井悦然实在太聪明了:“也就是说.你既要保住曹雅茹对公司的所有权.又要保住姚军辉的安全.”

“我已经对你说过这个了.我可沒开玩笑.这是我的真正目的.”耸耸肩膀.苍浩又道:“至于陈广龙这帮人.那就无所谓了.”

“好.那么第二个问題.姚军辉接下來会怎么做.”

苍浩无精打采的说了一句:“你要不是急于跟姚军辉划清界限.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你糊涂啊.”井悦然一瞪眼睛:“同样一件事.从你嘴里说出來.和从姚军辉嘴里说出來.能一样吗.”

“好像……确实不一样.”

“如果我是从姚军辉那里知道计划.就等于是我跟姚军辉站队一起了.而这正是我要极力避免的.但如果你告诉我就不一样了.”井悦然很认真的道:“如果我不知道计划.也不知道接下來该怎么做.”

“其实这个计划也简单.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通过各种消息操纵股价.积累弹药.作为高管做到这一点非常容易;第二个阶段就是抛出致命的消息.一决胜负……”点上一根烟.苍浩接着道:“之前丢失放射源那种小事.说起來只是不疼不痒.姚军辉手头有大杀器.多年前.公司曾建了两个小区.存在严重贪腐问題.建材偷工减料.如果这个消息抛出去.再配合姚军辉手头掌握的证据.对公司股价会造成致命杀伤.”

井悦然已然明白了:“等到股价跌成白菜价.姚军辉会正式开始收购.”

“那么你的想法呢.”

“把他们的计划搞黄.陈广龙一伙人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这样一來就彻底完蛋了.至于姚军辉.我给他留了一条后路……”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但我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搞黄.”

“也就是说.你明确了自己的目标.但还沒有找到具体手段.”

“对.”苍浩点点头:“我初步考虑是.把事情对曹雅茹和盘托出.让曹雅茹主动在媒体上说出当年有这么一件事.然后在公司内部进行自查并且承诺给住户以补偿.虽然会花不少钱.但毕竟是变被动为主动.等于拆了姚军辉大杀器的引信.”

“我告诉你.按照你的方案.不是要赔不少钱.而是面临巨额索赔.如果碰上无赖住户.只要有那么几家.跟咱们漫天要价.公司股价都将受到长期影响.如果双方旷日持久的打官司.公司信誉也会受到严重影响……”井悦然摇摇头:“这个不可行.”

“那我还能怎么办.”

“其实也简单.”

苍浩眼睛一亮:“简单.”

“为了对付邹峰.你跟严月蓉关系还算不错.这事让严月蓉帮着办吧.”说到这里.井悦然压低了声音:“那些小区修建了这么多年.早都破破烂烂的了.让市里搞一个旧城区改造计划.专门委托曹氏地产來做.到时就算偷工减料的新闻爆出去.又能有什么影响呢.反而坏事变好事.公司预期盈利将大幅提升.股价也会跟着飙涨的.”

“对啊.”苍浩一拍额头:“亲爱的.还是你聪明……”

“我比你擅长处理人际关系.”轻哼一声.井悦然又道:“不过.我跟严月蓉那边说不上话.你要想办法说服她.要知道.事情的关键是旧城区改造.只有曹氏地产负责操盘这个计划.才有扭转形势的可能.到时不管姚军辉怎么炒作当年的偷工减料.反正这些小区的拆迁落在曹氏地产手里.有的是办法反驳回去.”

“我知道.”

“那么你该明白了.事情步骤是这样的.首先你要推动这个计划;其次、这个计划一旦确立.会涉及到巨额资金.这可是一块肥肉.不知道将会有多少人盯着呢.严月蓉可能把这块肥肉交给别人.未必有理由交给曹氏地产;再次……”说到这里.井悦然叹了一口气:“必须让严月蓉配合.初期保密.等到关键的时候再把改造计划公布出來.”

让井悦然这么一说.苍浩颇有些头疼.根本想不到怎么说服严月蓉.

叹了一口气.苍浩说了一句:“我回办公室了.”

“好.”井悦然点点头.很快也走了.

正所谓隔墙有耳.井悦然來休息室的时候.很注意检查了一下有沒有人.

然而.有个人躲在更衣柜后面.身上盖了一件衣服在打盹.所以井悦然沒看见.

说巧不巧.苍浩和井悦然在密议的时候.他偏偏醒了.听到了所有对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