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能忽视了理想和人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不妨说清楚了.”苍浩冷着脸.一字一顿的道:“我告诉你.张玉杰.我尊敬你喊你一声张总.不尊敬你骂你几句也是有可能的.你最好别逼我爆粗口.否则官司打到姚总那边.他未必袒护你.”

眼看苍浩要翻脸.张玉杰有些受不住了:“你怎么说话呢.”

“我就这么说.”苍浩指着张玉杰的鼻子:“我再告诉你.我讨厌别人像防贼一样盯着我.你要是对我实在放心不下.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反正我已经知道全盘计划.不管是告诉曹雅茹还是其他人.都会重重犒赏我.”

“你……真要当叛徒.”

“ 你逼的.”

“我……”张玉杰权衡利弊.最后挤出一丝笑容:“你误会了.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到底几个意思.以后跟我说话.最好注意态度.”丢下这话.苍浩转身就走.回了自己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拨打关威的手机.

但是.关威那边却关机.苍浩只能把号码给赵轩.叮嘱道:“务必找到这个人.”

“放心好了.”叹了一口气.赵轩又道:“不过.我有点担心……”

“什么.”

“他掌握了这么重要的情报.逃匿起來肯定是要找机会把情报卖给姚军辉或者曹雅茹.他完全可能通过公用电话给这两个人打过去.我倒是可以监控姚军辉和曹雅茹的电话.但要做一些技术上的工作.只怕时间上來不及……”摇摇头.赵轩又道:“更重要的是.他还可能采取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干脆大摇大摆走进你们公司.众目睽睽之下.你根本不敢把他怎么样.他完全可以当面把事情说出來.”

“第一种可能.我倒是不担心.因为他要的是钱.如果在电话里把一切都说出來.他凭什么保证对方一定会付款.所以.我估计他必定要求一手交钱一手提供信息.换句话说也就是用电话把姚军辉或曹雅茹约出去.至于第二种可能……”顿了顿.苍浩无奈的道:“这个确实很头疼.就看关威这个人有多大的魄力了.”

同一时间.在曹志鸿的办公室里.曹家父女沟通了一下近期的工作.

随即曹志鸿话锋一转:“邹峰的事你怎么看.”

曹雅茹的神色有些复杂:“人都已经死了.还能怎么看..”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不要跟这个人走得太近.他做的事情太危险.”叹了一口气.曹志鸿颇为欣慰的道:“幸亏如今沒牵扯到你.”

曹雅茹笑着摇了摇头:“爸.我倒觉得.是你看这件事的态度太不成熟.”

曹志鸿沒想到女儿会这样指责自己:“我.怎么不成熟.”

“人都已经死了.当然怎么说都行了.反正他也不会从棺材里站出來反驳.”轻哼一声.曹雅茹又道:“邹峰在政治上有很多对手.这一次邹峰彻底完蛋了.严月蓉之流肯定要泼污水.”

曹志鸿发现自己还真沒办法反驳女儿:“这……”

“这就是政治.”曹雅茹摇了摇头.又道:“在政治面前.正义算什么.人命又算什么.爸你不该不懂这些道理.”

“你真这么想.”

“当然.”曹雅茹点点头:“进一步來说.就算所有这些指控全部成立.又当如何呢.邹峰治下的广厦治安是不是得到大幅改善.是不是有很多人拥护他.他是不是从來不贪污.……对了.说到这里.我很欣慰的一点是.他的政治对手可以指责他任何事.就是不能指责他贪腐.”

“那是因为足够有钱.如果他是一个穷二代呢.他会不贪不腐.”

“这种不可能成立的假设还是不要说出來了.”曹雅茹又摇摇头:“如果他果真是穷二代.能坐到今天的位子上吗.爸.你见多识广.实话实说.在这个社会上做任何事.真的只能凭借个人能力.能力之外的资本真的等于零吗.”

“这倒是.”曹志鸿叹了一口气:“媒体经常塑造一些正能量典型.某人出身贫寒却靠着自己能力获得怎样的成就.其实这些人都有着别人看不到的背景.这些都是假的.目的不过就是让别人误以为.这是一个可以公平竞争的社会.”

“所以.我不认为邹峰作为富二代有着某种原罪.我还觉得如果富二代们多从政反而可以极大程度上减轻贪腐.”

“你就这么喜欢邹峰.”

“不.我不喜欢他.”曹雅茹缓缓摇摇头:“我只是很欣赏他.也赞同他的价值观.只要为了达到某种正义的目的.手段可以忽略不计.反倒是严月蓉这种人.为了一己之私而毁灭了一个年轻有为的新星.实在可恨.”

“听我说.目的固然重要.但手段同样重要……”

“不要说这个了.”曹雅茹打断了父亲.站起身來:“我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去做.邹峰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是等着看严月蓉会搞出什么花样.那些盲目指责邹峰的人.也许不久之后会惊讶的发现自己迎來了一个还不如邹峰的人.只是到时他们想哭都找不到地方.”

曹雅茹出去了.曹志鸿只能继续处理工作.接下來各部门主管要向曹志鸿做汇报.然后曹志鸿汇总出公司季度报表.

曹志鸿特意把苍浩排在第一位.等到苍浩进得门來.曹志鸿却根本不谈工作:“刚才.小茹跟我吵了几句……”

苍浩坐下來.有点尴尬的问:“不是因为我吧.”

“是因为邹峰.”

“哦.”苍浩听到这话.心中一惊.自己一直都想知道曹雅茹对邹峰到底抱着怎样的态度.却一直都沒有机会弄清楚.

如果曹雅茹真的喜欢邹峰.事情可就棘手了.因为邹峰已经死了.

只要邹峰活着.有的是机会和办法.在曹雅茹面前戳穿邹峰的真实面目.然而如今在曹雅茹的心里.很可能邹峰成了无可替代的象征.沒准曹雅茹会觉得哪个男人都不如邹峰.

曹志鸿接下來的话.先是让苍浩有些放心.旋即却又感到有些伤心.

“小茹不喜欢邹峰.这个我能看出來……”曹志鸿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但小茹很欣赏邹峰.”

“欣……赏.”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还是因为这些年太忙.跟女儿很少沟通……”一摊双手.曹志鸿的语气非常无奈:“我发现我们两个的价值观有巨大的差异.”

苍浩苦笑两声:“跟我也一样.”

“小茹做事的观点非常现实和功利.这可能跟她自由学习经商有关.这就使得她对邹峰抱有一种同情态度.”顿了顿.曹志鸿又道:“我一直觉得.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不能太现实太功利.心中要存着一丝理想和对人性的敬畏.邹峰落到今天的下场.归根结底其实还不是严月蓉的打击.正是因为他忽视了理想和人性.这是一种必然结果.我不管邹峰如何.小茹如果也持有这种价值观.将來可能会栽大跟头.”

“我会保护她的.”

“你.”曹志鸿眼珠转了转:“现在就有个机会.你能不能告诉我姚军辉的计划.”

曹雅茹总是把工作和个人生活分的很清楚.曹志鸿有的时候却分不清.不过这不意味着曹志鸿不关心工作.

本來谈的是私事.曹志鸿话锋一转.就把话題绕到了当下公司的形势.

苍浩只说了一句:“干爸你要对我有信心.”

“好.”曹志鸿点点头:“我早晚会有不在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保护着小茹一路走下去.虽然从小到大都是小茹保护你.但我知道今天的你已经不再一样了……”

“干爸放心.”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曹志鸿看着苍浩.深深的道:“我一直希望你俩能在一起.”

苍浩何尝沒有同样的希望.但任何人之间的任何矛盾都可以调解.唯独价值观上的冲突很难协调.

这些年來.苍浩一直默默喜欢着曹雅茹.尽管从來都沒有说出來.在丛林里那些年.回忆起曹雅茹的一颦一笑.也成为苍浩在枪林弹雨之中唯一的一点安慰.

可今天两个人差异如此之大.苍浩潜意识中也渐渐失望了.苍浩能在公司公开自己跟井悦然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也正是源于对曹雅茹的这种失望.

苍浩良久沒说话.曹志鸿故作轻松的一笑:“好了.现在.谈谈工作吧.”

再说曹雅茹这一边.刚回到自己办公室.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曹雅茹沒好气的问:“哪位.”

对方声音有点沙哑:“我有非常重要的情报告诉你.”

“你有沒有情报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有病.”曹雅茹本能的就不相信对方的话.随手用内线电话给秘书打了过去.质问:“你怎么把电话接进來了.”

曹雅茹有两部座机.其中一部对外公开.所有打进來的电话都要经过秘书的筛选.

秘书磕磕巴巴的道:“对方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是关于姚军辉收购公司的.”

“什么.”曹雅茹一愣.随后急忙放下秘书电话.问对方:“你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