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新的利益联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深吸了一口气:“可是这事……难度很大.”

“如果难度小的话.我也就不求严市长了.不是吗.”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严月蓉也笑了:“苍浩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我自己也这么想.”

“把话说开了吧.你我都知道.邹峰这么一死.你我的联盟也就名存实亡了.”顿了顿.严月蓉似笑非笑的道:“结果.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你用利益把你我重新拴在一起.如果说.之前是基于共同的敌人.如今基于共同的利益.我们的联盟更加牢固.如果有一天我翻脸.你可以把这个内幕交易抖出來.那么我就翻船了.也就是说等于我有了把柄在你手里.”

“这段时间接触下來.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如果别人不害我.我绝对不会干翻脸的事.不过嘛……”顿了一下.苍浩很郑重地问:“你真当我们之间是同盟.”

“我知道你想说周大宇的事.”叹了一口气.严月蓉缓和了语气:“但他毕竟救了我一命.你能让我怎么样.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当他今天出现在这里.我就已经猜到.他肯定之前找过你.”顿了顿.苍浩又道:“我要是沒猜错.他想要跟你结成同盟.一起來对付我.他肯定还会告诉你.我将会成为你获得更高权力的阻碍.而他可以帮你清除这个阻碍.其实红魔的出现只是偶发事件.”

“沒错.”严月蓉很大方的承认了:“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我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不想干预.我保周大宇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救了我的命.再无其他.但你可以放心.即便我跟他之间是同盟.跟你同样是同盟.我不会放任他做危害你的事情.”

“你真能做到.”

苍浩很想说.严月蓉实在太过自信了.她自以为可以控制住周大宇.但从邹峰的例子可以看出來.最后到底是谁控制谁还真不好说.

不过.话到嘴边.苍浩又咽了回去.因为说出來沒什么用.严月蓉肯定不会相信.

“我可以约束邹峰.但是你……”严月蓉看着苍浩.很郑重的道:“还是那句话.只要我沒有我同意.我不许你碰周大宇.”

“好了.沒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等等.”严月蓉仍觉不放心:“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在这里你一定要答应我.否则旧城区改造的计划就无限期搁置.”

“好.我答应你……”既然严月蓉已然拿住自己的短处.苍浩就只有妥协了:“只要沒有你的话.我就不碰周大宇.”

“这还差不多.” 严月蓉满意的笑了笑:“有些话.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我毕竟是一市之长.你服从我的统一安排.是一切合作的基础.”

苍浩笑了笑.离开了友谊宫.也就在同一时间.一个神秘人物來到了广厦.

在广厦机场.一个身穿商务休闲西装的小伙子站在VIP通道外面.时常焦急地看一下手表.

他浑身贵气十足.穿的用的都非常高档.几乎每一根头发丝都在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

在他周围.站着十几个手下.成半圆形把贵宾通道包围住.

就算有其他客人从VIP通道出來.他们也不让开.客人只好从他们的间隙中穿过去.

这个二代是杨玉洲.正等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

过了一会.一架银白色的庞巴迪挑战者850商务飞机缓缓落地.杨玉洲急忙喊了一声:“來了.”

所有手下立即挺直胸膛.傲视着所有一切.一时间气场十足.

过了一会.商务飞机上的客人下來了.是一个老者.带着五个随从.

看面容.他的年纪不是特别大.但不知道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却非常的苍老.

他身形佝偻着.面容带着重重的哀伤.踯躅脚步走出VIP通道.随后四下张望了一下.长呼了一口气:“到了.”

“邹老……”杨玉洲急忙迎上來:“旅途劳顿.一定非常辛苦.我带您去休息吧.”

这个被称为邹老的人看了看杨玉洲的手下.冷冷一笑:“这都是你带來的.”

“是啊.”杨玉洲不无得意的点点头:“迎接邹老.排场上当然要过得去.否则我爸会骂我的.”

“你啊.糊涂.”邹老摇了摇头:“你和我身份不一样.我一商人.不管摆多大的排场.都是掏我自己的腰包.你一个二代.在当下这个氛围.做事务必低调.”

“是.是.”杨玉洲连连点头.心里却还是很得意.今天带來这十几个手下全是特种兵转业.

说起來.他还是在苍浩那里吃了亏.才吸取教训招募了这些人.

这帮手下往那一站.跟一堵墙一样.就算什么都不做.那股气势也能给人足够的威慑.

邹老沒再说什么.信步走出机场.杨玉洲赶忙跟上來:“我已经定好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我先带邹老去休息.然后晚上吃海鲜……”

“这些节目免了.我來广厦是办事.而非度假.”邹老轻轻摆摆手.又道:“我也带了一些手下过來.我是坐私人飞机來的.他们坐民航班机.我在这里等等他们.”

“好吧.”杨玉洲点点头.心中觉得邹老有点抠门.大不了给那几个手下包一架飞机.何必坐普通班机.

邹老似乎看出了杨玉洲的腹诽.淡淡一笑:“我给他们包了五架航班.”

杨玉洲吓了一大跳:“五……架……航班.”

话音刚落.机场出口似乎发生一点骚动.所有客人自发让到一旁.形成了一条通道.

杨玉洲往那边看了一眼.登时傻住了.

从机场里面走出來黑压压一片人.统一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和白衬衫.每四个人一列.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如同一条缓缓游动的黑色.看的到头.却看不到尾.说不清有多少人.

伴随着“刷刷”的脚步声.杨玉洲甚至感到地面都有些颤动.很快的.这条黑蛇來到邹老面前.为首的一个深深一鞠躬:“我们到了.”

邹老嘉许的点点头:“沒晚点.还不错.”

杨玉洲吭吭哧哧的.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邹老.你带了这么多人……我得包多少旅馆啊.”

“不用你管.我已经安排好了.”邹老呵呵一笑:“你能來接我.我就很高兴了.”

“那现在……”

“我现在要去办事了.”邹老淡然道:“谢谢你能來接我.请回吧.有事我再联系你.”

杨玉洲看着邹老带來的这许多人.自己那十几个手下好像随时可以被吞沒.也不愿意久留.匆匆告辞了.

邹老上了一辆宾利欧陆.一个手下站在车外.弓腰汇报:“我们找到周大宇的行踪了.”

“好.”邹老点点头:“去谈谈吧.”

周大宇离开友谊宫之后.去办了一些自己的事情.

因为短斧手跟红魔交战受伤.目前正在休养.所以周大宇是一个人.

办好了事情.周大宇正寻思着上哪去消磨时间.几个黑衣人快步走了过來:“你是周大宇吧.”

“对.”周大宇警惕的打量着对方:“你们是……”

对方并不回答.只是道:“我们老板要跟你谈谈.”

“沒兴趣.”周大宇摆摆手:“我很忙.”

“这恐怕由不得你.”一个黑衣人说着.掀开衣服.露出了别在腰带上的手枪.

“吓唬我.”周大宇满不在乎的呵呵一笑:“好.我就去看看.你们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黑衣人的指引下.周大宇上了邹老的宾利欧陆.周大宇还沒等看清邹老的样子.邹老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周大宇半边脸肿了起來.周大宇暴怒之下就要袭击邹老.

不过.周大宇马上冷静下來了.这个时候只怕自己稍微抬一下胳膊.就会有一发子弹不期而至.

周大宇冷笑看着对方:“你为什么打我.”

“老夫邹茂.”邹老往前弓了一下腰:“我是邹峰的爷爷.”

听到这话.周大宇心中凉了半截.不住哀叹:“完了.”

周大宇知道邹峰家族很有势力.不过在邹峰手下这么久.从沒见过邹峰的家人.

久而久之.周大宇也就忽略了邹峰的家族.决定杀邹峰的时候也根本沒考虑到.

如今.人家的家人找上门來了.周大宇怀疑自己要死了.

“我孙子死了……”邹茂怆然一笑.老眼含满了泪水:“为什么死的.怎么死的.沒有人给我一个交代.”

“其实吧……”

“闭嘴.”邹峰抬手又是一记耳光:“别告诉我说.邹峰真的是自杀.我自己的孙子我了解.他不管身处怎样的绝境也不会走这样一条路.”

“你还是让我说吧.”周大宇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呵呵一笑:“邹峰是被人杀的.”

“我知道.关键是谁杀的.”邹茂看着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江湖传言是你周大宇干的.”

周大宇又是呵呵笑了笑:“有些话我想说.希望你别动手.”

“我有的是时间.你说吧.”

“我周大宇过去是一个打工的屌丝.不管我说什么.哪怕我有满腹锦绣文章.都不会有人听.后來.我获得了一些成绩.说的话偶尔会有一些人听……如今.就算我放个屁.都会被人录下來反复听上好几遍.”顿了顿.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你看.这社会就是这样.你身价不一样说话影响都不一样.而我的身份和地位能有这种彻底的转变.这一切都是拜邹峰所赐.”

邹茂点点头:“原來你知道这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