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割块肉还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像你说的.道上很多人传言.是我把邹峰推下楼去的.结果就是我这些日子东躲西藏.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一摊双手.周大宇苦笑起來:“你以为我愿意过这种日子吗.”

邹茂冷冷的道:“继续说.”

“我周大宇不傻.从我追随邹峰那天.我就知道邹峰如果有意外.我肯定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深吸了一口气.周大宇郑重的道:“邹峰好.我就好.邹峰不好.我会更糟.我希望自己明天过得更好.绝不愿过眼下这种日子.我有什么理由杀掉邹峰呢.”

“江湖传言你怎么解释.”

“邹老.以你的身份地位.应该不难理解传言这回事.”周大宇悲然笑了笑:“这都是被人操控的.如果有必要.我也可以制造传言.达到我自己的目的.”

“听着……”邹茂抬手指着周大宇的鼻子:“邹峰是我的心头肉.他就这样死了.我不能当做打麻将点了个炮那样不以为意.我必须追查到底.你空口白话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周大宇又是笑了笑:“邹老能给我一把刀吗.”

“你要刀干嘛.”

周大宇沒有回答:“邹老不会害怕吧.”

“好.给你.”邹茂冲着车窗外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马上有人递给周大宇一把匕首.与此同时.两个黑洞洞的枪口也对准了周大宇.

不过.周大宇沒用匕首威胁邹茂.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冲着自己的大腿狠狠扎了下去.

一股血箭飚起.周大宇的上半身立时染得通红.也迸溅了邹茂一身.

邹茂拿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身上的血迹:“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邹峰是你心头肉.那么我现在割一块肉还给你……”周大宇脸色苍白.在剧烈的疼痛之下.身体不时抽搐几下.但他仍然强忍着.缓缓移动刀柄.只见匕首锋刃在腿上慢慢游走着.割出了一条越來越大的口子.

鲜血流的越來越多了.浸污了宾利欧陆豪华的内饰.不过此时沒有人关心洗车需要多少钱.即便是邹茂的手下也被周大宇的举动惊住了.

“邹峰的死跟我无关……”周大宇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却仍然移动着匕首:“但我作为他的手下.沒有照顾好他.所以我把这块肉还给你.”

马上的.周大宇的胸膛起伏的更加剧烈.脸色也越來越苍白.

邹茂终于有些受不住了:“好了.够了.”

“谢谢.”周大宇怆然一笑.拔出匕首扔到车外.随后撕碎了自己的衣服紧紧勒在大腿上.

邹茂看着周大宇包扎伤口.一字一顿的说了句:“你是条汉子.”

周大宇无力的点点头:“谢谢.”

“所以我相信你.”邹茂把目光移回到周大宇的脸上:“但总有人要为邹峰的死负责.”

“邹峰在广厦有两个最大的对手……”周大宇一边继续包扎.一边说道:“一个是严月蓉.另一个是苍浩.我相信邹老來广厦之前已经调查过了.他们两个都有足够的理由杀掉邹峰.区别只在于到底是谁动手.”

“这些我确实知道.”

“还有一个人.之前法兰克斯雇佣兵突击盛世荷园.差点害死一位中央级首长孟阳龙.”顿了顿.周大宇接着道:“就这三个人.我有点分析.不知道邹老是不是愿意听.”

“说.”

“首先、孟阳龙是中央级首长.就算上次差一点送命.但如果真要对付邹峰.完全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授意手下或者跟邹峰有仇的人就可以;其次、严月蓉.她有着跟孟阳龙一样的原因.不需要亲自动手杀邹峰.何况全市都知道她跟邹峰争权夺利.邹峰一死.她嫌疑最大;那么就只有苍浩了……”抬头望了一眼邹茂.周大宇接着道:“苍浩既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决心.再加上孟阳龙或者严月蓉可能加以授意.于是他就动手了.我跟他有仇.进一步的他制造舆论.把嫌疑栽到我头上.”

邹茂点了一下头:“这个是说得通的.”

“换句话说.真正想要杀死邹峰的.可能另有其人.或许孟阳龙.或许严月蓉.但实际动手.我认为苍浩嫌疑最大……”冷笑一声.周大宇缓缓说道:“那两个人可以暂时放过.但苍浩一定要付出代价.”

“你很了解苍浩.”

“沒错.”

“帮我干掉他.”

“这个当然.”周大宇急忙道:“过去.邹峰是我老大.现在.你來了.你就是我老大.”

“帮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邹茂已经完全相信了周大宇:“现在你说说我应该如何着手.”

“先断掉苍浩两个窝点.杀一下他的威风.”周大宇急忙道:“比如多林寺.”

“我知道那里.”

“那地方是苍浩的一个据点.他的手下经常在那里碰头.还在那里做假古玩洗钱……”周大宇见邹茂赞同自己的意见.立即又道:“邹老.你带着这么多人來广厦.外界肯定已经有人收到风声了.事不宜迟.我看今晚就动手.千万别等到对方有所准备.”

邹茂杀气顿现:“今晚.”

“如果苍浩在那里.把他干掉.大仇得报.如果苍浩不在.至少能干掉他几个手下.挫一下他的锐气……”周大宇很认真的道:“机不可失.失不再來.”

“好.”邹茂很快作出决定:“趁着苍浩还沒有觉察到什么.老夫先给他送上一份大礼.”

“邹老英明.”

“你果然很能干.”邹茂看着周大宇.满意的点点头:“难怪邹峰生前这么信任你.”

“他死了……我很伤心……”周大宇立即低下头去.抬手擦了擦眼睛:“虽然他平常总是训斥我.可我知道如果沒有他.我就沒有今天.现在他死了.等于我的未來也完蛋了……”

“还有我呢.只要你好好给我办事.我许你一个远大前程.”顿了顿.邹茂吩咐手下:“都听到了吧.马上着手安排吧.”

说起也巧.今晚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

海山寺一带虽然白天人潮如织.到了晚上却是一片寂寥.在路灯映衬下有一股透着诡异的静谧.

而多林寺所处位置偏僻.虽然周围空旷.却更是沒人.

到了晚上九点.数辆车子把海山寺团团包围.从面下來无数黑衣人.飞快的向多林寺靠拢过去.

他们脚步很轻.动作有序.只用了十几分钟.就从各个方向把多林寺团团包围起來.

周大宇和邹茂在远处的一座小山上.这里有一个凉亭.周大宇支起了一台夜视望远镜.可以把邹茂手下的行动尽收眼底.

周大宇点点头:“这么多人.苍浩插翅也难飞.”

“不要轻敌.你们在苍浩那里总是吃亏.就是因为轻敌.”邹茂半闭着眼睛.看起來像是在养神:“邹峰坠楼当天.我就想來广厦.你知道为什么拖到今日吗.”

“邹老明示.”

“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邹茂深吸了一口气:“带來这么多手下.如何安顿.交通问題.武器配备.着实需要忙一阵.刚好.现在邹峰的死差不多也被忘了.我就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周大宇一挑大拇指:“邹老英明.”

“少拍马屁.”邹茂睁开双眼.精光四射:“还是那话.安心给我办事.你所想要的我都能给你.”

“谢谢邹老.”周大宇表面毕恭毕敬.心里却开始盘算.如今是三股力量.苍浩、严月蓉和邹茂.他们互相间合纵连横不断角斗.自己夹在中间太难了.

不过.周大宇转念一想.又非常高兴.自己能混到今天的地步.还不就是巧妙利用了苍浩和邹峰的斗争吗.眼下形势既然更加复杂.自己只要巧妙捭阖其间.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邹茂见周大宇不说话.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苍浩不在多林寺怎么办.”

“沒关系.來日方长.”邹茂打量着周大宇.呵呵一笑:“我还有个问題问你……”

“什么.”

“你之前是不是见过严月蓉.红魔也是你杀的吧.”

“沒错.”周大宇不感到意外.邹茂之前沒提出这个问題而是现在提出.只能是刚刚接到线报.这说明邹茂前期工作很到位.已经派了不少人潜入广厦.只可惜自己却不知道.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很想告诉你说.我去质问严月蓉.到底是不是她派人杀了苍浩.”撇了撇嘴.周大宇说道:“很可惜.不是.”

“那又是什么.”

“我是想去谈谈.”周大宇苦笑两声:“我想让她放过我……邹老.你别怪我.我就是个小人物.我跟邹峰这么久.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邹峰亲信.邹峰的敌对势力肯定要斩草除根.我一个小人物沒别的想法.只想自保.所以我告诉严月蓉.他们的恩怨与我无关.我不想再参与了.”

“然后呢.”

“谁想到红魔竟然來了.然后就是一番死斗……很幸运最后我们杀了他.”

“换句话说.你救了严月蓉的命.那么严月蓉以后会很信任你.”

“严月蓉会很感谢我.但要说信任……”周大宇笑着摇摇头:“邹老觉得她如果那么轻信别人会坐到今天的位子上吗.”

“当然不会.”邹茂叹了一口气:“说起來.我能理解.你当时是夹缝之中求生存.想跟对手化干戈为玉帛.倒也不能算是叛变.”

“谢谢邹老能这么说.”周大宇急忙道:“邹峰的那些对头.沒有一个寻常人物.他们真想对付我的话.还不就是动动手指头那么简单.我是真的害怕呀.我就是让严月蓉放我一马.真就沒别的了.反正我现在手头也有点钱.只想远离这些恩怨去过逍遥太平日子.”

“我现在來了.你又当如何.”

“当然是追随邹老一路到底.其他谁都不好使.”周大宇忙不迭的道:“我不仅要给邹峰报仇.更要帮助邹老去做任何事.至于逍遥太平的生活还是留到老了再说吧.”

“说得好.”邹茂又点点头:“你跟严月蓉还有联系吗.”

“沒了.”周大宇很小心的道:“不过我不敢肯定她是不是会联系我.”

“如果她找你.及时报告我.”邹茂说着.站起身來:“现在可以动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