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到底是谁的噩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來.邹茂觉得收尸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不过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苍浩已经预料到自己的行动.反过來把自己偷袭了.再发动攻击已然沒有意义.何况.手下士气低迷.也沒有继续进攻的能力了.

看着邹茂的背影.周大宇突然表情一变.冷笑着嘀咕了一句:“你说要让今晚变成苍浩的噩梦.结果呢……到底是谁的噩梦.还真不好说咧.”

周大宇马上开始安排.让残余手下收尸.

这些人打起白旗.胆战心惊的靠近多林寺.而苍浩方面果然沒有开火.

于是.他们这才把一具具尸体搬走.而苍浩确实只给出了二十分钟.

刚超出时间.突然一梭子子弹打过來.几个还沒來得及撤走的黑衣人被射翻在地.

不过.开枪的黄彬焕手下留情了.只是射断了他们的腿.

另外几个黑衣人立即冲上來.拉住同伴的肩膀.拼了命的往后拖.在地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血迹.

这些从沒有参加过战争的退役军人很讲兄弟情义.把这个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倒是让苍浩颇为赞扬.

很快的.黑衣人撤走了.至于怎么处理尸体.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苍浩看着外面成片的血迹.皱了皱眉头:“用高压水龙头冲刷一下.别被人看到.”

事实上.黑衣人行动规模这么大.早就被赶夜路的人看到了.

等到枪声响起.路人急忙报警.而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因为是枪战.所以赶來的是特警.他们远远看到格林机枪的疯狂扫射.几乎全都愣住了.

“妈的.这些是什么人……”一个年轻的特警惊讶的道:“我们的马上请求武警增援.”

“增援來不及了.死了这么多人.咱们得马上冲上去.”带队的领导马上道:“大家注意.听我口令……”

这个领导倒是很英勇.只不过.他还沒來得及指挥特警冲锋.马上接到了上级指令:“原地别动.”

“为什么.”特警领导吓了一跳:“这是枪战.死了很多人.”

“是高层的命令.要求我们别管.”上级的语气也很无奈:“马上撤离现场.然后封锁周边地区.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然后呢.”

“然后就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许对外界透露半个字.”上级一字一顿的道:“否则纪律处置.”

特警队的行动非常成功.先是乘车抵达.然后悄悄靠近了交战现场.

不管是交火双方.亦或是远处的周大宇和邹茂.都沒有注意到特警的出现.

但上级的领命不容违抗.特警队长只好把人撤了下去.执行封锁任务.

这样一來.本应该冲锋在前的特警.反而成了保安.保证里面的双方能够不受影响的继续打下去.

不过.特警队长听着密集如豆的枪声.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看出來交战双方拥有重武器.而且人数太多.他只带了十几个特警.就这样冲进去.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更重要的是.特警的任务通常是发现暴力犯罪分子.或者当场制服.或者击毙.然而眼下他根本不知道这双方都是什么來头.特警们冲进去有能做些什么呢.高喊:“举手别动.”还是同时跟这双方开火.

“兄弟们的命也不是大风刮來的.”特警队长自我安慰的想到:“这事跟我们沒关系是最好的.”

等到交战结束.特警也撤走了.静悄悄的好像从來沒出现过.

说起來.有一件特警们不知道的事.苍浩自己也不知道.那就是这帮黑衣人的來路.

在多林寺的院子里.喝了一口茶.苍浩质疑:“这些人是谁派來的呢.”

“三种可能.一种是还沒有出现的对手.这个先不讨论;另一种可能是红魔集团.不过听你说.他们手下很多廓尔喀雇佣兵.如果今晚出现的是廓尔喀雇佣兵.只怕我们也沒这么容易取胜;那么就只有第三种可能了……”顿了顿.墨师一字一顿的道:“邹峰的家人來了.”

“如果真是邹峰的家人.我倒要佩服周大宇了.明明是他杀了邹峰.转身却能帮着人家亲人帮着报仇.”说到这里.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有点后悔当初不该念及交情沒杀了周大宇.”

“一念之仁.有时是好事.但有时也是坏事.”长呼了一口气.墨师有点感慨的道:“我现在觉得这个洪妙雪才是高手.”

“沒错.”苍浩点点头:“她设计除掉红魔.自己就会成为新的红魔.在这个过程中她巧妙利用了周大宇.”

“我估计.是她给周大宇提出建议.让周大宇去严月蓉那里寻找新的靠山.这是因为她知道红魔不是短斧手的对手.”

“我也这么想.”苍浩抽了一口烟:“更重要的是.邹峰死后.我对付周大宇就很容易了.但因为周大宇救了严月蓉.我现在对周大宇无可奈何.就算周大宇在我眼前晃.我也不能动上一根毫毛.而且.周大宇也变得更强大了.可以在极大程度上拖住我.也就是说.洪妙雪分担了自己可能面对的压力.让我跟周大宇继续斗下去……这一计洪妙雪算是一箭双雕.”

“我还担心另一件事……”喝了一口茶.墨师不无忧虑的道:“我们都知道红魔其实死于洪妙雪.但在红魔集团内部來说.是短斧手杀了红魔.除了几个亲信.洪妙雪当然不会让别人知道真相.那么从常理上判断.洪妙雪必须给红魔报仇.”

“也就是说红魔集团可能发动新一轮的恐怖袭击.”说到这个可能.苍浩的眉头拧了起來:“说起來.我一直都有点奇怪.显然红魔集团打算长久经营大陆市场.可他们每次都把动静搞得这么大.除了袭击高层要员.就是跟特警枪战.难道不怕彻底激怒有司.”

“这个问題我也思考过……”墨师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或许这正是红魔的高明之处.”

“怎么讲.”

“据我了解.红魔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贩毒和武装团伙.大陆的很多毒品源头也在红魔集团.不过.红魔之前沒有完全进入境内.只是伸进來了一些触角.多数毒品都是内地的毒贩在境外获得.然后偷运到境内的.现在红魔亲自來了……”一摊双手.墨师冷笑一声:“现在.红魔公开对抗国家机器.可以预见的是.接下來国家机器肯定会全力打击各类非法组织.其实.红魔自己的损失不会太大.反而是其他那些毒贩子遭殃了.”

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就是说这等于是给红魔清理了市场.”

“反正我是这么看的.”墨师点点头:“政府加大力度扫毒.但你也知道.如今做事都是一阵风.红魔等到这阵风过去.会迅速填补地下市场的真空状态.到时.她会建立起完善的毒品制造、运输和交易体系.过去她是批发商.以后就是分销商和零售商.这可能获得的利润就太惊人了.死了一些廓尔喀雇佣兵又算什么.”

“是这个道理.”苍浩冷笑着道:“当初.红魔也只是伸出來一些触角.就让国内警方高度戒备.把他当成头号重犯.现在他打算全力进入.又不知会是怎样的血雨腥风.”

“我还有一个推测……”墨师一边思忖着.一边慢悠悠的说道:“这一番激战.红魔集团也算是扬名立万了.虽然警方下定决心要绳之以法.但警察本身也是普通人.换位思考一下.我们作为普通人.如果面对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对手.难道会不感到恐惧.”

“是这么回事.”苍浩点点头:“我先后经历了卧底警员被斩首.和刑事侦查局的沙林毒剂两件事.我能清楚感受到警察们的情绪.愤怒是一方面.但恐惧也存在.有的人当时几乎快要崩溃了……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只能说红魔不仅丧心病狂.更是智谋卓著.”

“此外……”墨师又道:“红魔集团的根基毕竟在境外.其实前身本是所在国家的一支反政府武装.他们在境内这样搞事.本国就要设法跟他们谈判.今天.他们闹的事情越大.明天.他们谈判的筹码也就越多.换句话说.他们是在迫使本国做出一些妥协.”

“毒品这种问題也可以妥协吗.”沒等墨师回答.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明白.涉及政治的很多事原本无所谓对与错.只要红魔集团答应在境内有所收敛.并帮助本国在境外做一些事.那么高层对红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可能的.”

“就是这个道理.”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你怎么想.”

“我不想让他继续肆虐.”苍浩耸耸肩膀:“更何况.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我可以蒙住眼睛装作什么都沒看见.红魔集团只怕也不会放过我.”

“我敬佩你的正义感.”

“只不过……”苍浩又叹了一口气:“只怕近期我们沒什么机会交手.只能等着她來找上我了……”

苍浩与墨师聊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不信就从外面买回了早点.

如今寺里人多.吃的东西也多.把不信累个够呛.

也幸亏是人多.昨晚用水一顿冲洗.如今现场已经看不到什么血迹了.就像是下过一场暴雨一样.

只不过.战斗的痕迹仍然随处可见.比如散落得到处都是的弹壳.又比如四下里的子弹孔.这个实在沒有办法处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