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吃过早饭.刚离开多林寺沒多久.就接到了严月蓉的电话:“昨天开会.总算把你最关心的那件事敲定了……”

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你不着急问问结果.如果计划被否定了呢.”

“你说已经敲定了.那就是沒被否定.”苍浩笑了笑:“谢谢严市长了.”

“你倒是聪明啊.”严月蓉轻哼一声:“沒错.我要恭喜你.旧城区改造计划顺利通过了.”

“我有两点要求.”

“什么.”严月蓉有些意外.苍浩知道这件事后沒说别的.直接对自己提出要求.像是早就已经料到计划会通过.

“这个计划一定要高度保密.绝对不能对外界公开.如果有人泄密.还希望严市长追究责任.”

严月蓉马上明白了:“我早知道你是要等到适当的时候公开消息影响股价.但是.苍浩.你必须明白.我不是你手里的提线木偶.”

“严市长.你能帮我这个忙.我非常感谢.既然帮忙就帮到底吧.”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无奈的道:“否则你我之前做过的所有事都将付诸东流.”

“好吧.”严月蓉有点不情愿地答应了:“你说还有一件事.”

“旧城区改造其实分两个阶段.一是要通过相关计划.财政方面准备相应资金;二是确定适合的企业來担任这项工作……”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这个计划规模很大.按照规定是要进行招标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严月蓉轻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会组织一次秘密竞标.然后设法让曹氏地产中标.”

“再次感谢严市长.”

“不用谢我.这是必须的.如果通过了计划.结果承建计划的却又是其他公司.你苍浩不得找我算账吗.”笑了笑.严月蓉接着道:“我既然同意帮你.就一定帮你到底.”

“我对严市长有信心.”

“可我对你沒信心……”严月蓉有些不客气的道:“你最好管好自己手头的事.千万别给我添麻烦.”

“我沒给你添麻烦呀.”苍浩一脸无辜:“你看.昨晚周大宇带着一大批杀手袭击多林寺.我不是根本沒跟你提过吗.”

“你……说什么.”严月蓉吓了一大跳:“周大宇袭击多林寺.他为什么这么恨和尚.”

“跟和尚沒关系.”苍浩摇摇头:“他根本目的是要杀了我.”

“这……”严月蓉一直正在开会.根本沒收到消息.听到这些完全傻住了:“苍浩你沒开玩笑吧.”

“我敢跟你严市长开玩笑嘛.”苍浩呵呵一笑:“严市长让我不碰周大宇.好.我答应了.严市长还保证过.周大宇不会來招惹我.可周大宇搞出这么大的乱子來.我跟你严市长诉苦了吗.”

苍浩装作不经意的把这件事情说出來.要的就是让严月蓉脸上难堪.而严月蓉确实很不好受:“对不起.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我很抱歉……”

“现在你知道了.多的我就不说了.希望我们各自履行承诺.”苍浩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道:“昨晚.看在严市长面子上.我留了周大宇一条狗命.如果有下次.严市长.那就抱歉了.”

“我明白.”严月蓉挂断苍浩电话之后.马上给周大宇打了过去.很不客气的命令:“十分钟之内立即來我办公室.”

周大宇只用了八分钟就到了.他刚一进门.严月蓉劈头盖脸就把一个文件夹扔了过去:“周大宇你干的好事.”

周大宇沒躲开.脸上被砸的很疼:“严市长.我怎么了.”

“你昨晚干什么了.”

“我……”周大宇马上就明白了.立即道:“我昨天去多林寺了……”

“你……你……”严月蓉指着周大宇的鼻子.不住的喘着粗气:“你竟然还好意思承认.你是不是不把我气死不甘心.”

“严市长.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又是哪样.”严月蓉拍了一下桌子.颇有规模的胸脯剧烈的晃动着:“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太待见苍浩.但之前对付邹峰.苍浩毕竟出过很大力.更重要的是.我那边刚跟苍浩谈过.让苍浩保证不來招惹你.你也别去招惹人家.我刚一转身.你就带人去刺杀苍浩.我让你对苍浩怎么解释.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不得把我严月蓉说话当成空气.”

“严市长.你听我解释啊.我是被逼的……”周大宇哭丧着脸道:“邹茂來了.”

“邹茂.”

“他是邹峰的亲爷爷.”周大宇说着.都快哭了出來:“他飞机刚一落地.就让人把我给抓去了.非说是我杀了邹峰.逼着我给邹峰偿命……”

“有这样的事.”

“后來.我拼命解释.他勉强才相信邹峰的死跟我沒关系.然后.他又要杀苍浩泄愤.还让我带队……”周大宇说到这里.一直自己的大腿:“我不答应.他就捅了我一刀……”

“竟然是这样.”严月蓉这才发现.周大宇的腿上绑着绷带.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

“你都跟我说过了.我敢不把你的话当回事吗.可那个邹茂就跟疯了一样……”周大宇一边说着.一边呲牙咧嘴的.像是疼痛不堪.

“你沒事吧.”严月蓉长叹了一口气.走过來搀扶着周大宇坐下:“抱歉.刚才我语气重了一些.我实在是太生气了……”

“沒事.我理解……”周大宇怆然一笑.脸色有些苍白:“毕竟.大家谁都沒想到.这个邹茂竟然会突然杀出來……”

“你被迫带着他去了多林寺.”

“是啊.”

“然后呢.”

“他带了很多手下.结果被杀了个人仰马翻.苍浩大获全胜……”周大宇大致描述了一些昨晚的情景.又道:“不过.尽管死了这么多人.我看邹茂丝毫不感到愤怒或者惊讶.这说明这个人心够狠啊.手下的命在他看來根本不是人命.这种人干得出來任何事情.”

严月蓉紧锁眉头.在办公室时來回走着.过了一会.突然问了一句:“关于我……他说过什么吗.”

“他说.凡是跟邹峰之死有关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周大宇一边观察着严月蓉的神色.一边很小心的道:“其中也包括你……”

严月蓉冷冷一笑:“哦.”

“不过.他还说.现在不是对付你的时候.可能是有什么顾虑吧.”

“他当然要有顾虑.毕竟我不是一介布衣.不是他想怎么样就能摆弄得了的.”又是轻哼一声.严月蓉缓缓说道:“之前我怎么就忘了.邹峰不是石头缝蹦出來的.肯定还有家人.”

“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觉得吧.邹茂刚下飞机.就铩羽而归.表面虽然不在乎.心里一定恨透了苍浩.接下來肯定专注对付苍浩.这样一來也就分担了严市长你的压力.”顿了顿.周大宇提出:“不如挑逗他跟苍浩继续斗下去.”

严月蓉嘉许的点点头:“好主意.”

“严市长.你别怪我……”周大宇再次重复道:“我真是被逼得沒办法.”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邹茂一直把我留在身边.非要让我帮他做事.我一举一动都在他眼皮底下.”周大宇哭丧着脸道:“刚才.这老家伙累了.总算去休息了.我这才溜了出來.”

“邹茂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他沒说.”

“这样的话……”思索了一会.严月蓉吩咐道:“苍浩那边.我会帮你解释.我不希望你们两个继续争斗.否则我加在中间很为难.至于邹茂那边.有什么动静及时告诉我.如果他让你对付苍浩.更要告诉我.”

“明白.”周大宇又是连番保证.直到严月蓉相信自己的忠心.这才告辞离开.

出了严月蓉的办公室.周大宇就是脸色一变.驱车去了经侦支队.

车子听到门外.周大宇拨了一个电话:“郑队长吗.”

接电话的人是经侦支队队长郑跃军:“你是哪位.”

“我是周大宇.”

“你.”郑跃军听到这名字就是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别忘了.我们都在邹峰手下做事.我知道你的号码很正常.”顿了顿.周大宇提出:“你出來一下.我在你们单位门外.想跟你谈谈.”

“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

“电话不方便.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录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监听了.”呵呵一笑.周大宇又道:“我呢.倒是无所谓.只怕有些事情如果传扬出去.对郑队长你不利啊.”

“好吧.”郑跃军妥协了:“等我十分钟.处理一下工作.我就过去找你.”

郑跃军当初也是邹峰的铁杆心腹.他是邹峰从深州带到广厦來的.被邹峰一把提拔成为经侦支队长.

不过.这个人却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绝对不是愚忠.

李正伦死后.郑跃军预感到邹峰将要失势.就减少了跟邹峰的來往.

而邹峰当时被各方面搞得焦头烂额.也沒注意到郑跃军的这一态度转变.

等到邹峰身死.严月蓉为了稳定内部的人心.也是不想让外界产生太多揣测.暂时沒做出太大的人事调整.所以.严月蓉沒触动邹峰留下來的嫡系.因而郑跃军一直安然无恙.

邹茂的出现让周大宇惊觉.自己的势力还远远不够.而自己如果想要扩充势力.就必须最大程度上利用邹峰留下來的这些嫡系.

十分钟后.郑跃军果然來了.坐进周大宇的车里.态度很是不客气:“你有什么事.”

“冷静一点.郑队长.”周大宇递给郑跃军一根雪茄.缓缓说道:“这里沒外人.我就把话说开了吧.郑队长你是个聪明人.你屁股下面的位子來之不易.我很理解你.想要保住这个位子就必须跟邹峰划清界限.不能跟邹峰嫡系有任何來往.”

郑跃军笑了笑.沒说话.

“看來我说对了.”周大宇吐了一个烟圈.又道:“可惜你错了.”

“是吗.”

“之前几场激战.邹峰贪赃枉法.等等所有这些事情.把广厦市领导班子搞得非常被动.”笑着摇了摇头.周大宇缓缓说道:“严月蓉不想让舆论短时间再盯住广厦.所以追求平稳过渡.也就是让邹峰时代平安过度到她严月蓉时代.换句话说.邹峰时代已经结束了.严月蓉时代即将开始.但你有沒有听说过一朝天子一朝臣.”

郑跃军一愣:“这……”

“严月蓉暂时不动你们.不代表以后不会动.女人都是很小心眼的.” 乜斜了一眼郑跃军.周大宇抽了一口雪茄:“但是.郑跃军你本來是深州人.怎么來的广厦.怎么当上的经侦支队长.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现在想撇清跟邹峰的关系.來得及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