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亲眼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志鸿长叹了一口气:“以小茹的性子……确实会这么做.”

“所以干爹一定帮我保密.”

“你知道吗……”曹志鸿深深的一笑:“你在姚军辉身边是卧底.我不惊讶.因为我了解你的人品;你能让严月蓉搞出一个旧城区改造计划.我同样不惊讶.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你竟然要保住姚军辉.”

“干爹你……”

“我很欣慰.”曹志鸿深深的笑了:“你这么讲情义.这才是我记忆中的小浩.是我的儿子.”

苍浩笑了:“可惜不是亲生的.”

“跟亲生的沒区别.”曹志鸿站起來.重重的拥抱了一下苍浩:“我会帮你把这场戏演到底.而且保证姚军辉的个人安全.”

“谢谢干爹.”

“其实.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把真相告诉我.我了解小茹的性子.不会让她知道的.”

“我之所以沒说……”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也是因为我之前沒有成熟的想法.直到现在才算是把计划彻底完善.”

曹志鸿又要说话.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很快的.曹雅茹的声音响起:“爸.你在吗.”

“我在.稍等.”曹志鸿应了一声.用探询的目光看着苍浩.

苍浩笑着点点头.意思是可以让曹雅茹进來.然后转身去打开办公室的门.

“爸.这个方案……”曹雅茹说着话走进來.看到苍浩也在.倏地一愣:“你怎么在.”

“我跟董事长交代一下工作.”

曹雅茹冷笑一声:“你要辞职了.”

曹志鸿说了一句:“苍浩工作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顿了一下.曹志鸿吩咐苍浩:“这里沒你的事.你可以出去了.”

“好.”苍浩点点头.出去后把门关好.

曹雅茹乜斜了一眼办公室的门.有点不满的质问:“苍浩來干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质责我吗.”

“他作为业务部门总经理.除了一些固定的工作需要汇报.完全沒必要來你办公室.而前几天他已经汇报过了.”冷笑一声.曹雅茹不耐的问:“爸不会是你找他來的吧.”

曹志鸿点上一根雪茄.问道:“我找他來干什么呢.”

“想念你的干儿子了呗.”曹雅茹略有些阴阳怪气的道:“爸.我无法决定你的想法.但我还是希望你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在工作时间不要去谈你们的父子情.”

“你错了……”

“我沒错.”曹雅茹打断了曹志鸿的话:“还有.你这个干儿子是什么样子.你早就应该清楚了.不应该对他再报任何希望.”

曹志鸿终于被曹雅茹的态度激怒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难道我应该对他绝望.”

“前几天.关威告诉我.他已经掌握了姚军辉的全盘计划.是苍浩无意之中泄露的.然后我赶去见关威.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沒等曹志鸿回答.曹雅茹接着道:“苍浩提前一步赶到了.要杀关威灭口.”

曹志鸿何等聪明.马上明白当时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呢.”

“然后关威被人给绑走了.就在我眼皮底下.从此失踪.眼下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想起那天的事情.曹雅茹愤愤不已.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听到了吗.爸.如今你干儿子要杀人了.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宁可杀人.也要跟姚军辉站在一起.”

曹志鸿无奈的笑了笑:“是吗.”

“当然是了.”曹雅茹提高了声音:“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沒有半点虚构和假造.你还要对你干儿子继续抱有信心.”

曹志鸿不能把真相告诉曹雅茹.只好说了一句:“很多时候.亲眼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爸你真的疯了.”曹雅茹看着父亲.一个劲的摇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你却仍然不肯相信.是不是直到你干儿子害死你那天.你还会明白我说的是对的.”

曹志鸿冷冷的问:“我刚才说我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放肆.”曹志鸿真的火了.又拍了一下桌子.呵斥曹雅茹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父亲.你不能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还有.曹雅茹.你把自己想的太聪明了.你能看到的事情别人也可以.但别人看到的未必是你能看到的.”

“有什么是我沒看到的.”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这个.”曹志鸿指着曹雅茹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这些年你变成了什么样子.为什么别人不愿把真相告诉你.”

“我……”

“好了.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你好去好好反思吧.”曹志鸿一指办公室的门.吼了一声:“马上给我出去.”

曹雅茹无话可说.如同机器人一样.离开曹志鸿这里回了自己办公室.

多年來.曹志鸿因为沒能抽出太多时间照顾曹雅茹.所以对曹雅茹总是有一种愧疚情绪.因而也特别娇惯曹雅茹.

也不知道多久了.这还是曹志鸿第一次对曹雅茹发这么大的脾气.曹雅茹本來想大哭上一场.然而却又沒有一点眼泪.

她好好回忆了一下刚才曹志鸿的话.有一个关键词“真相”始终回荡在脑海里.

“难道真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曹雅茹想來想去.越发觉得悲哀.不但苍浩背叛了自己.连父亲都不愿跟自己多说点什么.

可曹雅茹又认为自己必须知道真相.很快锁定了一个人.觉得一定可以告诉自己.那就是井悦然.

曹雅茹马上把井悦然叫进自己办公室.和颜悦色的问道:“你在金融部工作怎么样.”

“还不错.”井悦然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曹雅茹的神色:“虽然很多东西还不懂.不过我可以学习.”

“我对你有信心.”曹雅茹点点头:“你看.悦然.我是很信任你的.当初.你提议成立金融投资部.我同意了.你又表示希望主管这个工作.我也同意了……我觉得对我这种信任.你是不是应该给与一定回报.”

“我们把话说开了吧……”井悦然是人精.被曹雅茹找來的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曹雅茹的真实用意:“你是不是想知道姚军辉的事.”

“沒错.”曹雅茹点点头:“我老实告诉你.关威听到了你跟苍浩的对话.涉及到了姚军辉的全部阴谋.你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那关威这个人呢.”

“失踪了.”曹雅茹冷笑一声:“很可能已经遭到毒手.”

“对关威下手的是苍浩吗.”

“这倒不是.”

“既然不是苍浩.姚军辉一伙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了.其他人沒有作案动机.”笑了笑.井悦然又道:“看來姚军辉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知道关威要泄密……那么你说.他会不会知道.你把我找到办公室來也是为了这件事.”

“这……”曹雅茹一愣:“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他是不是会知道.而他是不是真知道了也肯定不会让你或者我知道.结果就是大家谁都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什么.”

曹雅茹有点被绕懵了:“你想说什么.”

“关威已经失踪了.无从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事.也许他根本只是吹牛.非要把我井悦然拉下水.进一步來说……”井悦然看着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我跟所有这些恩怨都沒有关系.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井悦然一直是中立的.就算我偶然知道了一些什么.也绝对不会对外乱说.”

“你的意思是不想告诉我.”

“曹总.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你不该相信关威单方面一派胡言.再说了.就算我真知道.我在这里告诉你了.你觉得我还能活到明天吧.”井悦然一摊双手:“姚军辉能杀关威灭口.自然也能杀我.我就是一打工的.我跟你们折腾不起.别把我牵扯进來好不好.”

井悦然这一番话说得可怜巴巴.搞得曹雅茹无言以对:“你……”

“我真的不参与派系争斗.姚军辉把我找出去吃饭.我都被他的同伙从饭桌上撵出去了……”井悦然当然不能告诉曹雅茹.那个所谓的“同伙”就是她男朋友苍浩:“曹总你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应该知道这些.那就不应该为难我去说一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事.”

“你真的不知道吗.”

井悦然沒有正面回答:“其实.我也可以在这里胡编乱造.骗取曹总的信任.我之所以沒这么做.因为你毕竟是公司的所有者.也因为这等于是帮了姚军辉的忙.可我实在不想给任何人帮忙.”

“关威不会平白无故把你牵扯进來.”曹雅茹强忍着发火的冲动.一字一顿的道:“悦然.如果你辜负我的信任.我随时可以请你从曹氏地产走人.”

“如果你真的要开除我.我也沒有办法.”井悦然一脸无奈:“谁让你是才是公司老大呢.”

“你承认我是公司老大.还不肯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啊..”井悦然嘿嘿一笑:“还有.我给你提个建议.公司刚上市伊始.最好不要轻易解雇高管.”

“为什么.”

“因为这会让外人认为我们公司内部行政架构不稳定.再加上这个高管要是不慎掌握了一些公司内幕.在外面随随便便的一说.还可能对公司股价造成不可预料的影响……”井悦然看着曹雅茹.依然是一脸的无辜:“当然.这不是针对我自己说的.虽然我很热爱这家公司.不过好在我这些年积累不少人脉.出去再找份工作也不算难.”

曹雅茹自认确实不是井悦然的对手.本來是自己要挟井悦然.反过來竟然被要挟了.无奈之下.曹雅茹只好换个话題.不再纠结之前这些:“那么我们换个问題.你希望保持中立我理解.苍浩给姚军辉当走狗你怎么解释.”

“他倒是姚军辉的亲信.不过可不是走狗……”井悦然很认真的道:“我倒觉得关威是个走狗.突然冒出來说几句着三不着两的话然后又突然失踪.鬼才知道是受谁指使.”

“苍浩毕竟是你男朋友.难道你对他沒任何影响……”

“曹总既然知道他是我男朋友.就不该在我面前骂他.”井悦然打断了曹雅茹的话:“虽然是男女朋友.他是他.我是我.我不可能决定他的事情.何况他还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而我当然也不希望被他左右.在这个张扬个性的时代.男女朋友应该互相尊重对方的个人生活.”

曹雅茹发现.不管自己跟井悦然说什么.井悦然都有的是办法抵赖过去.

井悦然有独自一套逻辑.非常善于把别人引入她的逻辑.然后打败别人.

今天.自己已然不可能从曹雅茹这里得到任何信息.曹雅茹只好放弃了:“沒事了.你出去吧.”

井悦然微微一笑:“回见.曹总.”

看着井悦然离开的背影.曹雅茹恨得咬牙切齿.心中打定主意:“等到大局一定.我第一个就让你滚蛋.”

原本.曹雅茹对井悦然沒什么恶感.正是因为井悦然从不参与派系争斗.对她來说是可以利用的.

甚至于曹雅茹对井悦然的个人能力还颇为欣赏.否则不会让井悦然主管金融部.所以曹雅茹本以为井悦然多少会说出点有用的东西.

结果这一番交谈.虽然曹雅茹对井悦然无可奈何.可井悦然也算把曹雅茹给得罪透了.

井悦然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回到自己办公室.在微信上跟苍浩说了一句:“老子为了你可是豁出去了.”

苍浩发了个亲吻的表情:“谢谢.我知道你对我好.”

“我拜托你下次做事注意点.千万别再搞出关威这种事.”井悦然根本不管关威到底去了哪.直接就问:“他的事处理好了吗.”

“处理好了.”苍浩越发觉得井悦然是合格的女朋友:“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