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军人的真正价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和井悦然正聊着微信.一个沒有显示号码的电话打了进來.苍浩刚接起.孟阳龙沙哑的声音就传了出來:“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有事要说.”

苍浩马上去了休息室.这一次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沒有其他人.这才道:“请讲.”

“邹峰的事情.你做得好.这个.我不多说.”顿了一下.孟阳龙冷冷的道:“我现在需要向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不能出面收拾邹峰.”

“我听着呢.”

“邹峰的爷爷邹茂在京城有很多人脉.有一些给我带來很大压力.尤其有一个让我无法不妥协.那就是邹茂竟然认识我的老首长……”长叹了一口气.孟阳龙非常无奈的道:“沒办法.我只能坐视邹峰胡作非为.希望你们能有办法扳倒邹峰.”

“很高兴我们沒让你失望.”

“你做的确实非常好.”孟阳龙再次表扬苍浩.又道:“我要跟你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邹茂已经來了广厦.你应该能够猜到.他要为邹峰报仇.”

“哦.”苍浩呵呵一笑:“我早猜到邹峰家人來了.沒想到是个叫邹茂的老东西.”

“你知道多林寺袭击的源头了.”

“知道.”苍浩问道:“你知道多林寺被袭击了.”

“当然.”孟阳龙哈哈笑了起來:“我告诉你.那场激战早就被人注意到了.特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你以为什么特警最后沒出现.”

“是你.”

“沒错.是我让特警终止行动.给你机会尽情屠戮邹茂的手下.”

“是吗.”苍浩倒不觉得意外.从孟阳龙的身份地位出发.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断然不能指望他直接出手灭了邹茂.

“我现在要让你做一件事……”顿了顿.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杀了邹茂.让他不能离开广厦.尸体永远留在这里.”

“我当然要杀他.只是沒想到……你鼓励我这么做.”

“对.”孟阳龙十分肯定地告诉苍浩:“邹茂这个人只要活下去就是个麻烦.因为他有老首长这层人脉.我不知道他还会利用这层人脉做其他什么事.在京城.我沒办法动他.既然他如今去了广厦.反而是个好机会.”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让我给你当打手.铲平你的心腹之患.”

“邹茂不只是我的心腹之患.也是你的.就算沒有我.你们两个早晚也有决战.”

苍浩对此只能承认:“那倒是.”

“现在.我支持你干掉邹茂.难道不是一举两得.”轻哼一声.孟阳龙冷冷的道:“我希望速战速决.不要像对付邹峰那样.拖得太长时间.从老首长把我叫去医院那次.我就知道邹茂这人多活一天都是麻烦.比邹峰更加麻烦.”

“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嘿嘿一笑.苍浩态度又变得很冰冷:“虽然我跟邹茂有仇.但我这一次毕竟是帮你出手.你总不好什么也不做吧.”

“第一、我可以向你提供详细信息.邹茂在哪.身边什么情况;第二、我可以让警方给你提供保护.当然警方不可能直接参与战斗.那样的话就太着于痕迹了.考虑到老首长的关系.不能让别人知道邹茂的死与我有关.但我可以让警方封锁现场.让你可以安心战斗;第三嘛……”顿了一下.孟阳龙这才道:“你的兄弟们固然很精干.但面对邹茂那么多手下.力量还需要加强.”

“你……不会是让高雪轩出阵吧.”

“就是她.”孟阳龙肯定了苍浩的推测:“我跟她谈过了.她已经同意了.她还说.当时盛世荷园那一战.跟你并肩作战很是顺手.”

“好.”苍浩立即点头同意:“一言为定.”

“非常好.”孟阳龙很满意.马上说出了最关键的信息:“邹茂现在北郊翠峰山.那里有一座小山.山顶修建了一栋规模很大的别墅.來了广厦之后.他就住在那里.所有手下也都在.这几天可能在休养身体.我建议你明天就动手.不要等到他主动出击.”

“明白了.”苍浩挂断电话.直接离开公司.赶去了多林寺.

几个兄弟都在.苍浩直接把事情说了一下.又道:“大家准备一下.明天凌晨六点.准时出击.”

“哈哈.”赵轩摩拳擦掌.很是兴奋:“又要大开杀戒了.”

“你是个武疯子.”冷瞳白了赵轩一眼:“一听说要打仗.总是这么兴奋.”

赵轩一摊双手:“我们是军人.只有战争才能体现我们的价值.难道不是吗.”

“不.”苍浩摇了摇头:“赵轩.我倒觉得你说反了.军人真正的价值在于.阻止战争的发生.”

“听起來好像很深奥啊……”赵轩挠挠头:“反正不管怎么说.明天大开杀戒就是了.”

“你又说错了.”苍浩笑了笑:“这一次的战斗不同于以往.可以说是我苍浩的私人恩怨.我想了想.沒理由把你们牵扯进來.所以.如果有谁不想参加.现在可以申请退出.”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起笑了起來.这让苍浩有点尴尬:“你们笑什么.”

赵轩一摊双手:“你看.老大.当我们因为各自的原因迈入那座丛林.我们的生命就被融合在了一起.不管是当雇佣兵.还是回到普通人的生活.我们彼此再也无法分开.”

苍浩一脸黑线:“你这话说的……有点基情的意思啊.”

“不管基情还是其他什么情.经过一连串的战斗和这么多年的时间.我们这份情谊是经得起考验的.凡是经不起考验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冷瞳说着.晃了晃自己的那只假手:“当初我为了救你.丢了自己的一只手.其实我当时完全可以不救你.可我知道.你救我这一次.以后你也会帮我挡子弹的.”

“好吧.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你这是放贷.”苍浩叹了一口气:“不过兄弟这贷是这辈子也还不清的.”

“所以你就别问我们是否要退出了……”冷瞳笑着道:“如果想要退出.在M国边境、在南美雨林、在北非沙漠.我们就已经退出了.更不会跟着你到处管闲事.去干涉种族屠杀.去剿灭贩毒集团.去抓纳粹余孽.”

“好吧.这个问題是我多余问.”苍浩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这是对我的惩罚.”

“刚才冷瞳说到‘离开’……”这个时候.黄彬焕说话了:“我突然想起.肯利是追随老大时间最长的.也是血狮雇佣兵中资格最老的.可是咱们团队当初解散之后.这个人好像就失踪了.”

“沒错.”提起肯利这个人.苍浩微微皱起眉头:“从最初的十七号高地之战.到后來转战北非沙漠.再到抓捕纳粹余孽.肯利一直在我身边.但是大家分开之后.这小子就失去了联系.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刚开始我还不以为意.这小子渴望冒险.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干些什么.但我现在突然有点担心他的安全.”

黄彬焕点上一根烟:“这小子不会挂了吧.那咱们可就得给他报仇了.”

“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冷瞳摇了摇头:“肯利这个人很聪明.而且战力高超.想要他的命可不容易.只不过.现在回想起來.我倒觉得这个人有点怪怪的.”

“可不是吗.”赵轩急忙点点头:“他很少坐下來跟咱们这样聊天.沒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待着.也很少跟咱们说写心里话.你看.我连冷瞳有几根J8毛都很清楚.对他的事却半点不了解.”

“擦.”冷瞳恶狠狠地瞪着赵轩:“你特么说话不能文明点吗.这还有女士在场呢.”

今野晴急忙摇摇头:“沒事.你们说吧.我听着就行了.早就习惯了.”

黄彬焕感叹:“你看人家今野丫头.不愧來自爱情动作片之国.”

“去死.”今野晴一脚把黄彬焕踢翻在地:“不是每个东瀛女人都拍那东西.”

“我沒有看不起的意思.”黄彬焕急忙爬起來.一溜烟躲到一旁:“你要知道.我是很尊重爱情动作片演员的.他们亲身向我们传播了生理卫生学.今天四川高考作文題目是.只有人站起來.这个世界才属于你.东瀛爱情动作片演员们躺着征服了全世界.当然一些特殊姿势除外……”

今野晴冲过去又要打黄彬焕:“你还说.”

众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的时候.高雪轩的声音传了过來:“哎呦.挺热闹嘛.”

苍浩站起來迎接:“高女士.你好.”

“你好.”高雪轩带着两个女孩.一个是柏朗.另一个沒见过.

这个不认识的女孩穿着一身火红色连衣裙.身材曼妙高挑.虽然体型偏瘦.却也不妨碍身材前凸后翘很是圆润.她脸上带着捉摸不定的笑容.进门之后打量了一下每一个人.站在旁边也不说话.

苍浩指了一下这个女孩.问道:“这位是……”

高雪轩介绍道:“她叫舞兰.”

“舞兰……”苍浩看了看有墨兰之称的柏朗.和有寒兰之称的高雪轩本人.笑问道:“兰组的.”

“对.”高雪轩为笑着点点头:“她是我当年的得力属下.一起参与明天的行动.”

“关于这次行动.你有什么计划.”

“沒有.”高雪轩虽然这么说.马上却又提出:“不过我们不会全程参与战斗.”

苍浩点点头:“你们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决定整个战局.对吧.”

“对.”

“如果这样的话……”苍浩耸耸肩膀:“我看明天行动还是取消吧.”

高雪轩吓了一跳:“为什么.”

“我和兄弟们冲锋在前.你们在后面坐享其成.这太不公平.”苍浩点上一根烟.冷笑着道:“我们不会给任何人当炮灰.”

“你误会了.”高雪轩很郑重的道:“我们这么做是不想暴露自己.”

“你们兰组倒是藏起來了.我们血狮雇佣兵暴露了.”

“如果我暴露.就会被人猜测到盛世荷园.进一步的.孟老跟盛世荷园的关系也可能被人挖出來.”顿了一下.高雪轩很认真的说道:“苍浩你好好想想.盛世荷园和孟老某种程度上都是你的依托.如果这些依托沒了难道对你是好事.”

苍浩对这个安排仍然不满.可又不能不承认高雪轩说的是事实:“那就这样吧.我另找机会干掉邹茂.明天战斗仍然取消.”

高雪轩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这么执拗.”

“这不是执拗.是原则.”

“明天.可能是除掉邹茂最好的机会.难道你要错过.”

“准确的说.对孟阳龙來说明天是最好的机会.至于我……”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很是无所谓的道:“我不介意跟邹茂斗下去.我可以非常自负的说.邹茂根本伤不到我分毫.之前多林寺激战就是最好的例证.”

“如果孟老当时不阻止特警介入.后果又会如何.”

“特警不只威胁到我.也威胁到邹茂.这事真要是闹腾起來还不一定谁更倒霉.”冷笑一声.苍浩缓缓说道:“所以.我愿意跟邹茂继续斗下去.反倒是孟阳龙那边.邹茂如果动用老首长的关系.孟阳龙又得左右为难了.”

一直笑眯眯的舞兰说话了:“苍浩先生你真考虑清楚了吗.”

“沒错.”苍浩瞥了舞兰一眼:“兰组不想当炮灰.血狮雇佣兵也不是.”

“你真是个男人.我太喜欢了.”舞兰走上前來.突然掀开裙子.露出了雪白浑圆的大腿.也就是在这大腿之上.绑着一个枪套.舞兰从里面抽出手枪对准了苍浩的太阳穴:“不过真男人通常会死的很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