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血狮突击(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面容跟邹峰有些相似.苍浩直接问了一句:“你就是邹茂.”

“沒错.”邹茂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苍浩.沒想到啊.沒等我去杀你.你倒主动找上门來了.”

“老东西你太谦虚了.”苍浩哈哈一笑:“你特么可沒闲着.别说多林寺血战跟你沒关系.”

邹茂叹了一口气:“沒想到你赢了.”

房间里只有邹茂一个人.楼顶持续不断传來枪声.看來兰组还在与黑衣人交战.

苍浩注意到不远处有个酒柜.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又拎了一把椅子.坐到邹茂对面.喝了一口酒:“你大概也沒想到.我有胆子直击杀上门來吧.汉尼拔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我是这个理论坚定的拥护者.”

“听着.苍浩.血狮雇佣兵如此强悍.我过去确实沒想到.在多林寺你们赢了.又屠戮了我这么多手下.不过……”说到这里.邹茂不屑的笑了笑:“不要跟我引用那些名人名言.你只是一个军人.不是战略家.”

“沒想到你这老东西还挺有见地的.”苍浩哈哈一笑:“你说到点子上了.我告诉你.过去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最好的军人.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所以我的追求是成为战略家.”

“你太抬举自己了.”邹茂重重哼了一声:“苍浩.说到底.你也不过就是个炮灰.谁给你钱.你给谁卖命.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黄彬焕听到这话火了.冲上去把枪对准了邹茂的脑袋:“老东西.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

博尼则绕到另一个方向.一时间.血狮雇佣兵呈扇形把邹茂围住了.

邹茂看了一眼黄彬焕的枪口.满不在乎的道:“你们这么激动.只能证明我说对了.”

“你确实说对了.”苍浩喝了一口酒.又是一笑:“你看.你手底下这些穿黑西装的.一个个也都是军人出身.被我们几个人杀的人仰马翻.如果你手底下我有这样的炮灰.也就不至于沦落到眼下的地步.还有更重要的是……你以为你邹茂什么玩意.难道你不是炮灰.”

邹茂眉头锁了起來:“你什么意思.”

“我本來也是要干掉你的.但不一定是今天.”又喝了一口酒.苍浩接着道:“我今天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有人要你死.”

“这……”邹茂一愣.马上明白了:“孟阳龙.”

“既然你死到临头了.让你多知道一些也无妨.”苍浩耸耸肩膀:“听着.你的人脉确实很牛B.但认识人太多了.有时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你本就不应该來广厦.既然來了你也回不去.”

“孟阳龙这老家伙……”邹茂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俄顷又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如果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苍浩给自己重又倒了一杯酒.接着道:“其实.在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炮灰.你我不同之处在于.我是决定了自己命运的炮灰.而你身为炮灰却不自知.”

“苍浩你别说这些沒用的了.我不想跟你讨论人生.你也不配.”邹茂原本很冷静.可沒想到竟然孟阳龙想要自己的命.此时在暴怒之下已经无法保持理智:“苍浩.你杀了我孙子.这笔账不会完的.”

“我不想说你孙子邹峰有多该死.不过嘛……”苍浩拖着长音.缓缓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孙子让多少人失去了自己的孙子.”

“我不想知道这些.”邹茂用力一挥手:“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我们是统治阶级.这个社会是被少数人统治的.我们就是少数人中的一员.不要拿我孙子的生命跟那些屁民相提并论.”

“错.”苍浩缓缓摇摇头:“生命无所谓贵贱.生命的价值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身居高位或者多么富有而例外.今天你邹茂要死在这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你吓唬我.”

“不.我说的是事实……”又喝了一口酒.苍浩笑着道:“我很理解你为什么看不起屁民.但我必须提醒你.你的傲慢会让屁民越发愤怒.当这种愤怒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彻底摧毁你所代表的那一小帮人.邹峰之所以会死.就是死于他的这种傲慢.就算我不杀他也会有其他人杀他……当然.邹峰确实不是我杀的.不过我不想跟你解释这一点.你根本不会相信.何况.你死到临头.我也沒必要多费唇舌.”

“苍浩我看是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这一次我站在正确的立场上.当然要拿自己当回事了.何况我已经赢了.”又笑了笑.苍浩淡淡的道:“我刚才说过.生命的价值是一样的.不过价格不一样.今天如果我不杀你.就算把你手下那帮西装男全部宰掉.又有什么用呢.正相反.我也可以一个人不杀.但只要杀了你一个.你认为孟阳龙会怎样奖励我.”

说着话的同时.楼上的枪声开始平息了.看來兰组已经取得了优势.

不过.她们一直沒露面.应该在打扫战场.

“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苍浩放下酒杯.缓缓举起了冲锋枪:“邹茂.我做事一般不想做绝.但如果我今天不杀你.你肯定也不会饶过我.所以.我们现在來做一个了断……”

邹茂看着苍浩.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苍浩你真的以为自己赢了吗.”

苍浩一挑眉头:“难道沒有.”

“血狮雇佣兵的突击确实精彩万分.如果我有你们这样的手下.或许也不会面对这样的情景.不过……”邹茂缓缓站起來.冷笑着道:“我还是赢了.”

话音刚落.一扇隐藏在书架里的小门突然打开.几个人推搡着赵轩走了出來.

苍浩等人看到赵轩.全都愣住了.大家知道赵轩出了状况.却沒想到落在了邹茂的手里.

更重要的是.看押着赵轩的人中为首的那个.苍浩竟然认识:“杨玉洲.”

“又见面了.”杨玉洲得意洋洋的道:“怎么着.苍浩.沒想到吧.你特么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

“我真沒想到.原來所有这些事也有你的一份.我有点后悔对你太心慈手软了.”

“你尽情后悔去吧.”杨玉洲哈哈笑了几声.俯身对邹茂道:“邹老.你看我说的对吧.想要制服苍浩这帮人.就必须拿下他们的兄弟.”

“杨玉洲你这一次做得好.”邹茂嘉许的点点头.随后又对苍浩道:“据我所知.你们雇佣兵非常重视兄弟情义.把兄弟的生命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沒错.”苍浩怆然笑了:“这一局……你果然赢了.”

赵轩被捆得如同粽子一样.身上密密匝匝全是绳子.嘴上还封着胶带.

杨玉洲撕开胶带.笑嘻嘻的道:“快让你老大投降.”

“我呸.”赵轩把一口浓痰啐在杨玉洲的脸上.随后高喊:“老大别管我.开火.”

“艹.不识抬举.”杨玉洲恼羞成怒.抬手一记耳光.又马上把胶带重新封在赵轩的嘴上.

“你敢打我的兄弟.”苍浩指着杨玉洲说道:“你用哪只手打的.我就让你用哪只手还.”

“吓唬我.”杨玉洲满不在乎的笑了起來:“苍浩你还是少操别人的闲心.先担心自己会怎么死吧.”

“让你的手下全出去.”邹茂指了指黄彬焕等人.告诉苍浩:“接下來的事情由怎么两个解决.”

杨玉洲一直面对着苍浩.也就是说.背对着刚才进來时的那扇小门.

苍浩发现.三个身穿黑色皮衣的身影在小门后面一闪而过.其中一个有着丰硕的臀部.弓腰躲在了门后.样子看起來颇为性感.

是兰组.苍浩心里有数了.她们已经清理了顶层建筑.下到了这一层.

也就是说.她们知道现场情况.只要保持隐蔽.苍浩就有反转的可能.

但是.她们却无法突然袭击.把赵轩救下來.

因为杨玉洲带着好几个手下.全都把枪对准了赵轩.

兰组只有三个人.哪怕一个对付一个.杨玉洲的其他手下也会冲着赵轩扣动扳机.

苍浩叹了一口.对黄彬焕等人点了一下头.黄彬焕等人很不情愿的往后退去.

可就在退到门口的时候.黄彬焕突然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飞快放在地上.

博尼站在窗前.沒定邹茂和杨玉洲反应过來.如法炮制也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地上.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这间书房所有门窗前.都放上了这样一个盒子.

黄彬焕等人根本不用苍浩交代什么.似乎大家早就已经形成了默契.

按说.这样的盒子肯定是炸弹.苍浩坐在书房的正门前.脚下就有这样一个盒子.

如果真的爆炸.只怕苍浩第一个被炸死.反倒是邹茂和杨玉洲等人距离还比较远.

“这是要干什么.”邹茂一愣.不明白苍浩等人的用意.也沒阻止.

这个盒子是金属质的.长方形.墨绿色.上面印着一串英文字母.远远的看不清是什么内容.

“允许我介绍一下……”苍浩看出了杨玉洲和邹茂的疑问.淡淡的道:“这玩意叫阔剑地雷.学名叫定向雷.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越战时期.M国人发明的.这东西有个特点.那就是只向特定方向爆炸.以六十度角将预置破片和钢珠抛撒出去.”

杨玉洲和邹茂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发黑.互相看了一眼.

“你看.我脚下也有一个.不过我在后面.所以就算爆炸.我也不会受伤.”苍浩冲着阔剑地雷努了努嘴.接着道:“这个东西是红外触发.换句话说.只要你们靠近一定距离.马上爆炸.你们应该已经看出來了.这个房间所有出口现在都被阔剑地雷封住.而且射程刚好覆盖了这个书房.你们根本出不去.只能老老实实的在原地待着.只要乱动一下就会变成筛子.”

“苍浩你能别装B吗.”杨玉洲哈哈大笑几声.转身指了指身后那扇小门.正想要说点什么.那扇小门突然关上.然后牢牢地锁上.

兰组断绝了这个房间最后的退路.杨玉洲和邹茂完全被困住了.

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被抄了后路.脸色不禁有些发白.杨玉洲更是庆幸自己手里有人质.否则这个时候可能已经魂归西天.

“好吧.”邹茂思忖许久.突然哈哈一笑:“看來局面僵持住了.不过我还是胜利的一方.”

“哦.”苍浩似笑非笑:“你这么自信.”

“我已经老了.本來沒几天活头了.邹峰是我在世上唯一的寄托.”冷冷一笑.邹茂接着道:“既然你毁了我的寄托.我不介意跟你同归于尽.”

邹茂倒是英勇无畏.不过杨玉洲却怕死.马上看着邹茂说了一句:“邹老.咱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