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兄弟情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闭嘴.”邹茂恶狠狠瞪了杨玉洲一眼:“今天你既然來了.就别后悔.”

杨玉洲不敢说话了.身体不住的颤抖.脸色越來越白.

“苍浩.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你这个兄弟死了.今天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说着.邹茂满不在乎的哈哈大笑起來:“可你别忘了你兄弟的命毕竟在我手里.”

“我沒忘.”苍浩耸耸肩膀:“所以打算让你们给他陪葬.”

“死呢.当然是都要死的.关键是怎么死.”邹茂从一个手下那里拿过枪.对准赵轩的小腿扣动了扳机.

子弹直接洞穿过去.带着一抹鲜血.射在了墙上.

赵轩腿上前后两个洞.汩汩的往外冒着血.赵轩紧咬牙关强撑着不倒.看着邹茂几乎睚眦欲裂.

苍浩更是把牙咬得咯咯直响:“老东西算你狠.”

“我当然狠.”邹茂又是哈哈大笑:“我会让你兄弟死得非常惨.而且就是在你眼皮底下.怎么着.你來咬我啊.按照你自己说的.只要你现在往前迈一步.会就第一个被轰成一滩肉泥.”

苍浩真的要拼了.拎着枪往前走了一步.邹茂举枪就射.正中苍浩小腹.

苍浩捂着腹部.身体摇晃了几下.差一点倒下來.

“你想马上死.我可还想再活一会.”邹茂重重哼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枪:“苍浩.只要你往前再走一步.我另一发子弹就会打穿你的腿.”

“老东西我保证你是所有人当中死得最惨的.”苍浩紧紧捂着腹部.鲜血从手指头缝往外喷洒.

看着苍浩不断流着血.邹茂非常高兴:“既然大家都得死.能有这么多人陪葬.我和邹峰泉下都会满足的.”

事实上.邹茂说的沒错.现在形势太微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难活下來.

邹茂和杨玉洲一伙缩在一角.只要离开原地两三米.会立即触发阔剑地雷.

但他们毕竟挟持着赵轩.而只要赵轩沒有救出來.苍浩不但不能离开.甚至都不能反抗.

似乎.邹茂有更多一点主动权.他可以选择让赵轩先死.亦或是苍浩.

“这是一个逻辑判定问題……”邹茂冷笑着道:“如果我先杀了赵轩.你无所顾忌.肯定要跟我们拼命.当然我们事实上也沒办法从地雷的包围中逃出去.但是.如果我先杀了你.然后再杀赵轩.就多赚了一个.换句话说.邹峰的仇也就真正报了.你认为我会怎么选择.”

“先杀我.”苍浩脸色苍白:“我不想看着兄弟死在我的眼前.”

“够义气.”邹茂拍了拍巴掌:“我刚才说让你兄弟死在你面前.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先杀你.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们两个都会死得非常惨.我绝对不会给你们一个痛快.”

说着.邹茂再次扣动扳机.不过沒打苍浩的腿.一发子弹洞穿了苍浩腹部另一侧.

鲜血流淌的更多了.苍浩明明拿着枪在手里.却沒办法还击.

“场面很感人不是吗.”邹茂狂笑了起來:“这还真是兄弟情深啊.”

“我们这种人的情义.你不会了解的.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跟你那个狗崽子孙子凌驾苍生之上胡作非为.”苍浩怆然一笑:“幸好.你孙子已经死了.而你马上就会去找他.”

“不许这么说邹峰.”邹茂从狂喜变成暴怒.抬手又是一枪.这一次.子弹擦过苍浩的胸部.掠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你们这种人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呢……”苍浩把一口带血的痰啐在地上:“我呸.”

“呸也沒用.”邹茂似乎有些癫狂.挥舞着手里的枪高喊的道:“你们这些穷人.你们这些屁民.注定一生一世我要被我们踩在脚底下.你们杀了我孙子邹峰一个人.我就要让更多的你们这种屁民给我孙子陪葬.”

“來啊.”苍浩一摊双手:“來杀了我.”

邹茂觉得开枪已经不能泄恨.想要手刃苍浩.抬脚就要冲过去.

杨玉洲急忙拉住了邹茂:“邹老当心地雷.”

邹茂倒是沒说谎.今天血狮雇佣兵突然袭击.他很快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但是.他不能死在苍浩之前.所以停住了脚步:“你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我苍浩今天可以死在这里.甚至你可能会活下來.”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但我相信会有其他人把你送上断头台.”

“你太特么自信了.”

“你可以试试看.”苍浩微微一笑:“你竟然真以为是我杀了邹峰.这足以证明你糊涂到什么程度.你的糊涂早晚会断送你的.”

“我说过你不配跟我讨论这些.”

“可我偏要说……听着.邹茂.我跟邹峰之间的分歧.原本是价值观上的.他认为绝大多数人的命运应该让少数人來决定.这极少数人有着睿智的头脑和深远的见底.而他自己就是这少数中的一员.”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摇摇头:“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他有这样的思想.因为有你这样一个爷爷.可以说你的思想比他更进一步.如果让我评价的话你就是想做奴隶主.”

邹峰哼了一声:“有问題吗.”

“我告诉你.可能你们这种人真的很睿智很有见地.但你们在决定别人命运之前.是否应该征得人家的同意.你真的以为世上有天赋皇权这种事吗.”摇摇头.苍浩接着道:“更重要的是.你们忽视了人性.人是一种经受不住考验的动物.可能最初的理想确实是崇高的.但掌握了足够的权力和财富之后就会产生兑变.所有的理想都变成了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利和财富.并且去获得更多的权力和财富.甚至于为此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所以.邹峰这种人是可怕的.而你这老东西根本就特么不是人.”

杨玉洲本想对苍浩破口大骂.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话.可他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还觉得苍浩说的挺有道理.

再看邹茂.脸上变颜变色.很是难看:“你说完了吗.说完的话.你可以去死了.”

“我还沒说完……”苍浩重重喘了几口粗气.又道:“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我只有一个要求……”

“说吧.”

苍浩直接道:“给我兄弟一个痛快.

“艹.你兄弟痛快了.我们呢.”杨玉洲忙不迭的嚷道:“你把这些地雷拆了.”

“邹茂老东西你倒是条好汉.一点都不怕死.” 苍浩讥讽的笑了:“可你身边的人怎么这么怂.”

杨玉洲坐等着苍浩投降认输.可是苍浩和邹茂这一番对话下來.他算是听出來了.这两个人今天都不打算活着回去.

本來.杨玉洲面对眼下的形式就很惶恐.此时进一步演变成了恐惧.

沒等邹茂说话.杨玉洲哭丧着脸道:“邹老啊.是我把赵轩抓來的……我还年轻.你别让我……”

邹茂只是冷冷的盯着苍浩.沒有回应杨玉洲.好像根本沒听到杨玉洲的话.

此时.杨玉洲懊悔万分.他为了巴结邹茂.出主意抓了赵轩.却万万沒想到.事情竟会演变成眼下的样子.把他自己也卷了进來.

杨玉洲原本以为自己这边赢定了.无论如何也不想死在这里.不想为苍浩和邹家之间的恩怨陪葬.

见邹茂不理自己.杨玉洲一咬牙.竟然对苍浩说了一句:“我可以放了你的兄弟.你把地雷拆了.让我走.”

“你说什么.”邹茂一瞪眼睛.抬手给了杨玉洲一记耳光:“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我……”杨玉洲捂着脸.傻傻的看着邹茂:“邹老.这些事跟我沒关系啊……”

“我也不想让你卷进來.”邹茂似乎看起來疯了.根本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算你倒霉.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我也沒有办法.”

杨玉洲差点哭出來:“你们就让我走吧.”

“我到是想让你走.”邹茂冷冷一笑:“让你走就得拆地雷.但苍浩绝对不会拆.因为这是制约我们的手段.你还沒看出來.苍浩已经认输了.但要跟我们同归于尽.他兄弟.他自己.都不在乎死.但一定要让我们跟着一起死.”

“沒错.”苍浩嘉许的点点头:“老东西.虽然你够混蛋.不过也够了解我.”

杨玉洲傻了:“那……”

邹茂知道杨玉洲的打算.断然道:“想放人质.绝对不行.”

“可人是我抓來的……”

“那又怎么样.”邹茂打断了杨玉洲的话:“我算是看出來了.我只怕斗不过苍浩.本來我的手下就不是苍浩的对手.高层又有孟阳龙那老家伙袒护苍浩.现在我的优势.就是抓了苍浩的手下.我不能放弃这个优势.哪怕牺牲我自己.”

“你可以牺牲.我无辜啊……”杨玉洲终于哭了:“邹老.求求你.行行好.”

“让他闭嘴.”邹茂冲着手下使了个眼色.马上有两个黑衣人冲上去.把杨玉洲按在墙上.同时下了杨玉洲的武器.

“我赢了.”邹茂面部肌肉不住的抽搐着:“苍浩.我赢了.你去死吧.”

“不.”苍浩摇摇头:“是我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