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赢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茂不屑的大笑起來:“苍浩你说梦话呢吧.”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书房的一扇玻璃破碎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看押着赵轩的一个黑衣人胸膛被炸烂.

周围的人被溅了一身鲜血.毕竟他们是军人出身.马上反应了过來:“有狙击手.”

也就在与此同时.苍浩举枪扣动扳机.另外两个看押赵轩的人被爆头.

苍浩还要继续射击.然而弹夹空了.

一边换弹夹.苍浩一边高喊了一声:“高姐.现在.马上.”

那扇被封上的小门重新打开.兰组的三个人冲了进來.

“干掉他们.”邹茂狂吼着.举起枪就要对赵轩射击.然而又是“啪”的一声.他发觉感受不到自己的手臂了.

邹茂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轰碎.袖子空荡荡的垂落下來.正不住的滴着血.枪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这是邹茂第一次中枪.还被打的这么惨.可是很奇妙.却沒有感到疼痛.

他看着肩膀断裂处的白色骨茬和鲜红血肉.有点怀疑这一切是在做梦.结果就这样傻傻愣在那里看着.

邹茂之前交代过.一旦情况有变.第一时间打死赵轩.

两个黑衣人要对赵轩射击.却被窗外射來的子弹几乎同时击毙.

赵轩就势往地上一躺.用腿先是扫倒了一个黑衣人.随后滚到了一旁去.躲在沙发下.

这个摔倒的黑衣人正要从后面进攻高雪轩.这样一來.高雪轩就被争取了时间.

高雪轩转过身來.双手的乌兹冲锋枪同时开火.随着近似于“兹兹”的枪声响起.这个黑衣人的胸膛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一个黑衣人又要去杀赵轩.柏朗一个箭步冲上去.膝盖提起正中面门.

紧接着.柏朗弓腰一记扫堂腿.把这个黑衣人放倒在地.跟着抬手一枪爆头.

一个黑衣人从侧面要进攻柏朗.舞兰冲了上去.高高跳起.双腿夹住黑衣人的腰盘.身体却还平躺在半空中.

随后.只见舞兰以黑衣人为圆心.竟然转了一个圆圈.

黑衣人无法保持平衡.摔倒在地.舞兰双膝跪下.上身靠了过來.双手扳住头颅用力一拧.黑衣人的颈椎登时就断了.

舞兰的身手跟柏朗截然不同.柏朗刚硬强劲.舞兰则是阴柔有力.

一个黑衣人从后面冲过來.舞兰右腿高高抬起.直接搭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还沒等对方反应过來.舞兰用腿把对方勾倒在地.接着另一条腿也缠了上去.双腿夹住对方的脖颈用力一错.就像刚才一样.这个黑衣人的颈椎也断了.

黄彬焕和博尼、冷瞳一直沒走远.就守在外面.里面枪声刚刚响起.他们立即冲了过來.

在邹茂的目瞪口呆之中.他们冲到了地雷的前面.而地雷却沒有被触发.

黄彬焕在最前面.抽出匕首.直直的刺进了一个黑衣人的腹部.

冷瞳也不示弱.钢拳往前一捣.一个黑衣人的胸口就塌陷了进去.肋骨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在血狮雇佣兵和兰组的夹击之下.残存的黑衣人先后毙命.等到邹茂回过神來.看到的只是一地的尸体.

至于杨玉洲.身体靠在墙上.双眼瞪得大大的.也不知道是被吓呆了.还是被吓昏了.

“你……你……”邹茂嚅嗫着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发子弹射进來.直接炸断了他的腿.

“你看……”苍浩摇晃着身体走了过來.面容惨白:“我说过.我赢了.”

“你……确实赢了.”邹茂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來:“输在你手里.也算我死得其所.”

“今天从一开始你只有这句话说对了.”苍浩满意的点点头:“能死在血狮雇佣兵的手里是你的荣幸.”

“可惜啊.孙子……”邹茂长呼了一口气:“爷爷不能替你报仇了.”

今天的袭击从一开始.邹茂似乎就已经丧失了理智.此时他断了一条腿和一条胳膊.躺在那里就像传说中的人彘一样.

然而他似乎沒有一点疼痛的表示.反而不住的狂笑着.笑声中充斥着愤怒、不甘和哀伤.

鲜血不断的从胳膊和腿部的断口涌出.在邹茂身下形成一大滩血迹.把邹茂的身体染得通红.使得这情形看起來更加可怖.

黄彬焕把赵轩松绑.赵轩一瘸一拐的走过來.捡起一支枪.把枪口抵在邹峰的额头上:“老东西你去死吧.”

苍浩阻止了:“别开枪.”

赵轩不解:“为什么.”

“他这个样子已经救不活了……”缓缓摇了摇头.苍浩的声音越來越无力:“让他就这样死在痛苦之中.对他是最好的惩罚.”

“有道理.”赵轩把枪收了起來.冲着邹茂哈哈一笑:“拜拜.你这老东西.”

苍浩一指杨玉洲:“该你了.”

“我……你……”杨玉洲双腿不住的打颤:“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碰我一下.我就……”

“我管你是谁.”苍浩冷笑一声:“就算你爸是李刚.今天也救不了你.”

杨玉洲彻底怂了:“求求你.别杀我.”

“我不会杀你的.”苍浩说着.抬手就是一枪.射穿了杨玉洲的大腿.

杨玉洲惨叫一声.坐到了地上:“你……敢拿枪打我……”

“记不记得我刚才说过什么.你用哪只手打我兄弟.我就要你哪只手.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我还是要你一条腿吧.老老实实在家养伤.省得再出去祸害别人……”苍浩说着.身体又要摇晃了几下:“现在赶紧走.或许你还能保住这条腿.要是失血过多.就只能截肢了.”

人在强力意志支撑之下.往往会有奇迹般的举动.本來杨玉洲痛的就要昏死过去.听说有可能要被截肢.竟然从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跑了.

“我赢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支撑着自己的意志也松懈了.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战斗已经获得了胜利.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撤离现场.兰组和血狮雇佣兵直接把苍浩带走.再不理会邹茂.

今天.被意志支撑着创造奇迹的不只有苍浩和杨玉洲.还有邹茂.

就像苍浩说的一样.他受伤太重.已经救不过來了.然而他竟然还一直沒断气.

兰组和血狮雇佣兵离开后半个小时.一辆宝马停在山顶别墅外棉.周大宇从车上下來.

刚一走进别墅.周大宇就闻到了一股呛鼻子的血腥味.急忙拿出手帕捂住鼻子.

“我滴妈呀.”周大宇嘻嘻一笑:“怎么死了这么多人……我周大宇运气真好啊.要是早來一个小时.只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周大宇來到二楼书房.知道邹茂在这里.结果.邹茂和周大宇见了最后一面.

看到周大宇.邹茂无力的一笑:“我输了……”

周大宇刚才还笑嘻嘻的.满不在意.可是看到邹茂马上变得一脸凝重:“我会帮你报仇的.”

“幸好.今天你沒在……”喘了几口粗气.邹茂又道:“周大宇.邹家待你不薄……”

周大宇用力点点头:“我知道.”

“我有一些财产.留给你……”邹茂越说.声音越低:“用我的这些钱.帮我和邹峰报仇.全靠你了……”

周大宇用力握住邹茂的手:“你尽管放心.”

马上的.邹茂趁着神智还有一丝清醒.交代了后事.

也就是知道了如何获得邹茂的遗产之后.周大宇脸色重又变得笑嘻嘻的:“邹老.你知道吗……”

邹茂本來已经闭上眼睛.此时努力重又睁开:“什么……”

“其实杀了邹峰的确实不是苍浩.”周大宇说着.抬手用力拍了拍邹茂的脸:“是我把邹峰从楼上推下去的.应该说.之前用來打倒邹峰的那些证据.也是我弄出來的.”

“你……”邹茂听到这些.脸色涨得通红.挣扎着就要从地上爬起來.

“胳膊和腿都沒了.你还折腾什么啊..”周大宇推了邹茂一把:“你真特么是个老糊涂.”

邹茂拼劲残存的力气喊了一声:“周大宇……我瞎了眼.竟然相信你.”

“我向你保证.你不是第一个被我蒙蔽的.也不是最后一个被我骗的.”周大宇说着.又拍了拍邹茂的脸:“说真的.我都有点开始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你……你……你这个小人.”

“沒错.我是小人……物.你特么是大人物.”周大宇用力掐了掐邹茂的脸:“你们这些大人物自以为可以决定我们这些小人物的命运.现在偏偏被小人物打倒在地.感觉如何啊.”

邹茂想哭.欲哭无泪.想跟周大宇拼命.奈何已经沒有了半点力气.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个大人物的.你留给我的钱我会好好利用.”叹了一口气.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你就安心上路吧.”

邹茂长叹了一声.旋即终于哭了起來:“我……死不瞑目.”

“说到死.我还真有点佩服你.竟然撑了这么久.”周大宇从地上捡起一支枪.对准邹茂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