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休假式治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雪轩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我想说的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道主义才会必胜.”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这辈子打了太多仗.见过太多人间惨剧.所以我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一时胜负在于力.长久胜负在于理.这个理就是人道主义.只有坚守这个精神才会战无不胜.所以我从不为自己时而心软感到惭愧.正相反的是我很骄傲.”

“说得好.”高雪轩轻轻拍了拍手:“你这些话也是给我上了一课.”

叮嘱苍浩注意身体.高雪轩起身告辞了.刚好这个时候.孟阳龙打來电话:“身体怎么样.”

“死不了.”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受伤是常事.只要当时不咽气.老子就能活下來.”

“那我放心了.”孟阳龙满意的点点头:“今天的事情你做得好.铲除了邹茂就是少了一个心腹之患.以后再不怕有人反击了.”

“你的老首长那边呢.”

“我会想办法解释的.”提起老首长.孟阳龙就有些不太自在:“对了.有件事很奇怪.我监控到邹茂死了之后.他一些账户里的资金发生转移.去向不明……”

“哦.”苍浩一笑:“被人划走了.”

“那些钱是邹茂的合法财产.摆在明面上的.只要有密码就可以划走.”顿了顿.孟阳龙接着道:“我监控这笔资金是想看看有谁会接手.但我失算了.对方手段非常高超.这笔钱在几个假身份开立的账户里转了几圈后去了海外.根本追踪不到最后落到谁的手里.”

“我明白.你想知道.是不是会有人给邹茂报仇.其实不用这么麻烦……”苍浩呵呵一笑:“是周大宇.”

“那个小人物.”

“其实我也是小人物.孟老.别轻视小人物.”

“那倒是.”孟阳龙狐疑的问:“可你有证据吗.”

“沒有.只是推测.但我的推测很少出错.”摇了摇头.苍浩接着道:“周大宇先是邹峰的亲信.然后做了邹茂的助手.对邹家的事情必然了解.突击时.他不在山顶别墅.幸免于难.所以他接手这笔钱的可能性最大.”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静观其变.”苍浩告诉孟阳龙:“周大宇做事很谨慎.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既很难找到他.他肯定也对安全做了充分防范.”

“你觉得把他通缉呢.”

“我可以直接杀了他.但我不赞同动用警力.”

孟阳龙不解:“为什么.”

“他确实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沒有证据.而警察的行动应该建立于证据的基础上.”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如果今天可以沒有证据抓一个坏人.明天就可以沒有证据抓一个好人.”

“我挺沒想到.你这人做事这么有原则.不过太有原则未必是好事.”意味深长的一笑.孟阳龙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吧.”

苍浩确实需要休息几天.但公司那边不好处理.因为拆迁指挥部已经解散.苍浩沒有任何理由不按时上班.

想了想.苍浩给曹志鸿打了个电话:“我请几天假……”

“你请假应该跟人力资源那边打招呼.为什么跟我说.”曹志鸿马上问:“是不是你有什么事.”

“沒什么.我不是说过吗.旧城改造计划公布后.会让公司股价节节上扬.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先套牢姚军辉他们的资金……”笑了笑.苍浩很轻松的道:“我就是出去忙这个事.”

“你沒骗我吧.”

“我为什么骗你.”

“你……是不是自己遇到什么状况.”沒等苍浩回答.曹志鸿接着道:“我一直都沒告诉你.其实你在外面的那些事情.我多少也有耳闻.我大致知道你今天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很为你的安全担心.”

“干爹.放心.我安全沒问題的.”苍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轻松:“我真的是出去忙投资的事情.”

刚好这个时候.赵轩进來了.听到苍浩的话.一个劲挤眉弄眼.

苍浩挂断曹志鸿的电话.问了一句:“你吃错药了.”

“老大你也有干爹了.”赵轩笑嘻嘻的道:“不是美女才认干爹吗.”

“我这个干爹是真正的干爹.我认这个干爹的时候.‘干爹’这两个字还沒被搞臭.那个时代.蔬菜是可以放心吃的.猪肉里面是不掺水的.城管是不敢打人的……更重要的是.那时我身边沒有你这样的衰人.”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你小子管好的臭嘴.”

赵轩干笑两声:“开个玩笑嘛.”

苍浩缓和了语气:“话说你小子沒事吧.”

“沒事.一点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长呼了一口气.赵轩一字一顿的道:“能跟老大你混真好.”

“废话.老子这几枪可是因为你才挨的.”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警告你.以后在战斗前.不许做大保健.”

赵轩一脸委屈:“我真的是去洗澡.不是做大保健.”

再说曹志鸿那边.刚放下电话.曹雅茹就來了.

自从苍浩上次來过曹志鸿的办公室.曹雅茹有事沒事都过來找父亲.无外乎就是想知道苍浩到底跟曹志鸿说了什么.

曹志鸿正在处理工作.也沒怎么往心里去.随口告诉曹雅茹:“苍浩要请几天假.”

“为什么他不跟人力资源那边打招呼.”曹雅茹冷笑一声:“我知道.虽然张培顺死翘翘了.但人力资源那边全是张培顺的嫡系.苍浩过去请假肯定要被刁难的.”

曹志鸿一边在文件上签字.一边点点头:“我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可是他为什么给你打电话.而不是我.好像我才是他的主管领导吧.”沒等曹志鸿回答.曹雅茹又道:“因为你是他干爹.这就是他的靠山.”

“你胡说什么呢.”曹志鸿抬起头.有些不满的看着女儿:“他不过是请两天假.就这么点事情.哪让你这么多牢骚.”

“本來事情不大.我就是讨厌他以权谋私.今天他能在你这请假.明天就可以仗着你在公司胡作非为.”

“你來公司这么长时间了.苍浩有胡作非为吗.”

“他投靠姚军辉算不算.”轻哼一声.曹雅茹接着道:“爸.我今天很不高兴……”

曹志鸿冷笑一声“看出來了.”

“不高兴不只因为他.还因为你.”

“说说看为什么.”

“我能理解.或许苍浩在姚军辉身边是卧底.其实是想帮助干爹你……所以你才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

曹志鸿听到这话沒出声.心里却是感慨.这个女儿倒是沒糊涂到底.还是看清了真相.

熟料.曹雅茹接下來的话.却不是那么理智了:“但是.他会把计划告诉你.而你们两个沒有一个告诉我.为什么.”

“我觉得你到应该反省一下自己.”

“我有什么可反省的.”曹雅茹怒气冲冲的道:“我才是这家公司的所有者.我兢兢业业的工作.完全是为了这家公司的未來.为此我甚至基本沒什么业余生活.但是.当别人在决定这家公司命运的时候.竟然瞒着我什么都不让我知道.而这个所谓‘别人’.一个是我青梅竹马.另一个则是我父亲.这让我该怎么想.”

“正因为我是你父亲.所以我足够了解你.有些事情不能让你知道.”顿了顿.曹志鸿一字一顿的道:“至于为什么不能.我说过了.你反思一下自己处事的方法.对人的态度……等等所有这些.总而言之一句话.别人不是沒有理由这么做的.”

“好.”曹雅茹微微一笑:“我辞职.”

“什么.”曹志鸿被这话吓了一跳:“你持有公司大比例股份.怎么可以辞职.”

“既然我能力不济.德才不足.那我不做总裁了.只做个董事.”曹雅茹挑衅似的说道:“爸你亲自來担任总裁怎么样.”

“当初决定收购这间公司.我们已经说好了.就是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所以让你來主导一切.”曹志鸿拍了一下桌子.恼火的道啊:“我说了你两句.你就撂挑子不干了.这是什么态度.”

“我就是这态度.”曹雅茹轻哼一声:“既然什么都不让我知道.我就干脆不管了.有问題吗.”

“你……我希望你是赌气才说这话.”

“不是赌气.我已经思考很久了.我觉得这是解决当下我们三个人矛盾最好的方法.”

“好.”曹志鸿冷笑一声:“我也思考过.你今天变得这样刚愎.完全是我骄纵的结果.既然如此.我有必要重新教育你一下.你既然想辞职那我就批准好了.”

“什么.”曹雅茹惊呆了.她本來是想用辞职要挟父亲把苍浩的计划告诉自己.却沒想到父亲竟然同意了.

不过曹志鸿给曹雅茹留了一些余地:“我不会正式免去你的职务.只是暂时停止你履行总裁职务.马上召开高管会议下达这个消息吧.”

高管会议马上召开.曹雅茹列席了.不过却沒坐在总裁的位置上.

曹志鸿根本不看曹雅茹.只是用非常和缓的声音说道:“鉴于曹雅茹总裁身体不适.短时间内停止履行总裁职务.接受休假式治疗.总裁一职暂时由我兼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