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曹雅茹被免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志鸿一语既出.满座皆惊.高管们面面相觑.

各个派系心里都在打鼓.眼下摊牌在即.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曹雅茹倒是淡定得很.悠然自得坐在那里.时常喝了一口咖啡.也不看曹志鸿.

“这次开会就这个事.”曹志鸿站起身來宣布:“散会.”

姚军辉派系离开会议室后.齐聚姚军辉办公室.商议对策.

“狗屁休假式治疗.明明曹雅茹就是被免职了.”张玉杰一摊双手:“谁知道出了什么事.”

迟春新长呼了一口气:“我觉得.应该不是曹雅茹主动请辞.否则刚才开会就会是曹雅茹自己提出休假.而不是曹志鸿代为宣布暂时停止总裁职务.”

“沒错.”陈广龙点点头:“沒人知道这对父女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姚军辉倒了一杯酒.还沒等喝.就说了一句:“我觉得.他们在公司某些计划上产生分歧.进而产生争吵.进而曹志鸿一怒之下给曹雅茹免职.这个完全是可能的.别忘了.曹志鸿的这个决定留了个小尾巴.那就是‘暂时’.也就是说.只要有必要.曹雅茹随时可能复职.”

陈广龙问道:“休假式治疗当然是个借口.这个是明摆着的.关键是曹家父女因为什么吵了起來.”

姚军辉喝了一口酒.眉头紧锁:“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沒人知道这对父女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但这对父女自从來了公司之后分工合作.从沒有发生过工作上的摩擦.能让他们两个吵起來.这件事一定非同小可.”

张玉杰一字一顿的道:“现在的关键是这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什么影响.”

姚军辉冷冷的道:“有一点毋庸置疑.曹家父女都是我们的对手.他们两个共同的目标是保持公司的所有权.区别只是具体手段有所不同.”顿了顿.姚军辉狐疑的道:“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们争吵的导火线就是跟我们有关.”

迟春新问道:“难道是曹志鸿对曹雅茹的做法不满意.打算亲自对我们出手了.”

“有这个可能.”姚军辉点点头:“到目前为止.我们跟曹雅茹之间的过招.大抵是按照套路來的.曹雅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预料之内.可以说很多事情她必然会这么做.但曹志鸿这个人不一样……”

陈广龙直接说了一句:“这个人水很深.”

“沒错.”姚军辉又点了一下头:“表面看起來.这个人有点情绪化.比如当初刚來公司.就立马跟苍浩來了一个拥抱.让大家觉察到他俩的关系.但另一方面.这个人平常很少说话.也很少亲自处理什么事情.我们无从揣摩到他的想法.根据我接人待物的经验.其实情绪化的人更不容易对付.就是因为你猜不到他是怎么想的.他做事完全可能不按套路出招.”

“这么说有点麻烦啊.”张玉杰挠挠头:“我们计划进行到眼下这一步.任何一个微小的变数.都可能让我们全军覆沒.”

姚军辉毫不犹豫的道:“也正因为计划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必须坚持到底.”

迟春新问了一句:“计划不作调整.”

“怎么调整.还來得及调整吗.”冷笑一声.姚军辉毫不犹豫的道:“按照原定计划执行到底.”

陈广龙这个时候问了一句:“苍浩呢.怎么沒來.”

苍浩疏忽了一件事情.跟曹志鸿请了假.却沒跟姚军辉打招呼.

而曹志鸿刚才在会上也沒提苍浩请假的事情.结果在座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张玉杰直接说了一句:“这小子是不是反水了.”

姚军辉瞪了张玉杰一眼:“你这么这么说.”

“这小子好好的就特么失踪了.刚好在这个时候公司人事变动.你让我怎么想.”张玉杰冷笑一声.略有点挖苦的补充了一句:“姚总忘记了丁晓红的教训.”

“沒错.”陈广龙点了点头:“姚总你也沒料到丁晓红会掌握我们的计划.可以说苍浩突然反水出卖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丁晓红的教训.”姚军辉冷笑一声:“我看你们是有点缺教训了吧.这是你们应该跟我说话的态度..”

眼见姚军辉要发火.陈广龙和张玉杰不敢出声了.

“我告诉你们.如果苍浩真反水了.刚才给我们开会的就不是姚军辉而是警察.”顿了顿.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道:“你们别跟我说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少条经济法.”

张玉杰有点不服气的说了一句:“那……苍浩……”

姚军辉毫不犹豫的给苍浩打了一个圆场:“我派他去外地办点事情.过几天就回來.”

张玉杰穷追不舍:“什么事.”

“我的私事.”姚军辉看着张玉杰.冷笑着道:“怎么着.张总.我的每件事情都要向你请示汇报吗.”

张玉杰干笑两声:“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姚军辉重重哼了一声:“我告诉你们.我很信任苍浩.胜过你们在场每一个人.所以我的一些私事也会交给他办.至于我为什么这么信任苍浩.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在背后从不会随便指责你们在座任何一个人.”

张玉杰等几个人听到这句话.都有些脸上发烧.

“随意指责别人这是一个人品问題.”顿了一下.姚军辉又道:“我明白.你们担心安全.因为你们身家全部投了进去.但沒有任何理由的怀疑和猜测.如果已经超出了安全界限.就完全是人品问題.”

张玉杰咳嗽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姚军辉不耐烦地摆摆手:“不管什么意思.我有点累了.你们出去吧.”

几个人起身告辞.姚军辉看着他们离开.马上拿出手机给苍浩打了个电话:“你在哪.今天为什么沒來上班.”

苍浩马上想起自己太疏忽了.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沒跟姚军辉请假.只能尴尬的道:“我受伤了.在医院.”

“什么.”姚军辉大吃一惊.急忙问:“伤的重吗.在哪个医院.”

“沒什么.就是皮外伤.可能要休息几天.”苍浩叹了一口气:“我正要跟你请假.你就把电话打过來了.”

“你到底怎么受伤的.”

“在外面喝多了.跟人家打架.”苍浩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说出实情.但不能真的全说出來.需要加工一下:“对方是个二代.找來不少人.”

“你真的不要紧吗.”姚军辉马上道:“我去医院看看你.”

“不用了.”苍浩回绝了:“警察在做笔录.你來也挺不方便的.再说了.让对方知道你來过.也不太好.”

姚军辉在广厦也算是名人.有头有脸的人很少有不知道姚军辉的.所以姚军辉也不愿意轻易抛头露面:“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吧.”

“放心.”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跟我打个招呼.唐志宏在警方有很多关系.”

“我知道.”苍浩随口扯了个谎:“对方已经同意赔偿了.还有两个人被拘留了.我打算事情就这么拉倒吧.”

“那就好.”姚军辉长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公司今天出了大事.曹雅茹被免职了……”

“什么.”这一次轮到苍浩大吃一惊了:“她是董事总裁.除了董事长曹志鸿.谁还能免她的职.”

“还就是曹志鸿把她免职了.”大致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姚军辉告诉苍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又不见人影.张玉杰他们怀疑是你反水了.”

“抱歉.姚总.是我欠考虑了……”

“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及时告诉我.”姚军辉叮嘱苍浩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自己.随后挂断电话.

苍浩躺在病榻上思索片刻.大致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曹家父女导火索肯定是因为自己.

曹雅茹和曹志鸿刚來公司之初.苍浩很努力的保持各方面关系的平衡.所以沒产生什么冲突.

但随着姚军辉计划的推进.形势变得越來越紧迫.曹雅茹的性情也变得越发刚愎.

在这种情况下.苍浩与曹雅茹的冲突是必然发生的.而曹志鸿又必然站在苍浩这一边.只是苍浩沒想到事情竟然会闹到曹雅茹被免职这么严重.

就在苍浩为此感到头痛的同时.行踪诡秘的周大宇來到一间小饭店的包房.郑跃军已经等在这里了.

郑跃军直接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山顶别墅被血洗了.”

“你又要怀疑我.”周大宇冷冷一笑:“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更重要的是.邹茂带了那么多手下.我哪有力量一路突击.从山脚杀到山上.”

“是苍浩.”

“还能是谁.”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感到幸运的是.我当时沒在场.捡了一条命.不过.我还是见到了邹茂最后一面.你猜怎么着.”

“你说.”

“邹茂留给我了一笔遗产.”周大宇很郑重的道:“让我帮他报仇.”

“先不说邹峰和邹茂到底是不是你杀的.我觉得你小子最大的本事是能让别人相信你.”郑跃军哈哈一笑.挖苦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