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快刀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我就不明说了.我能让邹家爷两个相信我自然是有原因的.”周大宇轻哼一声.意味深长的道:“不管怎么说吧.虽然邹茂是苍浩杀的.不过我怀疑是高层有人想要邹茂的性命.苍浩只是借力打力罢了.”

“为什么这么说.”

周大宇反问:“你们警方的行动难道你自己不掌握.”

邹峰一死.虽然郑跃军安然无恙.却也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对警方内部的事情所知甚少.他有点尴尬的道:“我这两天比较忙……”

“我接到消息.就在袭击当天早晨.特警、武警和好几个部门.在附近地区举行反恐演练.不许任何人进出.我很好奇的看了一下地图.发现演习区域正好把山顶别墅给封锁了.也就是说沒有任何人能进入这个区域.很显然.这是给苍浩创造条件.能够从容收拾邹茂.”顿了顿.周大宇似笑非笑的道:“能够同时调动这么多部门.而且让这些部门真的以为这只是演习.沒有够级别的官员做不到这一点.也不知道邹茂临死前有沒有觉察到.其实他根本无法离开山顶别墅.只有坐以待毙.”

郑跃军倒吸了一口凉气:“原來如此.”

“我很惊讶.你怎么说也是个支队长.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看來你周大宇很聪明.能够充分利用邹峰留在警务系统内部的嫡系.不过你也别看不起我……”郑跃军说到这里.一声冷笑:“别忘了你可有求于我.”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沒有半点看不起你.只是想让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如果你不跟我保持团结.下场可不妙.现在你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接下來就可能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直至彻底失去自由甚至生命.”周大宇给郑跃军递上一根雪茄.很关切的问:“话说我请你帮的忙怎么样了.”

“你找我就是找对人了.”郑跃军提高声音喊了一声:“进來吧.”

话音刚落.从外面进來一个小伙子.看起來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他长得很瘦小.身高差不多也就一米七左右.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

虽然短斧手平常也穿西装.不过他跟短斧手又不一样.短斧手看起來很绅士.而他则吊儿郎当的.

也就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架势.让周大宇有点看不起:“这一位是……”

“我叫快刀手.”小伙子嘿嘿一笑:“你这么称呼我就可以了.”

“快刀手.”周大宇有点不屑的笑了:“你们杀手特别喜欢让别人称呼自己的代号吗.”

“尽可能的.我们不愿意暴露真实姓名.其实就算暴露了也沒什么意义.”快刀手不用周大宇招呼.直接找个位子坐了下來:“普通姓名.不会给别人留下太深的印象.代号却不一样.一般來说.记住代号比记住姓名要容易.更重要的是代号可以体现出这个杀手的特点.”

“是吗.”周大宇听到这番话.对快刀手更是有些看不起了.因为废话太多.

“还有.我当杀手是迫不得已.我以杀手面貌出现的时候.我叫快刀手.当我用自己真正的名字.我过着普通人的平凡生活.我希望把这两种生活区分开來.”快刀手撇了撇嘴:“你还有什么问題吗.”

“你也不怕精神分裂.”周大宇随口问道:“你知道短斧手吗.”

“听说过.沒接触过.他鼎鼎大名的连环杀手.我和他不一样.他杀人是为找乐子.我当杀手是为了钱.”快刀手说着.又撇了撇嘴:“所以我开价很高的.”

周大宇直接就道:“价钱.不是问題.身手如何才是问題.”

“你想考验一下我.”

周大宇叼上雪茄:“你说呢.”

快刀手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扬手.周大宇沒有感到任何异样.只是觉得似乎有一阵微风拂面而过.

“我再说一遍.只要你身手让我满意.最不是问題的就是钱.”周大宇说罢.抽了一口雪茄.却发现抽进來的全是空气.可他刚才明明已经把雪茄点燃了.

郑跃军咳嗽了一声.指了一下那根雪茄.

周大宇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雪茄竟然被削去了一半.燃烧的那一截已经掉落在地板上.

更重要的是.人体所直接接触的东西只要被触动.身体就会有受力感.哪怕是极其轻微的.

而周大宇刚才明明沒有任何感觉.哪怕就算是觉察到雪茄被轻轻碰了一下.多少也说得过去.

速度太快了.周大宇惊讶地说了一句:“快刀手……人如其名.”

快刀手嘿嘿一笑:“谢谢夸奖.”

快刀手说着.一抬手.周大宇这才发现他手上多出來一把造型古怪的弯刀.想來刚才就是这柄刀把削掉了雪茄.

周大宇把雪茄扔到一旁.直接告诉郑跃军:“这个人我要了.”

“你满意就好.”郑跃军点点头:“我只负责引荐.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你们两个自己的了.”

郑跃军沒明说.周大宇倒是听出來了.那意思是开价必须让快刀手满意.

周大宇毫不犹豫的开了一张支票递给快刀手:“三百万.这还只是头期.只要你做事让我满意.以后你每个季度都会是这个报酬.”

“一年下來就是一千多万.而且完全免税.不错.周先生很大方.”快刀手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沒去接那张支票:“有些话要说在前面.”

周大宇点点头:“请讲.”

“我是杀手.但不是保镖.”快刀手看着周大宇.很认真的道:“杀掉一个人.保护一个人.这是矛跟盾的关系.我是持矛的人.但我不善于用盾.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周大宇哈哈一笑:“你小子实在.我喜欢.那么我也就跟你直说了吧.我现在需要用人.因为我手下缺人.只要你是人才我就收纳.我希望能够招贤纳士.天下英灵尽來归.那么你又懂我的意思了吗.”

“懂了.听起來.你有点广收门客的意思.”

“沒错.”周大宇用力点点头:“更何况还真有一个人是我要杀的.”

“谁.”

“苍浩.”

“苍浩.”快刀手侧头想了想:“沒听说过这个人.小人物吧.”

“他不是小人物.如果说他另一个名字.你一定知道……”顿了顿.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血狮杰罗德.”

“是他.”快刀手果然听说过这个名字.神情变得非常严肃:“你要杀掉大名鼎鼎的雇佣兵之王.”

“是……”周大宇本來想告诉快刀手.自己想杀苍浩也不是现在.因为自己力量还不够强大.条件也不成熟.

熟料快刀手打断了周大宇的话:“那就尽快动手好了.”

周大宇一愣:“尽快.”

“我很有兴趣跟传说中的血狮一较高下.”快刀手说着.情绪颇为兴奋:“这单生意我接了.如果我真的能杀了血狮.以后我的价格可就要翻倍的涨了.”

“你小子还真是爱钱.”哈哈一笑.周大宇说道:“不过.如果你真能杀了苍浩.钱又算什么呢..”

再说苍浩这一边.

在病房无所事事的玩了一个星期的游戏.苍浩决定出院了.现在是情况每天都有变化.多耽误一天就可能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曹雅茹被免职这件事情就是预料之外的.也正因为曹家父女翻脸这样的事都发生了.也就再沒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

回到公司上班.气氛倒是很平静.沒有一个人讨论曹雅茹的免职.

当然.这不是因为大家真的不关注.而是大都在私下讨论.表面上必须保持公司的和谐稳定.

苍浩刚在办公室坐定.吕嘉琦一蹦一跳的來了:“苍总啊……”

苍浩对这个小秘书非常头疼:“什么事.”

“昨天我爷爷來电话.说我最近懂事了许多.要感谢你的教导.”

“客气了.”苍浩干笑两声:“我哪里有资格教导你什么.”

“然后呢.我也想过了.自从來公司上班.我也确实成熟了不少.”吕嘉琦侧头想了想:“为了报答你.我决定……”

苍浩赶忙把椅子往后靠了靠.唯恐吕嘉琦下一句话就说:“我决定以身相许.”

“我今天发薪水了.我决定给你买套衣服.作为报答.”

“这个……就不需要了吧.”苍浩觉得女孩子一般只会给男朋友买衣服.自己穿着吕嘉琦买的衣服上班.只怕大家会误会.

熟料吕嘉琦又道:“我跟大家商量过了.大家都觉得.确实有必要给你换套衣服.”

“什么.”苍浩有点恼火.这帮人是不是闲的蛋疼.一个个不好好工作.反而來关心自己穿什么衣服.

“大家一致认为你穿衣服实在沒什么品味.”

“我天天上班.要穿职业装的.这玩意就那么两个样子.不是黑色的就是灰色的.再就是两粒扣、三粒扣、四粒扣的.要什么品位.!”

“你看.你这么一说.真显得你沒品味了.”吕嘉琦轻叹了一口气:“下班等我.我带你逛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