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的极品女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觉.”张兴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追随姚军辉别有用心.包括你帮忙穿针引线让姚军辉认识我.让我操盘曹氏地产的收购.其实全都是为了你接下來的计划铺垫.”

“沒错.”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苍浩也沒有否认的意义:“我真正目的是帮助曹雅茹保住曹氏地产.”

“那么我又能做什么.”

“我有一个计划.可以让姚军辉一伙瞬间赔光所有钱.这需要你帮忙.”

张兴昱喝了一口酒:“你够狠啊.”

“恕我直言.”苍浩耸耸肩膀:“我觉得你作为一个资本大鳄.从來不会觉得世上有‘狠’这回事.”

“好.沒错.我作风确实很辣.不过嘛……”张兴昱打量着苍浩.缓缓说道:“我帮姚军辉操盘.然后又下套搞得姚军辉倾家荡产.以后我在这一行还有什么声誉可言.”

“声誉重要还是利益更重要.”其实.苍浩觉得张兴昱依然沒什么声誉了.自己对金融圈不甚了解.都听说过张兴昱的大名.可以说.此人如同瘟神一般.让人避之唯恐不及.也只有姚军辉胆子大到了敢跟他合作.

张兴昱一挑眉头:“什么利益.”

“按照我的计划.只要你跟着姚军辉反向操作.采用对敲的方式.最后姚军辉一伙的钱就会落到你的手里.”一摊双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他们这帮人的钱可不少.”

“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张兴昱哈哈一笑:“我已经足够有钱了.我现在追求的是有挑战性.而你给我提出的这个计划沒什么挑战.”

“可你还沒听细节呢.”

“我不用听了.”张兴昱一摆手:“总之我沒兴趣.”

苍浩早就料到.想要说服张兴昱会很难.还是沒想到竟然会这么难.张兴昱甚至都不给自己阐述的机会.

苍浩正寻思着还能再说点什么.却不料张兴昱突然说了一句:“你这个忙可以帮.”

“什么.”苍浩怀疑自己听错了:“张总考虑好了.”

“我帮你不是因为别的.”张兴昱指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而是因为你是我的准妹夫.”

井悦然听到这话.轻轻笑了笑.有点小得意.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张总公私分明.在处理工作的时候不怎么考虑家庭.”

“表面上是这样.”张兴昱哈哈一笑.拿了个杯子给苍浩倒了一杯酒:“不过.沒有什么人可以真正罔顾所有亲情友情.我估计能有谁做到了这一点也就天下无敌.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

苍浩笑着点点头:“沒错.”

“最初.我同意给姚军辉操盘.仅仅是因为悦然引荐.妹妹找我办事我不能不答应.事实上我对曹氏地产这个烂摊子沒有任何兴趣……”顿了顿.张兴昱接着道:“但在表面上.我必须让所有人认为.我操盘这决定跟井悦然沒关系.我只是在商言商.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让悦然树敌太多.曹氏地产只是曹家父女旗下生意之一.就算曹雅茹失去了曹氏地产.仍然非常有势力.等到计划完成.他们肯定会对所有参与计划的人展开报复.我不管姚军辉他们到时怎么自保.我不希望悦然惹麻烦.”

“原來如此.”苍浩不得不承认张兴昱考虑得比较长远:“你说……曹氏地产是烂摊子.”

“曹氏地产如果当初沒改制.早晚会被姚军辉这帮高管祸害完蛋.但也正因为改制了.姚军辉竟然打算彻底倾吞曹氏地产.这个倒是我沒想到的.如果沒有姚军辉.曹家父女励精图治.几年时间下來一定能把曹氏地产打造成行业翘楚.然而现实情况却是他们两个需要跟腐败的高管斗智斗勇.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被用來内耗了.原本几年甚至几个月就可以达到的目标.如今十年能完成都算快的了.”呵呵一笑.张兴昱多少有点不屑的道:“我玩金融出身的.风格是稳准狠.基本上我沒有兴趣参与这种争斗.”

“你说的沒错.”苍浩必须承认.张兴昱这一番话点到了曹氏地产的命门:“所以.我很高兴姚军辉打算收购曹氏地产.如果他沒有这么庞大的野心.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摊牌.也正是因为摊牌在即.曹氏地产会迎來更好的明天.”

“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张兴昱看着苍浩嘿嘿一笑:“话说你对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可真是尽心尽力.”

苍浩从沒对张兴昱提起过自己跟曹雅茹的关系.但张兴昱竟然知道.这只会是井悦然说的.

由此.苍浩意识到.自己的步骤已经被井悦然看在眼里.而井悦然已经提前跟张兴昱打过招呼.

面对井悦然这么精明的女人.苍浩不由的想起青光楚辞的成名作《我的极品女友》.不过这个“极品”在这里绝非是贬义词.

当然.这也不是褒义词.有这样精明的女朋友.对男人來说是很头疼的事.

“帮人帮到底.”张兴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既然已经同意操盘曹氏地产.自然也会帮你做空姚军辉.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好.”话说到这个地步.苍浩也就和盘托出了:“你已经知道了.姚军辉打算抛出丑闻.把曹氏地产砸成白菜价.而在此之前.他们会把全部资金撤出來.准备下一步的收购.事实上.曹氏地产到时不但不会跌.反而还会暴涨.”

“哦.”张兴昱多少有些惊讶:“你有这个本事.”

“沒错.”苍浩自负的笑了:“如果我沒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也不会來跟你谈的.”

“那么我倒要对你个人能力给予好评了.你比我想象的更有能力和魄力.”张兴昱嘉许的点点头:“继续说.”

“据我了解.张总你私下经营着几个地下钱庄.这些钱庄建立了一些秘密通道.可以让大笔资金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自由流动.流出境外.或者流入境内.都可以.”顿了顿.苍浩有点讥讽的道:“我还听说.一些贪官外逃前.就是张总帮助转移资产的.而一些国外游资进入国内狙击.也是张总大开方便之门.”

“这个我还真是在商言商.”张兴昱淡然道:“直接说重点.”

“据我了解.国外有一些地下交易机构.针对国内股市搞了股指期货.”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说穿了.这玩意就跟骰子押大小一样.比如赌股票涨.如果真涨了就花开富贵.反之就倾家荡产.这种交易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合法.因为国内根本不认可.也不允许境内机构参与.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沒错.而且这玩意通过杠杆效应数倍放大.你可以用一千万來赌一个亿.换句话说.你拿一千万出來赌.赢了可以赚一个亿.输了要赔给人家一个亿.”张兴昱已然明白了:“你打算通过股指期货搞死姚军辉.”

“沒错.”苍浩点点头:“这个只能张总你帮忙.你就对姚军辉等人说.你有渠道可以去国外赌股指期货.”

“这是原计划之外的举动.你认为他们会同意吗.”

“我相信人的贪念.任何人发觉眼前有个机会.可以轻易赚上几千万甚至几亿.都不会放过.”

“沒错.这是人性……”叹了一口气.张兴昱有点感慨的道:“毫无疑问.姚军辉他们会赌跌.等到股价暴涨起來他们就全破产了……不过.你知道吗.虽然你整个计划非常周密.但其中涉及到的具体技术手段对我们这些专业玩金融的來说不算什么.悦然最初跟我提起你的计划时.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感慨.”

“什么.”

张兴昱又叹了一口气:“你很难.”

“怎么难.”

“一方面.你要帮助自己的青梅竹马.另一方面又不能害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姚军辉.你一手托两家.保全两个方面.你的这种难正说明了你有情有义.”张兴昱说到这里.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虽然我这人做事沒情沒义.但我还是很欣赏你.”

沒等苍浩说话.井悦然马上说了一句:“哥.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选择他.因为他长得帅吗.”

“是啊.”张兴昱点点头:“刚开始我也很奇怪.你的眼光怎么变得这么低.是不是因为婚姻失败被打击到了.现在我才知道.你关注的是人品.”

苍浩一脸黑线:“你们是在夸我吗.”

张兴昱和井悦然异口同声问了一句:“你认为呢.”

就在苍浩跟张兴昱密谋的同时.曹雅茹正在外面逛街.

自从接受所谓 “休假式治疗”.曹雅茹就沒在公司出现过.回家之后也不跟父亲说话.平常就是逛逛街购购物.去会所做个SPA.喝点红酒什么的.

几年來.曹雅茹还是第一次放弃了职业装.穿上了很简单的牛仔裤和T恤.感觉到是轻松惬意.

一直以來.她都能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并且把这种成就感看做人生的全部.如今却发现这种轻松同样是人生的一种享受.

刚从一家专卖店出來.曹雅茹正寻思着去哪吃饭.迎面走过來一个高大的身影:“嗨.小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