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韩剧里的男神/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的男人高大帅气.身高一米八五左右.穿着一身休闲西服.

他是东方人.面孔却有着鲜明的棱角.甚至瞳孔还是深蓝色的.

他就这样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女孩回头.甚至还有女孩轻呼:“这不是都教授吗.”

曹雅茹根本不看韩剧.自然也不知道“都教授”是当下很火一部韩剧里的男神.如果她看过这部《來自星星的你》.一定会觉得都教授比这个男人差远了.

原因很简单.都教授有着一张祖传的饼子脸.就像那个国家其他男人一样.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中欧混血.身上兼具了西方人和东方人的优点.

曹雅茹认识这个男人:“王延辉.”

王延辉是曹雅茹在商学院进修时的同学.说起來.大家当初学成分开.已经有几年沒见了.

“见到你真好.”王延辉说着.张开双臂就要拥抱曹雅茹.

曹雅茹急忙把双臂环绕在胸前.极为勉强的接受了拥抱:“阿辉.国内不同西方.不太适合拥抱这种礼节.”

“对不起.”王延辉赶忙放开曹雅茹.尴尬的笑笑:“我在国外时间太久.习惯了.SORRY……”

“理解.毕竟你母亲是俄罗斯人吗……”曹雅茹笑了笑:“这么有缘碰到.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王延辉非常殷勤.找了一间西餐厅.请曹雅茹进去之后.又给曹雅茹把椅子从桌子下拉出來.一切举动绅士周到.

点了几个菜.曹雅茹随意跟王延辉聊了起來:“我记得.当初商学院进修之后.你要去国外读常青藤大学.”

“已经毕业了.”王延辉撇了撇嘴:“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三年时间了.我这还是刚回国.沒想到这么有缘碰见你.”

这三年时间里.曹雅茹和王延辉基本沒联系.这一次邂逅.曹雅茹也有些意外:“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这几年一直在学习.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顿了顿.王延辉接着道:“你也知道.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职业经理人.接下來打算研究一下广厦的大企业.看看哪里更适合我.”

曹雅茹随口说了一句:“你不如來曹氏地产帮我吧.”

“小茹……”王延辉脸色一变:“关于曹氏地产的事.我也听说了……”

“哦.”曹雅茹微微一笑:“你听说什么了.”

“姚军辉试图控股曹氏地产.你跟曹志鸿意见不合.曹志鸿一怒之下把你免职.”

曹雅茹无奈的笑起來:“沒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

“我想知道到底因为什么竟然闹到父女翻脸这么严重.”

“说起來也简单.我不能忍受他们什么事都瞒着我.什么计划都不告诉我.既然我这个总裁尸位素餐.被免职了倒也好……”刚好侍者送酒上來.曹雅茹直接端起一杯喝了起來:“这几年.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感觉很不错.”

“我倒觉得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王延辉缓缓摇摇头:“小茹.我还算了解你.你是一个纯粹事业型女人.你可以沒有爱情生活.甚至可以沒有朋友圈.但你不能沒有事业……”

“你说错了.”曹雅茹打断了王延辉的话:“爱情和朋友我确实可以不要.但我必须要有家庭.我万万沒想到父亲竟然会这么对我.”

“好吧.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你并沒有看起來这么轻松.”

曹雅茹不顾形象.猛地灌了一口酒:“你还真说对了.”

“我还算了解你……”

“这么多年來.我们父女相依为命.从來沒有因为什么吵过嘴.”说到这里.曹雅茹凄然一笑:“我万万沒想到竟然会闹到今天这一步.”

“这个……我有些话想说.希望你别生气.”

曹雅茹一挑眉头:“说出來听听.”

“咱们当同学那时候.经常出來聚会.有时听你提起你的家庭情况……”打量着曹雅茹的神色.王延辉很小心的道:“我觉得曹志鸿先生很娇宠你.”

“这……我承认.是真的.”

“事情就是这样.你的家庭只有你和父亲两个人.由于某些原因曹志鸿先生非常娇宠你.长时间以來.你们两个已经形成一种脆弱平衡……”耸耸肩膀.王延辉很小心的道:“正常情况下.这不会有什么问題.但一旦出现外力冲击.这种平衡就可能被打破.”

曹雅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王延辉这番话.与曹雅茹自身感受是一致的.不过有个细节上的不同.

王延辉所谓“外力”.是指曹家父女面临考验.也就是公司被收购.

曹雅茹则把这个“外力”.看做了一个具体的人.那就是苍浩.

“更重要的是.在父亲的娇宠下.你的性格可能会产生一些变化……”王延辉又耸耸肩膀:“而你自己沒意识到.”

“你怎么不说是我父亲变了呢.”

“他这个岁数的人.性格基本不会再有什么变化.只会越來越老辣越來越世故……”叹了一口气.王延辉提醒道:“小茹.我们是好朋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好好想想.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变得越來越刚愎.越來越以自我为中心.”

曹雅茹愣住了:“这……”

“刚开始的时候.你跟父亲还能保持这种脆弱平衡.但现在面临外力……”深吸了一口气.王延辉无奈的道:“很可能是.曹先生突然之间发现.他所面对的女儿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样子.他把你免职.但留了个尾巴.只是‘暂时’.或许就是要你好好反思一下.”

换做一些任性的女人.听到这番话就该大发雷霆了:“我有什么错.”

但曹雅茹毕竟不是一般女人.马上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我们之间是朋友.我希望你的家庭好好的.所以才说这些话.SO……”王延辉笑着道:“你可别生我气.”

“我理解.”曹雅茹笑了笑.其实她能接受王延辉这番话的根本原因.正是在于王延辉与眼下所有这些事情沒有任何牵扯.

“那就好.”王延辉呵呵一笑:“我说这些话.也是鼓足了勇气的.既然你能接受.我也就沒白费唇舌.”

“我还想听听你的意见……”曹雅茹眼珠转了转:“我接下來应该怎么做.”

“我估计.这几年.你一直忙于工作.不如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王延辉喝了一口酒.淡然道:“让曹先生应付眼下的局势.”

“这怎么能行.”曹雅茹一激动.差点站起來:“现在情况这么危急.一个不留神.我们就满盘皆输.”

“你看.小茹.从你还很小的时候.曹先生就一直忙于事业.当年你沒有能力帮他.如今他也成了商业巨擘……”王延辉笑了笑:“你有什么理由认为他处理不好呢.”

曹雅茹傻住了:“这……”

“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王延辉长长叹了一口气:“很多时候.我们都把自己想象的太过重要了.反而对别人失去了信心.”

“这话有点难听.不过……”曹雅茹非常尴尬的笑了笑“确实是这个道理.”

“反正我对曹先生是有信心的.”王延辉也笑了:“你不要以为他不了解情况.或许他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你只需要静观就是了.”

“他确实太了解情况了.”曹雅茹回想起苍浩和曹志鸿的密议.心头滋味颇费复杂:“就是因为他太了解.什么都不肯让我知道.所以我们才吵了起來.”

“那么这就回到了我们之前的讨论要点.曹先生觉得跟你沟通太困难.或者对你的性情不放心.所以隐瞒了真相……”顿了顿.王延辉接着道:“他有他的考虑.我觉得你应该理解.”

“那他理解我了吗.”

“你们毕竟是父女.”王延辉很耐心的劝导:“间不疏亲.虽然现在关系好像有点紧张.不过过段时间也就沒事了.我估计.等到尘埃落定.曹先生一定会恢复你的职位.你到时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谈谈就是了.”

“这段时间我就闲着了.”

“给自己好好放个假.”王延辉说着.给曹雅茹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满上:“如果曹先生胜利了.保住了曹氏地产.你这段时间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更加繁重的工作.如果不幸曹先生失败了.你更是有足够的理由指责他了.到时你不管说什么他都得听着.”

“我真的不想失去曹氏地产.就怕万一啊……”

“TAKE_EASY.曹家家大业大.也不差这一家公司.大不了另外收购一家房企吗.”王延辉满不在乎的一笑:“更何况我直觉认定曹先生赢定了.”

“那么……我真的就给自己放假了.”

“现在你们父女都在气头上.不管你说什么曹先生都不会听.而曹先生显然也不想跟你沟通.”王延辉叹了一口气:“把心放下吧.你总是把自己绷的太紧.时间长了容易断裂的.现在父女关系就绷得太紧.我从朋友角度出发.可不希望真的断裂开.”

“听你的.”曹雅茹叹了一口气:“和你这么一聊.我心里舒服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