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尊敬与敬畏的距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赢了.”快刀手双刀不断往下劈.苍浩在地上翻滚着.随着“当当”之声.两把刀在苍浩身后留下一串火星.

有了苍浩的命令.血狮雇佣兵沒敢上來帮忙.就这么远远地看着.各个感到心惊肉跳.

快刀手人如其名.就算血狮雇佣兵一起冲上去.也未必能讨到什么便宜.

连劈二十几刀.快刀手有些累了.动作也就慢了下來.

苍浩一个从地上跳了起來:“继续.”

“你还能行.”快刀手哈哈一笑:“说实话我很失望.”

“是吗.”苍浩伸手又抽出來一根甩棍:“我告诉你过你.这是刚刚开始.”

苍浩说罢.一点脚尖冲向快刀手.快刀手哈哈一笑.挥舞双刀迎了上來.

但马上的.快刀手有些心惊了.因为苍浩出手的速度竟然比自己更快.而且越來越快.

两条甩棍和两把刀不断在空中相撞.发出“当当”的闷响.时而有火星飞溅出來.

苍浩把两条甩棍舞的如同幻影.最后甚至连苍浩自己都变成了幻影.快得快刀手根本看不清.

“快点.再快点.”苍浩不住高喊着:“你太慢了.”

两条甩棍在苍浩手上极其自如.就像苍浩身体的一个部分.竟然很快反过來围住了快刀手的两把刀.

突然.快刀手一个不留神.被一条甩棍抽在肩膀上.

一阵剧痛传來.快刀手的速度慢了下來.而苍浩的速度还在加快.

苍浩一翻手.另一条甩棍横着抽过快刀手的胸口.快刀手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苍浩一个箭步冲过來.抬脚向快刀手踢过去.快刀手的身体横着平地飞起.随后重重落了下來.

快刀手反手把横刀刺向苍浩胸口.苍浩甩棍一挥抽在快刀手的手腕上.快刀手的手一哆嗦.把横刀掉落下來.

苍浩把一条甩棍扔到一旁.用脚一踢横刀.捡了起來.跟着把横刀指向了快刀手的咽喉:“你输了.”

此时.只要快刀手再动一下.就会被自己的横刀刺穿咽喉.快刀手哈哈大笑:“我果然输了.”

“你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怕.”快刀手依然笑着:“我说过.苍浩.其实我从沒有看不起你.所以今天來这里之前我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是条汉子.”

“对我來说.做杀手的日子生不如死……”快刀手凄然一笑:“谢谢你给我一个解脱.”

“你刚才不只一次的说.今天你我必定有一个人死在这里.可惜你错了.”

快刀手一愣:“你什么意思.”

“今天不会有人死.”苍浩把横刀扔到一旁:“你走吧.”

快刀手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杀我.”

“我说话不喜欢重复.今天不会有人死.”苍浩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膀:“我也沒有兴趣杀你.”

“可是……我刚才要杀了你.”

“你想杀我.并不一定成为我必须杀你的理由.我倒不是想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之类的狗血话语.真正的原因很简单……”苍浩说着.把甩棍也仍到一旁.掏出一根烟点上:“你我有相似的地方.一是都不情愿走上今天这条路.我原本不想做雇佣兵.你也不想当杀手;二是我们都把荣誉看得很重.”

快刀手点点头:“沒错.”

“我们之间的这种共同点.使得我对你有恻隐之心.”苍浩说着.转身向正殿里面走去:“所以你还是走吧.”

快刀手不屑的笑了起來:“人们说.血狮杰罗德杀人不眨眼.沒想到竟然有妇人之仁.”

“你愿意这么理解也可以.”苍浩笑了笑:“不过.我要提醒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不要让我改主意.”

苍浩说着话的同时.冲着赵轩等人使了一个眼色.而赵轩等人马上明白了.

苍浩却是想要放过快刀手.但沒有人肯定.快刀手是不是想放过苍浩.

这个时候.快刀手很可能把刀捡起來.从背后刺向苍浩.

所以.只要他有一个不轨的举动.赵轩等人马上就会开枪.当场把他打成马蜂窝.

这场决斗.苍浩已经赢了.如果快刀手自己想要作死.这就已经不关荣誉什么事了.

苍浩绝对不会蠢到转身继续跟快刀手交锋.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用一堆子弹來解决比较好.

苍浩回头看了快刀手一眼:“你不走吗.”

快刀手听到这话.生生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沒有从背后袭击苍浩.而是捡起了刀后.踉跄着脚步走向寺门.

眼看着快刀手就要出去.苍浩突然喊了一声:“等等.”

快刀手垂头丧气的转过身來:“你改主意了.”

“那倒沒有.只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苍浩说着.脱掉了上衣.这时快刀手才发现.苍浩满是疤痕的身上有很多伤口.有几处还绑着绷带.

“这是……”

“前几天打了一仗.身上受了不少伤……”苍浩重新把衣服穿上:“住了一周院这才刚出來.”

快刀手刚才脸色发青.这一会变黑了.

苍浩身上有伤.仍然赢了.如果苍浩刚好处于最佳状态.自己又会如何.快刀手不敢想象.

“之前这场战斗.跟大名鼎鼎的邹市长有关.很幸运我赢了.邹峰的爷爷这会应该已经下地狱陪邹峰喝稀粥了.”耸耸肩膀.苍浩淡然道:“周大宇很清楚这场战斗.你不妨把今天你我决斗的结果也告诉他.看看他作何反应.”

“我……要说还是你自己说……”快刀手冷笑一声:“我不做传声筒.”

“好吧.说不说随你.”苍浩吐了一个烟圈:“不过.我还有几句话.希望你能记在心里.”

“什么.”

“你是个血性汉子.这个我很欣赏.但你对‘荣誉’这个词的理解有偏差.”又抽了一口烟.苍浩告诉快刀手:“打倒所有对手.能证明你很强大.但与荣誉无关.荣誉是当你面对对手的时候.像个男人一样正面把他打倒.而不是背后捅刀子.”

快刀手打断了苍浩的话:“这你可以放心.等我捅你的时候.一定会看着你的脸.”

苍浩对快刀手的话无动于衷:“还有.荣誉并不建立于杀戮的基础上.而是在于有多少人尊敬你.”

“你别跟我玩以德服人这套.”

“我不相信以德服人.我相信以直报怨.也就是说.你踢我一脚.我还你一拳.这才是正理.”苍浩往前走了几步.衣服前襟一直敞着.露出了伤痕遍布的健壮胸膛:“你刚才提到了十七号高地之战.还有我做纳粹猎手时候的事情.难道你就沒什么感慨.”

快刀手一愣:“什么感慨.”

“如果M国铁了心要为十七号高地报仇.不管我苍浩多么强大.也无法跟世界第一强国对抗.我只能召集起來几百个雇佣兵.而M国拥有一百多万军队.甚至于M国根本不用发动人海战术.只需往在我所在地方射上十几枚巡航导弹.我和所有兄弟就被淹沒在火海中了.然后M国军队将领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实时屏幕上的火海.一边喝着咖啡嘲笑;‘血狮也不过如此吗’.”

快刀手点了一下头:“是这个道理.”

“但我做了纳粹猎手.犹太人感激我.他们不允许M国这样做.结果就是十七号高地成为一个永恒的传说.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任何一个M国军人只要提起十七号高地之战.必然会对血狮雇佣兵肃然起敬.”长呼了一口气.苍浩微微一笑:“难道这个故事沒让你悟出点什么.”

“我……”

“跟你说的再详细点.犹太人之所以尊敬我.宁愿花费很大力气阻止M国.并不是因为我苍浩多么强大.而是在半个多世纪之后.我把那些曾在集中营迫害犹太人的纳粹恶魔送上了正义的审判席.也就是说他们帮助我是因为我给于了他们迟來的正义.”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这就是尊敬的力量.”

快刀手深深的一笑:“我懂了.”

“我希望别人尊敬我.而不是敬畏我.尊敬和敬畏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这两个词却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就像穷二代与富二代之间的距离.”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任何基于敬畏之上的力量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力量总有衰弱的一天.那时所有曾被你力量压制的人都会反戈一击.就比如我.虽然我现在很强大.但我是凡人.我也会生病.更会衰老.怎么样维持自己的力量.只有依靠别人发自内心的尊敬.所以.即便是一个世纪之后.血狮杰罗德仍将是传说.而你今天哪怕能杀了我.至多十年之后.你就会被人们忘记.”

“谢谢你给我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快刀手的表情有些难堪.转身向寺门外走去:“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快刀手回到了周大宇的住处.周大宇看到快刀手满身是伤.已然明白了:“失手了.”

“沒错.”快刀手拿过一瓶酒.用嘴咬掉塞子.往嘴里猛灌了几口:“苍浩比我想象得更加强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