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今天不会有人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失败了.这个是预料之中.”周大宇呵呵一笑:“让我惊讶的是你竟然能活着回來.”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周大宇眼珠转了转:“你虽然输了.却能保住命.还是很厉害的.”

“可我要告诉你……”快刀手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苍浩本來可以杀我.却放过了我.”

“哦.”周大宇问道:“他放了你.”

“他说..今天不会有人死.”快刀手哈哈大笑起來.样子有些颠狂:“我真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血狮杰罗德.竟然如此心慈手软.”

“他为什么放过你.”

“几句话说不清……”快刀手又猛灌了一口酒:“他嘚吧嘚的讲了一大堆道理.听起來还真有点道理.不过这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又是什么呢.”

“我一定要杀了苍浩.”快刀手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不住的喘着粗气:“我还会出手的.下一次.我一定赢.”

“你真的输给他了.”周大宇笑眯眯的看着快刀手:“我相信你是一个高手.而且苍浩前几天受了伤.按说你不应该失手啊.”

快刀手一愣:“受伤.”

“你应该知道邹峰吧.他爷爷邹茂要给他报仇.结果在山顶别墅被苍浩给杀了.”叹了一口气.周大宇摇了摇头:“那可是一场激战啊.死了不少人.虽然我不在现场.不过估计苍浩肯定得受点伤.”

“是吗.”快刀手点点头.虽然周大宇这些话是不经意说出來的.却证明苍浩沒说谎.

周大宇抽了一口雪茄.突然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打了多久.”

“你问这个干什么.”

周大宇一笑:“随便问问.”

“是不是需要把我俩的决斗过程完整叙述一遍.”

“那倒不用了.”周大宇摆摆手.关怀备至的问了一句:“你也受伤了.不要紧吧.”

“小问題.包扎一下就好……”

两个人正说着话.门一开.短斧手走进來了.

短斧手接连被重创.导致伤势复原很慢.身上到处都是绷带.远看有点像是木乃伊.平日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样子荡然无存.

而且他走起路來还有点瘸.进來之后坐到周大宇身边.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快刀手.

“哎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短斧手吗……”快刀手哈哈笑了起來:“沒想到你变得这么惨.”

快刀手來到周大宇手下后.短斧手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你就是快刀手吧.听说过.你的刀非常快.”

快刀手不无得意的一笑:“沒错.”

“不过我的斧头更快.”短斧手面色阴沉下來:“虽然我受了伤.不过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把你砍头.”

快刀手一扬手.唰的抽出了弯刀:“试试看.”

“够了.”周大宇打断了两个人的争执:“都是自己人.还沒有打倒对手.自己先吵起來了.成何体统.”

快刀手收起了刀.轻哼一声:“我去包扎一下伤口.”随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看着快刀手的背影.周大宇冷笑了一声.问短斧手:“你觉得这个人可信吗.”

“他杀苍浩失手了.”

周大宇不答反问:“他身手很强悍是吗.”

“沒错.”短斧手点点头:“虽然我挺讨厌他.不过他在圈子里名气很大.战力高超.”

周大宇的目光变得耐人寻味起來:“那么问題就來了.苍浩身上有伤.他又是处于全盛状态.为什么会失手.”

“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杀手的根本目的就是杀掉需要杀的人.至于具体手段并不重要.快刀手却不一样.他沒有带任何帮手.也沒有做任何准备.只身就去找苍浩了.他告诉我说.他想用最传统的方式跟苍浩一决胜负.而这涉及到了作为杀手的荣誉……”

“这个倒是可以理解.”短斧手撇了撇嘴:“你看.现代化武器的大规模应用.使得格斗这种充满力量和速度的过程.变得那么的乏味.一个真正的战士.就应该用最原始的手段证明自己是强大的.而不是躲在战壕后面扣动扳机.”

“沒想到你俩观点竟然一样.”周大宇哈哈笑了起來:“可是.苍浩未必会这么想.完全可能用扳机干掉快刀手.”

“也不会.”短斧手摇了摇头:“我觉得苍浩也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不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周大宇有点不满的看着短斧手:“很奇怪呀.我发现在这个问題上.咱俩根本说不到一块去.”

短斧手皱起眉头:“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我想说快刀手在待价而沽呗.”周大宇哼了一声:“我听说.快刀手这个人很贪财.做事只认钱.所以.我怀疑是不是有这样一种可能.快刀手只身去找苍浩说是要用原始手段一较高下.其实是给苍浩一个机会收买自己.如果苍浩给的价格足够高.快刀手就会对我反戈一击.”

“不会的.”短斧手想也不想.断然说道:“首先、这样违背杀手的职业准则.快刀手为人虽然讨厌.但不会触动这个底线;其次、苍浩手下已经很多人了.沒必要收买一个快刀手……”

“我问你一个问題.”周大宇打断了短斧手的话:“如果.快刀手真的是要去杀苍浩.而且苍浩手下还有那么多人.快刀手既然失败了.怎么会活着回來.”

短斧手原本觉得.周大宇的为人太过多疑了.可是听到这个问題却实在沒办法回答:“这……”

“你觉得苍浩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吗.”周大宇拱了一下腰.靠近了短斧手:“你可别忘了你的兄弟球手.当初苍浩一路穷追不舍.哪怕是特警赶來把枪瞄准了.苍浩也一定要置球手于死地.苍浩做人非常狠的.对敌人下手无情.为什么快刀手能幸免于难.”

“让你这么一说……”短斧手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们两个之间确实可能存在某种交易.”

“我不是随便怀疑的……”周大宇压低声音.接着道:“也可能.快刀手本來确实想要杀苍浩.但失手之后被苍浩给收买了.虽然苍浩确实有一些手下.但他们想要杀我还是有难度的.哪比得上快刀手有这个条件呢.我们不妨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就在不经意的某天.我正在正常的做着什么事.快刀手从背后给了我一刀……”

短斧手直接问了一句:“你想怎么样.”

“目前这还只是怀疑.我不能完全肯定.”周大宇坐直了身体.长呼了一口气:“快刀手还要再去杀苍浩.我可以给他这个机会.不过你暗中给我盯着点.如果他有反水的迹象.先下手为强.”

干掉快刀手.这个倒是短斧手乐意做的.不过对快刀手反水.短斧手多少还是持怀疑态度.

短斧手认为.周大宇可能出卖的人太多了.所以时刻防备别人出卖自己.结果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

快刀手刚走.赵轩就急急忙忙的问:“老大.他肯定还会來杀你的.你为什么放过他.”

“我放过的人太多了……”苍浩让今野晴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笑着道:“多放一个快刀手.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不一样.”赵轩非常不解:“球手呢.你追出那么远.当时还受了伤.冒着被特警击毙的危险.也要把球手打死.怎么对快刀手心慈手软了呢.”

“我跟快刀手说的话.难道你们沒听到.”苍浩耸耸肩膀.似笑非笑的道:“其实.我沒说谎.我跟快刀手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实的.首先、杀戮不是解决一切问題的最佳办法;其次、快刀手是为了钱才走上这条路.让我多少有点同病相怜.我不管他过去干过多么可恨的事情.但在我眼前至少沒有.所以对我來说他并非不可原谅.球手可不一样.他差点害死我们兄弟.死到临头了还要绑架人质.这种人要是不杀.贻害无穷.”

冷瞳这时说了一句:“我觉得.老大应该还有第三个原因.只是沒说出來.”

“聪明.”苍浩看着冷瞳嘉许的点点头:“第三个原因就是.正因为有了之前球手的教训.周大宇和短斧手一伙会认为我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现在快刀手平安回去了.你认为他们会怎么想.”

冷瞳马上道:“他们会怀疑快刀手别你收买了.”

“沒错.”苍浩点点头:“这就相当于在周大宇身边埋了一颗定时炸弹.”

赵轩一挑大拇指:“老大你这一招高啊.”

“我不介意快刀手再來杀我.我甚至可以來一出七擒七纵.只要能够成功离间快刀手和周大宇之间的关系.一个快刀手可以发挥的作用是我们所有这些人都比不上的.”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毕竟他是周大宇身边的人.”

赵轩彻底服了:“老大果然深谋远虑.”

“当然了.”黄彬焕翻了翻白眼:“你以为老大像你那么二.”

“你才二呢.”赵轩气得直蹦高:“你从一生下來那天起.就在用2B铅笔不停的勾画你的人生蓝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