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仁慈才是最有力的武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瞳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都是2B.现在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呢.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吵.”

赵轩不再理会黄彬焕.急忙拍起了苍浩的马屁:“老大你又让我学了一招.”

“所以.很多时候.仁慈才是最有力的武器……”苍浩叹了一口气.正要继续说下去.接到了姚军辉的电话.

姚军辉的话很简短:“晚上六点.來盛世荷园.有要事.”

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盛世荷园重新装修之后.迅速对外开业了.

如今走进盛世荷园.可以感到受到比过去更加雅致的气息.根本看不出來曾经发生过血战.这倒在某种程度上抵消了社会上的种种传言.

张玉杰看到苍浩.笑了笑问:“今天休息.都忙什么了.”

“沒忙什么.”苍浩耸耸肩膀:“到处闲晃呗.”

“闲晃倒是可以.但也要充实自己.”张玉杰貌似语重心长的道:“等到收购这事完成.在座的人就全都发达了.也包括你.有钱固然是好事.但如果一个人的能力和修养不能匹配其财富.这将是相当可怕的.”

“我明白.其实去年秋天我就感悟出來了……”抽了一口烟.苍浩非常感慨的道:“当时螃蟹当季.我去水产市场.只见并排两木桶装着活蟹.一桶小蟹挂牌四十八元.一桶大蟹挂牌八十四元.我正准备买大螃蟹.却见一小螃蟹拼了命往外爬.当时感觉这螃蟹有点不自量力.不管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被吃的命运.果不其然.傻螃蟹拼命挣扎.好不容易爬上桶沿.却跌落另一个木桶.可我看过标价的牌子.猛然醒悟.也许螃蟹这辈子都逃离不了这个生态怪圈.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唯有努力打拼.改变自己.提高自己的含金量.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螃蟹尚且如此.更何况人……所以我一直都挺努力的.”

张玉杰不放弃任何说教苍浩的机会.不过大家很快被苍浩这番话吸引了.哈哈大笑起來.开始讨论起今年螃蟹的价格.倒是沒人在乎张玉杰还要说什么了.

“大家今天出來时谈正事……”姚军辉开口了:“还是少灌点心灵鸡汤吧.张兴昱啊.最关键的时候到了.你怎么看.”

今天姚军辉派系主要的人都到了.一如既往.沒井悦然什么事.

张兴昱看了看在座的人.淡淡的道:“计划非常顺利.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从明天开始.我会逐渐把资金撤出來.划回在座诸位的账户.再接下來等到收购完成.也就沒我什么事了.”

姚军辉点点头:“等到我们把资金全撤出來.就适时公布曹氏地产的丑闻.再等股价变成白菜一样.在座诸位就会变成曹氏地产的主人了.”

一语落地.房间里响起一片掌声.说起來.这些人原本也是曹氏地产的股东.但股份比例太小了.

如果曹氏地产真的成为他们自己的企业.也就意味着他们想怎么折腾都行.再不许顾忌任何人.

张兴昱意味深长的瞥了苍浩一眼.随后缓缓说道:“虽然你们收购这事本身跟我沒什么关系.不过我有一个想法……”

姚军辉急忙道:“请讲.”

“你公布利空消息之后.我要在市场上全力打压.才能把股价彻底砸下去.这就需要一个时间过程……”顿了顿.张兴昱接着道:“你们这些人手头有大量资金.在这个过程中就闲置下來.不能产生任何收益.”

张玉杰点点头:“这倒是.”

“我觉得这个时候.你们完全可以做点什么.别让这笔钱闲着.”喝了一口酒.张兴昱满不在意的道:“不过.我就是随口一说.毕竟钱是你们的.最终都要你们自己决定.只不过嘛.我是做金融出來的.我的追求就是把资本收益最大化.几个亿的资金闲置这么长时间.这是我无法接受的.”

陈广龙叹了一口气:“我们倒是也想做点什么.但你要知道这笔钱可是我们身家性命.除了收购曹氏地产之外不能再做别的.”

“你的意思不就是担心亏损吗.”乜斜了一眼陈广龙.张兴昱笑着道:“对普通股民來说.当然可能蚀本.不过别忘了.国内资本市场从來都是一个信息市场.你们掌握着别人沒有的信息.怎么还需要担心亏损呢.”

陈广龙马上道:“张总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点.”

张兴昱很简单说出了四个字:“股指期货.”

姚军辉马上明白了:“也就是说.既然我们明知道曹氏地产会暴跌.提前沽空曹氏地产的股指期货.”

沒等张兴昱说话.张玉杰立即道:“这样我们可以狠狠赚上一笔.”顿了顿.张玉杰又有些丧气:“不过……国内沒有完善的股指期货市场.只能做多或做空有限几支股票.其中根本不包括曹氏地产.”

张兴昱哈哈一笑:“国内沒有.国外有啊.”

姚军辉抽了一口雪茄.沉声道:“那就需要把大笔资金转移国外.等到获利再转移回來……这个从政策上來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只能通过地下钱庄.”

张玉杰皱着眉点了点头:“而且.这么庞大的资金.普通地下钱庄也沒有这样的能力.”

张兴昱笑了笑.沒出声.

“等等……”姚军辉狐疑的打量着张兴昱:“我要是沒说错.张总你操控着几个规模非常大的地下钱庄.转移几个亿的资金对你來说根本是小事.”

“我呢.倒是可以帮你们把钱转移境外.再帮你们沽空股指期货.但是……”一摊双手.张兴昱说道:“我做生意有个习惯.那就是做一不做二.既然我已经帮你们操盘了.我就不想再帮你们转移资金.免得让你们以为我从中有多大的好处似的.也不能让人觉得我贪了你们的钱.”

“贪钱这事吗.我们对张总绝对放心.”姚军辉笑了几声.缓缓说道:“我喜欢跟张总打交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张总做事只讲利益不讲交情.不管什么事情都明码标价.一分是一分.可能外界对张总有些误解.我倒觉得越是这样的人.做事越是托底.反倒是凡是讲交情的.表面上很给你面子.沒准就在其他方面坑你一下.商业社会.一切讲钱.反而是最安全的.”

陈广龙点了点头.也道:“张总.你放心.我们都很信任你.”

姚军辉的话从道理上來说沒错.在商业社会.在商言商的人基本都很有信誉.

问題是.张兴昱给人的感觉像是在商言商.实际上并不完全是.于是这个针对姚军辉派系的圈套就形成了.

“这些我可以做.”张兴昱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你们说的沒错.我这人不讲交情.所以两成佣金.一分也不能少.”

姚军辉叹了一口:“太高了……”

“确实不低.”张兴昱微微一笑:“但是.这包括我把资金在境内外來回转移.在境外沽空股指期货.这些工作如果单独进行.佣金加起來也不止这个数.更重要的是.你们的钱虽然洗干净了.但肯定是來路不正.在这个过程中我还要保证资金安全.你们好好想一想.这样算起來.其实我收费不高.”

张玉杰试探着问:“张总能不能再让点.”

“不能.”张兴昱断然道:“两成.一分也不能少.”

张玉杰笑了笑:“鉴于我们之前合作愉快.就算是交个朋友了.你给我们再优惠点.”

“我沒兴趣跟你们交朋友.”张兴昱不耐烦的道:“最后说一遍..两成.要是再跟我絮叨.我就加到三成.”

张玉杰吓了一跳:“什么.”

“三成也不多.”张兴昱懒洋洋的道:“我跟你打个赌.你们这些要求.换另外一个地方.就算拿出四成佣金.也沒人敢接.”

张兴昱这一番话.还真就是不讲交情.让姚军辉一伙非常尴尬.

陈广龙脸上变颜变色.看了一眼张玉杰.那意思是询问.

张玉杰则看向姚军辉.而姚军辉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张玉杰又冲着陈广龙点点头.

这伙人很快达成共识.虽然两成佣金有些高.但总不能放着钱不赚.

姚军辉告诉张兴昱:“那就这么定.”

张兴昱微微点点头:“合作愉快.”

正事谈过.饭局开始.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孩走进來.腿上是超薄黑色丝袜.

她依偎到姚军辉身边.脱掉高跟鞋.用手揉了揉脚踝:“干爹.今天吃点什么.”

这一位是姚军辉的新任干女儿.看來姚军辉对之前那个车模也腻歪了.让苍浩沒想到的是.这一位干女儿可是鼎鼎大名.经常可以在媒体上见到.

她叫严蜜.北影学院出來的.毕业后演了好几部电视剧.一时间人气爆棚.

苍浩早知道各路明星其实都是权贵们的特供.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真正亲眼见识到.姚军辉的其他干女儿至多也就是个三线演员模特或者影视学院在校生.这一位严蜜可是一线红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