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这个世界只敬畏强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月蓉叹了一口气:“就是你与红魔集团激战.李正伦殉职的那个地方.忘了吗.”

“原來是那啊.”苍浩确实对那里非常熟悉.只不过还真不知道地名是什么.一直也沒想起去查一下.

“红魔集团藏身的那些别墅.是当地村民违章私建的.他们得到了消息.翠峰村已经被纳入政府规划用地.这个消息是准确的.不过那个规划有些问題.所以迟迟沒有正式推动……”严月蓉详细介绍起了当地的情况:“红魔集团钻了这个空子.把整个村子租用了下來.然而上一次激战死了太多人.搞得周围地区都跟着人心惶惶.各种谣言更是满天飞.说是贩毒集团经常在附近出沒.其实你我都知道红魔集团已经从那里撤走了.无论如何.现在村里居民全部打算迁走.如果这时拆迁征地一定非常顺利.还是因为那场激战.这块地就算征用下來已然不能做别的用途.不会有任何人跟你争的.”

苍浩听到这些话.心中一动.严月蓉的这个提议非常不错.

就算不考虑其他因素.广厦一地居民非常迷信.既然那场激战死了那么多人.翠峰村注定成为废地.

但是.那个地方又易守难攻.地理位置绝佳.村民留下的各种建筑.事实上就是基础设施.等到墨师入驻之后还能省下不少建设费.

系统的主体可以建设在废墟和空地上.那些遗弃的别墅自然就是最好的宿舍.血狮雇佣兵以后也有地方安顿了.

再加上.红魔集团在那里修了不少地下设施.别墅里面还有防空洞和各种暗道.更是适合雇佣兵使用.

于是苍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这么定了.”

“好.明天.我就着手实施.”眼珠转了转.严月蓉叹了一口气:“接下來我想跟你谈谈周大宇的事.”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周大宇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被邹茂逼迫的.所以你希望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严月蓉表情有点尴尬:“是这样.”

看起來.严月蓉是铁了心要保周大宇.苍浩冷冷一笑:“刚刚有个杀手袭击过我.”

“你……沒事吧.”

“一个杀手而已.我当然沒事了.”

“你不会是怀疑周大宇干的吧.”

“不是怀疑.根本就是他干的.不过我沒有证据就是了.邹茂既然已经死了.这个杀手为什么还会出现.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周大宇绝对不会放过我.当然.跟你说这些沒什么用.因为你根本不会相信我.”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严市长.我很理解.毕竟周大宇救了你的命.所以你必须袒护他.但我还得告诉你.周大宇是条白眼狼.逮谁咬谁.说实话我对你的下场不太看好.”

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严月蓉脸上变颜变色的:“我有自己的打算.”顿了顿.严月蓉接着道:“不管怎么说.邹茂毕竟已经死了.这座城市可以太平了.”

“你知道邹茂死了.”

“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了.而且我也很清楚幕后是怎么回事.”轻笑一声.严月蓉有点无奈的道:“同一天早晨.警方、消防等等多个部门.被上级要求进行突发反恐演练.而所有这些演练地点.刚好把邹茂的山顶别墅包围起來.沒有任何人能进出.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人要杀邹茂.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行动.然后就是山顶别墅果然留下了成堆的尸体.不用说我也能知道.负责动手的是你.负责策应的是孟阳龙.”

严月蓉的这些话.只是重复了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但苍浩从中听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信息.

严月蓉是本地最高行政长官.既然孟阳龙要在严月蓉的地面上除掉邹茂.正常來说就应该跟严月蓉提前打个招呼.

然而.孟阳龙却沒有这么做.严月蓉说的这些竟是源于自身的推测.

政治上的事情非常复杂.说话做事都必须非常谨慎.有可能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苍浩倒是能理解孟阳龙存有顾虑.

只不过.正是因为孟阳龙沒知会严月蓉.只怕他们两个今后就有芥蒂了.

“不管邹茂到底怎么死的.毕竟邹茂已经死了.意味着周大宇也就沒主子了……”苍浩冷冷的道:“那么今后周大宇不管再做出什么事就只有他自己负责了.”

“这……”

“如果他自己不负责.难道要严市长你负责.”苍浩说着.又是冷冷一笑:“严市长.我可以不主动去找周大宇的麻烦.这个我必须给你面子.但如果周大宇來找我的麻烦.那我就只有对你说声‘对不起’了.”

“我会约束他的.”

“那最好.”苍浩起身告辞:“再见.”

严月蓉送走了苍浩.马上给周大宇打了一个电话:“你到底在搞些什么.”

“什么也沒搞啊.”周大宇一脸无辜:“严市长为什么这么问.”

“刚才.苍浩來我办公室了.本來是求我办事.却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严月蓉回想起刚才苍浩的样子.重重哼了一声:“他说自己被杀手袭击了.”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大宇急忙道:“你不让我找苍浩的麻烦.我怎么敢不听呢..”

“那么苍浩是胡说八道栽赃陷害你.”

“等等……”喘了几口粗气.周大宇非常无奈的道:“严市长.我现在有很多手下.我不能肯定是不是有人违背我的意思去找苍浩麻烦.但至少我保证我自己沒下过这样的命令.”

“你手下怎么做.我管不了.我只能约束你.”严月蓉又是重重一哼:“以后不要再让苍浩抓到把柄.”

“是.”周大宇连声答应.放下严月蓉的电话之后.把快刀手叫了过來.

快刀手走路还有些瘸:“什么事.”

“我提醒过你.我跟苍浩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点上一根雪茄.周大宇冷然道:“我必须杀了他.但必须不能被人抓到把柄.懂吗.”

“懂了.”

“其实.只要苍浩死了.就算让别人知道是我是杀的也无所谓.这个世界只敬畏强者.可苍浩沒死……”周大宇越说越不满:“之前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结果把事情搞的一塌糊涂.太让我失望了.”

快刀手喘着粗气:“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行.”

“但愿吧.”周大宇轻哼一声:“别让我认定你是个废物.”

快刀手自从做了杀手.基本未曾失手过.这一次却折在苍浩手里.

本來他的自尊心就难以接受.听到周大宇这番话.更是难堪无比.

周大宇确实恼火.因为被严月蓉斥责了.而严月蓉同样很恼火.

翠峰村征地.严月蓉本來想让苍浩出点血.可是苍浩摆出周大宇的这事.搞得严月蓉沒办法开口.

当然.苍浩确实沒有证据证明杀手是周大宇派來的.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怎么回事.

这又不是在法庭打官司.其实证据并不重要.严月蓉既然理亏.就只能让步.

想到本來就要到手的利益这样飞走了.严月蓉当然生气.不过办事还是很尽心的.翠峰村的拆迁征地工作马上开始了.

对旧城区改造计划.严月蓉始终高度保密.但正是因为沒有什么利益.所以翠峰村拆迁这事就沒怎么注意封口.

另外.旧城区改造只有不多几人参与.保密也比较容易.翠峰村拆迁却涉及到很多人.结果沒两天的时间.各种消息就流传了出去.甚至传到了正赋闲的曹雅茹耳朵里.

王延辉请曹雅茹出來吃饭.见面之后直接就问:“你们公司有个叫苍浩的高管是吧.”

“对.”曹雅茹反问:“怎么了.”

“我听说点事……”王延辉摇了摇头:“市政府最近开始拆迁翠峰村了.那就是警方跟毒品集团交火的地方.因为当时死了太多人.所以那地方根本沒人敢要.我很奇怪.什么人看上了这块地.后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苍浩.”

“什么.”曹雅茹颇为吃惊:“他搞那块地干什么.”

“问題就在这.”王延辉皱起眉头:“首先、他是你们公司高管.负责的又是很重要的工作.现在私底下搞地皮.这事本來就值得警惕;其次、你跟姚军辉摊牌在即.这事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是耐人寻味.”

曹雅茹出身起点非常高.但为人也很精明.否则坐不稳总裁的位子.之前.她通过种种迹象判断.苍浩可能是潜伏在姚军辉身边卧底.她恨的只是苍浩和父亲都不把真相告诉自己.

现在听到王延辉的这些话.她的推测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变.开始怀疑或许连父亲都被苍浩蒙蔽了.

换句话说.苍浩可能是欺骗了曹志鸿.让曹志鸿误以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实际上苍浩仍然是姚军辉的铁杆心腹.等到姚军辉成功收购曹氏地产.苍浩可能就会出去另立山头.否则不足以解释苍浩为什么私底下搞地皮.

“好啊.苍浩……”曹雅茹笑了起來:“看來你自己也想当地产公司的老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