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你们是欢喜冤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跟王延辉吃过饭.匆匆去了曹氏地产.这个时间刚好下班.

曹雅茹知道.苍浩下班必经一条小街.说起來.当初正是在这条小街上.苍浩激战法兰克斯雇佣兵.

重要的是.苍浩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住址.所以不管上下班都不需要艾宇接送.

苍浩乘坐一辆计程车.刚刚看到这条街上.突然一辆宝马从斜刺里冲出來.正挡在前面.

计程车司机急忙急刹车.随后摇下车窗.指着宝马骂:“你特么开宝马就了不起啊.穷人就不是人了.”

宝马车门打开.曹雅茹从上面下來.直接掏出两千块钱:“对不起.我有点事情要跟你的乘客谈谈.打扰你了.”

计程车司机脸色立即变得非常和蔼:“沒事.你们随便谈.”

苍浩看着曹雅茹.无奈的问:“你要干什么.”

“你下來.我跟你谈谈.”曹雅茹打开车门.拉着苍浩的衣服就往下拖.

苍浩一个劲的挣扎:“光天化日的.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曹雅茹力气还真大.竟然把苍浩拽了下來.

计程车司机一脚油门.把车子飞快地开走了.结果这条小街只剩苍浩和曹雅茹两个人.

“曹雅茹我警告你别胡闹.”苍浩气得直跳脚.指着那辆宝马就道:“难道你开宝马就了不起吗.”

“跟这些沒有任何关系……”曹雅茹一把把苍浩推到旁边.愤怒地质问:“你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題..你搞翠峰村的地皮干什么.”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啊.”苍浩双手环抱胸前.非常紧张的道:“我警告你哈.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说.但你别动手.”

“你害怕动手.你打架不是挺厉害的吗.”

“我怕你非礼我……”苍浩悠然叹了一口:“虽然不情愿.但如果真那样.我也就只有从了你……”

“苍浩我现在沒心情跟你开玩笑.”曹雅茹忿怒的打断了苍浩的话:“现在回答我.你搞翠峰村的地皮到底要干什么.”

“不光是翠峰村.我还搞天雨楼了呢.你当时不是也带朋友过去捧场了吗.”

“那不一样.”曹雅茹摇了摇头:“天雨楼只是娱乐场所.而你是地产公司高管.你私底下搞地皮这性质是不一样的.”

“听着.不管我搞沒搞.至少我沒犯法.你要是觉得有问題可以去告我.”

“这么说你也就是承认了.”

苍浩实在沒有否认的必要:“对.”

“我只需要你回到我一个问題……”曹雅茹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你是不是铁了心要给姚军辉当走狗.”

“这都哪跟哪啊.根本不相干的两件事.你怎么扯到一起了.”

“我告诉你.苍浩.我曾经怀疑.可能你暗中是在帮助我的.”曹雅茹冷冷一笑:“但翠峰村地皮这事出來了.我就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打算营建自己的事业了……”

“就算我真想营建自己的事业又怎么了.难道我一辈子给人打工吗.这有什么错.”

“你在曹氏地产好好的.现在想要搞自己的地产公司.我只能理解为姚军辉给了你足够的回报.”

“曹雅茹.我真的很佩服你的理解能力……”苍浩惊讶的看着曹雅茹:“完全不想干的几件事.硬是被你扯到了一起.然后还搞出了这样的联想.你特么不去写网络小说真是屈才了.”

“曹氏地产是我的心血.如果我丢掉这家公司.也就真的沦落到只能写网络小说了.”凄然一笑.曹雅茹缓缓说道:“我现在已经被暂停职务了.我现在不是以总裁的身份跟你说话.我只需要你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把真相告诉我.”

“沒什么真相.”苍浩不耐烦的道:“你愿意怎么理解就随便吧.”

曹雅茹深深地望着苍浩:“你真的不说.”

苍浩越发觉得.自己对曹雅茹品性的认知是正确的.自己这位青梅竹马足够精明却沒有耐心.更是不懂得顾全其他人.

曹雅茹知道了翠峰村的事情.第一时间找上自己讨说法.如果苍浩当时把自己的真实用意告诉曹雅茹.毫无疑问.曹雅茹会用各种手段让姚军辉生不如死.

“我沒什么可说的.”苍浩摇摇头:“别人不肯把真相告诉你.你应该检讨一下.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有问題.”

“我沒有什么问題.”曹雅茹有些失态了.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一句话.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眼下这个微妙的时刻.苍浩应该尽量避免与曹雅茹见面.否则一旦被张玉杰一伙知道.就可能有麻烦.

苍浩正寻思着怎么把曹雅茹打发走.不远处传來“咚”的一声巨响.苍浩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曹雅茹的宝马车跳上了一个人.

这个人手里拎着一把横刀和一把弯刀.不是快刀手又是谁.苍浩差点哭了:“我艹.來的真特么是时候.”

快刀手眼珠布满血丝.狠狠瞪着苍浩:“今天咱俩一定要分出胜负.”

“改天行不行.”苍浩非常无奈的商量道:“你沒看我这边挺忙的吗.”

快刀手才不管苍浩到底在忙什么:“出招吧.你的甩棍呢.”

曹雅茹看了看快刀手.质问苍浩:“这又是谁.”

苍浩不耐烦的道:“说了你也不认识..”

曹雅茹的声音更高了:“苍浩你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要瞒着我.”

快刀手跟着高喊了一声:“苍浩你去死吧.”随后高高跃起.双刀同时向苍浩劈落.

苍浩一把推开曹雅茹.从腰间抽出甩棍.刷的一下放开.用棍头点向快刀手的胸口.

苍浩的速度比快刀手更快.这一棍看起來轻飘飘的.快刀手却感到胸口被重击了一下.身体立即失去平衡.翻身落在地上.

不过快刀手沒有摔倒.而是弓下腰.就地一个扫堂腿.

苍浩刚好冲过來.被这一腿绊倒在地.快刀手挥起弯刀劈向苍浩.

苍浩就地一滚.弯刀落在了地上.发出“当”的一声.火星四射.

快刀手憋足劲要苍浩的命.这一刀不作任何保留.使出了全力.结果刀锋竟然嵌在了地面里.

快刀手用力想要把刀拽出來.这就给了苍浩以时机.

苍浩双臂和双腿同时用力.身体竟然平着从地上飞了起來.紧接着旋转起來.甩棍顺势抽出.在重力加速度之下.正抽在快刀手的肩膀上.

快刀手惨叫一声.隐隐似乎听到了自己肩胛骨断裂的声音.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苍浩并不停手.一个箭步冲上去.抬脚射向快刀手的胸口.

快刀手沒來得及闪躲.身体向后飞出去.撞在了树上.

苍浩要再次冲上去.却不防被曹雅茹给拉住了.

“你干什么.”

“住手.”曹雅茹急急地道:“你会打死人的.”

“老子杀的人多了.”苍浩挣扎开.又要往上冲.

曹雅茹喊了一声:“我不想你坐牢.”

听到这话.苍浩的身体定格了.回想起当年.

那时苍浩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曹雅茹告诉苍浩:“以后打架找我.我可不想你被人打死.”

也就是苍浩这一迟疑的功夫.快刀手反扑了上來.手中横刀刺向苍浩的胸膛.

苍浩担心曹雅茹受伤.沒想到曹雅茹却很是勇敢.抡起手中的爱马仕包包沒头沒脑向快刀手砸去:“滚.不管你是谁.快点给我滚.”

快刀手被砸得晕头转向.不住的往后退.躲闪曹雅茹的进攻.

小时候.曹雅茹打架确实很厉害.但在职业杀手面前还是差得远.

这个时候.快刀手只要反手一挥弯刀.就可以轻易切开曹雅茹的喉咙.

但快刀手却沒有这么做.而是跑到了一旁.用刀指着曹雅茹跳着脚的骂:“你这个泼妇得了狂犬病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给我滚一边去.”

苍浩本來觉得快刀手做事挺爷们.听到这话却怒了:“你特么骂谁呢.”

“我骂这泼妇呢.”快刀手愤怒的道:“这泼妇是你什么人.”

苍浩更火了:“不是我什么人.但你也不能骂她.”

“刚才我來的时候.你俩明明在吵架.怎么这时候你反而袒护其他了.”快刀手冷冷一笑:“你们是欢喜冤家啊.”

“谁特么跟他是欢喜冤家.”曹雅茹直接把包冲着快刀手扔了过去:“管好你的臭嘴.”

快刀手挥刀把爱马仕打落在地:“果然是个泼妇.”

苍浩指着快刀手的鼻子.快步走了过去:“我有沒有警告你不许骂她.”

“我就骂他了.怎么的.”

“我骂她可以.你骂他不行.”苍浩对快刀手说罢.转身给曹雅茹扔过去了一句:“你确实是泼妇.”

“你们两个……”曹雅茹气坏了.一伸手.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來一罐防狼喷雾.冲着苍浩和快刀手喷了过去.

苍浩和快刀手正要重新交手.不曾防备一股高刺激性液体扑面而來.两个人不约而同惨叫了一声.下意识扔到手中的武器.双手捂着脸后退开來.

“疯了.真是疯了.”苍浩感到喘不上來气.脸上火辣辣的疼:“曹雅茹你果然疯了.”

快刀手一个劲的跺脚:“这泼妇是你领來的.你赶紧把她带走.像个男人一样跟我战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