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姚军辉皱起眉头:“他们两个毕竟从小就认识.曹雅茹突然有什么事去找苍浩.这个完全也说得过去.”

“姚总你过度信任苍浩了.不管苍浩有怎样可疑的举动.你总是主动想办法帮苍浩开脱.”张玉杰质问:“可你把我们这帮跟了多年的兄弟置于何地.”

“你说我把你们置于何地.你这话说的很搞笑啊.”姚军辉非常不满的道:“当初你们极力劝进.才有了这个收购曹氏地产的计划.执行过程中我又把你们的利益放到第一位.你们还想怎么样.”

“姚总.话不是这么说的……”张玉杰尴尬的笑了笑:“兄弟们都很服膺你.我们只是不理解.为什么你这么信任苍浩.”

“既然你话说到这里.我就明白告诉你们.”姚军辉站起來看着张玉杰.冷冷的道:“你们也知道.我最初拉拢苍浩.因为觉察到苍浩跟曹氏父女有个人关系.后來我利用苍浩.因为发现苍浩很有能力.至于如今吗……”

“怎么.”

“我姚军辉爬到今天这个位子上.见多人性丑陋的一面.我无时不刻都感觉到活在一个多么肮脏的社会里.”姚军辉本來想喝酒.可是刚刚拿起杯子.就厌恶的摔在地上:“然后就是我从苍浩身上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包括人性的闪光点和对正义的执著.有时候我会想.其实今天的苍浩就是当年的我.表面看起來我们走了同一条路.其实我们做人做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如果当年我像苍浩这样做.今天又会如何.”

张玉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來是这样.”

“你和陈广龙一直都怀疑苍浩别有用心.考虑到苍浩与曹家父女之间的关系.这个可能性存在.但是……”顿了顿.姚军辉一字一顿道:“我相信苍浩不会出卖我.”

“为什么.”张玉杰一摊双手:“你别忘了.苍浩父母跟曹志鸿肯定有交情.你在其中又算什么.”

“仅仅因为我对苍浩足够好.基于我对苍浩人品的了解.我相信苍浩不会出卖我.”姚军辉说着.一指办公室的门:“沒什么事了.你出去吧.”

张玉杰不再争执什么.走到办公室门前.回头深深望了姚军辉一眼.

几天的时间无风无浪的过去了.

星期一晚上.姚军辉派系在盛世荷园聚会.这也是最关键的一次聚会.因为摊牌的时候就快到了.

姚军辉等人的资金已经全部转移到境外.沽空曹氏地产股票.等到明天.也就是星期二早晨.姚军辉就会在市场上放出曹氏地产偷工减料的丑闻.

这本來应该是一个庆功会.但气氛却非常紧张.

苍浩和张玉杰甫一见面.张玉杰就质问:“你前几天被警察给抓了.”

苍浩冷冷的问:“你跟踪我.”

张玉杰沒回答:“我不关心警察为什么抓你.我只想知道.当时你为什么跟曹雅茹在一起.”

“是啊.”陈广龙冷冷的道:“苍浩.这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我们可不希望内部出叛徒.”

“够了.”苍浩径直走过去.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把揪住张玉杰的衣领:“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敢派人跟踪我.你的下场会非常惨.”

“怎么的.苍浩.你吓唬我.”张玉杰用力挣扎了几下.却沒能挣脱开.

苍浩硬生生把张玉杰从椅子上拎了起來.只用一只胳膊.一把把张玉杰按在墙上:“一直以來.你对我都很怀疑.处处给我下绊子.过去.我都忍了.但我现在忍够了.”

张玉杰当然知道苍浩打人是什么样.一时间体似筛糠:“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说的很清楚了.”苍浩说着.一拳捣在张玉杰的肚子上:“我告诉你.我跟曹雅茹之间的事情.这一次不会解释.以后我也不会解释……当然也许我们之间根本沒以后了.”

张玉杰惨叫一声:“苍浩你……你敢打人.”

陈广龙一个箭步冲过來:“苍浩你有话说话.干嘛打人.”

苍浩回头瞥了一眼.陈广龙生生打了一个冷战.几乎找不到词汇形容苍浩目光之凶狠.

陈广龙连连后退几步.根本不敢靠前:“不管怎么说.大家也算自己人.你这么大打出手.你什么意思你.”

“你们当我是自己人吗.”苍浩望了一眼陈广龙.又看了看张玉杰:“我很清楚.你们对我的怀疑其实并非由真凭实据.仅仅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外來者.就这样加入了你们的小圈子.让你们非常不舒服.换句话说.你们对我的所有怀疑.都是基于一种傲慢.你们认为一个小员工沒有资格跟你们坐在这里享用红酒雪茄.”

张玉杰拼命挣扎:“苍浩你别胡说八道.我们……拿你当朋友的.我们就是不想你被人收买.”

“沒有人能收买我.”苍浩说着.手上加了一把力气:“我老实告诉你.我苍浩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你们这辈子都无法理解的东西.”

张玉杰感到一阵阵窒息.开始翻白眼了.嘴角流淌出一丝白沫.

姚军辉叹了一口气:“苍浩.好了.够了.”

苍浩终于松开手.张玉杰像一滩烂泥一样.滑落在了地上.

“本來.今天很高兴一件事.非要搞成这般田地.”姚军辉这番话沒有明确指向性.也不知到底是说苍浩.亦或是陈广龙和张玉杰:“既然我们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团队.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沒有.那不就成一盘散沙了吗.”

苍浩冷笑一声:“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听到这句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在座的人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把头低下了.

“这些年.大家都赚到钱了.身边的女人经常换.坐着豪车出入豪宅.但是表面的风光之下又是什么.”姚军辉长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道:“我希望大家回想一下.当年我们什么都沒有.在一起奋斗打拼的日子.当时的曹氏地产.也就是广厦地产.才刚刚起步.就我们这么几个人到处奔忙.所有事情亲力亲为.白天工作结束了.晚上还要去工地看现场.饿了吃两口面包.一瓶矿泉水喝一天.但现在回想起來那些日子是不是很充实很快乐.”

“姚总……”迟春新看着姚军辉. 突然间眼圈红了.欲言又止.

“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坐在一起畅想以后我们有钱会怎么样……”姚军辉指着张玉杰骂道: “张玉杰你个傻B当年说这辈子能有一辆马自达就心满意足了.现在你特么连宝马都好几辆了.”

张玉杰捂着喉咙坐在地上.傻傻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毫无保留的.谁在家里跟媳妇兴生活什么样都可以跟大家说.互相之间有矛盾了可以直接骂娘.”姚军辉又指了指在座其他人.接着道:“再看看现在的你们.表面和光同尘.实际上呢.一个个揣着什么鬼胎.自己心里清楚.背后里捅刀子出阴招.为了利益连脸都不要.一个个做事毫无底线.我们奋斗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变成今天这德行吗.”

在座的所有人把头低得更沉了.

姚军辉苦笑着摇摇头:“我们奋斗.是我为了做金钱的主人.不是为了让金钱改变我们自己.”

房间里如同死一样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张玉杰从地上站起來:“姚总.你说得对.我们赚的钱足够后半辈子花了……我们需要的是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到死那天发现自己除了一堆钱什么都沒有.”

陈广龙举起手來:“我赞同.”

姚军辉点点头:“你们想怎么样.”

“终止收购曹氏地产.”张玉杰毫不犹豫的道:“我打算从曹氏地产辞职.希望大家跟我一起走.我们组建自己的地产公司.姚总.这么多年來.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有自己的公司.现在我们还不算老.完全有时间和机会.”

“沒错.”陈广龙急忙点点头:“姚总.继续带领兄弟.咱们去二次创业.”

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问:“你们都想好了吗.”

“想好了.” 张玉杰擦了擦眼睛.随后冲着苍浩一笑:“小兄弟.对不住你了.以后曹氏地产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

苍浩此时完全傻眼了.自己潜伏在姚军辉身边这么久.虽然说不上是忍辱负重.至少也算是韬光养晦.为的就是让姚军辉的收购计划彻底破产.

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苍浩几乎用尽了自己各方面资源.苦心经营设定了一个反制计划.也就在双方正是摊牌的前一刻.事情竟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弯.

姚军辉等人突然醒悟.主动决定放弃收购.造化弄人.苍浩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陈广龙和张玉杰态度坚决.姚军辉马上拍板决定:“明天我跟张兴昱谈谈.把我们资金全部撤回來.就这么定了.”

姚军辉话音刚落.在座所有人的手机响了起來.全都是公司打过來的.

“姚总……”张玉杰惊讶的道:“公司通知咱们回去开会……是紧急会议.”

陈广龙也很惊讶:“都已经下班了.为什么突然要求开会.到底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