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摊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不知道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姚军辉等人还是离开盛世荷园.第一时间赶到公司会议室.

所有高管都來了.除了曹雅茹.

曹志鸿见人员已经到齐.点了点头:“突然把大家找回來开会.是因为有重大事项宣布.”

姚军辉的心猛然悬到了嗓子:“什么事.”

“市政府已经决定对旧城区进行改造.在座诸位应该很熟悉.改造地段是多年前曹氏地产建设的小区.”曹志鸿微微一笑.语气耐人寻味:“这几天.市政府经过秘密招标.已经决定由我们曹氏地产负责改造计划.明天是政府会发布正式公告.这是好事.所以我提前告诉大家.”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杨旭飞等人不住的往姚军辉那边看.

但见姚军辉脸色苍白.双眼圆瞪.坐在那里如同一摊烂泥.只有起伏的胸口证明这是一个活人.

“姚总.”曹志鸿看向姚军辉:“你怎么不说话.”

“我……”姚军辉的身体猛然颤抖几下:“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会这样.”曹志鸿的脸色变得有些冰冷:“这是好事.能让我们公司今年财务报表非常好看.还能让大家的年终奖多拿不少钱.不过我发现姚总你好像不怎么开心.”

“我为什么要开心.”姚军辉看着曹志鸿.愤怒地质问:“什么狗屁旧城改造计划.我作为公司二把手竟然不知道.你搞什么搞.”

“为什么一定要让你知道.”曹志鸿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道:“咱们把话说开了吧.姚军辉.你输了.而且输得非常惨.”

这边曹志鸿话音刚落.突然办公室里传來一声凄厉的喊叫.发自陈广龙.

只见陈广龙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双手捂着脸.声嘶力竭的哭了起來.

曹志鸿也不理会.起身说了句:“散会.”就走出了会议室.

其他高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亦步亦趋的跟在曹志鸿身后.也出去了.

整个会议室.只剩下姚军辉派系一干人等.每一个人都面如死灰.如同末日來临一般.

事实上.他们的末日还真就來了.旧城改造计划属于特大利好.只要公布出來就会让股票暴涨.

然而姚军辉一伙人已经把全部身家用來沽空曹氏地产.说穿了就像赌博押大小一样.他们押的是股票会跌.

这意味着明天股市一开盘.他们所有人都会倾家荡产.甚至可能背上天文数字的负债.

前段时间.姚军辉派系表现得离心离德.正常來说.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似乎应该内讧.

然而.这沒有发生.即便是最爱找麻烦的张玉杰都沒有.

迟春新更是直接对姚军辉说了一句:“姚总.你别太难过……妈的.大不了大家一起从楼上跳下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陈广龙哭着说了一句:“我们被姚军辉给算计了……”

“妈的.”张玉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我跟他拼了.”

陈广龙急忙问:“你要干什么.”

“我带几个兄弟.绑了曹志鸿.”张玉杰断然说道:“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一定要让他放弃旧城改造计划.”

迟春新怒斥:“你疯了.”

“我沒疯.只要他放弃这个计划.我们还有一线希望.如果他不同意……”张玉杰说到这里.表情非常疯狂:“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张玉杰你可要想好了.”唐志宏这个时候说话了:“钱沒了可以再赚.不能为这事把自己命赔进去.”

张玉杰一瞪眼睛:“现在可不是钱沒了那么简单.只要明天股市一开盘.我们这辈子都得欠别人钱.可能到了下辈子都还不清.”

迟春新劝道:“那也不值得你牺牲自己.”

张玉杰凄然一笑:“我死了不要紧.只要咱们这帮哥们能活下來.每年忌日别忘了上坟给我倒杯酒.”

姚军辉无力地摆摆手:“你闹够了沒有.”

“我才沒闹.”张玉杰沙哑着嗓子反问:“否则你说该怎么办.”

姚军辉毕竟是这帮人的主心骨.很快就冷静了下來.提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題:“曹志鸿的计划完全是有针对性的.刚好就是在我们沽空股票之后.他开会宣布这个消息.如果他不能掌握我们的情况.断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安排……”

迟春新试探着问:“你的意思是……”

“只有一种解释……”姚军辉面色灰白:“我们这边有人向曹志鸿提供情报.”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苍浩.只见苍浩悠然点上了一根烟:“果然.还是我嫌疑最大.不过我也理解.毕竟你们是多年***拼过來的.而是我始终是一个外人.”

张玉杰直接就问:“苍浩到底是不是你.”

苍浩点点头:“是我.”

出于各种原因.张玉杰一直怀疑苍浩是卧底.如今苍浩坦然承认了.张玉杰反而有些无法接受:“你……苍浩.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最好实话实说.”

“我说的就是实话.”苍浩弹了一下烟灰.又道:“张总.其实我有点佩服你.因为你对我的怀疑完全正确.”

张玉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怎么……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不会这样呢.”苍浩耸耸肩膀:“事到如今.我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其实我跟曹志鸿不是旧邻这么简单.我们两家是世交.曹志鸿是我的干爹.当然这年头‘干爹’这个词臭大街了.不过曹志鸿之于我跟亲生父亲沒什么两样.至于我跟曹雅茹.说起來也算是青梅竹马.大家平常能看到.曹雅茹对我总是敌意满满.其实这真不是我们有意表演出來的.我跟干爹分开很多年.重逢之后发现大家都变了.我跟曹雅茹几乎沒有办法沟通.但是.就算不为曹雅茹.至少冲着干爹的面子.我也必须要做点什么.所以我在姚总身边一直都是卧底.”

姚军辉哈哈大笑起來.笑了许久.俄顷收住笑声.充斥着绝望的说道:“苍浩.我对你不薄.不是普通的上级下级.我是拿你当老弟看的.你出卖了我.固然对得起你干爹.可你又对得起我吗.”

“苍浩你就是个王八蛋.”张玉杰又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声音之大.让人担心他会骨折.

“你们听我说……”苍浩吐了一个烟圈.语气多少有些无奈:“多年前.我举家移民国外.跟曹志鸿和曹雅茹失去了联系.后來.我一个人回來了.跟他俩仍然沒有恢复联系.由于在国外经历的一些事.我很想做个普通人.于是來到当时的广厦地产打工.再后來广厦地产被收购.曹雅茹成为新任总裁.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直到现在我都难以想象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无论如何.巧合既然已经发生了.当我发觉姚总你们试图把曹氏地产据为己有.我就知道自己不能置身事外.事实上.所有计划都是我安排的.连曹志鸿也是按照我的计划执行.”

姚军辉颤抖着手指着苍浩:“苍浩你回答我.你对得起我吗……”

“我还沒说完.”苍浩打断了姚军辉的话:“人和人之间相处的久了.肯定要有一份情谊.尤其姚总你对我确实很够意思.本來我只是为了卧底.但后來这个初衷就发生了变化……那么.现在我回答你的问題.其实如果不是为了保住你姚军辉.这个计划早已收口了.你们别忘了.很早之前我就已经掌握了你们的详细计划.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对你们下手.”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姚军辉很小心地问了一句:“你……到底要怎么样.”

“事情早该了结.拖到今时今日.就是因为我不断的寻找机会.能够成全曹志鸿和你姚军辉双方面.我说到这里.相信你们也该猜到曹雅茹为什么会被休假式治疗了……”沒等姚军辉等人说什么.苍浩接着道:“曹志鸿赞同我的观点.同意放过姚军辉.但曹雅茹务必赶尽杀绝.父女两个产生争吵.最后曹志鸿一怒之下做出了这个决定.”

当苍浩表明了真实身份.在座的人恨不得冲上去跟苍浩拼命.可是等到苍浩把这些话说出來.这些人心头的滋味就变得复杂了.

所有人都知道曹志鸿素來娇宠曹雅茹.能让这对父女产生激烈的争吵.进而导致这样的后果.只能说苍浩确实做了许多.

张玉杰质疑:“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苍浩直接回答:“虽然股指期货会让你们倾家荡产.但我给姚总留了一条后路.前些日子天雨楼开了一家分店.姚总你是最大股东.光是吃利息就能让你衣食无忧.继续过红酒雪茄干女儿的生活.”

“你给我留了后路……”姚军辉一指张玉杰等人:“他们呢.”

苍浩笑了笑:“我沒考虑过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