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你们还有一线生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可以不考虑他们.但我必须考虑.”姚军辉斩钉截铁的道:“我们是多年***拼过來的好兄弟.就算平常有芥蒂有矛盾.但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我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如今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姚总跟杨旭飞一伙斗了这么久.即便杨旭飞把持着财务大权.姚总却始终稳稳占据上风.”苍浩赞赏的点点头:“就是因为姚总做到这个份上了.做人够义气.”

“苍浩.你如今牛了.用不着再拍我马屁.”姚军辉圆瞪着眼睛.愤怒的指责:“你把我的兄弟们坑得倾家荡产.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你算.”

“首先、姚总你好好回忆一下.我何时拍过你的马屁.我苍浩本就不是谄媚之徒.所以我说的这些都是真实所感;至于其次吗……”苍浩笑着摇摇头.旋即又有些感慨:“刚才你们在盛世荷园的争吵.其实我挺感动的.如果你们哪怕只是提前一天决定放弃收购曹氏地产.事情都不会演变成现在的局面.”

“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陈广龙目光无神.胸口几乎沒什么呼吸的起伏.看样子好像随时都可能咽气:“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说句对不起就算了.”

“我才不会说对不起.”苍浩又笑了:“如果.你们真的破产.我也认为是罪有应得.毁灭了你们的不是我.其实是你们自己的贪欲.无止境的贪婪最后带來的一定是毁灭.今天你们假如成功收购曹氏地产.以后就会想收购其他地产公司.再然后想要染指金融或其他行业……就算我沒有打倒你们.早晚你们也会遇到更加强悍的对手.换句话说你们早晚会死.”

姚军辉哭笑着摇摇头:“以后死也好过现在死.”

苍浩笑了笑:“如果你们注定死在今天.那么必须庆幸遇到的对手是我.”

张玉杰如神经病一般狂笑起來:“庆幸你把我们搞得这么惨.”

“你们需要庆幸我做事不是那么绝……”一边摇摇头.苍浩一边说道:“如果说.贪婪一定会毁灭一个人.那么残暴同样会毁灭一个人.这是我的信条.所以.如果沒有足够的理由.我不会把别人彻底逼上绝路.”

“等等.你刚才说如果我们破产……”姚军辉狐疑的问道:“也就是说事情还有一线生机.”

“虽然说.你们应该早点让我意识到你们身上可爱的一面.不过现在意识到了也不算太晚.”看了一下时间.苍浩接着道:“我们还有时间扭转局面.”

张玉杰急忙问:“怎么做.”

苍浩直接道:“你们必须首先答应我.履行先前的诺言.离开曹氏地产.自己创业.”

“沒问題.”姚军辉沉重的点点头:“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么好.你们现在写辞职书.并且声明放弃已经拥有的曹氏地产股份.”顿了顿.苍浩告诉姚军辉等人:“我承诺过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张玉杰“呸”了一声.喝道:“少忽悠我们.辞职这事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毕竟我们现在还合法拥有部分曹氏地产股份.这才是一线生机.如果一并放弃了.就彻底沒有翻身的希望了.”

“你们应该相信我.”苍浩叹了一口气:“别忘了.我完全可以不对你们说这些.甚至于我明知道今天会摊牌.完全可以躲起來不出现.”

姚军辉点点头:“我签.”

“不行.不能签.”陈广龙急忙阻止姚军辉:“姚总.苍浩这小子太鬼了.他一个人把我们逼到这个地步.鬼才知道他又打着什么算盘.”

“沒错.”迟春新也赞同道:“不管苍浩过去做事什么样.可现在毕竟是生死攸关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轻信.”

“过去吃亏上当就是因为轻信.”张玉杰气喘吁吁的道:“我们不能再相信这小子了.”

场面似乎僵持住了.其实苍浩沒有说谎.眼下确实还有办法救姚军辉这些人.但在此之前.苍浩必须确保姚军辉等人放弃曹氏地产.

要知道.姚军辉等人被股指期货套牢的资金几乎相当于天文数字.一旦解冻可以用來做任何事.

姚军辉还沒有完全失败.毕竟手头掌握着公司的丑闻.等到真的逃出升天了.安知不会卷土重來.

苍浩毫不怀疑.姚军辉等人原本真的打算二次创业.但事情发展到了眼下这个地步.他们完全可能为了争回一口气也要把原定计划执行到底.

与之相对的是.苍浩反倒沒什么底牌了.所以不能冒这个险:“你们必须从法律层面上与曹氏地产摆脱一切关系.并彻底放弃收购计划.否则我不能救你们.”

“不行.”张玉杰用力摇摇头:“你要是不让我们的钱回到手里.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又把我们给耍了怎么办.”

苍浩一摊双手:“你们现在已经什么都沒有了.就算放开胆子相信我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张玉杰冷冷一笑:“明白告诉你吧.苍浩.我不知道你现在打的什么算盘.所以.宁可我们一起去死.也绝对不能让你再得逞了.”

苍浩算是听出來了.不管自己平日为人如何.既然自己设计了这样一个圈套.那么自己在姚军辉等人这边就沒有任何信用可言了.

“这么争执下去也沒什么意思 ……”姚军辉出來打了一个圆场:“不如这样吧.苍浩.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打算怎么救我们.只要我们知道了.至少对你也有信心.”

“其实很简单……”叹了一口气.苍浩无奈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來:“旧城改造计划是我委托严月蓉搞出來的.至于我怎么让严月蓉同意.你们沒有必要知道.事情的关键是.这个计划目前只在公司内部宣布.官方还沒有发出公告.只要我跟严月蓉沟通一下.让她推迟两天再发公告.等到明天开盘你们把所有期货合约斩仓就行.虽然未到交割日斩仓.要支付一部分违约金.但远不至于让你们破产.”

姚军辉看了一眼几个手下:“这个想法可行.”

迟春新质疑:“虽然可行.但我们怎么敢保证苍浩一定会这么做.再说了.这事最后还是得严月蓉來做.苍浩凭什么保证严月蓉一定会听话.”

“这确实是一个问題.”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切交易都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

张玉杰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苍浩你在我们这里沒有信任.”

“事情卡在这了.我是沒有办法了.你们说怎么办.”苍浩掐灭了烟蒂.重新点上一根烟:“我本來可以什么都不做的.我现在提出这个方案.完全是给你们一线生机.如果你们选择不相信我.我也就只有看着你们灰飞烟灭了.”

“不如这样吧……”姚军辉思忖片刻.做出了让步:“我先签.陈广龙他们保留.如果苍浩你履行了承诺.我保证陈广龙他们也会.”

“好主意.”苍浩点点头:“一言为定.”

陈广龙又要阻止:“不行.”

姚军辉长叹了一声:“实在沒其他办法了.”

陈广龙犹疑起來:“这……”

迟春新看看姚军辉.又看看陈广龙.也是叹了一口气:“还是签吧……”

只是几分钟时间.只是薄薄一张纸.姚军辉从此跟曹氏地产再无任何关系.

固然姚军辉是一只硕鼠.几乎快要掏空曹氏地产.但另一方面是.多年來他为曹氏地产尽心尽力.

从一家小作坊式的集体企业.一跃成为国有地产企业之翘楚.姚军辉功不可沒.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无奈.贪墨之徒固然可憎.但贪墨之徒却又有很多的付出.

有的时候.苍浩换位思考一下.觉得如果自己处在姚军辉的位置上.也会认定曹氏地产应该归自己所有.

可是曹氏地产终归不姓“姚”.与其说姚军辉可憎.或者说曹家父女财大压人.倒不如检讨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现状.

曹氏地产之于姚军辉就像自己的孩子.当姚军辉最后落下自己的名字.意味着与这个孩子再无任何关系.一时间泪水模糊了双眼.

望了一眼苍浩.姚军辉哽咽着道:“该你了……”

苍浩马上拨通了严月蓉的电话.严月蓉接起來直接就道:“我在友谊宫三号楼.现在说话不方便.有事的话.二十分钟后你直接过來吧.”

说罢.严月蓉也不管苍浩要说什么.直接把手机挂断.

苍浩再打过去.竟然关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