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这不是东瀛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无奈的告诉姚军辉:“你们等我一下.看來我得面见严月蓉.”

张玉杰马上质问:“小子你不会借机跑路吧.”

“这还真应了一句老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苍浩笑了笑:“就算我跑路了.曹氏地产不是还在吗.”

说罢.苍浩不再理会姚军辉等人.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艾宇已经下班.不过苍浩的车在公司车库.于是苍浩亲自开车去找严月蓉.

车子刚到友谊宫不远处.突然传來“咚”的一声.车顶凹瘪下來一大块.

苍浩马上意识到.这是有人袭击.而特别喜欢跳到车顶上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快刀手.

果不其然.车顶马上被一把亮闪闪的长刀刺穿了.刀锋距离苍浩的肩膀只有不到一公分.

这把刀马上抽了出去.旋即再度刺下來.

苍浩马上一个急刹车.快刀手卒不及防.无法承受住惯性.咕噜噜的从车顶山滚落到了车头前.

苍浩猛地又一踩油门.冲着快刀手直直撞了过去.

快刀手反应速度倒是很快.马上滚到了一旁.同时把手中弯刀脱手掷出.

弯刀高速旋转着.劈在一个轮胎上.只听“砰”的一声.轮胎爆了.

在电影电视中.轮胎突然爆裂会让车子失去控制.其实这只是想当然.

多数情况下.车身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甚至都不会有震动.还能继续行驶一段距离.

苍浩稳稳的把车子停下來.下了车后抽出插在车顶的长刀.一指快刀手:“你特么挺爱国啊.呆着沒事就跑出來砸车.不过老子这不是东瀛车.”

“苍浩你少废话.”快刀手一个高从地上跳起來:“今天咱俩必须分出胜负.”

苍浩对这个快刀手有些头疼.还有些蛋疼.为了让自己不再疼.直接一个箭步冲过去.横刀直刺快刀手胸口.

快刀手急忙跳开:“苍浩你竟然拿我的刀对付我.”

苍浩也不说话.手腕一翻.横刀挽出一个刀花.兜头罩向快刀手.

快刀手卒不及防.小腹被刺出一个口子.一朵血花飚起.

但快刀手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在地上翻身一滚.竟然直冲苍浩而來.就在横刀的刀锋下竟然冲到了苍浩身后.

苍浩转身猛地一挥横刀.快刀手却已经趁着苍浩转身的功夫逃远了.横刀落空.

快刀手來到车前.拔出弯刀.苍浩箭步冲过來直刺快刀手的后心.

快刀手也不回头.把弯刀往身后一横.挡住了苍浩的这一刀.

却不防苍浩抬起一脚.踹在快刀手的屁股上.快刀手踉跄着往前冲出几步.“砰”的一下脑袋撞在车顶上.

“我艹.”快刀手脑袋起了一个大包.恨恨不已的转过身來:“苍浩算你狠.”

“你特么跟块狗皮膏药似的.沾上就甩不掉.”苍浩用刀指着快刀手:“我告诉你.我现在有急事.不想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你想跟我较量就另找个时间.”

“我管你.”快刀手把弯刀挥出一条弧线.斜肩带背向苍浩劈过來.

苍浩躲到一旁.厉声道:“到现在为止.我还算欣赏你.你特么别让我厌恶你.”

“欣赏我.”快刀手此时只想着取胜.根本顾不上其他:“我谢谢你全家了.不过用不着.”

“你听着.前几天.我跟高雪轩谈起了你.”

快刀手一愣:“高雪轩.”

“就是兰组的老大寒兰.据说你们两个关系不错.你应该认识她.”

“哎呦.你还认识寒兰大姐呢……”快刀手冷笑看着苍浩:“怎么的.你想说明什么.”

“我从高姐那里听说了一些你的事……”

“够了.”快刀手不耐烦的打断了苍浩:“你要是聪明.就别到我这老套交情.我是认钱不认人的.”

“我特么才沒兴趣跟你套交情.”苍浩也很不耐烦:“我必须告诉你.我现在有急事.沒时间跟你在这里磨蹭.有机会.我可以跟你再次交手.别特么以为老子怕你.”

“择日不如撞日.”快刀手冲向苍浩:“就今天了.”

快刀手的情绪显然很激动.而这一激动也就有点乱了分寸.

苍浩拎着刀看着快刀手.一动不动.等到快刀手來到近前.抬起一脚揣向快刀手的小腹.

快刀手急忙侧身躲过这一脚.也就在与此同时.苍浩抽出甩棍.直接一甩.甩棍放出的同时抽在快刀手的肩膀上.

快刀手“哎呦”惨嚎了一声.苍浩不停手.抬手用刀柄狠狠敲在快刀手的额头上.

快刀手感到眼前一黑.身体晃悠了一下.一屁股坐到地上.

苍浩直接把刀对准了快刀手的咽喉:“你又输了.”

苍浩这一下敲得太重.快刀手坐在那里两眼发直.半天沒有反应.

“艹.”苍浩把刀扔到一边.懒得再理会快刀手.驱车去了友谊宫.喷了快刀手一脸尾气.

快刀手远远看着.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有转身离去.

苍浩和快刀手都不知道.在不远处的一辆车上.短斧手用望远镜从头到尾看到了两个人的搏斗.

放下望远镜.短斧手拿出手机给周大宇打了一个电话:“就像你预料的一样.快刀手果然又去杀苍浩了.”

“哦.”周大宇嘿嘿一笑:“结果如何.”

“当然是失败了.”短斧手轻哼一声:“这个交手过程有点搞笑.快刀手沒有发挥出实力.苍浩也手下留情了.”

“你认为他是不是故意演戏给我们看.”

“有这个可能.”短斧手沉着脸道:“反正我讨厌快刀手这小子.可能因为出身贫寒.太爱财了.”

“快刀手和苍浩私下达成某种交易.故意演戏给我们看.骗取我们的信任.然后……”哈哈一笑.周大宇语气怪异的道:“如果快刀手真的是全力出击.连续三次都沒杀掉苍浩.也沒被苍浩杀掉.那么我只能说快刀手是个傻B.”

“我们该怎么办.”

“再给他一次机会.”周大宇的语气马上冰冷了下來:“如果他还是不行.这样的废物留着也沒用.你找个机会收拾了吧.”

“虽然我讨厌快刀手这小子.但我有点不太理解.似乎他刚到你身边的时候.你对他就心存疑虑.”

“我告诉你.我本來就是一个打工的屌丝.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在这个过程中.我见识到了各种尔虞我诈和明争暗斗.所以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顿了顿.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我所以见到翻船的.大都跟盲信他人有关……”

短斧手笑了:“比如邹峰.”

“沒错.”周大宇坦然承认了:“邹峰之死.死在过度相信我了.但我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错.如果不是他树敌太多.一再羞辱我.我也不会让你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我对你的动机不关心.我只关心是不是能够让更多的人流血.虽然我习惯用斧子.但我必须承认把邹峰扔下去的时候有另外一种畅快感.”

周大宇听到这话.心里骂了一句:“变态.”不过在表面上.周大宇当然不能指责短斧手:“我对任何靠不住的人.都有本能上的怀疑.不过你短斧手对我來说属于靠得住的人.”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事.又一起杀了邹峰.换句话说我们之间的关系经得住考验.”呵呵笑了笑.周大宇一字一顿的道:“明白了吗.”

“明白了.”短斧手点点头:“我会继续监视快刀手的.”

如果快刀手在场听到这番话.一定会感到很委屈.其实他不是沒有出尽全力.而是身上还带着伤.

至于苍浩.沒下手杀快刀手也并非演戏.而是真的对快刀手存有一定同情.

再说苍浩那一边.去了友谊宫.这一次沒有潜伏进入.而是对保安直接报上自己的名号.然后就被带去见严月蓉了.

严月蓉似乎刚开过会.表情有些疲倦.冲着苍浩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你这语气好像有点不耐烦.”

“我很累.”严月蓉摆摆手:“你有事就快点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