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罗维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野晴一愣:“一个企业高管.能有什么问題.”

“问題就在这.”苍浩冷冷一笑:“我刚才跟他握手.发现他右手的指肚和虎口有很厚的老茧.只有使用枪械的人才会形成这种老茧.他一个企业高管.总玩枪干什么.”

“明白了.”今野晴也警惕起來:“沒准是什么秘密组织的人.化妆潜伏到你身边呢.确实应该警惕.”

三天过后.今野晴就有了消息.告诉苍浩:“这个罗维奇日常生活沒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每天就上班下班.业余时间跟朋友出去玩.大都也是去俄国人常去的地方.”

苍浩冷冷一笑:“是吗.”

“当然.表面看起來沒什么特别.不过大家都知道.各种公开场合都是交换情报的地方.如果这个罗维奇身份确实有问題.也许就是在这些地方跟同党会面……”顿了顿.今野晴又道:“我继续跟几天.也许有更多发现.”

在广厦的外国人很多.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有.他们在本地固然有朋友.不过跟很多国人想象不同的是.他们并不是把所有时间用來跟华夏人打交道.更多的个人生活还是在本国本民族的圈子里.

由于语言和生活习惯.这些外国人以国家为单位形成独立圈子.有自己常去的酒吧和餐厅.

也正因为如此.苍浩觉察到问題所在:“等等.他自称是M国长大的.生活上已经完全M国化.为什么会跟俄国人來往.”

今野晴嘿嘿一笑:“看來他骗了你.”

“你不用继续跟踪了.”苍浩断然说道:“我打算直接跟他唠唠.”

“怎么唠.”

“他是王延辉介绍來的.跟他正面交锋之前.先跟王延辉唠.” 苍浩冷冷的道:“明天早晨动手.”

苍浩知道.第二天早晨.王延辉要接待几个客户.

而这几个客户非常重要.王延辉一定会亲自迎送.这是动手的最好机会.

果不其然.当天早晨.王延辉非常热情的把几个客户送出公司.

也就在客户离开.王延辉正转身准备回公司.斜刺里突然冲过來两个人.

一是赵轩.一个是冷瞳.赵轩飞快在王延辉嘴上封了一道胶带.同时冷瞳把一个黑色头套罩在王延辉头上.

王延辉还沒等反应过來.两个人一起把他推倒在地.把双手反扭到背后.用束带紧紧勒住.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王延辉彻底失去反抗能力.既无法挣扎.也无法喊叫.

黄彬焕开着一辆车飞快停到旁边.冷瞳和赵轩抬起王延辉往后备箱一塞.随后自己也上了车.

王延辉是独自出來的.等到公司的保安赶出來.黄彬焕的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保安马上报告曹雅茹:“王总被人绑架了.”

“什么.”曹雅茹下意识的吩咐:“马上报警.”

“别.”苍浩淡然道:“还不清楚对方的目的.贸然报警可能会伤害王总.我们要等对方开出条件再说.”

曹雅茹面色苍白.下意识的点点头:“也对.”

沒有人知道.整件事情就是苍浩策划的.而苍浩装得就像小白兔一样无辜:“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冷静.等着绑匪跟我们提条件.”

曹雅茹急忙问:“然后呢.”

“绑匪无外乎是图财.看他们开价几何吧.”

“如果他们不要钱呢.”

“那就有问題了.”苍浩呵呵一笑:“如果绑匪不要钱.那就可能涉及到个人恩怨.我们更沒办法做什么.”

“这倒是……”

“听着.所有人都要保持冷静.这件事绝对不能报警.”缓缓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苍浩又道:“更要注意保密.不要把事情泄露出去.否则可能会威胁到王总的个人安全.”

再说冷瞳等三个人.把王延辉达到一个废弃的仓库.然后绑在椅子上.沒摘掉头套.

王延辉吓得浑身瘫软.双腿一个劲的打颤.赵轩刚刚伸手撕去胶带.他急忙就喊道:“别伤害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冷瞳掐着嗓子问了一句:“你有钱.”

“有……我有钱……”王延辉平日里西装楚楚.皮鞋擦得锃亮.端的是风度翩翩.

此时他的风度却是荡然无存.充分诠释了什么是体若筛糠.连赵轩都有些惊讶:“这丫的怎么吓成这样.”

“沒见过什么场面呗.”冷瞳点上一根烟.冲着王延辉吐了一个烟圈:“我们只问你一件事..你跟罗维奇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同学.”罗维奇忙不迭的道:“我在哈佛商学院进修的时候.认识的罗维奇.他成绩非常好……”

苍浩本來曾经考虑.要不要把整个绑架事件伪装成劫财.当然根本目的是挖出罗维奇的背景.

不过后來苍浩想一想.又觉得沒必要.还不如单刀直入.直接表明目的.

如果王延辉不肯交代.赵轩有的是办法让王延辉生不如死.沒想到的是王延辉根本不需要刑讯逼供.如桶倒豆把一切都说了出去.

只是内容其实也很简单.王延辉除了一再强调罗维奇的工作能力之外.对其个人生活和经历几乎一无所知.

不过.王延辉说出的信息有一点印证了今野晴的说法.那就是罗维奇虽然表面已经M国化.但日常生活还是跟俄国人來往比较多.

冷瞳使了一个眼色.把赵轩叫到一旁.低声问:“你信他吗.”

“不信.”赵轩直接道:“等我给他上点刑.然后再问一遍.他就说实话了.”

“老大不是交代吗.最好别弄伤他.”顿了顿.冷瞳又道:“我觉得他沒说谎.”

“那怎么办.”

冷瞳叹了一口:“放人.”

“那怎么能行.”赵轩一瞪眼睛:“就这么把他放回去.咱们白折腾了.”

“这不是已经问出來情况了吗.”冷瞳瞪了赵轩一眼:“你是不是变态啊.不让你折磨别人.你就难受.”

赵轩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冷瞳又白了一眼赵轩.转身对王延辉说道:“我明白告诉你.我们跟罗维奇有仇.要对付他.懂吗.”

“真的跟我沒关系……”王延辉快要尿裤子了:“我发誓.我对他的事情一点不知道.我们只是同学.”

“好.我们现在可以放了你.但你回去之后不能实话实说.”

王延辉急忙问呢:“让我怎么办.”

“就说我们是绑票勒索.你趁着我们不注意逃了出來.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真相.尤其是罗维奇.”顿了顿.冷瞳一字一顿的道:“如果让我们知道你把事情说出去了.别怪我们再把你请回來.不过到时候可就沒这么客气了.”

赵轩也说了一句:“别小看我们.我们能量很大的.”

“我知道.”王延辉一个劲点头:“我嘴巴很严的.绝对不出卖你们.”

赵轩和冷瞳把王延辉塞到麻袋里.开车到曹氏地产附近的一条小巷.把王延辉松绑.一脚踹了下去.

王延辉战战兢兢的站起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了公司.

冷瞳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把王延辉的口供大致说了一遍.又道:“我确定这小子沒说谎.”

“放回來好.”苍浩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他在公司是怎么说的.如果说出了实情并且报警.那么这个人实际就不像表现出來的那么懦弱.至少也是个演技派.更重要的是.罗维奇那边有什么反应.如果王延辉对罗维奇沒说什么.看起來两个人关系还真就很一般.”

结果让苍浩很满意.王延辉只说是对方绑架勒索.自己趁对方不注意溜了出來.再就沒说别的.

说起來.他的演技还真够差.所有人都能看出來这不是事实.可他坚决不肯承认其他.

曹雅茹提出报警.王延辉借口担心对方报复.也给拦下來了.

两天之后.这件事就被人淡忘了.王延辉也渐渐摆脱了恐惧.

不过.他总是对罗维奇避而不见.而过去他经常跟罗维奇谈一些工作上的事.

这一次.倒是苍浩借口谈工作.把罗维奇找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将來.曹氏地产肯定要走国际化路线.那么也就需要吸引更多国家的人才來工作.罗先生的到來是良好的开端.”

罗维奇笑着点点头:“谢谢苍总的夸奖.”

苍浩注意到罗维奇右手中指戴着一枚戒指.随口问了一句:“能把你的戒指给我看看嘛.”

“这……”罗维奇犹豫了一下:“只是一枚平淡无奇的戒指.”

“但我很感兴趣.”苍浩笑了笑:“我正考虑求婚.想要定制戒指.现在正在纠结款式.”

罗维奇马上道:“我这不是订婚戒指.”

苍浩一伸手:“难道不能参考一下.”

罗维奇拗不过苍浩.只好把戒指摘下來递过去.这枚戒指确实沒什么么特别的.就是白金指环.上面是一个五星图案.中间刻着两个英文字母“CK”.

“沒想到CK这个牌子还出戒指呢.”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提出:“最近我正给公司争取一个工程.你沒什么事就跟我去现场看看吧.”

“我只负责金融工作……”

苍浩打断了罗维奇的话:“想在公司站稳脚.你必须成为多面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