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为什么都不怕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泽诺夫非常尴尬:“你听我说……”

“沒什么可说的了.”苍浩再次打断雷泽诺夫的话:“刚才你和我都说过.当年你们曾经渗透西方社会各个层面.然而你们却仍然输掉了冷战.当你们垮掉之后.从办公大楼里出來.被老百姓上來吐口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可以短时间欺骗所有人.或者长期的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们沒有办法长久的欺骗所有人.”

雷泽诺夫一字一顿的道:“你说的这些恰好才是谎言.”

“你我对谎言的认知不同.接下來谈谈我的事……”苍浩根本不管雷泽诺夫说什么:“我知道你为什么收买我.因为我曾经在十七号高地战胜海豹突击队.让你们觉得有利用价值.以后对付M国人用得上.”

雷泽诺夫的情绪突然有点激动:“难道你不恨M国人吗.”

“M国人沒有迫害过我.我当年成为雇佣兵是逼不得已.但这不是M国政府造成的.当然.我跟M国军队交手不止一次.不过作为军人我很佩服他们.用我们华夏人的话说..两国交兵.各为其主.就十七号高地一战而言.开战十分钟后.雇佣兵直接战损超过三分之二.在我的军人生涯中这是伤亡最惨重的战斗.我赢了却也是惨胜.”冷冷一笑.苍浩接着道:“准确的说.我不讨厌任何一个国家及其人民.他们都有自己善良和美好的一面.但是每个国家或民族也都会有些人渣.俄国不是也制造了你们这些玩意嘛.”

雷泽诺夫近乎咆哮着道:“我们是理想主义者.”

“你们是利己主义者.”苍浩撇了撇嘴.非常不屑的道:“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恨不得马上杀了我.因为我这些话严重刺激了你的尊严.”

“我……”

“你的情绪有些失控了.”苍浩打断了雷泽诺夫的话:“我必须告诉你.作为一个特工人员.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你现在发火了.这不合格.你得回炉重造.”

雷泽诺夫看着苍浩.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好吧.我控制一下情绪.其实我不愤怒.反而有些高兴.”

“为什么.”

“苍浩你太小瞧我们契卡了.” 雷泽诺夫摇了摇头:“你既然能觉察到我的真实身份.我当然也能觉察到你要摊牌.所以我也做了一些准备.”

苍浩似笑非笑:“你想怎么样.”

雷泽诺夫沒说话.而是打了一个响指.这就是一个信号.一辆越野吉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冲了出來.

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吉普停在了雷泽诺夫身边.上面下來了三个全副武装的人.全部穿着土黄色作战服.带着绿色头盔.

苍浩过去穿着的作战服.或者说多数军队的迷彩服.拉锁都是在上衣正面的正中.他们的作战服有所不同.拉锁在上衣侧面.穿上以后衣服正面显得平坦光滑.头盔的形状也比较特殊.这些都是俄国军队特有的风格.

“又出现新的武装力量了.你们把我的国家当成什么了.”苍浩耸耸肩膀:“说來就來.想走就走.”

一个契卡特种兵來到雷泽诺夫身前.低声问了几句什么.

雷泽诺夫不耐烦地摆摆手.用中文说了一句:“把他带走.”

苍浩一挑眉头:“你要抓走我.”

“当然.”雷泽诺夫阴狠的笑了:“必须承认你很聪明.沒错.我们需要你來对付M国人.尤其是你非常了解海豹突击队.”

“你能带走我吗.”

雷泽诺夫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好像有数十支枪同时开火.

这枪声多少有点出乎苍浩意料之外.雷泽诺夫更加得意了:“我说过.不要小看契卡.我料到你要跟我摊牌.自然也料到你在这里有埋伏.”

马上的.枪声变得更加激烈了.苍浩从声音方向上判断.契卡特种兵已经把血狮雇佣兵包围起來.

“你的兄弟们救不了你.” 雷泽诺夫冷冷的看着苍浩:“他们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很幸运了.所以我现在可以从容的把你抓走.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屈服.最多只需要一星期的时间.”

苍浩怨艾的叹了一口气:“过去就是听说.为了抢美女发生战争.沒想到眼下这场战斗.却是你们为了把我抢走.”

“因为你是人才.” 雷泽诺夫说着.又打了一个响指.

三个契卡特种兵马上走过來.就要擒拿苍浩.

苍浩根本不反抗.只是悠然给自己换了一根烟.点上火.

火机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一个契卡特种兵的胸口马上爆裂开來.鲜血混合着内脏迸溅出三米多远.也弄了苍浩一身.

“怎么回事.” 雷泽诺夫一愣.还沒等反应过來.另一个契卡特种兵的身体也被炸开了.

第三个契卡雇佣兵死得更惨.腰部被拦腰射断.身体分成两截倒在地上.

一转眼.三个契卡雇佣兵全部惨死.雷泽诺夫沒法那么淡定了:“怎么回事.”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可能有狙击手正瞄准你.”苍浩弹了一下烟灰.笑呵呵的道:“你猜对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契卡特种兵沒有找到.”苍浩直接回到了这个问題:“必须承认.你们契卡的能力在我预料之上.竟然找到了我的兄弟们发动突然袭击.现在兄弟们已经被完全困住.否则一定会冲进來救我.但是……”

“但是什么.”

“最关键的就是这个‘但是’.血狮雇佣兵的狙击手从不露面.也从沒有任何人能找到她.连我们自己人都不知道她现在哪里.”苍浩指了指周围.接着道:“你现在就在她的射程之内.”

雷泽诺夫看着苍浩.脸色变得苍白.旋即又涨红起來.片刻后.他哈哈大笑了几声.语气依然狂妄:“那又怎么样.苍浩.就算我死了.你今天也仍然沒有办法逃走.”

苍浩有点好奇:“你不怕死.”

“当我决定为契卡事业而奋斗.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雷泽诺夫十分果决的道:“我知道血狮雇佣兵不怕死.今天我要让你知道契卡同样不怕.”

“你知道吗.我來这个城市的第一场真正战斗.发生在我跟飞车党之间.其实飞车党无外乎就是一些城狐社鼠.靠着抢女孩子金项链为生.但他们前仆后继倒在我们的枪口下.沒有半点退缩.后來我面对法兰克斯雇佣兵和红魔集团.依然是一帮不怕死的主.如今又是你……”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我曾经很奇怪.这特么真是一个不怕死的年代.怎么连黑社会都这么英勇.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不怕死各有各的原因.飞车党其实很胆小.他们当时那么英勇是因为受到了胁迫.如果自己不上來送死.他们的亲友可能会面临严重后果.法兰克斯雇佣兵要是怕死就当不了雇佣兵.红魔集团那么卖命当然是为了钱.至于你们契卡吗……”

雷泽诺夫急忙问:“怎么样.”

苍浩讥讽的道:“你们不怕死.与亲友、理想、金钱、勇气沒有半毛钱关系.仅仅因为你们被洗脑了.”

“你胡说.”雷泽诺夫暴怒起來:“苍浩.既然你决定与人类正义事业为敌.那么今天你和你的兄弟们必须死在这里.”

“你决定不收买我了.”

“因为你顽抗到底.已经沒有了改造价值.还是死在这里吧.”

“那要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苍浩的语气更加嘲弄了:“从枪声上判断.你的人马应该在四十人左右.剁吧剁吧不够血狮雇佣兵炒盘菜.”

雷泽诺夫呲牙一笑:“你觉得我们真的只有这么点人.”

话音刚落.苍浩就注意到周围影影绰绰出现了许多人.全都穿着那种土黄色的军装.显然是契卡雇佣兵.

这两天工地等料.正好停工.契卡特种兵似乎早就埋伏在这里.足有上百人之多.

苍浩明白了.自己似乎落进了一个包围圈.显然雷泽诺夫在接近自己之前已经做足了准备功课.发现自己近期经常來翠峰村.于是料定了摊牌地点就在翠峰村.

“我说过契卡比你想象得更加强大.” 雷泽诺夫得意洋洋的道:“现在我们已经占据了先发制人的优势.再突然发动人海战术.血狮雇佣兵必死无疑.”

“无论法兰克斯雇佣兵.还是契卡特种兵.出现在这里都有客观因素.那就是广厦是临海城市.有漫长的海岸线和诸多的港口码头.”苍浩轻叹了一口气:“眼下这种场面在内地是不可能发生的……”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雷泽诺夫更加得意了:“坦率地告诉你.本來我准备了好几套方案.软硬兼施让你站到我们这一边.但你刚才的话让我很愤怒.既然你这样仇视伟大的契卡事业.那么……”

沒等雷泽诺夫把话说完.苍浩打断了:“为什么你们始终不肯想一下.既然你们都能溜进华夏.对我们來说也一样.”

雷泽诺夫听到这话.似乎被提醒了什么.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看.不过沒有什么异样.契卡特种兵正在继续向血狮雇佣兵合围.

然而无意间一抬头.雷泽诺夫却吃了一惊.因为天空中出现了几个黑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