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假学历事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罗维奇……也就是雷泽诺夫……”王延辉更激动了.蹭的站了起來:“根据我查证.他……他的学历是假的.工作经历也是假的.我们全被他给骗了.他是花钱买的学历.就跟唐骏、吴征他们这些人一样.都是不知名的野鸡大学毕业的.”

曹雅茹微微皱起眉头:“你跟他不是同学吗.”

“我……”王延辉忘了自己说过这事.一时间愣住了:“我这么……说过吗.”

苍浩有点惊讶的问:“王总你不会也是花钱买的假文凭吧.”

“我……当然不是了.”王延辉根本不敢正眼看苍浩:“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说的不够详细.其实雷泽诺夫是进修生.而我是正规考取进去的.我们两个完全不一样.我被他给骗了.”

曹雅茹更惊讶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考虑到这种情况.我决定正式解聘雷泽诺夫……”说着.王延辉冲着大家深深鞠了一躬:“我用人失察.在这里向大家诚恳致歉.希望大家原谅我……”

苍浩刚听到假学历事件就明白.上一次绑架把王延辉给吓怕了.

可能王延辉觉得雷泽诺夫是个危险人物.还是远离比较好.所以干脆一脚踢出去.

这个解雇通知倒也來得及时.反正雷泽诺夫身份已经暴露.再不可能出现在公司了.

曹雅茹沒想到竟然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很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既然已经查清楚了.那么解雇就是了.”

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这事我挺惊讶.”

曹雅茹同样很惊讶:“是啊.王总用人失察.幸亏发现及时.否则很难说是不是造成严重损失.”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惊讶的是.王总的文凭竟然不是买的.跟雷泽诺夫不一样.”

苍浩这话一出口.很多高管都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

王延辉表情有点尴尬.依然不敢正面看苍浩.低声道:“我的文凭是真的……”

“真的假的都无所谓.”苍浩耸耸肩膀:“这不.高考刚结束.其实我很想告诉那些高考生.不管你今天考出什么成绩.等你走进大学校园就会认识到真实的社会.对女生來说.学得好不如干得好.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对于男生來说.从政基本靠出卖良知.从上基本靠忽悠扯淡.不管男生还是女生.人生的价值都取决于你是谁的种……所以.王总你就算是假学历.也无所谓.我们绝对不会歧视你.毕竟你投胎还是很成功的.”

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了.这让曹雅茹脸色更加难堪:“苍总.我们现在需要解决问題.而不是人身攻击.”

“我可沒攻击谁.”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你……”曹雅茹很想说.明明你苍浩就是看人家王延辉不顺眼.不过当着这么多高管的面.这话还沒发公开说出來.

井悦然出來打了个圆场:“我想苍总的意思是.以后公司用人应该明察.不能随随便便从外面请來两个高管.虽然说这年头人才流动很频繁.但不一定都是真金.更多的是沙子.”

井悦然这话本來沒问題.却被曹雅茹误认为针对自己.因为王延辉是她请到公司來的.

曹雅茹咳嗽两声.不太高兴的道:“一家企业如果想要获得良好发展.必须依靠职业经理人.虽然我们不慎遇到雷泽诺夫这样的人.可公司原來不是也有姚军辉吗.”

曹雅茹一语出口.会议室“轰”的一声炸开了.高管们态度不一.

事到如今.对公司里的种种冲突矛盾.大家都很清楚了.

只是大家都很费解.为什么姚军辉派系会跟曹家父女冰释前嫌.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是苍浩促成了和解.

事情本來已经过去了.如今又被曹雅茹翻出來.大家都不知道曹雅茹要干什么.

苍浩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至少姚军辉的履历沒造假.”

曹雅茹一瞪眼睛:“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姚军辉是从公司一步步成长起來的.从普通员工做到副总裁.他的功过是非都被众人看在眼里.”说到这里.苍浩把脸沉了下來:“可是你了解雷泽诺夫吗.你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背景吗.”

曹雅茹一时无语:“我……”

王延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沒想到因为自己竟然引发了历史恩怨.

“我对不起大家……”王延辉的态度极为陈恳.弓着腰站在那里.就跟接受批斗似的:“我希望大家知道.我是真心想把公司搞好.我真的沒有别的意思……”

“你的道歉我接受.”苍浩说着.站了起來.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这件事情就翻篇吧.以后沒必要再提.散会.”

苍浩这么一走.其他高管神差鬼使的跟着也出了会议室.最后这里只剩下王延辉和曹雅茹.

“对不起……”王延辉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关你的事.”曹雅茹起身回了自己办公室.直接给苍浩打去电话:“马上來我办公室一趟.”

苍浩的声音懒洋洋的:“刚开完会.你有其他事.”

“有些话还是私下说比较好.”

“好吧.”

苍浩答应了.等到刚一进曹雅茹办公室的门.曹雅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到底搞了些什么.”

苍浩的声音依然慵懒:“跟我有什么关系.王延辉和雷泽诺夫之间的事.你最好还是去问当事人.”

“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出现这档子事.是不是你搞什么鬼了.”曹雅茹愤怒地质问:“我不相信王延辉毫无理由的搞出一个假学历事件.”

苍浩无奈的笑了笑.点上一根烟:“我猜到了你就会这么说.”

曹雅茹更怒:“我的办公室不准抽烟.”

“曹雅茹.有些话咱们可以说开了……”苍浩根本不在意曹雅茹的怒火.淡然道:“由于多年前的往事.你对我有根深蒂固的成见.这让你进而怀疑我的能力和人品.我能坐到总经理的位子.你认为是拍了姚军辉的马屁.现在姚军辉派系全部走人.你依然沒有放弃这种怀疑.认为我到处无事生非.所有坏事都跟我有关.”

“好吧.我承认你有工作能力.你成功化解了姚军辉的阴谋.这些我还是很感谢你的.所以姚军辉走后.你能担任第二副总裁……”

“我要说的不是这些.”苍浩打断了曹雅茹的话:“如果我们不能解决成见产生的根源.今后我们之间还会出现其它问題.”

曹雅茹深深地望着苍浩:“你想怎么解决.”

“本來我觉得沒必要解释.但现在看來.有些事该解释还是要说出來……”顿了顿.苍浩缓缓的道:“你在我家里长大.我父母对你视若亲生.后來我们举家移民.把你留在国内……我清楚记得.我们坐车去机场的时候.你在车子后面追了很远.你认为自己被抛弃了.但我要告诉你.我父母不是不想带上你.而是真的沒有那个能力.我父母当年认为移民国外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我这些年到处漂泊算是明白了.父母的观点并不是错的.国外沒有那么严重的污染.更是尊重每个人的个性.而且外国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比国人要简单质朴许多.但国内经济发展刚起步.赚钱的机会更多.所以国内诞生了很多富翁全都移民国外.当年.他们不该为此背负沉重的债务.结果直到他们死于意外.这笔债还跟着我……”

曹雅茹的表情有些复杂:“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们急于开创事业.欠下了更多的债.所有这些债务叠加一起成了天文数字.为了偿还这些债务.我被迫做了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直到回国……”

曹雅茹急忙问:“你在国外做了一些什么.”

“我不想说这个.”苍浩看着曹雅茹.目光充满了沧桑:“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父母不是不管你.而是真的沒有这个能力.那个时候.M国本來对华夏移民限制就很严格.再带上你一个还需要巨大的经济成本.更重要的是.你毕竟还有亲生父亲在国内.他们不能把你们父女拆散开.尽管如此.那时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念叨‘雅茹’这两个字.还原打算经济条件改善一些.那时你也差不多长大了.就把你从接到国外來.可惜.他们沒等到这一天……”

曹雅茹愣住了:“这一些……你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

“我希望你能自己醒悟.但你沒有……”苍浩摇了摇头.苦笑两声:“你真的变了.这些年过去.你变得不可理喻.不再是我当年的那个青梅竹马.”

“你在我心里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我并不怪你.因为我也变了……”苍浩说着.摇摇头:“每一个人都在变.”

曹雅茹讷讷的重复了一句:“是啊.每个人都在变……”

苍浩突然一笑:“说到这个话題.我突然想提到一个人..邹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