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每个人都在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非常奇怪:“提他干什么.”

“邹峰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的目标非常明确.步步为营实现自己的野心.这个从沒有变过.但回顾一下他的为人.你会发现他获得权力前后判若两人……”顿了顿.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他做挂名副市长的时候.谦恭诚恳.待人热情.等到坐到实权位子上.阴暗狂妄.甚至还有些病态.虽然他做事一直非常凶狠.但外在的这种变化又是为什么.”

“我听你说呢.”

“或许有人认为他是演技派.上位之后暴露了本性.但我不这样认为.”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过去的邹峰是真实的.后來的邹峰也是真实的.区别只是邹峰这个人被权力改变了.”

“你的意思是我也被权力改变了.”

“你有钱.有地位.你被所接触到的人和事改变了.你曹雅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假小子.”苍浩缓缓摇摇头:“我刚才说过.其实我也变了.我不知道自己变成今天的样子是不是应该.但我非常清楚一点..今天你的不是我所喜欢的.”

“我不是为你一个人而活.”曹雅茹深深地望着苍浩:“曹氏地产只是曹氏企业的一环.整个企业加起來有几十万员工.分布在世界各地.我决定着他们的生活和前途.还有.从曹氏地产之前的争斗可以管中窥豹.这家庞大的企业有太多的管理人员.他们有钱有权有势.拉帮结派.互相倾轧.而所有这些矛盾.仍然需要我來解决.我很努力的维持各个方面的平衡.所以很抱歉我真的无法再做当年的假小子.”

“就整个曹氏企业而言.其实你更多也只是辅助.主要工作还是要由你父亲來完成.” 苍浩直截了当地指出:“具体到曹氏地产.你的做法也不成功.设想一下.如果沒有我.沒有你父亲.这场争斗的结局会是如何.”

曹雅茹毫不犹疑的道:“我一定会赢.”

“当然你可能仍然会获得胜利.但肯定不是现在这种结局.”苍浩抽了一口烟.意味深长的道:“我相信.最后会是姚军辉身败破产.手下党羽锒铛入狱.而你也是元气大伤.整个公司一蹶不振.内部四分五裂.你确实赢了.然而赢得很惨.你不要否认这种可能.”

曹雅茹静下心來仔细一想.猛然间发觉苍浩说的沒错.如果苍浩根本沒有介入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还真就会是这个样子.

于是曹雅茹沒出声.苍浩又道:“你仔细想想.难道这样真的算赢了吗.我不这么看.这些年我获得最大的感悟就是.最强大的人并不是把对手踩在脚下碾得粉碎.而是让所有的对手臣服于自己.现实生活不是网络小说.结缘好过结怨.而你沒有意识到这一点.太过偏执了.”

“我怎么偏执.”

“姚军辉离开重新创业.交出了手头的全部股份.但仍无偿对公司的发展提出诸多指导意见.而且还继续利用自己的资源给公司提供帮助.你保住公司所有权.不但沒有损失什么.反而还有了收获.这是一个圆满的结局.”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难道这不好过你把他活活打击致死吗.”

曹雅茹再次无语:“这……”

“所以.我说你变了.你过去不是这个样子.如今你变得妄自尊大又刚愎自用.今天的你不是我想要的样子.应该也不是你父亲想要的……”苍浩正说着.手机突然响起.是孟阳龙打來的.苍浩沒有接通.而是马上站起身.告诉曹雅茹:“我回国也有些日子了.这还是第一次跟你长谈.有些话我是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我现在有些事要处理一下.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离开曹雅茹的办公室后.苍浩这才接起电话.

孟阳龙说出了一个地址.非常简短的道:“马上过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也沒说什么事.

不过.苍浩大致已经猜到了.直接赶了过去.

这里是一间俄式餐厅.有着地道的俄式风格装修.里面放着俄罗斯民歌.

在广厦生活工作的俄国人经常來这里品尝家乡的味道.不过因为地点偏僻.生意不是特别好.

苍浩來到一个包间.敲了敲门后走进去.发现孟阳龙已经到了.身后站着两个身穿陆军军装的随从.

除了孟阳龙这一方.包房里还有三个身高马大的白种人.为首的那个坐在孟阳龙对面.曼斯条理的喝着俄罗斯红茶.

孟阳龙一指那个喝茶的白种人.向苍浩介绍道:“这一位是俄国驻广厦总领馆武官楚科维奇.”

孟阳龙曾说过.要跟俄国人好好谈谈契卡的事.他希望苍浩也能在场.看起來这个楚科维奇就是他请來的.

苍浩出于礼貌.本來想跟楚科维奇打个招呼.可还沒等开口.楚科维奇主动说话了:“孟将军.我们之间说的任何话都非常重要.我不希望有无关的小人物在场.”

楚科维奇说得一嘴流利的普通话.如果不是高额深目.有着金黄色的头发和深蓝色的瞳孔.还真容易被误认为华夏人.

孟阳龙笑了笑:“他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可是我不认识他.所以他不重要.”楚科维奇打断了孟阳龙的话.态度相当倨傲:“不过我尊重你是这里的主人.既然你认为这个人有必要在场.那么就请便吧.”

孟阳龙脸色有些微微涨红.显然是对楚科维奇的态度感到恼怒:“我让这个人在场.自然有我的原因.”

“是吗.”楚科维奇不在乎的笑了笑:“我说过.随便孟将军怎么安排.只不过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你找我出來到底有什么事最好快点说.”

“我的时间同样很宝贵.”孟阳龙的语气很是冰冷:“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了.前几天.一支武装力量潜入广厦.酿成很严重的武装冲突.根据我们查证.这些人全部是俄国人.隶属于前克格勃.”

“你沒搞错吧.”楚科维奇斜眼看着孟阳龙:“前苏解体之后.克格勃也解体了.现在我们是俄国.而不是苏联.”

“但前苏解体制后.克格勃人员一度非常活跃……”

“沒错.但那也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那些人活到今天最年轻也得四五十岁.还能折腾什么呢..”

“克格勃解体后重组为契卡.吸收了大量新成员.”

“证据呢.”楚科维奇的态度更加傲慢了:“我怎么从來都沒听说过.到底你是俄国人.还是我是.”

孟阳龙还真拿不出來证据.只好无奈的说了一句:“那些被击毙的武装人员确实属于俄国.”

楚科维奇表情一怔:“真的.”

孟阳龙十分肯定的点点头:“沒错.”

“在华夏土地上.这么多俄国人被打死.为什么你沒有告知俄国政府.为什么连我们外交人员都沒有得到通报.”楚科维奇霍然站起.愤怒的斥责道:“这是影响到两国关系的严重事件.”

“你说的沒错.”孟阳龙冷冷一笑.也站了起來:“你国公民在我国土地上大开杀戒.这件事情确实非常严重.”

“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国人员先开火吗.”楚科维奇的嗓门提高了起來:“孟将军.我尊重你这个人.但你这一次太让我失望.我会把这次事件汇报给我国政府.而这将会带來严重后果.孟阳龙你要负全部责任.”

本來.孟阳龙把楚科维奇找來.是想了解有关契卡的信息.

沒想到.局面竟然扭转过來.成了楚科维奇对孟阳龙兴师问罪.

孟阳龙性子高傲.哪里受得了这个:“我警告你.别跟我來这一套.今天你的态度我也会汇报给我国政府.”

“有用吗.”楚科维奇讥讽的一笑:“我们两国是盟友关系.你国从我国进口大量飞机、潜艇和军舰.考虑到这一次事件.我们将考虑不再向你国出售任何武器.并且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这个时候.苍浩说话了:“什么措施.宣战吗.”

楚科维奇恶狠狠瞪了苍浩一眼:“你沒有说话的权力.”

苍浩沒理会楚科维奇的这句话.自顾自的道:“还有.从我作为军人的角度出发.你们国家那些武器虽然名气很大.其实一点都不好用.除了华夏会买.再加上一个印度.还有谁对你们有兴趣.更重要的是.你是否了解最近这些年华夏武器技术进步有多么迅速.”

楚科维奇一愣:“你是军人.”

“更进一步的说.这些年俄国经济能够复苏.很大程度上是靠着华夏的这些采购给你们输血.现在因为乌克兰问題.俄国被西方集体制裁.以后你们更要依赖华夏.”冷冷一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终止华夏和俄国之间的军贸.吃亏的是你们俄国.而不是华夏.”

“你敢把你的话再重复一遍吗.”楚科维奇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旋即近乎咆哮的道:“你要为你的话付出严重代价.”

苍浩冲着楚科维奇的鼻梁就是一拳:“你的唾沫溅到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