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不要对我喷口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拳迅如闪电.楚科维奇卒不及防.惨叫一声.捂着鼻梁后退两步:“你……你敢打我.”

楚科维奇带着的保镖马上冲上來.这两个保镖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当真有点像“北极熊”.

苍浩突然俯身.一记扫堂腿扫向第一个保镖.

对方一下子摔倒在地.硕大的身躯撞在桌子上.发出“哗啦”一声巨响.

另一个保镖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了苍浩.苍浩直接一拳打在对方持枪的手腕上.也就在与此同时.对方开枪了.

事实上.无论苍浩还是孟阳龙.都沒想到对方会带枪.更沒想到对方竟然敢开枪.

不是因为别的.仅仅因为孟阳龙的身份.对方做事就应该有所顾忌.

然而对方还偏偏沒有顾及.幸运的是.随着“啪”的一声.这一枪打偏了.

苍浩冲着对方小腹就是一脚.对方后退两步.身子撞到墙上.

苍浩一个箭步跟上來.又是一拳捣向对方持枪的手腕.而对方再次扣动扳机.这一枪又打偏了.

说起來.这俄国保镖不仅壮硕.也足够皮实.他的手腕挨了苍浩两拳.竟然仍然拿着枪.换做普通人早就撒手扔掉了.

这个保镖发出一声嘶吼.一拳向苍浩面门打來.虎虎生风.

苍浩侧头躲过这一拳.对方的拳头近乎紧擦着苍浩的皮肉.带來隐隐作痛.

也就是紧接着.苍浩一把抓住对方持枪的手腕.用力一拧.

这个俄国保镖马上跟苍浩较劲起來.他的胳膊非常粗壮.几乎赶上苍浩的腿.

可尽管苍浩显得那么瘦弱.俄国保镖竟然渐渐落在下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腕被苍浩给拧了过來.

他嘶吼了一声.浑身又是一用力.胳膊上青筋暴起.

看起來他已经用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以至于肌肤都泛上了一股红色.然而他还是被苍浩把胳膊整个扳了过去.最后用自己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俄国保镖另一只拳头向苍浩打过去.苍浩这一次根本不躲闪.用另一只手直接向他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两个人的拳头撞在一起.听声音让人担心两个人的骨头碎掉.

苍浩感到很疼.但是强忍着.沒有半点软弱的表示.

倒是俄国保镖惨叫了一声.身上的力气马上卸了一半.马上的.甚至感到无法控制自己的手腕.

“只要你再乱动一下.就会被自己的枪打死.”苍浩耸耸肩膀:“而且上面沒有我的指纹.”

这个时候.第一个俄国保镖站了起來.孟阳龙厉吼一声:“给我拿下.”

孟阳龙的那两个随从也不是吃素的.得到了命令.如狼似虎扑向第一个俄国保镖.一转眼就给放倒在地.

“你们……你们太放肆了.”楚科维奇依然捂着鼻子.说起话來瓮声瓮气的:“竟然对外交人员动用武力.”

这个楚科维奇有点死鸭子嘴硬.那两个俄国保镖也一样.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丝毫不服气.

“我对外交礼仪不太了解……”苍浩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道:“不过.我猜未经所在国家同意.外交人员不允许配备武器.尤其华夏是严格禁枪的.你们持枪本身已经违法.”

“广厦治安太糟糕了.我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楚科维奇狂妄的喊道:“这不是我的责任.”

“但你们已经触犯了华夏法律.持枪在华夏可是重罪.”

“那又怎么样.别忘了我是外交人员.享受外交豁免权.你国的司法无权追究我.”楚科维奇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抓住苍浩的衣领:“我命令你马上放开我的保镖.”

这件事.楚科维奇还真沒说错.外交豁免权是一种特殊待遇.属于外交特权的一种.

这种特权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外交代表人身不受侵犯.不受逮捕或拘禁.驻在国司法机关不得对其进行诉讼程序、审判或者执行处分.

换句话说.就是他犯法了.你也拿他沒辙.至多也就是他回去后被本国处理.而俄国在这方面是相当护犊子的.

与历史上屈辱的治外法权不同.这种特权是对等的.换句话说.华夏外交人员在俄国也享受外交豁免权.

但这项特权在此时.却成了楚科维奇的保护伞.这让孟阳龙有些下不來台.

楚科维奇持有武器可以不被追究.但楚科维奇却可以控诉华夏对外交人员滥用暴力.当然华夏可以拿出证据反驳俄国方面.这样一來双方就会陷入沒完沒了的笔墨官司.

毫无疑问.这种笔墨官司会撕裂两国之间脆弱的同盟.让其他国家看够笑话.所以高层不会允许发生这种官司.

就像以往的事情一样.最后毫无疑问会以华夏的让步作为收场.

既然早晚都要让步.还不如眼下不把事情闹太.所以孟阳龙不得不考虑顾全大局.

“怎么样.”楚科维奇见孟阳龙不出声.更加张狂:“你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付出沉重代价.”

楚科维奇的话给保镖提了气.被苍浩制住的保镖用俄语高喊了一声什么.楚科维奇马上翻译了过來:“我的随从让你马上放开他.”

“闭嘴.”苍浩提膝撞在保镖小腹.保镖惨叫一声弓下腰來.苍浩抬手又是一拳打在下巴上.结果保镖马上又站直了.

“你太放肆了.”楚科维奇更加用力的揪住苍浩的衣领:“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定让你国政府严重处理你.”

“别特么以为我真的不懂外交.”苍浩看着楚科维奇.冷冷一笑:“外交豁免权适用于大使、领事、参赞、武官等等.沒错.你确实拥有外交豁免权.但你的保镖沒有.”

听到这话.楚科维奇就是一愣.抓着苍浩的手有些松劲了.

“也就是说.你的保镖在华夏非法持枪.不但是非常严重的外交事件.而且根本不受外交豁免权的保护.”回头望了一眼孟阳龙.苍浩又对楚科维奇说道:“更重要的是.今天坐在这里的是华夏军方高官.在华夏二百多万军队中.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角色.你敢在他面前舞刀弄枪.这事就算你们总统袒护.只怕也说不出什么道理來.”

楚科维奇重重哼了一声:“我沒想这样.冲突是你引发的.要为这件事负责的是你这个小人物.”

“你的口水喷到我了.”苍浩抬手一记耳光:“别对我喷口水.我口水比你多.”

这一耳光抽得太脆生.楚科维奇原地转了三圈.眼前一个劲的冒金星.颇有点发大财的赶脚.

“你好像沒有搞清楚情况……”苍浩满不在乎的看着楚科维奇.说道:“就像你说的一样.我是个小人物.但正因为如此.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今天我在这里就算把你给宰了.跟孟阳龙也沒有任何关系.我国政府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我一个人头上.然后继续追究你们非法持有武器的责任.至于我自己吗.大不了躲起來喽.这个国家这么大.藏身之处有的是.为了我的国家.我不在意当个通缉犯.沒准还能如被奉为民族英雄呢.”

孟阳龙听到苍浩这话.哈哈一笑:“这个袭击俄国外交人员的家伙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呢.”顿了顿.孟阳龙问两个随从:“你们知道他哪來的吗.”

两个军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摇摇头.

明明就是孟阳龙把苍浩找來的.还说这个小人物有理由在场.转眼间孟阳龙竟然装作不认识苍浩.楚科维奇傻傻的说了一句:“你们太无耻了……”

“既然你们已经很无耻.就不要怪我们更无耻.”苍浩呵呵笑了笑:“说句心里话.可能华夏人做别的不行.但玩弄心计绝对是世界一流.甩出你们十几条街都不止.”

事已至此.楚科维奇不得不承认自己落在了下风.必须做出一定妥协:“我不想动用武力.可能有些误会.我希望做下來好好谈谈.”

苍浩撇了撇嘴:“你们谈你们的.我在这里看着.”

“你先放开我的随从.”

“听着.你沒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苍浩指着楚科维奇的鼻子.冷笑着道:“你.区区一个领事馆的武官.能跟我们国家军队二号人物对话.已经是你莫大的面子.”

楚科维奇的脸色从灰白变成铁青:“我是武官.军事交流.是我的职责.”

“武官至多也就是个校级军官.你们国家的将军呢.更高级别的人都死绝了吗.”苍浩把手往前一探.指尖差一点撞到楚科维奇的鼻尖:“你们国家把你派來跟孟老对话.本身就是一种傲慢和轻视.不过我们是礼仪之邦.这个就不追究了.既然你已经來了.最好端正你的态度.否则就别怪小爷跟你动粗.”

“好吧……”楚科维奇有些冒冷汗了.进一步妥协道:“我愿意谈谈……不过.契卡的事情我确实不知道.俄国政府不对所有公民的行为负责.”

“你说的是屁话.”苍浩不耐烦的道:“什么是公民.就是既要对政府负责.政府也要为其负责.如果你们国家管不了自己的公民.也就离亡国不远了.”

楚科维奇说不过苍浩.索性耍赖了:“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愿意这样.可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你说该怎么办.”

“别把自己装成小白兔.”苍浩的面色突然阴沉下來:“你叫楚科维奇是吧.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來头.不过可以肯定你特么就跟克格勃有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