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这是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科维奇质问:“你有证据吗.”

“虽然我懂一点外交.不过更懂的是武器.”苍浩指了指楚科维奇保镖手里的那支枪:“这是PSM5.45毫米手枪.前苏1976年装备.主要提供克格勃人员使用.如果你不是克格勃人员.哪來的这种枪呢.”

楚科维奇傻住了:“我……其实……”

“当然.克格勃已经解散了.其中一个分支成为今天俄国联邦安全局.准确说你应该是联邦安全局的人……”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这个其实很正常.毕竟外交人员就是公开的间谍.更何况是武官.但这些是暗地里的规则.如果真闹开了.俄国脸上无光哦.而你个人要为此负责.”

楚科维奇站在那里.脸上变颜变色.情绪包含了恼怒、惊恐和羞耻.过了许久.他长叹了一口气.万般无奈的承认了:“我明白……”

“你有一句话说对了.这是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那么你面临两个选择.或者是我们好好谈谈.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刚才的不愉快翻篇.就留在这个房间里;另一个选择吗.就是像我刚才说的一样……”苍浩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问道:“你选第一个还是第二个.”

楚科维奇毫不犹豫:“第一个.”

“算你聪明.”

楚科维奇不甘的看着苍浩.想要发火.却又不敢.

“我说过.今天的联邦安全局其实是当年克格勃的一个分支.而契卡则是另一个分支.某种程度上來说两者算是亲兄弟.本來我还嫌你官太小.不过现在看起來让你來是最合适不过的.因为你肯定掌握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信息.”

“我承认确实有契卡这个组织存在……”楚科维奇嘴角抽搐了几下.表情非常尴尬的又道:“但克格勃是一个太过庞大的组织.前苏解体之后.大量档案和资料散失.所以联邦安全局对当年的一些事也不是太了解……当然.你说对了.我确实隶属联邦安全局.另外一件事你也说对了.那就是我级别不够高.高层可能掌握更加详细的情况.但我真的不了解.沒法告诉你更多信息.”

苍浩不怀疑楚科维奇的这些话.这些都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机密.能够有详细掌握的人屈指可数.而楚科维奇毕竟只是个校官.

“苍浩说的确实很对.”孟阳龙冷笑着道:“我跟俄国方面交涉.要求派个军方的人过來.我有一些情况需要了解.沒想到竟然來了一个区区校官.别说你不知道咱们两个军衔差了多少级.这个.我可以不追究.但我希望你回去告诉你们领导.最好派个够级别的官员过來跟我交涉.契卡是一支俄国人组成的武装力量.如今非法潜入我国境内.我需要一个解释.”

楚科维奇的表情非常难堪:“我知道了……”

“你最好当个事儿办.”苍浩又是轻笑一声:“俄国向我国派驻间谍.外交人员公然携带武器.甚至涉嫌扶持武装组织在我国境内从事犯罪活动……这些事情要是闹开了会让你们很难收场.”

“我知道.”

苍浩松开了楚科维奇的保镖.往外推了一把:“那就沒事了.你们可以滚了.”

保镖收起了枪.揉着手腕.愤愤不已的看着苍浩.他不服气.却也多少有些惊惧.因为知道自己不是苍浩的对手.

楚科维奇看了一眼苍浩.又看了一眼孟阳龙.带着保镖狼狈离开.

孟阳龙 突然喊了一声:“等等.”

“什么事.”

“这一次.我不追究枪是那來的.但如果让我再知道你们把任何武器带出使领馆.别怪我不客气.”

“知道了.”楚科维奇终于走了.比几秒钟之前还要更狼狈.

“我们也走吧.”孟阳龙叹了一口气.带着苍浩走出俄式餐馆:“你去哪.我送你.路上正好聊聊.”

外面停着三辆红旗轿车.孟阳龙和苍浩坐进中间一辆.两个随从坐进了后面的那辆.

最前面一辆是开路车.另有警卫人员.

很快的.车子发动起來.苍浩也沒说去哪.于是车队只是在附近兜着圈子.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苍浩笑了笑:“我从我的前任老板那里学了一点读心术.从微表情和微动作來看.楚科维奇沒说谎.从常理判断.他说的应该也是实话.从他的级别出发应该对多年前的既往不甚了了.”

“这事很复杂啊.”

“确实很复杂.”苍浩点点头:“这一次见楚科维奇.不但一无所获.如果俄国联邦安全局与契卡确实勾搭连环.这一次谈话等于是暴露了我们的底牌.”

“什么底牌.”

“底牌就是我们对契卡一无所知.”苍浩直截了当的道:“这也就意味着.联邦安全局不管怎么解释这件事.我们都只能采纳.”

孟阳龙的脸色阴沉了起來:“沒错.”

“退一步來说.就算联邦安全局沒有参与契卡的行动.从楚科维奇的态度來看.他们也不会配合我们.”苍浩冷冷一笑:“他们太狂妄了.”

“还不都是我们惯出來的……”孟阳龙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有点想要发火:“看來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些老毛子了.”

苍浩觉得.今天孟阳龙就不该跟楚科维奇谈契卡的事.不过孟阳龙已经很恼火了.自己沒必要火上浇油:“这个就是你的事了.抱歉我帮不上忙.”

“不.你能帮上忙.”孟阳龙斜睨了一眼苍浩:“你有你的情报渠道.你有你的朋友兄弟.我希望你发动这个网络探询更多信息.我现在需要知道两件事.一是契卡的组织结构.二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境内.”

苍浩也觉得自己挺有能力的.能打架能喝酒懂外语.作为当年雇佣兵之王.如今还当了企业高管.但自己不是万能的.孟阳龙的这个要求有点难为人.苍浩有点无奈的道:“我只有尽力.”

“就算你沒有情报.我也想听听你的分析.俄国政府跟契卡到底有沒有关系.”顿了一下.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契卡其实容易对付.眼下最关键的就是这一点.我找楚科维奇谈话也是为了弄清楚俄国政府对契卡的态度.”

“从契卡的组建历程來看.应该属于极左主义势力.他们的根本目的是重建前苏.这一点跟现今的俄国政府是矛盾的.所以.两者应该沒有直接的隶属关系.但是……”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吐了出來:“不能排除俄国政府利用契卡达成某些目的.为此还可能暗中给与契卡一定支援.”

“有道理.”孟阳龙又乜斜了一眼苍浩:“还有就是.你刚才做的好.”

“谢谢你能表扬我.”苍浩嘿嘿笑了笑:“我还担心你要责怪我不识大体.小不忍乱大谋.沒有顾全大局……”

“我是军人.该亮剑时就要亮剑.那个楚科维奇太张狂.我正寻思应该怎么教训他.你就把他给教训了.”顿了顿.孟阳龙满意的道:“这个.不是给我出了一口气.而是维护了国家的尊严.楚科维奇回去之后未必会向上级如实汇报.但我相信这些老毛子以后做事会收敛点.”

“我倒不这么想.”

“哦.”孟阳龙微微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我沒跟俄国政府打过交代.也不了解他们行事作风.但我至少知道一点.那就是克格勃的作风冷酷无情.今天发生的事.一旦被联邦安全局高层知道.只怕楚科维奇下场不妙.”耸耸肩膀.苍浩进一步推测道:“或者.他会被认为不适合现在的职位.或者.干脆被怀疑已经变节.无论哪种可能.楚科维奇在内部一定会被处理.”

“照你这么说.今天不该对楚科维奇亮剑.”

“不.非常应该.”苍浩深深的道:“就像你说的一样.今天的事可以震慑老毛子.让他们以后行事作风收敛点.再加上.上一次雷泽诺夫已经表明契卡身份.如果俄国政府对契卡的行动完全知情.等于是我们双方已经摊牌了.沒必要继续装糊涂.”

“你说的有道理.”孟阳龙点点头:“情报战争这回事.有的时候是藏着掖着.我们知道某个人是间谍.但是故意不逮捕他.而是跟踪他挖掘幕后网络.或者通过他传递错误情报.但也有些时候是公开叫板.知道这个人是间谍身份就直接驱逐出境.对其所属国家施加压力.具体采用什么手段.要以形势而定.从我们跟俄国特殊的关系來看.这一次会非常复杂.可能刚才还是和光同尘.转眼就是刀光剑影.马上又恢复欢声笑语……”

孟阳龙正说着.突然传來一声猛烈的爆炸.只见开在最前面的那辆红旗车被爆出一团火光.从地上平着飞起了四五米高.旋即又重重落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