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看我不顺眼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警卫的牺牲.给苍浩争取了时间.

苍浩一脚踹掉已经摇摇欲坠的车门.拉着孟阳龙的胳膊就要下去:“快跟我走.”

孟阳龙摇摇头:“我不走.”

“你要等死.”

孟阳龙冷冷一笑:“老夫就特么从來沒做过逃兵.”

苍浩正要说话.头顶突然传來一阵“嗡嗡”响声.抬头看上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來了一架直升机.

这架直升机正在降低高度.等到距离红旗车上方只有十几米的时候.直升机上面传來密集的“哒哒”声.

上面有两挺机枪.对着两个方向的契卡特种兵开火.同时.直升机的机身缓缓旋转.把子弹成圆形尽可能倾泻开來.

冲在最前面的一排契卡特种兵直接被射死.而这还不算完.很快的.从周围冲出來十几辆路虎.

车子停下.大批武警从车上下來.呈扇形包围了契卡特种兵.

此时.契卡特种兵已经沒有能力进攻孟阳龙.仓皇转身应付武警的攻击.很快丢下了成片的尸体.

“你以为我傻吗.”孟阳龙冷冷一笑:“有了盛世荷园的教训.任何人都别想故技重施.”

苍浩已然看出來了:“你为自己准备了安保力量.”

“沒错.”孟阳龙点点头:“只不过.为了保密起见.他们离我有一段距离.所以赶过來需要一些时间.”

“我还以为你是真不怕死呢.”

“我的确不怕死.”孟阳龙义正词严的道:“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我不能这样随随便便的死了.”

苍浩长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我挺惊讶.”

“惊讶我有这样的先见之明.”孟阳龙得意的一笑:“说实话.本來我以为自己多此一举.沒想到这一次还真就派上用场了.”

“我惊讶的还真不是这个.盛世荷园那一次你要是沒吸取教训.反而奇怪了.”苍浩很认真的道:“我是惊讶如今军队真有钱.”

孟阳龙沒明白:“什么意思.”

“竟然全开路虎.”苍浩指了指那些车:“这得花纳税人多少钱.”

孟阳龙黑着脸说了一句:“我保证这钱是用到了刀刃上.”

武警对契卡特种兵拥有绝对优势.所以战斗过程很短暂.很快的.最后一声枪响落下.只见满地都是土黄色的尸体.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苍浩才注意到.原來武警带队军官是吴东晨.

吴东晨也注意到了苍浩.走过來冷笑着道:“听说你很牛吗.”

“沒错.”

“这一次你又出风头了.”

“对.”苍浩点点头:“不过.我不收徒弟的.你别想拜师.”

“拉倒吧.”吴东晨指了指满地的契卡特种兵尸体:“看好了.这些人是我们击毙的.你.苍浩.不行.”

“我只有一个人.我不是裤衩外穿的超人.也不是把裤衩顶在头上的蝙蝠侠.我已经尽力了.”苍浩懒得跟吴东晨分辨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熟料.“刷”的一下许多武警.一个个面带冷笑.把苍浩给围了起來.

苍浩转身看了吴东晨一眼:“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吴东晨把手里的枪扔给手下一个武警.随后捏了捏拳头:“盛世荷园那一战.我就听说有个叫苍浩的家伙挺牛的.所以一直想见识一下.”

“这也就是说.你上一次找我麻烦是故意的.并不是误会.”

“沒错.”吴东晨看着苍浩.表情似笑非笑:“上一次咱俩见过面了.今天这是第二次见面.实话实说.我挺失望.”

“怎么失望.”

“沒想到你就是这副德行.”吴东晨哈哈大笑起來:“吊儿郎当的.半死不活的样子.我真怀疑你那些战绩是不是吹牛B出來的.”

“你失望.很正常.我沒想让所有人满意过.”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现在你赶紧让开.我要走了.”

“先等等.”吴东晨往前走了一步:“你不过就是个打工的.也沒什么重要的事.咱俩先聊聊.”

“你想聊什么.”

“听说.你在盛世荷园击毙了很多境外雇佣兵.我想跟你比一下枪法.长枪短枪随便你挑.”嘿嘿笑了笑.吴东晨又道:“然后比一下搏击.”

“你就是要跟我聊这个.”苍浩看了看周围.满目硝烟和尸体.这座繁华的都市看起來跟那座血腥的丛林几乎沒有区别:“你觉得现在这个时间合适吗.”

“见到你一次不容易.择日不如撞日.”吴东晨自信满满的道:“现在就较量一下吧.”

这话像是给其他武警发出信号.其他武警齐刷刷往前走了几步.收缩了包围圈.苍浩更沒办法走开了.

“我可以满足你.” 苍浩感到胸口的伤口有些疼.伸手揉了揉:“不过现在老子沒心情.”

“你揉胸干嘛.打算变性啊.”吴东晨一脸的惊讶:“认输也不带你这样啊.”

“你跟我认输.”苍浩越來越觉得吴东晨嘴脸可憎.恨不得直接一拳捣过去.打烂那张似乎很阳光的的脸蛋.

“你要是认输.承认自己不如我.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咱俩碰见了还能一起喝点酒.”

“你看.你可能听说过我的一些事.然后见到我本人之后感觉很失望.这个我理解.因为这个社会让人充满了各种失望……”苍浩又觉得吴东晨这个人不仅可气.还有点可笑:“其实我也挺失望.比如说吧.前些日子.有个电视节目挺火的.叫《爸爸去哪儿》.我本來以为是个亲子节目.讲述平凡的人生故事.沒想到是一帮星爸带着孩子到处游山玩水.很多地方是我听都沒听说过的.可是很多人偏偏爱看.现在只要打开电视.就听见小孩子嗲嗲的问;‘爸比咱们去哪浪啊.’……你说.你问我.我问谁啊.我特么又不是你爸.”

吴东晨一愣:“你说的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特么又不是你爹.你失不失望关我屁事.如果你因为对我失望而感到万分沮丧并且开始怀疑人生.往前走一百米有一条河.一个猛子扎进去只要别喘气你就可以告别这个世界了.沒准将來投胎还能成为官二代或富二代呢.”

“你……你找死.”吴东晨火冒三丈.觉得苍浩这个人最实在太损了.骂人不带这么骂的.

方才.孟阳龙去周围巡视了一圈.这个时候转回身來.冷冷问了一句:“谁找死.”

“首长.我……”吴东晨还是很敬畏孟阳龙的.很尴尬的道:“我们就是开个玩笑.”

孟阳龙问苍浩:“真的吗.”

“是啊.真的就是玩笑.”苍浩很轻松的一笑:“不过.我觉得我有必要发个声明.任何人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都与我无关.因为不是我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來的.”

吴东晨冷冷一笑:“你给我等着.”

“我等着.”苍浩很诚恳的点点头:“我就是喜欢看着你这样子.”

本來吴东晨就要离开了.听到这话又停住了脚步:“什么样.”

“看我不顺眼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吴东晨更怒:“我怎么干不掉你了.你敢跟我比试一下嘛.”

孟阳龙觉得.吴东晨有些犯贝戋了.其实无论枪法还是搏击.他都不是苍浩的对手.而且连口才也不不如苍浩.可他偏偏要到苍浩这來找虐.孟阳龙一指周围的尸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思在这里耍嘴皮子.赶紧该干什么去干什么.”

吴东晨马上带着武警们离开了.打扫现场.清理尸体.

孟阳龙远远看着吴东晨的身影.摇了摇头.有点无奈的对苍浩道:“他不服你.”

“看出來了.”

“盛世荷园那一战.老夫拜你所赐.算是捡了条命.同时也让国家武装力量颜面无光.吴东晨他们是最先赶到战场的.听说了有你这么一个人存在……”笑了笑.孟阳龙多少有些无奈:“军人吗.都是爱惜荣誉的.本來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却被一个來路不明的平民百姓给抢了风头.面子上肯定过不去.”

“孟老.荣誉和面子可是两回事.再说了.我怎么來路不明了.”苍浩非常愤懑:“我一堂堂正正的……”

“嘘.”孟阳龙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难道你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好吧……”苍浩一脸黑线:“低调.低调……”

“说说眼下的事情吧.”孟阳龙突然喊了一嗓子:“來人.”

几个穿着陆军军装的人立即跑了过來.齐齐站到孟阳龙面前.敬了一个军礼.

孟阳龙当即下令:“向所有新闻媒体发出通告.刚刚在广厦发生严重恐怖袭击.恐怖分子说的是俄语.”

说起來.虽然军队有自己的宣传系统.但媒体本來不归军队负责.

不过.孟阳龙隶属于国安委.这是一个超级权力部门.可以调动其他任何部门或社会资源.

苍浩明白.孟阳龙的这个决定是给俄国方面施加压力.看他们会怎么表态.

几个军人正要下去.孟阳龙又想起一件事:“等等.再把俄国驻广厦领事馆那个武官楚科维奇给我抓來.态度用不着太客气.我打算跟他重新谈谈.不过.最好别在领事馆内部动手.那样容易酿成外交纠纷.眼下我们还沒必要完全撕破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