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青梅竹马,冰释前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一个保镖冲上來要制服楚科维奇.楚科维奇挥手一挥手枪.枪柄正砸在这个保镖的眼眶上.

保镖闷哼一声.下意识伸手捂住眼睛.楚科维奇对准他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子弹穿过大脑.带着花白的**和鲜红的血液射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布塔什慌了:“你……楚科维奇同志.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当然知道.‘楚科维奇狞笑着把枪对准了楚科维奇:“但这个后果也好过我被关进古拉格.”

“你现在连去古拉格的资格都沒有了.”

“或许吧.不过.你看不到我的下场了.”楚科维奇说着.对准布塔什扣动了扳机.然而撞针只是发出“咔嚓”一声轻响.子弹刚才已经打空了.

楚科维奇把手枪冲着布塔什扔了过去.布塔什慌忙躬身躲开.楚科维奇趁着这个机会.撞碎办公室的玻璃直接跳到了楼外.

“快來人啊.”布塔什按响了警报:“楚科维奇叛变了.”

布塔什的办公室在三楼.饶是楚科维奇有些身手.这一下子也摔得不轻.

脚踝传來一阵阵剧痛.也不知道是不是扭伤了.但楚科维奇根本顾不上这些.强忍着疼痛拔脚就跑.

总领馆的保安和保镖已经全部行动起來.到处搜捕楚科维奇.不过楚科维奇对总领馆地形非常熟悉.从一扇已经弃置不用的小门逃了出去.

楚科维奇沒有走远.而是从小巷绕了一圈.來到总领馆大门对面的街口.

这里停着一辆黑色捷达车.楚科维奇打开后排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车上有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你是谁.要干什么.”其中一个人还把手伸到腰间.

楚科维奇忍着疼痛笑了笑:“你们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们是谁.我们不要在捉迷藏了.”

车上的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沉下脸來:“你要干什么.”

“麻烦你告诉华夏国家安全机关.我叫楚科维奇.俄国驻广厦总领馆武官.今天我刚刚跟孟阳龙谈过话.我希望能安排我跟孟阳龙再谈一次.我有重要情报要汇报……”深吸了一口气.楚科维奇一字一顿的道:“我要向你们投诚.”

车上一个人马上问:“怎么联系你.”

“秀水街与大屏街交口处有一个垃圾桶.如果孟阳龙同意见我.明天下午五点整.在垃圾桶上放一包五毫克中南海烟盒.在里面写上孟阳龙的电话.我要跟孟阳龙本人联系.”楚科维奇喘了几口粗气.又道:“听着.联邦安全局不会放过我的.我是真的要投诚你们.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丢下这句话.楚科维奇打开车门下了车.很快消失在人海中.

这个时候.布塔什正安排人马在总领馆到处搜索楚科维奇.不过从外面看起來.总领馆平静如常.

所有情报工作都是这样.外面波澜不惊.内里波涛汹涌.

这辆捷达车上的两个人.隶属于华夏华夏国家安全机关.归属孟阳龙的国安委直接领导.

他们的主要职责是监控总领馆.总领馆的人非常清楚他们的身份.而他们自己也清楚总领馆清楚自己的身份.

很多时候.间谍工作其实就是演戏.总领馆演戏给这两个监视人员看.监视人员也要伪装身份演戏给总领馆看.

大家谁都不戳穿对方.多年來.在这个游戏规则之内玩耍.

再说苍浩这一边.

契卡特种兵突击的善后工作自然有人处理.苍浩本來打算回家.却接到了曹雅茹的电话:“你在哪里.”

“曹总有什么事吗.”

“你……”曹雅茹犹豫了片刻.突然说了一句:“在非工作时间.你可以不称呼我的职务……”

苍浩明知故问:“那叫你什么.”

“随便你吧.”曹雅茹轻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晚上有时间……我希望你晚上來家里吃顿饭.”

“干爹找我吃饭.为什么不亲自打给我.”

“这一次不是他请你.是我.”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我衷心希望你能來.”

曹雅茹说话的语气和以前不太一样.苍浩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好吧.”

曹志鸿回答国内之后.把苍浩请到家里吃了一次饭.那饭吃的不怎么开心.

当时邹峰邀请曹雅茹出去.曹雅茹匆匆忙忙就走了.三个人在一起几乎沒什么话題.

这一次不然.苍浩去了曹雅茹那里.沒见到曹志鸿.倒是曹雅茹在忙活.

桌子上摆了几个菜.曹雅茹还是一身职业套装.不过外面套了围裙.

“坐吧.”曹雅茹微微笑了:“很久沒下厨了.尝尝我的手艺有沒有退步.”

“上一次尝你的手艺……”苍浩深深的笑了:“还是好几年前.你做了两个煎鸡蛋.”

曹雅茹的表情变得有些黯然:“那是你举家移民前……”

两个人默然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曹雅茹兀自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了……”曹雅茹摘下围裙.拿过两只水晶杯.亲自给苍浩倒了一杯红酒:“这么多年过去.很多事情确实变了.但还有一些事永远不会变.”

苍浩微微抿了一口酒:“但愿如此.”

“你上次和我谈过以后……”曹雅茹一口把杯子中的酒干掉.又倒了一杯:“你知道吗.我一夜沒睡.想了很多……”

“比如.”

“比如……”曹雅茹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反思了这些年的生活.你说的一点都沒错.我被金钱和地位改变了.我们小时候太穷了.苍浩.我穷怕了……本來我以为.可能自己这辈子注定就是个穷人.后來爸爸通过偶然的机会终于翻身.我就帮他努力经营着事业.我不想回到贫穷的日子.所以必须加倍努力工作.这些年.我们生意越做越大.甚至走出国门进入欧美.但我也放弃了自己的个人生活.我几乎沒有什么业余爱好、沒有朋友圈子.连看电视和上网的时间都沒有.我唯一能为自己做的一点事就是每天都化妆.而这仅仅是为了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有助于我的工作……”

“我很高兴你能说这些.”苍浩微微笑了:“如果你不说.沒有人会知道.其实你也有酸楚.”

“是啊.”曹雅茹长呼了一口气:“所以你说对了.我确实变了.这不是我童年时想要的未來.现在的我很富有.精神上却很贫瘠.除了爸爸再沒有亲人.童年虽然穷困.但我至少有你们……”

“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你长大以后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一所大房子和很多很多的衣服.然后每天都能跟家人在一起……”苍浩看着曹雅茹.回想起这些年的生活.突然感到眼眶有些湿润:“这些在今天真的不算什么.可我们也失去了很多.”

“我们.”曹雅茹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我本來以为.你是要指责我的.为什么要用复数.”

“我也失去了很多东西.”苍浩耸耸肩膀:“我们唯一的区别在于.今天的你不是当年自己想要的样子.而我不能确定曾经经历的那些是自己所想要的.”

“苍浩你在国外这些年到底干了些什么.”

“不谈这个.”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曹雅茹很轻松的笑了笑:“还是谈谈未來吧.”

“未來.”

“过去的事情沒法改变.但我们能决定未來.我不希望很多年之后.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还会感慨.今天的自己不是当年设想的样子……”顿了顿.曹雅茹又道:“关于未來你有什么打算.”

“问題的关键是.很多年之后.我们还会坐在一起吗.”

“难道你不希望吗.”

“我倒是希望.可是……”

“那就一定会.”曹雅茹深深的一笑:“沒有可是.”

苍浩也笑了.

这一对青梅竹马时隔多年之后坐在一起.在各自经历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之后.终于找回了儿时的感觉.

他们打破了心里的那道藩篱.也走出了自己人生的阴影.

“关于未來……”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所想要的是一种简单质朴的生活.本來帮你保住公司之后.我就打算全身而退了.但我现在想法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

“可能因为我比较牛B.所以这辈子注定要去做一些事.平静安逸还是留到将來死了再说吧……”

曹雅茹急忙用手指捂住苍浩的嘴:“不要轻易说那个字.”

苍浩轻轻拉开了曹雅茹的手:“让我说完……如果你愿意.我会继续留在公司帮你.不过很遗憾.我恐怕沒法保证出勤.”

“公司欢迎你.”顿了一下.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问:“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在外面到底有些什么事.”

沒等苍浩回答.曹志鸿回來了.他看到两个人坐在一起就是一愣:“你们……”

此时苍浩还握着曹雅茹的手.再看苍浩和曹雅茹的表情.曹志鸿马上明白了:“太好了.”

曹雅茹脸色一红.急忙把手抽了回來:“老爸你别乱说……”

“我只是说很好啊.我乱说什么了.”曹志鸿一脸无辜.明知故问:“你们冰释前嫌了.”

苍浩有点难为情:“很多事情说开了就好.”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曹志鸿长呼了一口气.一只手握住曹雅茹的柔荑.另一只手抓住苍浩的手:“我们一家人终于又在一起了.”

曹雅茹低下头去.看起來非常害羞.过了一会.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件非常重要的事……”

苍浩问了一句:“什么.”

“我干爸干妈的遗体在哪.”

曹雅茹的干爸干妈.自然就是苍浩的亲生父母.苍浩告诉曹雅茹:“在加利福尼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曹雅茹提出:“我们华夏人讲究叶落归根.是不是应该把他们迁回來.”

“还是算了吧……”苍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爸生前常说..哪的黄土不埋人.既然他们向往异乡的生活.留在那里也好.国内的天空越來越暗淡.至少他们可以在那边看到太阳……”

“好吧……”曹雅茹尊重苍浩的决定.不过又提出:“我想要去祭拜一下……”

曹志鸿当即提出:“我和你一起去.”

这对父女还真是來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竟然马上订了机票.明晚就飞M国.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接到了一个电话.孟阳龙用非常焦急的语气说道:“马上过來见我.”

“我们不是才刚见过面吗.”

“情况有变.”孟阳龙的语气更加焦急了:“我在盛世荷园.你马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