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投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放下电话.告诉曹氏父女:“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下.”

曹雅茹马上提醒道:“可你还沒吃饭呢.”

“來不及了.路上吃.”苍浩深深的一笑:“今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曹雅茹忍不住问了一句:“苍浩.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告诉我.过去那些年你经历了什么.还有如今你在外面到底有什么事.”

苍浩干笑两声:“沒什么事啊.”

“我不信.”曹雅茹固执的摇了摇头:“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苍浩.你一定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曹志鸿这个时候说了一句:“或许.他不告诉我们.是为了我们好.”

“谢谢理解.”苍浩耸耸肩膀.转身就要出去.

曹雅茹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等等.”

苍浩回过头:“又有什么事.”

“注意安全.

“知道.”苍浩笑了.笑容中带着些许的满足.还有幸福.

苍浩赶到盛世荷园.孟阳龙在藕香榭等着.

过去姚军辉一会经常在这里聚会.如今姚军辉也经常來.只是谈论的话題不再是曹氏地产.

苍浩发现孟阳龙只有一个人:“高女士呢.”

“我们接下來的谈话不太适合让她听到.”孟阳龙很郑重的道:“我跟高雪轩是忘年交.一起投资了盛世荷园.但涉及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愿意让她知道.这对她也是一种保护.”

“孟老倒是公私分明.”苍浩笑了笑:“可你为什么又要让我知道呢.”

“因为你已经卷进这件事里.而且我想听听你意见.”顿了一下.孟阳龙告诉苍浩:“广厦市国家安全局在俄国总领馆外面有监视人员.三个小时前.楚科维奇突然找到监视人员.希望要跟我面谈一下.还说要投诚我们.”

“就是我们见过的那个楚科维奇.”

“沒错.”孟阳龙点点头:“广厦市国安安全局上级机关是国家安全部.隶属于国安委.所以情况很快就汇报到我这里.”

“楚科维奇跟我们见面的时候多猖狂啊.转眼就要投诚我们.前倨后恭……”苍浩冷冷一笑:“在俄国总领馆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果然聪明.马上发现问題的本质……”孟阳龙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根据情报.总领馆内部似乎发生枪战.死了两个人.俄国人沒有声张.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善后.看來可能跟楚科维奇有关.”

“让我推测一下……”苍浩微微皱起眉头:“我们当时胁迫楚科维奇.虽然楚科维奇沒说出太有价值的情报.但这仍然可能导致上级对楚科维奇不满.那么就有可能是上级要处理楚科维奇.然后楚科维奇逃走.想要在我们这里获得庇护……当然这些是推测.”

“我也是这么推测的.”孟阳龙摇了摇头:“但也有这样一种可能……俄国人是故意演戏给我们看.楚科维奇是个无间道.他们牺牲两个人.然后把这样一个卧底打入我们内部.”

“我倒觉得不会.”

“哦.”孟阳龙眼睛一亮:“说说为什么.”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反问:“楚科维奇找到国家安全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比如身体状态.还有情绪.”

“情绪慌张.好像受了点伤.走路一瘸一拐的.”

“那就对了.”苍浩点点头:“其实这件事很容易辨明.如果楚科维奇是一个无间道.他肯定还会留在联邦安全局.方便在双方之间來回传递情报.但如果他属于叛逃.要求我们给予庇护.再也不跟联邦安全局联系.他又怎么提供情报.换句话说.他叛逃之后肯定要处于我们的保护性监禁之中.就算他有办法跟联邦安全局取得联系.但他不为我们工作就对我们的情况却一无所知.这出无间道唱的又有什么价值.”

“有道理.”孟阳龙恍然大悟:“也就是说.看他是不是要求给予庇护.就能看出他是不是真的投诚.”

“沒错.”苍浩点点头:“关键只是这个人有价值吗.”

“当然有.”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虽然他不了解契卡.但毕竟掌握很多有用的情报.比如联邦安全局的基本架构.在我们国内的人员安排等等.”

“那么你接受他的投诚.”

“嗯.”孟阳龙点了一下头:“我已经让人把电话留给他.你就在这里跟我一起等吧.”

“我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到时间了……”

“不行.”孟阳龙打断了苍浩的话:“现在开始.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直到我们见到楚科维奇.”

苍浩一脸黑线:“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孟阳龙撇了撇嘴:“抱歉.苍浩.我不是不信任你.但这种事情必须小心谨慎……”

“我求你件事.”

“什么.”

“以后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你还是去找别人商量吧.我是真不想打听.”苍浩虽然牢骚满腹.却也不能离开盛世荷园.这里现在已经被孟阳龙的手下包围了.

苍浩倒是理解.孟阳龙的顾虑确实有道理.如果自己离开之后中途出现其他状况.就可能带來难以预料的后果.

毕竟.这一次涉及到的是谍报战.而且对象是俄国这个曾经的超级大国.绝对不是东南亚某个盛产香蕉的小岛.

华夏和俄国在历史上有着复杂的恩恩怨怨.今天也是牵扯不清.明里暗里的既有合作也有争斗.处理起來必须小心谨慎.

于是苍浩留了下來.吃饭和睡觉都在藕香榭.始终跟孟阳龙一起.

第二天早晨.有人把报纸送进來.苍浩拿起來随便翻了几页.脸色登时有些难看.

孟阳龙正在喝茶.望了苍浩一眼:“怎么了.”

“今天两条重要新闻……”苍浩晃了晃手中的报纸:“第一条是昨天广厦发现恐怖分子.与警方发生激战.恐怖分子疑似俄国人……”

“这个是我让人发布的.怎么了.”

“沒怎么.关键是第二条……”苍浩冷冷一笑:“俄国驻华大使回国述职.今早起程.”

孟阳龙听到这话.脸色变得非常尴尬:“这帮老毛子……”

华夏境内发现俄籍恐怖分子.这对两国关系來说是一件大事.

原则上來说.俄国必须向华夏方面提供帮助.比如确定这些恐怖分子的真实身份和來历.而这些都需要俄国驻华夏的最高代表出面.

一国在建交国首都派驻的常设外交代表机关是大使馆.最高领导官员是大使.大使正是一国驻另一国的最高代表.

大使馆之下是领事馆.是一国政府派驻对方国家某个城市并在一定区域执行领事职务的政府代表机关.领导官员是领事.其级别比大使要低一格.

俄国驻华大使馆在京城.在广厦这边是总领馆.也就是说布塔什的级别比京城那位大使要低.

但是.还沒等华夏提出请求.这位大使竟然回国了.

这也就意味着.华夏只能找布塔什解决问題.俄国面对如此严重的事件.甚至沒让大使出面.只是派出总领事.

稍明白一点外交策略就会发现.这等于是一种羞辱.俄国是在用行动昭告全世界:我根本沒拿你当回事.

苍浩笑了笑:“我们在外交上跟老毛子打交道从來就沒讨到便宜.”

“别把话说得太死……”孟阳龙瞪了苍浩一眼:“只要楚科维奇真的投诚.我们不但找回了面子.还能稳赢这一局.”

这一整天时间.两个人还是在藕香榭里.直到下午.临近楚科维奇约定的时间.

孟阳龙的手下如约把电话号写在空烟盒里.放在了垃圾桶上.然后吩咐:“我沒兴趣跟他谈条件.如果这个人出现了.就直接把他给我拿下.”

上一次见面.楚科维奇的倨傲仍然让孟阳龙非常恼火.国安方面出动去抓楚科维奇又落了个空.再加上俄国大使回国述职这件事.孟阳龙憋足劲要把这股火发出來.

这个时候.国安方面的便衣人员已经包围了整条街.他们或者伪装成街上的行人.或者坐在不远的大排档吃饭.

在周围的车子和楼顶.有十几架照相机和望远镜盯着那个垃圾桶.就算有一只蚂蚁爬上去也逃不过国安的视线.

孟阳龙本人则带着苍浩坐在一辆桑塔纳里.从车窗可以刚好可以看到那个垃圾桶.

孟阳龙告诉苍浩:“咱俩什么也不用做.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看着就行.”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发现楚科维奇挺怕你.你在场可以帮我问出來更多的东西.”冷冷一笑.孟阳龙又道:“俄国大使不是躲起來了吗.我倒要看他最后怎么收场.”

时间到.一辆摩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过來.开车的是一个华夏小伙子.

车子飞快掠过那个垃圾桶.小伙子一把抓起上面的烟盒.急速掠去.

孟阳龙早就做好准备.用对讲机吩咐:“跟上去.”

两辆摩托马上追上那辆摩托.而那辆摩托不断加速.开到了一座桥上.

一辆警车迎面而來.刷的一下子横在摩托前.

摩托马上停了下來.开摩托的小伙子把烟盒塞进一个广口瓶.拧上盖子之后扔进河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