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楚科维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追击的两辆摩托冲上來.上面的人跳下來.把开摩托的那个小伙子按倒在地.

小伙子拼命挣扎:“你们干什么.”

一个人直接把枪抵在太阳穴上:“警察.老实点.”

小伙子不敢动了.

苍浩和孟阳龙也赶了过來.从桥上往下看去.只见河面波光粼粼.映射着金色的夕阳.哪里看得见那个瓶子被扔到了什么地方.

“押回去.给我好好审.”孟阳龙铁青着脸下令:“还有.监视这里.看看有沒有人捞瓶子.”

审讯马上开始了.结果沒有任何收获.这个小伙子是一个混迹街头的小混混.一个小时前.一个俄国人找到他.给了他五万块钱.让他捡起那个烟盒然后扔进内河.保证事成之后还有五万元奖励.

这个混混最近刚好缺钱.也沒考虑一下这件事意味着什么.直接就答应了下來.

根据他的描述.这个俄国人的体貌特征.正好符合楚科维奇.

警方倒是也沒刑讯逼供.只是根本沒让这个混混休息.用车轮战连续审问了四十八个小时.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小混混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眼眶乌黑.不住地重复之前的那个说法:“求求你们.我知道错了.我把钱全送给你们行不行……”

孟阳龙在另一个房间.通过单面反光的玻璃看着小混混.冷笑不止:“他的背景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一个警察马上汇报:“和他自己说的基本一致.他这辈子也沒出过国.之前更沒跟外国人有过接触.这一次是唯一的一次.”

孟阳龙看向苍浩:“你怎么看.”

“他就个被利用的炮灰.”苍浩耸耸肩膀:“关下去也沒什么价值.”

“再审一下.沒有其他发现.就放了吧……”孟阳龙阴沉着脸.又问一个军人:“现场监视情况怎么样.”

军人赶忙汇报:“沒有人去捞瓶子.”

“会不会有人潜水弄走了.”孟阳龙皱起眉头:“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把瓶子捞回來.”

孟阳龙猜错了.瓶子很快找到了.根本沒被人捞走.

那个小混混做事倒是仔细.把广口瓶拧得非常紧.虽然瓶子在河里泡了两天.里面的烟盒依然干燥.上面孟阳龙的电话清晰可辨.

“妈的.”孟阳龙抓起广口瓶.用力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广口瓶粉碎.把房间里所有人都下了一大跳.

孟阳龙是真的火了.脸色通红.鼻孔不住的喘着粗气:“一个个全是废物.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

在场的有军人也有警察.听到孟阳龙的话.一起把头低了下去.哪敢分辩.

“你们要明白.我们负责的是国家安全.稍有闪失就可能带來难以预料的后果.”孟阳龙的嗓门猛地提高了:“你们一个个能不能长点心.”

苍浩觉得大家很冤枉.无论军方还是警方.所有行动沒有任何闪失.

楚科维奇诡计多端.这不是他们能应对的.只能说孟阳龙先前的安排有问題.

孟阳龙又发了半天火.最后不耐烦的摆摆手:“全都给我出去.”

军人和警察列队离开.苍浩混进队伍中.打算直接走人.

孟阳龙喊了一声:“苍浩你去哪.”

“你不是让我们出去吗.”

孟阳龙一字一顿的吩咐道:“你留下.”

“这里沒我什么事了……”苍浩只好停住脚步:“你还要干什么.”

军人和警察都离开了.孟阳龙亲自把房间门关上.冷冷的道:“在我见到楚科维奇之前.你就和我在一起.哪都不许去.”

“要是楚科维奇永远不出现呢.”

孟阳龙显然是迁怒于苍浩了:“那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可我还得回去上班呢.”

“上什么班.”孟阳龙一瞪眼睛:“是国家安全重要.还是你的工作重要.”

“我赶脚吧.对我來说.还是工作重要.”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国家安全由你们这些专门的人操心负责.可我要是丢了工作.我怎么糊口.”

孟阳龙看着苍浩突然嘿嘿一笑:“如果你的公司把你解雇了.你干脆直接來国安委工作.正好带着你的那些兄弟.”

苍浩正要说话.手机响起來.是一个很奇怪的号码.

苍浩不耐烦的接了起來:“哪位.”

手机里传來楚科维奇的声音:“你好.苍浩先生.”

“是你.”苍浩一愣.旋即又道:“我现在有事.回头你再给我打吧.”

苍浩跟孟阳龙已经在一起三天了.公司的工作、矩阵计划还有其他事情全都扔到一旁.苍浩实在不想继续留在孟阳龙这里.

可恨的是.这个楚科维奇竟然给自己打來电话.这要是让孟阳龙知道了.自己还得继续跟着忙活.

所以苍浩沒打算告诉孟阳龙.熟料楚科维奇马上喊了一声:“我要见孟阳龙.”

孟阳龙听到喊声.快步走了过來:“是什么人.”

“沒谁.”苍浩干笑两声.就要挂断电话:“是我的一个客户.”

孟阳龙不由分说.一把把手机抢了过來:“谁.”

楚科维奇马上说了一句:“是我.孟将军.希望你还记得我.”

“楚科维奇.”孟阳龙一愣.旋即恼怒的道:“沒想到啊.你竟然把电话打给了苍浩.知不知道我们现在正在到处找你.”

“当然知道了.”楚科维奇冷冷一笑:“不如我们现在好好谈谈吧.”

孟阳龙瞪了苍浩一眼.随后把手机开到免提.放到了桌子上.

苍浩算是看出來了.无论如何.自己都摆脱不了这个烂摊子.只好无精打采的坐下來:“楚科维奇同志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虽然我逃出了总领馆.不过还是有些朋友的.让他们帮忙调查了一下广厦有几个苍浩.结果呢.发现只有你一个.是曹氏地产公司的小职员……”说着.楚科维奇不无得意的笑了笑:“再然后.我打电话到你们公司.就说我是你的客户.然后你的秘书就把你的手机号给我了.”

毫无疑问.这个“秘书”是吕嘉琦.这丫头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

苍浩发现自己至今为止沒有享受到当领导的快乐.完全就是因为这个吕嘉琦不懂得揣摩上意.

换句话说.这个吕嘉琦只考虑自己.怎么开心就怎么來.她根本不在乎苍浩怎么想.也不知道什么事是应该做的.什么事又是不应该做的.

如果这不是一个官N代.要考虑到吕部长的面子.苍浩一定让她开路走人.

“你听好了……”苍浩一字一顿的纠正道:“老子是第二副总裁兼任市场部总经理.才不是小职员.”

“无所谓了.”楚科维奇笑了笑:“上一次我跟孟阳龙见面.你也在场.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这些身份其实只是掩护.”

“于是你就打电话给我.”苍浩恨不得跟楚科维奇拼命:“你知不知道这给我带來多少麻烦.老子才懒得参和你们这些破事.”

“够了.”孟阳龙打断了苍浩的话.问楚科维奇:“你刚才说.你逃出了总领馆.我接到消息说总领馆内发生枪战.不会跟你有关吧.”

“确实有关.”楚科维奇的声音阴沉起來:“布塔什指责我渎职.要把我押送到新地岛去度假.沒有办法我只好逃了出來.我知道这家伙是公报私仇.联邦安全局对我的评价非常高.反而认为布塔什昏聩无能.接下來.我有可能接替布塔什的位子.而布塔什会被调一个闲差.这家伙认为我威胁到了他.就用这事当借口.打算把我搞掉.”

孟阳龙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布塔什在莫斯科有一些有力的朋友.他单方面会对我提出许多指控.而这些指控都会被采纳.毫无疑问.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变节者.这辈子再也回不去祖国了.联邦安全局根本不会听我的解释.只会一直派人追杀我……”说到这里.楚科维奇的语气变得怆然起來:“所以.我希望你们对我提供保护.而我会把掌握到的所有情报告诉你们.”

孟阳龙又问:“包括契卡.”

“我是真的不了解契卡.但我知道其他很多事.有一些连布塔什都不知道.我相信你们对我的情报一定很感兴趣.”顿了顿.楚科维奇接着道:“但是.孟阳龙.我对你的表现非常失望.”

孟阳龙干笑两声:“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我沒指望你们把我当成上宾.但至少应该给些礼貌地对待.而你们当时的安排简直就是抓捕通缉犯.”轻哼了一声.楚科维奇非常不满的道:“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安排了一个小混混试探一下.结果你马上原形毕露了.”

“好吧.我承认.可能我的安排冒失了一点.不过……”孟阳龙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无论是把你恭请回來.还是把你抓回來.重要的是你跟我们在一起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会对你提供保护.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

“表面看起來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嘛……”楚科维奇哈哈大笑了几声:“孟将军.咱们都是从事特殊工作的.有些事情非要让我说开了吗.”

孟阳龙的脸色庚寅沉了:“什么事情说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