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你已经走投无路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我当时真在垃圾桶那里被抓到.你们会用各种方法对我进行审问.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挖出來.”冷冷一笑.楚科维奇又道:“而我根本沒有机会见到你.”

孟阳龙轻哼一声:“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这不是想象.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我不止一次见到过.”楚科维奇哈哈了两声.接着说道:“等到我再也沒有利用价值.你们会把我一脚踢开.才不会管联邦安全局怎么收拾我.”

孟阳龙沒出声.表情捉摸不定.但苍浩分明能看出來孟阳龙还真就是这么盘算的.

其实这倒也沒什么.政治本來就是这样残酷.楚科维奇作为谍报人员当然了解这些:“你们大概沒想到我早就有所预料.所以我雇了一个小混混.其实.当时我就在不远处.用望远镜把一切都收归眼底.我甚至看到了孟将军你本人.我非常清楚你带來很多手下.这些便衣也全都被我认出來了.孟将军你手下有两方力量.一方是警察.另一方是军人.虽然他们都伪装了.但我却能从细节断定哪些人属于部队.哪些人属于警方.”

听到这话.孟阳龙的脸色有些难堪.还有些尴尬:“无论如何.你又给我打來电话.这说明你还是想跟我合作的.”

“沒错.”楚科维奇的声音有点沙哑.咳嗽了两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还发生上一次的情况.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想要见我.再也不会有第三次了.”

“我会亲自跟你谈的.”

“那么.之前的事就此翻篇.暂且不提了.”楚科维奇自负的道:“你们已经知道了.我表面身份是俄国驻广厦总领馆武官.真实身份则是俄国联邦安全局特工.我知道很多你们想要掌握的情报.比如俄国在华夏的情报网.主要领导者的真实身份等等……”

“我确实想要知道这些.”孟阳龙直接提出:“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可以直接开价.”

“首先、我要安全.你们必须保证这一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无;其次、我也要为自己养老做些打算.一千万美元打进我的瑞士账户.等到风平浪静之后.我会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用这笔钱养老.更重要的是第三点……”楚科维奇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我需要你足够重视我.我所掌握的情报必须跟孟阳龙你面对面的说出來.不会对其他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听着.我必须得到你孟阳龙的亲口保证.承诺可以做到以上两点.才会把情报说出來.”

“沒问題.”孟阳龙满口答应:“我们见面后.我会亲自把款项打到你的账户里.然后还会当面签署一份承诺保证你安全的文件.有了写在纸面上的东西.你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可纸张是可以被撕毁的.你更可以不认账.不是吗.”

“听着.虽然我是政客.但我更是一个军人.你应该知道军人最重视什么.”沒等楚科维奇开口.孟阳龙继续说道:“军人最重视荣誉和承诺.”

“好.我们现在就见面……”楚科维奇思忖片刻.又道:“贵国不差钱.我也相信孟将军会给我签署这样一份文件.不过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沒正式打过交道.又怎么会让我相信你会出现呢.”

“我知道你见识过人性的黑暗面.你可以不相信我.不过……” 孟阳龙思忖片刻.一字一顿的提出:“我可以请第三方介入.”

“什么第三方.难道把联合国请來.”楚科维奇冷笑着问:“孟将军.你该不会随便找个人过來.说这个人德高望重.让他监督你吧.”

孟阳龙直接就道:“我认为你完全可以相信苍浩……”

苍浩霍然站起:“怎么又把我牵扯进來了.”

“ 你给我坐下.”孟阳龙白了苍浩一眼.又对楚科维奇说道:“我可以让苍浩作证.这一次你只会见到我一个人.绝对不会刚刚露面就被警察按倒在地.”

“我知道苍浩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你和我谈话的时候带着他.然后我们约定见面时.苍浩也在你身边.”顿了顿.楚科维奇一字一顿的问:“但是.苍浩又怎么了.他凭什么可以为你作保.”

“你显然是把苍浩当成了我的得力助手.不过你错了.其实他不归我领导.”望了苍浩一眼.孟阳龙问楚科维奇:“你听说过血狮吗.”

“你说的该不会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雇佣兵之王吧.他留下了很多传奇故事.后來突然消失了.沒人知道去了哪.”楚科维奇狐疑的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苍浩就是血狮吧.”

“恭喜你.学会抢答了.”孟阳龙轻哼一声:“苍浩为什么出现在我身边.这个你沒必要知道.我只是要告诉你.苍浩属于第三方势力.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可以在他的监督之下进行.”

“对于这种会面來说.有第三方在场是最好不过的.孟将军你果然是聪明人.我更是听说.血狮是一个很守信义的人.他从來不畏惧强权.只认可真理……”深吸了一口气.楚科维奇狐疑的道:“但我怎么知道你身边的这个苍浩就是传说中的血狮.”

孟阳龙反问:“你认为我有必要骗你.”

“也许你自己也被骗了呢.”楚科维奇冷冷一笑:“血狮是一个很神秘的人.沒有留下什么影像资料.更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如何证明血狮就是苍浩.孟阳龙也沒有办法.只好对苍浩本人说了一句:“你倒是说两句话啊.”

“如何证明我就是我自己.这是一个难題.”苍浩嘿嘿一笑.拿起手机突然破口大骂起來:“告诉你.我沒必要向你证明任何事.你特么爱信的不信.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跟我们合作是唯一的选择.否则你很快会横死街头被人找张破草席子卷起來再被野狗拖走.”

楚科维奇愣住了:“这……”

“听着.我知道你用的是网络电话.估计是绕了好几个服务器.在各类网络通信非常繁忙的时代难以被追踪.但是.虽然我不了解联邦安全局.但我猜测他们肯定有其他办法找到你.”苍浩冷笑着告诉楚科维奇道:“你别浪费时间在这讨价还价.多一分钟你就可能多一分钟的危险.”

“你很有性格.据说血狮就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楚科维奇听到这些话.觉得自己有些冒冷汗了:“我相信你就是血狮.”

孟阳龙立即问:“那么可以见面了.”

楚科维奇马上说出了一个地点.竟然是曹氏地产附近的那家博山咖啡馆:“你们二十分钟后到.”

苍浩有点火了:“为什么去博山咖啡.”

楚科维奇狡狯的笑了:“因为那地方距离你的公司很近.我相信你不希望公司同事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苍浩皱起眉头:“你小子对这座城市可是够了解的……”

“重复一遍.二十分钟后.我希望见到两个人.一个自然是孟将军.另一个就是你.”楚科维奇不无得意的道:“既然你是第三方势力.负责监督我跟孟阳龙的见面.你当然必须去.更重要的是.有大名鼎鼎的血狮在.联邦安全局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说罢.楚科维奇挂断了电话.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这小子终于肯相信我了.”

孟阳龙太想要见到楚科维奇了.刚才那种急切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一个憋了五年的屌丝宅男哄骗小女生出來开房.

“沒我事.我回去了.” 苍浩说着向外面走去.

“站住.”孟阳龙喊了一声:“你必须跟我去.”

“孟老.如果我在街上看到小偷.或许会见义勇为.但你们这些事情.我真的不想参与……”苍浩万般无奈的道:“你就放过我吧.”

“当你成为这个国家 公民的那天起.对这个国家就负有责任.”

“责任与权力是对等的.我什么时候可以享受一下权力.”苍浩很认真的道:“比如说.尝尝你的特供食品、香烟.还有高干病房、公务员房什么的.”

孟阳龙知道自己说不过苍浩.很巧妙绕开了这个话題:“苍浩.楚科维奇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如果我们两个的见面出现状况.也会给你带來麻烦.”

苍浩的脸色有些阴沉了:“还不是你说出來的.”

“你认为我不该说.我认为自己该说.无论如何我已经说了.”孟阳龙狡狯的一笑:“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保证这次见面的安全.”

“好吧……”苍浩无精打采的妥协了:“我跟你去……”

苍浩无奈.只好跟着孟阳龙去了博山咖啡馆.而这一次孟阳龙还真就沒带任何手下.

不过到了预定的时间.楚科维奇并沒出现.

每隔几分钟.孟阳龙就要低头看一下手表.表情越來越不耐烦:“老毛子不会耍我们吧.”

“沒这个必要.”苍浩依然无精打采:“领事馆死了好几个人.如果老毛子只是为了耍我们.这成本未免太高了.”

“那他怎么还不來.”

“我觉得他可能在侦查……”苍浩呵呵笑了笑:“他要确定这里真的只有你我.”

这边苍浩话音刚落.楚科维奇出现在了门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