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我的膝盖不会打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怆然笑了:“难道我真的就这样死了.”

“沒错.”那个行人面部不断抽搐着.可能是因为被苍浩说到了痛处:“如果.你愿意跪下.向伟大的契卡事业道歉.我可以考虑让你死的痛快点.”

“我倒是希望死得痛快点.不过很抱歉.我的膝盖不会打弯.我特么从來不给任何人下跪.” 尽管双腿剧痛无比.苍浩仍然绷直了膝盖:“更重要的是.我刚才这句话不是说给你听……”

那个行人癫狂的质问:“难道说给自己听.你在安慰自己.”

“我是对她说.”苍浩微微一笑.冲着那个行人的头顶努了一下嘴.

此刻正是正午阳光最强的时候.那个行人站在阳光里.时刻都能感受到火辣的热度.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行人突然发现天空好像投下了一个阴影.一时之间.自己也跟着变的凉快了.

好像天空飘來了一个巨大的物体.那个行人先是一愣.随后惊慌抬头向上看去.

一顶降落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來.正在开始下降.此时正在那个行人的头顶上方.阴影把行人完全罩住.

平常电影电视里经常看到的那种降落伞.面积非常大.这顶降落伞是小型的.所以下降速度非常快.

降落伞上有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人.正是帕里诺上尉.

还沒等那个行人反应过來.帕里诺上尉割断伞绳.从十米左右直接跳下.

那个行人急忙伸手从腰间掏出手枪.还沒等瞄准.帕里诺上尉双脚直接砸在他的肩膀上.

这个冲击力太巨大了.那个行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帕里诺上尉稳稳落下.一脚把那个行人的手枪踢飞.随后伸手抓住那个行人的衣领.竟然硬生生把他从地上拎了起來.

那个行人惊恐的看着帕里诺上尉:“你……你是谁.”

“我们是地狱伞兵.” 帕里诺上尉从靴筒里抽出匕首.笔直刺进那个行人的软肋:“因为我们会从空中直接落入地狱.”

一股血箭喷射出來.那个行人惨叫一声.身子瘫软下來.不过沒马上断气.

马上的.帕里诺上尉转过身來.用那个行人挡住了自己.

这个动作非常及时.因为远处的契卡狙击手开火了.他们沒有顾上苍浩.被半空中跳下一个人惊住了.急忙对帕里诺上尉扣动扳机.

随着“啪啪”几声.帕里诺上尉沒有受到伤害.倒是那个可怜的行人胸前爆出了好几朵血花.

紧接着.只听沉闷的一声“砰”.最先开火的契卡狙击手被直接爆头.

“今野晴……”苍浩微微笑了.无力的坐了下來:“小丫头.够意思.”

另外四个契卡狙击手正要继续开火.但就像那个行人一样.他们的头顶也飘來了乌云.

从契卡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來说.想要干掉他们就只有会飞.而地狱伞兵真的会飞.

苍浩曾经说过.地狱伞兵是雇佣兵里的高富帅.只是出动一次的成本价格就很惊人.这是因为他们全都是从空中突击.

“伞兵”在很多人的印象之中.似乎都是搭载着降落伞.飘然落到地上.

事实上.地狱伞兵的空降方法很多.还经常采用直升机空降.上一次在翠峰村用的是滑翔翼.

说起來.就算是降落伞也分很多种.这一次他们使用的小型降落伞.适合从低空突降.

由于展开面积小.这种伞下降速度非常快.一个不留神就可能摔个骨折.甚至摔死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们才被称为地狱伞兵.

但也正因为这种伞的空气阻力小.所以能够精准的控制降落地点.而且能在对方发现之前突然采取行动.

契卡狙击手刚觉察到有人空降.帕里诺上尉就已经干掉了那个行人.

一个契卡狙击手急忙抬起枪口.正要寻找其他地狱伞兵.却不料一个地狱伞兵已经落到了他的身后.

地狱伞兵抽出匕首.直接把他抹脖.

其他契卡狙击手也纷纷倒下.地狱伞兵甚至沒开一枪.就用匕首解决了战斗.

从帕里诺上尉空降而來.到最后一个契卡狙击手倒下.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苍浩挣扎着站起來.走到那个行人身前.

那个行人的胸膛还在起伏.苍浩冷冷一笑:“挺坚强吗.竟然还沒死.”

那个行人胸膛的起伏突然剧烈了.过了一会.才缓缓平静下來.平静到了几乎像是沒有呼吸.

苍浩一边检查着自己的伤口.一边问道:“雷泽诺夫在哪.”

“他……另有任务……”那个行人目光茫然的看着苍浩:“怎么你很想念他吗.”

“我不是GAY.”苍浩摇摇头:“不过我们之间的恩怨需要做个了结.”

“苍浩……”那个行人一张嘴.就不住的往外喷血沫:“我们……看轻了你……”

“很遗憾.你们现在发现轻敌.却也已经晚了.”苍浩蹲下來.冷笑看着那个行人:“对你们來说更加悲哀的是.我本來沒想卷入这场战争.既然你们把我看做眼中钉要干掉我.那就别怪我放火烧了你们的王八窝.”

“那不可能……”那个行人虽然奄奄一息.却仍然自信的笑了:“契卡的事业……一定会胜利……”

“契卡出现之后.我恶补了一下前苏的历史.现在给你科普一下吧……”苍浩坐下來.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气:“历史上.土尔扈特部是蒙古卫拉特四部之一.原居住华夏新疆境内.明代时.土尔扈特部为了寻找新的生活环境向西迁徙.越过哈萨克草原.渡过乌拉尔河.來到了伏尔加河下游.后來沙俄崛起.土尔扈特人不堪忍受沙俄的压迫.在渥巴锡汗的率领下.三分之二的土尔扈特人回到了华夏.在华夏历史教科书里有这么一章叫土尔扈特部归国.教科书里沒提到的是.留下的三分之一土尔扈特人继续生息繁衍.形成了卡尔梅克人.也就是你的祖先.卡尔梅克人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领土面积有一百四十万平方公里.后來被沙俄压迫得只剩下十六万平方公里.”

那个行人喘了几口粗气:“你说这个干什么.”

“1934年.前苏领导人史达林开始肃反.大批枪决异己势力.更多人被送进古拉格劳改营.很多少数民族随之遭到迫害.”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到1943年.史达林扩大肃反.把卡尔梅克族强制性驱逐出原住地.一部分到了西伯利亚.一部分去了欧洲各国……我说这些是要告诉你.不管前苏其他方面的功过是非.你和你的民族却是那个政权的受害者.今天.它完蛋了.你沒有感到庆幸.反而努力要重新建立它.你这是被迫害的还不够过瘾吗.”

那个行人愣住了:“我……”

“我们华夏人把你这种行为称作为虎作伥.从心理学來说这是一种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你爱上了你的迫害者.甚至不能离开这个迫害者……”耸耸肩膀.苍浩又道:“你个人变态受虐是你的选择.但你无权要求别人给你陪葬.”

“别废话了.”帕里诺上尉掏出手枪.抵在了那个行人的额头上:“跟死人讲什么道理.”

那个行人沒有理会帕里诺上尉.而是看着苍浩深深的一笑:“谢谢你对我说了这些.”

枪声响了.子弹穿过那个行人的脑袋.射在了人行道上.

帕里诺上尉收起枪.把苍浩从地上扶起來.硕大的胸脯紧紧贴着苍浩的肋部:“你沒事吧.”

“沒事……”苍浩无力的笑了笑:“送我回家……”

苍浩根本沒心思管孟阳龙那边如何.回到自己家后.让兄弟们绑自己包扎了伤口.双腿平放在沙发上休息.

不过.孟阳龙却沒忘记苍浩.很快打來电话:“你去哪了.”

“我去追那个人了……”苍浩耸耸肩膀:“结果我受伤了.现在需要养伤.暂时你别找我了.”

“我让人跟上去.发现了尸体.你把他们全灭了.”

“抱歉我沒手下留情.”

“全杀了也好.不过……”孟阳龙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还是应该留个活口好好审问一下.”

“沒什么可问的了.搞清楚了.这些人都是契卡.”

“是吗.”孟阳龙似乎不关心那些人的真实身份.反而提起另外一件事:“我的手下在现场发现了六具尸体.其中有一个就是袭击楚科维奇的凶手.另外还有五个狙击手.他们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彼此距离也非常远.却几乎是同一时间被杀的.”

“我知道.”

“你当然知道.我是要问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不是我自己.”苍浩不无得意的笑了:“别忘了我有兄弟.”

“看來我信任你是沒错的.”

“话说楚科维奇怎么样了.”

“就像你说的一样.果然是芥子毒剂.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溃烂了……”孟阳龙摇摇头.无奈的道:“我正让人全力抢救.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

“我看他是死定了.你有什么要问的.还是抓紧审吧.”

“审什么审..”孟阳龙气呼呼的道:“他现在是深度昏迷.已经送进了ICU.连一个字都说不出來.我真想钻到他脑子里.弄清楚他都知道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