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血狮也会失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叮嘱了苍浩几句.无外乎是注意保重身体之类.然后挂断了电话.

自始至终.他都沒过问苍浩伤势如何.好像料定了苍浩根本死不了.

这样一來.苍浩更放心了.打算老老实实在家里养伤.

就算是当个宅男.至少还可以上网看看东瀛爱情动作片.总比一天到晚跟孟阳龙那个老头子在一起要好.

苍浩给公司打了个电话.公司那边还真沒什么事.

曹雅茹和曹志鸿去M国了.一切工作都在正轨上.

既然他们父女沒指摘什么.自然也沒人查苍浩的考勤.包括王延辉也不敢管苍浩.

普通工作就交给吕嘉琦那个迷糊秘书负责.重要一些的事情可以通过电话解决.于是苍浩连病假都沒请.直接旷工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朋友们听说了苍浩受伤的消息.先是罗霸道带着霸道帮的一帮小弟來嘘寒问暖.转过天.墨师带着两个骗子和尚也來了.

“出了什么状况.”墨师笑眯眯的看着苍浩:“我有一种直觉.这一次麻烦很大.”

苍浩沒回答.而是看了一眼不信禅师和格桑仁波切.墨师马上对这两个骗子和尚说道:“我有点饿了.你们出去买点东西吧.今天我们就在苍先生这里吃晚饭.”

“你不就是要找个借口把我们支开吗.”不信禅师轻哼一声:“有什么事是我们不能知道的.”

“不让你们知道也是为了你们好.”墨师轻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研究古玩吧.这些事你们最好别参与.”

不信禅师还是有些不服气.格桑仁波切倒是明白事理.拉着不信禅师出去了.

等这两个骗子和尚离开.苍浩把近期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无奈的道:“沒想到.红魔集团的事情还沒解决.半路上又杀出了一个契卡.当然还有联邦安全局.”

“之前你所有的对手.说到底都是个人和组织.但这一次的双方却涉及到了国家.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强国……”墨师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确实很麻烦.”

“你有什么了解吗.”

“我不是万能的.”墨师无奈的一摊双手:“不瞒你.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契卡这个名字.至于联邦安全局.还有他们的前身克格勃.我也是一无所知.”

“可我仍然想听听你的分析.”

“我的分析……”墨师站起身.在客厅里來回的走着:“现在问題的关键在于.契卡与联邦安全局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沒错.”

“既然他们都是由克格勃演变而來.互相之间肯定有一定了解.当年的克格勃.有的人去了联邦安全局.有的人加入了契卡.原本大家都是同事.不可能互相一无所知.我相信.他们的行事手段和风格.武器装备和技术手段都趋于一致.”停顿了一下.墨师接着道:“甚至于.他们在对方内部都有卧底.不过我认为他们双方沒有直接关系.”

“为什么.”

“孟阳龙跟楚科维奇见面之后.契卡特种兵突然杀到.摆明了是要干掉孟阳龙.如果孟阳龙真的死了.这可是一件大事……”摇摇头.墨师接着道:“我老家是东北的.我很清楚.俄国人对华夏人非常不客气.华夏边民偶有越界.对面俄国边防兵毫不留情的开枪射击.这些年.在俄国经商的华夏人经常受欺负.但两国从來沒有把这些事情公开.毕竟是准盟友关系吗.但孟阳龙这个级别的人要是死了.这口气换做哪个国家都咽不下去.恐怕两国就要翻脸了.”

“继续说.”

“虽然孟阳龙侥幸沒死.但契卡接下來做的事.仍很过分.楚科维奇要投诚.契卡抢先得到消息.竟然在孟阳龙眼皮底下谋害了楚科维奇.这不可谓之不狂妄.以孟阳龙的性子.肯定要勃然大怒……”思忖片刻.墨师继续分析:“这两件事情综合一起.孟阳龙对俄国会非常不满.如果联邦安全局与契卡蛇鼠一窝.根本不会这么做.因为毫无必要.诚然.老毛子很傲慢.但傲慢也有一个底线.因为乌克兰问題.他们正被全球各国围攻.沒有糊涂到击穿这个底线去得罪自己唯一的盟友.”

“有道理.”

“联邦安全局主导着俄国对外情报工作和国家安全.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契卡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华夏和俄国的两国关系.让联邦安全局下不來台.”冷笑一声.墨师总结道:“不能排除联邦安全局和契卡在某些事情上互相利用.但总的來说.他们未必是一伙的.”

“这样一來.我的压力倒是能轻松一些.因为可以充分利用联邦安全局与契卡的矛盾.但另一方面.局面却也更复杂了……”苍浩只是想一想.都感到头疼:“契卡与联邦安全局非敌非友.联邦安全局与我们非敌非友.契卡在其中到处煽风点火惹是生非.结果这三方面明争暗斗不断……”

“是这样.”墨师点点头:“从你说的这些事情來看.联邦安全局虽然力量强大.但反应速度滞后.情报和工作效率低下.”

“我从楚科维奇身上能感觉到.他们被严重的官僚主义困扰.体制僵化机械.”摇了摇头.苍浩又道:“从契卡每一次都能准确掌握情报來看.他们在联邦安全局的高层应该潜藏有卧底.反倒是联邦安全局对契卡无可奈何.”

“但现在我们沒机会跟契卡打交道.只有从联邦安全局或许可以挖掘一些契卡的情报.所以.当务之急是让楚科维奇度过危险期.尽可能的提供一些情报.”墨师长叹了一口气:“否则我们无计可施.”

“孟阳龙也把希望寄托在楚科维奇身上……”苍浩说到这里.表情有些复杂:“本來.我以为孟阳龙一定掌握足够的情报.现在看起來其实知道的也不多.既然他需要楚科维奇.至少说明对联邦安全局一无所知.更不了解契卡是怎么回事.”

“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国家的能力也一样.”墨师有点鄙夷的道:“国内有太多的人认为俄国是华夏铁杆盟友.却根本不了解俄国人对华夏的真实态度.国家安全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之下.很多早就该做的工作却沒有去做.结果只能临阵磨枪.”

“知错就改.为时未晚.”

“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墨师的眉头刚舒展开.转眼又皱了起來:“契卡的行动太疯狂了.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他们拼命破坏两国关系到底是为了什么.”

苍浩直接就道:“为了战争.”

“怎么讲.”

“通过我跟契卡打过的两次交道.多少能揣摩他们的心思……”点上一根烟.苍浩吐了一个烟圈:“他们非常忠于自己的事业.所有作为都是为了重建前苏.为此不惜挑起战争.”

“我还是不明白.发动战争有什么好处.”

“华夏是一个日渐崛起的大国.军事实力就算排不上第二.肯定也是第三.仅次于M国和俄国.事实上.懂点军事就会知道.俄国军力如今也只是表面风光而已.唯一有点能力的也就是核武器了.我认为.如果华夏和俄国真的发生战争.俄国讨不到任何便宜.”抽了一口烟.苍浩又道:“更重要的是.战争是在比拼经济实力.而华夏的整体经济实力甩出俄国好几条街.我们都知道.华夏如今沒别的.就是有钱.买下俄国都不是问題.还有第三点因素.就是你之前提过的乌克兰问題.现在西方集体讨伐俄国.虽然只是笔墨官司倒不至于动武.但他们必然会在这场战争中支持华夏.综合这三点因素.所以这场战争会以俄国垮台告终.只不过可能过程会漫长一些.毕竟俄国还是有些能耐的.”

“我明白了.”墨师恍然大悟:“这场战争一旦导致俄国现政府垮台.契卡就会迅速接管俄国国家政治.他们会宣传说.前苏解体是一个历史性错误.正是这种错误导致了俄国的战败.而想要雪耻就必须重建前苏.毫无疑问.战败后的俄国会陷入困顿.迷茫之中的民众很自然的会信奉这种宣传.然后……”

“然后就是前苏在俄国的废墟上重建.当年的纳粹德国就是这么建起來的.”冷笑一声.苍浩接着道:“一战结束后.德国割地赔款.百业凋敝.希特勒成功利用了民众的屈辱情绪.结果就是他成了元首.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如果历史重演.契卡会重整俄国残存的武装力量.发展壮大之后进攻中亚等地.把当年前苏加盟共和国重新纳入版图.”墨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简直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契卡玩的太大了.也太疯狂了.”苍浩摇了摇头:“这帮疯子比希特勒还有野心.”

“是啊.”墨师又长呼了一口气:“我觉得.你很值得佩服.我估计迄今为止除了你之外.沒有一个人能看穿契卡的野心.”

“你说错了.其实整件事.我很尴尬……”

墨师不明白:“你做的很成功.为什么尴尬.”

“我太大意了.也太轻敌了.沒想到楚科维奇在我眼皮底下被人喷射了毒液.”

“血狮也会失手.”墨师很轻松的笑了笑:“我们都是凡人.犯人都会犯错误.这很正常.更何况.你从刚一开始就不想卷进这件事.估计是也沒怎么上心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